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七十五章 李哥家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七十五章 李哥家人字體大小: A+
     

    回來之後,日子依舊平淡,我把以前的關係都找了,爺爺手下的所有關係也找了,但是他們那邊還是沒有一點爺爺的消息。

    大團那邊我也問過,他們也沒有張大海的消息。看來爺爺和張大海有可能還在一起,不過現在卻不知道他們在哪兒。

    大頭是個閒不住的人,我回來之後雖然把店子又搗騰開了,可是生意依舊不怎麼好。百無聊賴的大頭,又開始滿到處的跑,不過僅限於河南境內,倒也是搗騰了不少看的過眼的東西。

    他這麼跑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幫助我找到爺爺的線索。爺爺在這一行很出名,幾乎土耗子那屆裡面人人皆知。在找爺爺的同時也順便打探一下孔三爺的消息,之前我們進入那三相墓府,就是在孔三爺的帶領下去的。

    跑了七八天之後,大頭風塵僕僕的回來了,除了帶回來幾件能看得過眼的東西,卻是沒有打聽到任何爺爺和孔三爺的信息。

    不過大頭對於此次的行程還算滿意,從包袱裡面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個瓷瓶,朝着我得意洋洋的說道:“強子,看看我收到了什麼好東西,要不是我這次去看見,這好東西現在還在桌子上插着野花兒呢。”

    我從大頭手中接過那瓶子仔細看了又看,摸了又摸,回頭看了看大頭那嘚瑟勁兒,這次還真讓他淘到寶貝了。這東西竟然是聽風瓶,看樣子應該是宋朝的東西,價值不菲。

    聽風瓶底部是六棱形,上下一般都較細,放在書架櫃子上,只要有風吹來,就會搖擺不停,六棱形的底座就是爲了把讓它掉下來。

    大頭這次是去了開封那地界兒,在開封附近的村子裡收的。開封在北宋的時候可是作爲首都東京存在,那裡有這東西也不足爲奇。只是沒想到那地界兒在好多年前都被搜刮的差不多了,大頭還能在那裡淘到這聽風瓶。

    這幾天都有事兒想找大頭商量,看見他回來,把那聽風瓶放好之後,便關了店門,拉着他出去找了個小館子吃飯。大頭雖然現在很累,但是一聽說我請他下館子,便去洗了把臉換了身衣服,屁顛屁顛的跟着我一起走了。

    在小飯館裡面,我們倆人也沒多要,點了幾個菜上了一瓶白酒,先幹了一杯,然後才慢慢的開始說起事情來。

    “大頭,這幾天,你有沒有做噩夢?”我拿起酒杯一飲而盡,然後把酒杯在手中把玩着,看着大頭的反應。

    說道噩夢時候,大頭有些不自然了,剛回來時候的那些興奮勁兒也過去了。和我一樣,把手中的酒一飲而盡,狠狠的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說道:“他孃的,不是七七四十九天早就過了嗎,還能夢見那東西。”

    果然如此,不僅我夢見了,大頭也夢見了。可是那藏鬼杯的詛咒不是已經被破解了嗎,七七四十九天已經過了,我和大頭還好生生的坐在這裡。

    “可能是最近事情不太順吧,老是想起湖北那段日子。”我把大頭和我的酒杯,又倒滿了酒。

    “強子,我夢見冷刀,那傢伙還拿着刀追我呢,笑的他孃的跟那鬼臉一樣。你夢見什麼東西了?”說起冷刀,他現在還在那裡面轉悠呢,雖然早就已經死了。

    我又把那酒杯端了起來,示意大頭一起喝。喝了一杯之後我才緩緩的說道:“這纔是我這次請你來的真正目的,你還記得那個李哥嗎?”

    “就是死後把兩百萬交給你帶回去的那個?”大頭有些驚訝的問道,看來錢的魅力還是比較容易讓人記住。但是我對李哥最多的印象卻是,他那個漂亮可愛的女兒。

    “對,就是他。明天收拾東西,我們去一趟他家吧,把東西給他們送過去。”回來已經有半個月了,一直都在打探爺爺的消息,把這一茬都給忘記了,要不是昨晚做夢夢見在古墓裡面的那些經歷,可能現在還不會想起來吧。

    正好今天大頭從外面回來了,外出時候,我還是喜歡帶着大頭,至少不會那麼悶。而且武力值上也很是不錯,和他一起出去,在安全上不用太擔心。

    李哥家在四川,離河南比較遠,我和大頭定下行程之後,給在河南這邊的人手都打了招呼,讓他們繼續打聽爺爺的下落,順便也打聽一下孔三爺的下落。

    在臨走之前,給大團那邊也去了個電話,可是那邊的人說大團之前就走了,至於去了那裡,他們也不清楚。

    這次去四川,只是爲了找到李哥的家人,把東西給他們。在火車上,我一直都在想着李哥的事情,猜測着他們是爲哪個勢力賣命。可是我畢竟不是他們那道上的人,認識的人也少,對於這些一點都弄不明白。

    倒是大頭,自從聽說要去四川就有些興奮,到了臥鋪車廂躺在牀上,嘴裡還在樂呵呵的笑着。看見我在那想事情,便起身對我喊道:“強子,你他孃的整天累不累啊,聽說川妹子火辣漂亮,說不定這次你去還能帶個幺妹兒回來?”

