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七十二章 逃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七十二章 逃脫字體大小: A+
     

    “鄭文,你要把我帶到哪兒去?”雖然現在鄭文的刀已經架在我脖子上了,但是我卻沒有絲毫的害怕,因爲我知道他們的目的不是我,我沒有什麼能讓他們看中的。

    “你不是想知道我背後的勢力嗎,跟我一起走你就知道了。不過你最好讓他們倆先讓開吧。”鄭文的手指了指對面的大團和大頭,大頭和大團已經做好拼殺的準備了。

    我不再理會鄭文,知道他肯定不會再多說什麼,而是朝着身邊的鄭叔問道:“鄭叔,你們進這古墓中,到底是爲了什麼?”

    鄭叔這個時候竟然更狠,把自己那把槍都掏出來了,慢慢的擦拭着,那山羊鬍子一抖一抖的,我心裡涌現出一個詞來“老狐狸”。

    “葉強啊,千不該萬不該,你是地龍王的孫子,我們這次來就是爲了找他,現在沒有找到他,就只有委屈你了,有了你我就不信他不來。”鄭叔說完,又在那槍口上吹了幾下,哈了幾口氣,繼續擦拭起來。

    鄭文用刀架在我脖子上,鄭叔用槍對着大頭和大團。大頭和大團那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我們這邊,不敢輕舉妄動。

    我們就這樣一點點的換着位置,鄭文拉着我已經到了棺材旁邊,準備跳下去。大頭想攔着,但是鄭叔的那把槍卻是給了他們很大的威脅。我也不想大頭會有任何的危險,就算鄭叔不想殺死大頭,但是中槍在這裡也不是那麼好玩的。

    眼看着我要被鄭叔和鄭文帶進那棺材之中的時候,大頭和大團互相看了一眼,好像做出了一個什麼重要的決定。

    忽然之間,大頭和大團兩人竟然同時退後了好幾部,轉過身去鐵鍬在旁邊地上亂砸了一陣,我看不出來這兩人到底在發什麼瘋,就連鄭文和鄭叔也有些莫名其妙。

    一分鐘之後,我就知道他們在幹嘛了。只見他們不停的敲打過後,地面開始有些震動起來,而且九口棺材的排列也開始變了起來,他們又一次吧九棺破殺陣啓動了。

    地面的震動使得鄭叔的槍掉落進了棺材裡面,而那棺材蓋子竟然就在槍掉進去的時候緊緊的關上了。我也趁機擺脫了鄭文手中的唐刀,跟着大頭和大團站在了一起。

    過來好一會兒,地面上的震動才停了下來,所有的九口棺材已經換了位置,我們五個人已經出了那九口棺材的範圍。

    現在局勢立刻變的不一樣了,我和大頭大團三個人,那邊只有鄭文和鄭叔兩個人。可是我們也不敢對鄭叔怎麼樣,因爲要再次找到出口,還得靠鄭叔。

    鄭叔那邊也有些忌憚我們這邊了,對着鄭文擺了擺手說道:“鄭文把刀收起來吧,葉強,你們那邊也把傢伙收起來。現在我們都到外面來了,還得去找出口,先把出口找到了再說吧,把我們之間的事兒先放一放。”

    雖然我還是不太相信他們,但是目前爲止,也只能這樣了,要出去,我們也只能相信鄭叔。我示意讓大團和大頭把傢伙收起來,然後來到鄭叔和鄭文面前。

    大頭和鄭文兩個人對視着,還在爲剛纔的事情生氣。我也不去看向鄭文,而是直直的盯着鄭叔問道:“鄭叔,現在我們都出來了,該怎麼進去呢?”

    雖然現在還是叫鄭叔,但是比之前的那些時候,少了很多尊敬,現在僅僅只剩下一個稱呼了。

    鄭叔對着我點了點頭說道:“葉強,你也別怪你鄭叔我,畢竟各爲其主。說實話這些後生裡面,我還是很看重你的,只是可惜……”

    他的話並沒有說我,我們都知道他想說什麼。鄭叔朝着我們這邊搖了搖手,朝着九口棺材那邊走去。

    大頭和大團這次緊緊的跟在我身邊,拿眼睛瞪着前面的鄭文。他們兩個這會兒也不怎麼看我了,偶爾看一眼,還充滿了愧疚。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們了,不過可能是因爲我多次提醒他倆注意鄭文,但最終在找到出口之時放鬆了警惕,才導致了後面的事情發生。

    鄭叔又一次在那邊小心翼翼的觀察起那幾口棺材來,這回沒有了孔三爺的幫忙,也不知道他需要忙多久。

    我們都沒有心思看他的那些動作,更不用說上前去幫忙了。鄭文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好像在等待機會,機會一到就朝着我這邊衝過了一般,絲毫不顧我旁邊大頭大團那能殺死人的眼光。如果眼光真的能殺死人,鄭文估計早就被我身邊這兩位活剮了。

    過了很久,鄭叔那邊都還沒有動靜,這邊鄭文和大頭大團也看累了。鄭文去到鄭叔旁邊幫忙,我們就在稍微遠一點的距離看着,也不前去。

    “強子,我們就在這兒看着,如果他們找到後自己跑了怎麼辦?”大頭有些擔心鄭叔和鄭文先找到出口,自己從出口走了,而不叫我們。

    “你放心,不會的,他們的目標是我。”我對大頭笑了笑說道,他們的最終目的是通過我找到爺爺,所以現在他們還想把我抓住,來吸引爺爺上鉤呢。

    這時候那邊一直沒有說話的大團說了一句:“就是因爲他們的目標是你,我們纔不放心。”聽到大團這麼說,大頭也點了點頭,深以爲然。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對着身邊的兩人說道:“現在我們三個人,他們兩個人,沒什麼可怕的。不過你們要小心鄭叔,這老狐狸城府不淺。”

