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七十六章 消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七十六章 消息字體大小: A+
     

    從李哥家裡出來之後,我心裡很不好受。尤其是看見李哥那年老的母親,和年幼的女兒。幼年喪父,中年喪偶,老年喪子,人生的三大悲哀,全部在李哥家裡上演了。

    而我知道,就這次進入墓道的那些人中,有很多家裡也會經歷這樣的一幕。大團和歪嘴說,要賣了金磚去接濟那些人,可能他們遇見的要比我們更慘,感觸更爲深吧。畢竟那些人,都是和他們一起拼命的,有些人甚至是老鄉。

    他們家裡人都是認識的,大團和歪嘴需要多大的勇氣,纔敢說出事實的真相。我現在想想,都覺得害怕。

    我和大頭兩個人一路上都沒怎麼說話,心情都有些低落。也沒有什麼心思在四川多呆,買了當天晚上回河南的車票。這次的四川之行,讓我和大頭兩個人都身心俱疲。

    在火車上,我們兩個人也是倒頭就睡,即使睡不着也躺在牀上,不想起來。從河南到四川的路上,很多地方都是隧道,尤其是四川和陝西交界處,山連着山,火車剛出隧道還沒見天日,就又進入了隧道,外面的風景也沒什麼好看的。

    又是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我們兩個人才從四川回到了河南。回到河南的時候,我心情依舊很是低落,第一時間就想着打電話給大團,問問他那邊的情況。那邊掏河人死的更多,都要他去一一告知。

    打電話過去依舊是上次那人接的,告訴我們大團出去現在還沒有回來。問去哪兒了,那人也不太清楚,只是說有人來找,之後就隨着那人一起走了。

    我們這邊一直沒有找到爺爺的任何消息,連孔三爺的消息都沒有找到。而湖北那邊也問過了,沒有任何張大海的消息,這三個人就像石沉大海了一般。

    從四川回來之後,我便把那一百萬分成了三分,大團和大頭一人三十萬,我拿三十萬,剩餘那十萬作爲給那些掏河人的補償。

    雖然那些掏河人的死,和我沒有任何的直接關係。但是都是因爲我的緣故,隨着我一起進到那古墓裡面找爺爺,所以纔會命喪於此。再加上親眼看見李哥家人的那樣子,讓我心裡總是覺得愧疚,這十萬塊錢雖然不多,但是能做到一點便做一點吧。

    回到河南之後,沒有爺爺的消息,大頭又坐不住了,再次扔了句話給我,就開始漫山遍野的跑着去收貨了。

    就在大頭走的第二天,外面來了個看起來老實巴交的農民,拿着一樣東西要來找林哲。聽說要找林哲,我頓時愣了一下,好半天才想起來是來找大頭的,大頭的原名就叫林哲。由於人長得高大,腦袋跟大頭娃娃一般,大家都習慣的把他喊大頭,已經忘記了林哲這個名字就指的是大頭。

    “大哥,林哲出去了,你找他啥事兒?”我看着那大哥把包袱報的緊緊的,就知道他有好東西,但不確定是什麼來路啥好東西。

    “既然林哲不在,那我就回去了。”那農民大哥,一口的陝西口音,雖然陝西離着河南不遠,但是陝西作爲十三朝古都,那裡隨便挖都是好東西啊,這樣的機會我怎麼能放走。

    “大哥,先別走。我是林哲的老闆,他就這兩天回來了,你大老遠來一次也不容易,先休息一下,把事兒辦完再走也不遲。”我的話讓那農民大哥有些心動了,不過還是猶豫不決的樣子,看來有啥難處。

    我做生意也有些年了,對於這點察言觀色的技巧還是有的。看見那大哥的樣子,於是趁熱打鐵的極爲熱情的說道:“大哥,你是不是遇見啥困難事兒了,都出門在外的,有啥難處說出來,能幫的我盡力幫忙,四海之內皆兄弟啊。”

    那農民大哥猶豫了好一會兒纔開始說話:“老闆,我身上沒錢了。這次來在路上遇見了賊娃子,把包包乾糧都給偷去了,除了這個東西。聽人說林哲在到處收古董,所以想把這東西拿來換點錢。”

    “大哥,能給我看看東西不,要是好東西,我就直接買下來,肯定給你個好價錢。在這河南的地界兒上,能比得過我們的還真沒幾家。”我現在越發想看看着大哥懷中抱的東西了,連包都被人偷了,還寶貝着的東西,肯定差不了。不過就怕這大哥看走眼,把贗品當真的給拿來了。