    大頭學四川話不倫不類的,一股河南味,把隔壁幾個土生土長的四川人都給逗樂了。大頭臉皮倒也厚,過去請教那幾個人教他說四川話。

    那幾個人看起來像是外出打工的年輕人,改革開放十多年了,外出打工的人越來越多,四川作爲人口大省,外出的人就更多了。

    大頭本來就是個健談的,而且臉皮厚會來事兒,那幾個人年齡也是相仿,不一會兒就混熟了,大家天南海北的聊着。我暗示了一下大頭順便問問李哥的這個地址,看看那幾個人有沒有知道的。

    沒想到那幾個人裡面,還真有一個知道這地址,這可是讓我們方便了很多。在那年輕人的指點之下,我們在到達成都的前兩站下車了,讓我們少走了很多冤枉路。

    下車時候是半夜三點多鐘,我們在火車站附近找了個小旅館住了下來。旅館非常小,一個房間裡面兩張牀,連洗手間都是在外面的。

    把門從裡面鎖好,躺在牀上卻是怎麼也睡不着,一直在想着該怎麼和李哥的家人說這件事兒。大頭睡在另外一張牀上,看見我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轉過身朝着我問道:“強子,你把那一百萬取了沒啊?”

    大頭問完後之後,我纔想起來李哥死之前說裡面有一百萬是我的,我也已經答應了和大頭大團三個人平分。但是到了這裡,我卻有些猶豫了,李哥人都死了,還要分人家的錢,這合適嗎?

    我把想法說出來之後,大頭點了點頭,不過很快卻又搖了搖頭:“強子,你傻啊,那可是一百萬,裡面還有一百萬夠他們家人花一輩子了。我們這一百萬,還得照顧那些死去的掏河人的家裡人。光靠大團那塊金磚,肯定不夠。”

    糾結到天亮,我還是沒有拿定主義。大頭睡醒後看見我那個樣子,二話沒說就直接把卡拿着去了銀行,從取款機轉了一百萬出來到我的賬上,然後把卡還給我說道:“現在好了,事情都解決了。別忘了,分錢。”

    我當然知道大頭說的分錢什麼的都是開玩笑,但是就這樣拿走了人家的一百萬心裡還是有點沒底。

    吃完飯打聽好地址之後,我們便朝着李哥的家裡出發了。李哥的家裡也是農村的,不過房子卻是他們村裡最好的,看來李哥還算是比較孝順的。

    在村口遇見村民聽說我們來找李哥,便指了指那座房子,讓我們直接過去,他們家裡現在有人在的。和村民交流的時候,當然是大頭出面的,沒想到這小子在火車上學了那麼幾句,還有模有樣的。

    敲開李哥家的門,看見的是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大娘。那刀刻一般的皺紋,讓我的心裡不禁有些發酸。大娘看着我們兩個人有些疑惑的問道:“你們找哪個?”

    “大娘,我們是李哥的朋友。這次我們來四川辦事兒,他順便讓我們捎了點東西回來。”聽了大頭這樣說,我提着的一顆心才放下。生怕大頭把李哥已經死了的消息告訴這大娘,讓她受不了。

    大娘聽完之後,朝着屋子裡面喊了一句:“春花兒,你男人來信兒了。”喊完之後,便把我和大頭兩人讓進了屋子裡。

    進屋之後,纔看見大娘喊的春花兒。春花兒應該就是李哥的妻子了,而那大娘就是李哥的母親。春花兒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樣子,後面還跟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扎着兩個馬尾辮,很是可愛。

    我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小女孩,就是李哥託付我帶回來的那個項鍊上照片中的小女孩,現實中比照片中更可愛,我不禁多看了兩眼。小女孩有些害羞,一直躲在春花兒的身後,躲躲閃閃的看着我們。

    大娘說了一聲讓春花兒招待我們,自己就進去廚房開始忙着做飯了,看來打算留着我們吃飯。不過這樣也好,大娘在這兒的時候,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現在大娘走了,我便把那兩樣東西掏了出來遞到春花兒手中。

    春花兒看見那東西之後,差點就哭了出來,一手捂着鼻子有些哭腔的把身後的小女孩打發去了廚房之後,才接過來仔細的看着。

    “嫂子,這是李哥託我們帶來的,卡里面有一百萬,密碼是六個八,你收好。”看見她那個樣子,我和大頭兩個人的心理都不好過。

    “他咋死的,死在哪裡了,哪天死的?”沒想到我們還覺得自己沒漏什麼破綻,她竟然已經看出來了,而且還知道李哥已經死了。

    “嫂子,其實……”我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春花兒給拉了出來,大頭也被她給拉到了門外。

    “你們別說了,我都知道,他說過要是看見這東西,就說明他已經死了。你們走吧,別給娘說,她年紀大了,受不了。”春花兒說着便又一次哭了起來,怕驚動老人家,所以強忍着不哭出聲音來,“你們說個日子,也好讓我知道他的忌日在哪天。”

    聽到春花兒這樣說,我忽然覺得心裡很堵,不光是爲了李哥他們家人,還有那些掏河人他們家裡,可能每一家聽到男人死了,都會和李哥他家裡人一樣吧。

    簡單的把李哥的事情,給春花兒說完之後,我和大頭也沒有留下了吃飯。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老人家,也不敢想拿尚且三四歲的小女孩以後沒有了爸爸會過的怎樣艱難,會不會受欺負。還好李哥留給了他們一百萬,但是其他的那些掏河人呢,他們有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