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七十七章 消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七十七章 消息字體大小: A+
     

    “好好好,我買,你出個價,我直接買下來,趕緊說吧。”我急着想要知道爺爺的消息,所以就直接沒有多說。

    那農民大哥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雙手,對着我說道:“老闆,這個我也不知道賣什麼價,你看着給吧,只要不低於三千塊就行。”

    看來這農民大哥的心理價位,把這青銅小酒杯定位在三千塊左右了。這可是春秋戰國時代的東西啊,也算得上是國寶級別的東西了。

    “好,我給你五千塊,買下你這東西,趕快說在哪兒了吧。”我也沒時間和他糾纏,至於那東西值多少錢也不去管,不過五千塊買下來,我肯定不會賠。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錢到手之後我再說。”沒想到那大哥還真認這死理,不過也對,他也害怕我得到消息後賴賬,那他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

    帶着那大哥去了一趟銀行,取了五千塊回來之後,他把那東西遞到我手中,直接取了四千塊從銀行匯款回去,自己留了一千塊,然後纔跟我一起回到店子裡。

    我在外面叫了菜,示意大哥可以在店子裡邊吃邊說。他也沒客氣,直接風捲殘雲一般的就開吃起來,看樣子是餓得不輕。

    吃了一陣之後,他纔打着飽嗝說,自己家裡在秦川那一代,時代都是農民。自從西安那邊發現挖出來兵馬俑之後,很多農民也不怎麼種地了,到處搗騰這東西。這次他看着那些人就像是幹這行的,所以想在後面學着點撿個漏什麼的。

    秦川我知道,泛指陝西秦嶺以北的關中平原地帶。因爲秦朝在此建都,而且由於地形原因被稱爲八百里秦川。那裡也是中國歷史上,埋藏皇帝最多的地方。

    正說着話,外面店裡的夥計進來說有消息了。聽到有消息幾個字,我心裡咯噔一下跳的老快,不動聲色的對着夥計眨了眨眼,夥計先出去了。

    “大哥,待會兒繼續說,你先吃着,我出去有點事兒。”讓農民大哥在那裡繼續吃着,我從後店走了出來。

    店子裡站着個人,那人我熟悉,小時候經常見,是我老家的。他以前是爺爺的老夥計,後來因爲在下地的過程中受傷腿廢了,所以爺爺把他安置在老家那邊,幫忙看管着老家的家業。沒想到他竟然會出現在這裡,看來消息就是他帶來的。

    “五爺,您怎麼到這兒來了?”那人和我爺爺的年齡相仿,在家裡排行老五,所以大家都叫他五爺。不過我這五爺卻是按照輩分該叫的,不是平常人的恭維。

    “小強啊,聽說你最近一直在打聽大哥的下落。我剛從外地回來,不過倒是知道一點,所以就趕緊過來給你說一聲。”聽完他的話,我瞬間興奮異常,果然是爺爺的消息,猛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倒是把五爺嚇的不輕,手中的茶杯差點都掉到了地上。

    “五爺,你在哪兒看見爺爺的,你知道爺爺去了哪兒嗎?”我開始有些語文倫次的朝着五爺問道。

    “小強,你先別急,聽我慢慢說。”雖然五爺這些年都在老家農村,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但是到底是跟着爺爺一起的,身上的那股氣質卻是還在。坐在那裡不驕不躁,穩如泰山,頗有一些爺爺的感覺。

    原來五爺並沒有親眼看見爺爺,前一段時間五爺去了外地,至於去外地幹什麼他倒是沒說。而是在外地給老家裡打電話時候,隱隱約約聽見村子裡人說過,爺爺好像回去了一趟老家,沒待多久就又走了。

    這次剛回到河南,就聽見以前的那些老夥計說我在到處打聽爺爺的下落,所以就直接過來到我的店子裡告訴我一聲。

    爺爺回了一次老家,他回去做什麼呢?而且回去沒多久就走了,又是去了哪裡呢。剛纔看見爺爺的襯衣在那農民大哥的手中,難道回到老家那邊取了什麼東西,然後就去了秦川那邊。從時間上來說,竟然完全接的上。

    五爺把消息傳來之後,就想着回老家,被我叫住了,我想我現在很有必要回去一趟老家看看,說不定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大頭不知道和大團一起去了哪裡,怎麼都聯繫不上。看來這次只有我單獨行動了,不過跟着五爺一起回老家的還有另外一個人,那就是那個農民大哥。

    如果在老家找不到蛛絲馬跡的話,那麼我就得跟着那農民大哥一起去秦川走一遭了,那裡畢竟也有爺爺的消息。

    在車上顛簸了三四個小時,又走了一個小時的山路,纔到達老家。老家和我離開的時候,差別不太大,由於交通不便,所以沒有太大的變動。要說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村子裡的年輕人,大多都外出去打工了,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

    五爺在村子裡的權威很高,一個是因爲他的輩分高,另外一個就是這些年五爺確實爲村子裡也做了不少的實事兒,所以大家都很敬重他。

    在村子裡隨着五爺走了一圈,打聽了一番爺爺的消息才知道,爺爺是那天中午回來的,待了沒倆小時,就提這個包匆匆忙忙的走了。回來的時候還帶着倆人,那倆人看樣子應該是爺爺的手下。

