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六十五章 現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六十五章 現身字體大小: A+
     

    “強子,大頭快到前面去幫忙,冷刀在那裡。”一聽見孔三爺喊出冷刀在那裡,我嚇了一大跳。冷刀之前給我的印象太深刻了,現在都有些害怕。

    不過想想我們現在人不少,不算孔三爺和鄭叔的話,還有我、大頭、大團、歪嘴和鄭文五個人,尤其是歪嘴的身手,看樣子完全不在冷刀之下,這給了我極大的信息。

    我和大頭抄起手中的鐵鍬就跑到了前面,只見大團鄭文和歪嘴已經和冷刀幹上了。冷刀手中還是他的那把刀,現在已經有了一些豁口。

    鄭文和大團都是拿着鐵鍬的,而歪嘴手上則是拿着那把唐刀。看樣子,冷刀那刀上的豁口,就是歪嘴的這把唐刀造成的。

    我們五個人還是分成了三撥,我和大頭一撥,大團和鄭文一撥,歪嘴自己一個人。我們把這狹窄的墓道分成了三個方向,圍住冷刀,只給他一個後面的空間。

    可是我們偏偏忘記了,冷刀已經是個死人了,沒有任何的意識,所以我們的方案一點效果都沒有,冷刀就一直站在那裡揮刀,儘管已經被我們打的不成樣子,卻都是沒有絲毫的退步。

    “鄭叔,孔三爺,你們有沒有什麼辦法?”墓道太狹窄了,幾乎冷刀擋在那裡不動,我們就沒有辦法過去,一時之間我們誰都奈何不了誰,只好向被我們擋在後面的兩位前輩求教一下了。

    “強子,用火燒試試,和那些活屍一樣對付他試試。”孔三爺話音剛落,我就讓大頭先抵擋一下,把火把點燃試試看。

    冷刀現在的狀態,和那些活屍基本上沒有多大的差別,要說真有差別的話,就是冷刀的速度可要比那些活屍快多了,基本上都快趕得上那幾個守墓人了。還有一個差別就是,遇見那些活屍,我胸前的玉佩會發熱提示,而遇見冷刀則是沒有的。

    可是結果卻是讓我有些失望,用火把點燃冷刀身上的衣服之後,並沒有和活屍一般火焰大盛,而是不過多久就直接滅掉了。冷刀已經是死人了,所以對於被火灼燒也沒有任何的反應,而是依舊揮刀亂砍。

    “孔三爺,方法不行,快想想辦法,我們快頂不住了。”倒不是真的頂不住,而是我們現在必須要從這條墓道走過去,可是卻偏偏現在就過不去。

    墓道里面一時之間金屬聲音碰撞不停,火花四濺。冷刀身上的衣服現在已經全部成了條狀,屁股都漏在了外面,要是他還活着,這樣的情況出去非得把臉都丟光不可。

    不過現在是在墓道里面,而且冷刀也已經只是行屍走肉,所以並不在乎這些。就算再衣衫襤褸,就算他生前再寶貝那把刀,現在都已經成爲過去了。

    “大團,小心。”那把鄭文和大團正面在正面對着冷刀的方向,所以承受的攻擊也是最強的。鄭文的鐵鍬抵擋住了冷刀斜着劈過來的刀,由於體力透支所以一下子被衝擊倒在了地上。

    鄭文倒了之後,大團正想伸手把他拉起來,冷刀的那把刀又閃着寒光朝着他劈了過來。我和大頭眼睜睜的看着刀快速的朝着大頭的胳膊上砍去,想過去救已經來不及了,只夠時間喊出來提醒讓他小心。

    就在冷刀的那把刀要砍在大團的胳膊上的時候,我和大頭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可能連大團都已經做好了失去胳膊的準備了吧。

    不過只聽見“鐺”的一聲清脆響聲,一把刀擋住了冷刀的那把。這把刀就是歪嘴手中的那把唐刀,就在冷刀那一刀快要落在大團胳膊上的時候,歪嘴展現出了他的靈活,快步來到大團身側,用手中的唐刀硬生生的接下來了冷刀的那一刀。

    雖然是接下來了那一刀,但是還是讓我們驚出一身冷汗。大團就地順勢一滾,立刻冷刀的攻擊範圍,把鄭文拉了起來。

    鄭文和大團直接來到了我和頭的這個方向,我和大頭也順勢補位到了冷刀剛纔在的那個方向,依然三方包圍的把冷刀置於中間地位。

    “孔三爺,鄭叔,你們想到辦法了沒有啊,這他孃的擋不住了快。”大頭已經有些急了,剛纔大團差點被砍,我們都有些心驚膽戰的。

    “你們再頂一下,我們這邊已經快想出辦法了。”鄭叔的聲音,讓我們有些吐血的衝動,快想出辦法不就等於還沒有想出來嗎,我們這邊是真的快頂不住了。

    轉過身去看了一眼身後的鄭叔和孔三爺,只見他們兩個人把各自揹包裡面的瓶瓶罐罐的都拿了出來小心翼翼的在勾兌着什麼。連孔三爺把他那瓶黃色液體都拿了出來,那個本來就不是很多,孔三爺說是流着有大用。

    現在他連那個東西都拿出來了,看起來對於冷刀有了足夠的重視,這也給了我很大的信心。他們兩個人鼓搗出來的東西,肯定是會有一些作用的。

    回過頭來對鄭文他們把我的想法一說,他們頓時也來了精神,繼續跟冷刀拼殺着。說是拼殺,更多的是保證冷刀落下來的刀不把自己砍傷,完全處於防守狀態。

    現在我們已經把最大的希望,都寄託在了鄭叔和孔三爺那裡勾兌的液體上了。不管他們在鼓搗什麼東西,只要管用的就是好東西。

    又過了差不多十分鐘,才聽見後面鄭叔和孔三爺傳來消息:“強子,大頭,鄭文,你們都閃開些。”