    農民大哥看了看我店面的規格,又聽說我是林哲的老闆,纔將信將疑的把包着的那東西漏了一角出來給我看。

    瞥了一眼之後,我的目光便定在了那裡,竟然是青銅器,也不知道他的安檢是怎麼過的。看見這東西之後,我立馬把店面關上,請他到後面去仔細看。

    農民大哥也知道這事兒見不得光,所以我說讓去後面詳細看的時候,也沒多說什麼話,直接就跟我到了後店之中。

    我拿起那青銅的小酒杯,仔仔細細的看起來。這小酒杯從造型上和那藏鬼杯非常相似,只是從鑄造風格上來講,比那藏鬼杯卻是要早了許多。那藏鬼杯鑄造風格是唐宋年間,而這青銅酒杯的鑄造風格,則是在春秋戰國時代。

    可是,就在此時,我竟然接到了大頭的電話,讓我十分的意外,難道他遇見什麼好事情了,或者是東西太好想讓我過去看看。

    “強子,你猜我現在在哪兒?”我接起電話第一句,大頭就讓我猜他在哪兒,這我哪兒可能猜得到啊。

    “大頭,你小子在哪兒,趕緊回來,這兒來了個人專程找你出手東西的。”我把這邊的事情給給大頭說了一遍。

    “強子,你就看着點吧,我現在回不去,大團就在我們身邊呢,這次我和他們一起去搞個大的,你就別擔心了啊。”聽到大頭和大團在一起,我確實有些吃驚。直到電話那邊傳來了大團的聲音,我才相信他倆確實搞到一起去了。

    掛掉電話之後,心裡有點不是滋味,那倆就竟然自己就一起走了,招呼都不給我打一個。這邊那農民大哥眼巴巴的看着我,很是擔心我不買他的東西。

    他是專門來找大頭的,可是大頭已經不在這兒了。我轉過身來對他說的:“大哥,你放心,只要你這東西路子正,我保證給你個合適的價錢。”

    那農民大哥纔算是鬆了一口氣,連聲說道:“保證路子正,不是偷的不是搶的,也不是墳裡翻的,而是路邊撿的。”

    聽到路邊撿的,我差點把喝進去的茶水都給噴出來。雖然陝西那地界古董多吧,但是也沒到隨便路邊就能撿到的地步啊,如果真有那麼多可撿,誰還做土耗子,直接去那邊撿不就是了。

    他也知道我不太相信,就把當時的情景告訴給了我。那是一個多月前的事情了,有幾個人找到他讓他做嚮導去找一個地方,只要找到就一天給一百塊錢。

    一天一百塊錢,當時可算是很高的工錢了,比在家裡種地划算多了。他看了看那幾個人也不像壞人,就把那幾個人領着去了,過了三四天才找到地方,那些人就直接把錢給他然後打發他走了

    那地方十分的偏僻,回來的路上口渴了就去溝邊喝水,這東西就是在溝邊撿到的,那時候是被一片布包裹着。這大哥四處看了很久沒有見人,才把這東西順便着帶了回來。知道這東西是古董之後,沒敢立即出手,也不敢在陝西當地出手。

    所以這次想着過了一個多月了,就帶着這東西到河南這邊出手。來這邊之後,把身上的物事都被賊給偷走,就剩下這古董了。聽說大頭在這一片兒經常收古董,打聽好了地址,就直奔着我這兒來的。

    這個說路數正吧,還真不正,不是他自個兒的東西。但是這東西,還真的是他撿來的,我一時之間也拿不定主意了。

    “老闆,這東西你買不買啊?”那大哥眼神裡都有些乞求之色了,看來真的是缺錢,估計被偷了之後,連飯都沒吃呢。

    “是這樣的,大哥,抱着這東西那塊布還在嗎,讓我看看,確定了我就買。”我想了想朝着那農民大哥問道。

    “看了你就買是不?”農民大哥還是有些不確定我買不買。看見我點了點頭之後,竟然把外衣脫掉,把裡面的襯衣脫了下來。

    我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搞什麼。只見他拿着那襯衣對着我說道:“當時那東西,就是這個襯衣包着的。”

    接過那件襯衣,翻來翻去的看着,越看越是熟悉。忽然看見袖口那顆釦子,兩邊的顏色不同,吃了一驚,這竟然是爺爺的襯衣。那袖口的袖子,是另外補上去的。

    “這衣服是哪兒撿來的,快說。”我猛然一下站了起來,正在尋找爺爺的消息無果的時候,忽然一個送上門的消息傳來,不能不讓我激動。

    “你只要把這個買了,我就給你說。”農民大哥現在還惦記着那古董賣不出去呢,眼巴巴的看着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