    聽到爺爺有幾個手下跟着,打聽了一下那倆人的相貌之後,發現那幾個人我也認識,確實是爺爺的手下,這才放下一點心來。至少這一次他不是一個人消失的,不知道這次他是不是還是和張大海一起行動的。

    五爺回來看那樣子還有事兒,我就讓他回去忙自己的,我帶着那農民大哥一起走進了我家老屋。老屋子已經荒了多年無人住,幸虧有五爺他們幫忙打理着,纔不顯得那麼荒廢,不然門口估計蒿草都能一人來高了吧。

    開門的時候,看見那鎖頭上面是乾淨的,沒有落多少灰塵,看來應該是爺爺回來的時候動了,所以纔會這樣。

    屋子裡面有些亂七八糟的,看樣子爺爺當時是很急着找東西,不然以爺爺的性格,絕對不會這樣,他一向都非常愛整潔,這麼多年來一直如此。我從小就被爺爺嚴格要求,把所有的東西都要分門別類擺放整齊,他說做這一行必須有個調理,不能出現一絲一毫的差錯。

    進來之後,把一張椅子擦乾淨之後,讓那農民大哥坐在那裡,我便開始動手把爺爺翻得亂七八糟的東西,一一的整理起來。

    不知道爺爺翻那幾箱子廢書幹嘛,這些都是我當年小時候上學的書,都一直流着沒捨得扔,也沒有當廢紙賣掉。

    除了那幾箱子廢書之外,還有一些別的亂七八糟的物事,但都是沒有丟棄掉的廢品,看起來都沒有多大的作用。老家這邊的寶貝,差不多都被爺爺帶到了城裡,我實在想不出來爺爺到這裡來幹嘛。

    那農民大哥看着我一個人在這兒忙,有些不好意思的過來幫忙。我把他留下來也不是白留的,答應了只要他能帶我去他之前帶的那些人去的地方,我就支付給他一千塊錢作爲酬勞。相對於爺爺來說,這一千塊錢我還真覺得不多,更何況銀行裡剛剛多了三十來萬。

    “老闆,這是什麼啊?”農民大哥看樣子是不認識字的,拿着個本子都顛倒着,不過上面的圖卻吸引了我的眼光。

    那個本子我是第一次見,上面的圖有些複雜,但是看起來好像在哪兒見過。我接過農民大哥手中拿的那本子,看了半天也沒有想起來在哪兒見過那些圖。把本子合了起來,正準備裝進箱子裡的時候,才發現這筆記本里面竟然寫滿了字,看樣子是爺爺的筆跡。

    正準備打開本子看的時候,五爺過來喊我們去他家吃飯,把東西收拾了一下就跟着五爺過去了。我老家已經很久沒有住人了,牀上也沒人收拾,那房子裡連電都沒有,晚上就在五爺家裡住着。

    五爺給我們滕了一間房子,是他小兒子住的,小兒子在縣裡念高中,大兒子早就分家,現在在外地打工了。

    我和農民大哥兩人就在五爺小兒子的房間裡睡,等洗漱好了之後,我迫不及待的坐在牀上把那筆記本翻開了。

    那個筆記本,原來是爺爺的貼身日記,記載着爺爺這些年來很多的事情。我一頁一頁的往下翻,看着裡面的好些事情,都是爺爺那時候說給我聽的,但是也有些事情只是知道個大概。

    但是這次不知道爲什麼爺爺把這個筆記本沒帶,我快速的翻了一遍,才找到原因,原來這個本子已經用完了,難怪不帶。

    當然在這筆記本里,我也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筆記本中有些事情很有年頭了,大概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但是裡面有兩頁卻是最近剛剛被撕掉,看樣子應該是上次爺爺回來撕掉的。

    撕掉的那兩頁,就正好是農民大哥讓我看的那副圖的前兩頁。根據日記上面標註的時間和爺爺之前講的那些事情聯繫起來,撕掉的兩頁,正好就是爺爺他們十幾年前在秦川倒斗的時候。

    爺爺回來帶走了一些東西,把日記本里面關於秦川倒斗的那幾頁撕掉。再加上那個農民大哥正是從秦川過來,而且手上還拿着那件爺爺的襯衣。種種跡象表明,爺爺這次很有可能就是在陝西那個地方了。

    看樣子,我是必須得去陝西走一遭了。看了看旁邊的農民大哥,睡着了還緊緊的抓住衣服不放,害怕那一千塊錢被人偷走。這次去陝西,得讓他帶路了,要找的爺爺,很大一部分都得靠他幫忙。

    真不知道大頭和大團他們怎麼這個時候走了,不然的話,把他們找過來幫忙,至少會讓我心裡安穩一些。孔三爺也不知所蹤了,如果有孔三爺在,我也能有個商量的人。看來這次還真得我一個人去了。

    第二天天剛亮,我便和農民大哥告別了五爺,回到城裡。到了城裡已經中午時候了,在城裡買了一些工具,就買了當天晚上的火車票隨着農民大哥一起前往陝西。由於上次進入古墓時候揹包裡面的那些裝備我都見過,而且很多賣家都是爺爺的朋友,所以買起來也算順利。

    農民大哥在河南這邊的所有費用都是我出的,包括這次回去的火車票也是我買的,再加上西北漢子本來就耿直,所以便開始和我稱兄道弟起來,也不喊老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