    聽到他們這麼喊,我頓時心裡一喜,看來他們把那東西鼓搗出來了。我們幾個人立刻貼着牆站着,只見後面一個瓶子飛了過來,直直的奔向冷刀。

    冷刀現在基本上算是毫無意識,擡手就把那瓶子一刀給劈開了。瓶子裡面的液體當時就濺了出來,灑在冷刀身上。

    我們幾個人就那樣看着冷刀,想看看他會出現什麼變化。但冷刀除了衣服被淋溼之外,竟然沒有任何別的變化,舉着刀直直的朝着鄭叔和孔三爺那邊過去了。

    由於我們幾個都爲了給鄭叔和孔三爺的東西騰出空間,所以現在都靠着牆站着,冷刀就直接面對孔三爺和鄭叔了,再加上冷刀的速度也不慢,轉眼之間已經到了鄭叔和孔三爺的身邊,舉起刀來就要砍下去。

    歪嘴離的最近,直接以最快的速度跑了過去擋在孔三爺身前,準備擋住冷刀的那一刀。可是就在冷刀那一刀落下去之前,身上竟然起了一陣白煙,並且發出一股惡臭。

    那股味道,瀰漫在整個墓道里面,讓整個墓道的氣味都很難聞。冷刀丟下手中的刀,竟然轉身朝着墓道深處跑了過去。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冷刀忽然之間,連自己的刀都不要了,直接跑掉。但是看見冷刀跑了之後,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孔三爺在我們趕過去的時候,已經坐在了地上大喘氣,鄭叔比他也好不到哪裡去。剛纔冷刀直接衝向他們,太驚險了,幸好最後時刻冷刀放手跑掉,不然的話現在是什麼情況還真的難以預料。

    我們幾個也直接癱坐在了地上,剛纔體力消耗太多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能補充回來。我從揹包裡面把水瓶翻出來,想喝一口水,才發現剛纔已經把最後能吃喝的東西全部都解決掉了,現在真的是彈盡糧絕的境界。

    大頭坐在我對面,看着我把水瓶豎起了舉得老高,想要滴下幾滴水來,笑着對我說道:“強子,別他孃的倒了,出去想喝什麼哥請你。”

    “大頭,你小子啥時候這麼有錢的,再說了,出去再說出去的事兒,說不準現在說了一出去就給忘記了。”我白了大頭一眼,說我就閉上眼睛假寐起來。

    大頭有些跳腳的對我和身邊的人說的:“你們說說,我大頭是那種人嗎。我大頭怎麼說也是一條好漢,怎麼會做那樣的事情。”

    看到大頭這個樣子,旁邊的大團竟然笑出聲來。就是這笑聲,讓我之前的那些疲憊,減輕了不少。

    休息了十幾分鍾,我們就把東西收拾好,起來準備出發了。現在我們已經沒有任何的食物,必須得在三天之內離開。

    墓道依舊是那麼黑,這次起來之後,都跟着鄭叔和孔三爺走,誰都沒有說一句話。一時之間,氣氛變得十分的壓抑。

    我走在最後面,拿着手電筒照着前面大頭,把影子印在牆上。影子隨着手電筒的擺動而呈現出不同的形狀,時而飄忽,時而動盪。

    隱隱約約只見,聽見最前面的鄭叔和孔三爺說着什麼“是這裡嗎”“就是這裡沒錯”之類的話,我拉着大頭快步朝着他們那邊走了過去。

    只見前面出現一個巨大的石門,比上面同昌公主陵墓中的那個石門還要大上一兩倍。兩扇石門,都裝有青銅手環,環底是一頭猛獸的樣子,在手電筒光線下,看的不太底細,認不出來,不過那幾個巨大的獠牙倒是顯得十分威武兇狠。

    “鄭叔,孔三爺,你說出口就是在這石門裡面?”我和大頭剛剛走到前面,就聽見大團這樣問。

    “沒錯,這古墓的出口,就在這石門後面。至少地圖中是這麼指示的,現在我們需要進入石門裡面才能找到出口。”鄭叔捋了捋那山羊鬍子,對着我們幾個人說道。

    聽到出口的消息,大家都開始有些振奮了。在這古墓裡面待了這麼久,基本上很久都沒有怎麼好好睡覺,也沒有好好吃東西,還又累又困,再加上生離死別。我們都想趕緊的從這古墓裡面或者出去。

    現在馬上就有可能找到出口活着出去了,怎麼可能不振奮。我轉過身去看了看那狹窄悠長的,黑漆漆的墓道。我們來的時候那麼多人,到現在,就只剩下幾個了,他們永遠回不去了,一時之間有些感傷。

    “大家先休息一下,我和老山羊先來把這石門的幾個陷阱給破了。”孔三爺這會兒說話也有了精神,看樣子是因爲有了出口的消息,精神整個都好了。

    說完話之後,孔三爺和鄭叔有些一瘸一拐的開始研究其石門上的陷阱來。雖然他們現在還是一瘸一拐的,但是比之前要人背已經好了太多了。

    既然鄭叔和孔三爺自告奮勇的去破壞那石門上的陷阱,我們肯定是求之不得,畢竟這兩個人的經驗豐富,不是我們能夠比得上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