    大團和大頭點了點頭,之前都是讓他們小心鄭文,沒想到鄭叔竟然比鄭文還難應付。幸好鄭叔的那槍已經掉進棺材裡面去了,不然很難保證他不會開槍。

    “大團,大頭,葉強,我們這邊找到路了,快點過來。”正在我打算坐在地上眯一會兒的時候,那邊鄭叔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和大頭大團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都充滿了小心之色,然後點了點頭,朝着鄭叔那邊走了過去。

    看見我們三個人過來的時候,鄭叔也沒有多說廢話,直接對我們說道:“出口就在裡面,你們跟着我的步子,一步都不要邁錯,這次我先走。”

    既然鄭叔要先走,就只能讓他走,不然的話我們別的人還真不知道正確的路。鄭叔走在最前面,後面是大頭,鄭文走在大頭後面,然後是大團,我則在最後。這樣主要是爲了把我和鄭文隔開來,因爲先走大家都知道,鄭文的目標是我。

    往前走了兩三分鐘,忽然前面都停了下來。正當我以爲到了地方的時候,前面的鄭文竟然一轉身,把大團推了一把,大團當時就不見人影了。

    而我朝前面看去,最前面的大頭也不見了人影,可能是鄭叔用了和鄭文一樣的手法讓大頭小時的。

    “鄭叔,鄭文,你們對他們做了什麼,他們人呢?”如果說之前我對鄭叔沒有了尊敬,那麼現在我徹徹底底的就對他開始敵視了。

    要知道那可是九棺破殺陣,貿然進入,很有可能就死無葬身之地。而現在大團和大頭,竟然被鄭文和鄭叔兩個人活生生的推了進去。

    鄭叔轉過身來朝着我笑道:“葉強,做我們這一行的,有時候爲了目的不擇手段。爲了找到你爺爺,死個把人實在不算什麼的。你想想,從你進入這古墓開始,已經死了多少個人了。”

    鄭文又一次把到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可是我卻沒有絲毫的反抗。聽到鄭叔的話,現在心裡一片淒涼,沒想到大頭和大團在這最後的地方,竟然很有可能會遭遇不測,而罪魁禍首,卻是鄭叔和鄭文。

    我被鄭叔和鄭文用刀駕着,在這棺材陣中橫七豎八的拐來拐去,期間我很希望看見大頭或者大團中的一個,哪怕是屍首都行。可是直到鄭叔喊我停下,說出口已經到了還是沒有看見大頭和大團。難道他們就真的在這裡,屍骨無存了嗎,我有些不敢相信。

    “葉強,現在出口就在這兒了,來幫忙把這蓋子掀開吧。”鄭叔看着我那有些傷感的眼神,拍了拍我肩膀幽幽的說道。

    我環繞着四周看了一圈,這一圈能把九口棺材全部看清楚,可是卻還是看不清楚大頭和大團在哪兒。到現在我纔算是徹底死了心了,心裡感覺到刀絞一般的疼。

    行屍走肉一般的,幫助鄭文把那棺材蓋子打開了。我也沒從揹包裡面再把手電筒掏出來,而是看着鄭叔和鄭文的手電筒,看見下面的石階,那就是之前孔三爺他們出去時候走的那條路。

    “葉強,別看了,該走了。”鄭文有些粗魯的推了我一把,我沒有理他,還是繼續在四周看着,大聲的喊着大頭和大團的名字,只是卻沒有任何的迴應。

    鄭叔已經把揹包解了下來,準備扔到棺材裡面。鄭文這會兒把到從我脖子上面去掉了,現在這裡只剩下我一個人,沒有大團和大頭的幫忙,他相信一個人不用兵器便能拿得住我,不需要刀。

    正在我心如死灰,準備認命的時候,忽然聽見一陣很輕微的翅膀拍打的聲音。那聲音由遠及近,聲音越來越大。

    我們三個人都有些吃驚的擡頭張望,想要尋找聲音的來源。可是就這樣一看,差點嚇一大跳。只見那邊大頭和大團快速的朝着我這邊奔跑過來,身上的衣服都已經沒有了,赤裸着上身,下半身就剩下一個大褲頭。

    隨着大頭和大團而來的,竟然是蠱蟲,成千上萬的蠱蟲飛奔而來,密密麻麻的。這些蠱蟲竟然都是從另外那八口棺材裡面飛出來的,直接朝着我們這邊就奔了過來。

    大頭和大團跑到我身邊二話沒說,直接拉起來就往棺材裡面跳。跳的時候,還把已經下了一隻腳的鄭叔給推了回去。

    那邊鄭文見狀,也想跟着往下跳。只是大團就守在上面,一鐵鍬就迎着鄭文的面門而去,鄭文只得停下來接這一招。

    鄭文剛躲過大團的鐵鍬,我和大頭已經到了下面踏上石階。大團見此情況,又把手中的鐵鍬狠狠的往鄭文那個方向砸了過去,把鄭文逼的退了幾步,才轉過身來跳進棺材中,和我們一起下了石階。

    大團下來之後,大頭直接把臺階的那個入口給關閉了,我們一口氣的往前一直跑。在入口關閉之前,我看見那數萬只的蠱蟲已經開始把鄭叔和鄭文給包圍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