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六十一章 壁畫陷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六十一章 壁畫陷阱字體大小: A+
     

    “鄭叔,孔三爺,你們在找什麼呢?”雖然說對於他們我還是有些生氣,不過我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對於他們做出的選擇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過去之後我就主動跟他們說話。

    鄭叔和孔三爺看見我和大頭過來,而且對於我能主動和他們說話,感覺到有一絲意外,不過很快這絲意外之色就沒有了,恢復的平靜如水,從臉上絲毫看不出來,我暗道一聲兩隻老狐狸。

    “我們在找同昌公主的棺材。”孔三爺見我過來問,本來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便說了出來。

    不過孔三爺的話我有些奇怪,那邊有三口大的石棺呈品字行擺在那裡,並不見他們去開啓,怎麼就知道沒有同昌公主的棺材。

    還沒有等我問出來,在我身邊的大頭便已經問了出來:“那邊不是有三口棺材嗎,裡面沒有同昌公主的棺材嗎?”

    孔三爺朝着那邊看了一眼,嘆了一口氣說道:“那三口只是棺槨,裡面並沒有棺材。而且我懷疑這棺槨裡面的棺材應該就是門外的那三口石棺。”

    聽了孔三爺的話我一驚,棺槨我聽說過,也被稱爲外棺,是套在棺材外面的。難道那三口棺材之前應該在這裡放着嗎?那麼怎麼會後來到了外面去了呢?

    鄭叔看出了我的疑問,便開口說道:“那三口棺材本應放在這槨中,只不過可能是因爲想要守住那扇門,所以古墓的設計者王玄齡才把他們放在了外面的門口,讓他們守住這同昌公主多少的墓室。要知道墓室就相當於人死去之後的房子,這就相當於同昌公主的閨房。”

    我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可又說不上來。鄭叔和孔三爺已經和大頭一起去尋找了,就這麼大個墓室,棺材那麼顯眼的東西,基本上一眼就能看見的,可是看他們的樣子已經找遍了,還是找不到。

    不過鄭叔和孔三爺說這裡很有可能另有蹊蹺,我就第一時間想到了那副壁畫上的女子,坐下來的時候眼神望着的方向。

    我又走回壁畫旁邊坐了下來,看着那女子眼神的方向。順着看過去,正好在那三口品字形排列的棺材後面的墓牆上,難道里面另有玄機?

    鎖定方向之後,我就起身徑直朝着那棺槨後面的牆走了過去,伸手就在牆上敲打着,耳朵貼着牆仔細聽動靜。

    裡面果然是空的,那清脆的聲音讓我心裡一震,轉身就朝着孔三爺他們喊道:“鄭叔,孔三爺,這一側的牆是空的,過來看看是不是在這裡?”

    聽到我的喊聲,孔三爺和鄭叔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那邊鄭文,大頭,大團和歪嘴幾個人也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朝着我這邊圍了過來。

    鄭叔和孔三爺在牆上摸索了一陣之後,互相點了點頭,然後示意鄭文他們開始把這面牆掏開。

    我看着大頭和大團也一起去掏這面牆,總覺得心裡有些不太舒服,擔心會有事情發生,直覺這東西有時候真的很可怕。

    對他們說了一句“小心一點”之後,我就遠離那三口棺槨,坐在側面看着他們幾個掏牆,心裡想着剛纔夢裡那女子的話“找到她對她好點”,這是暗示什麼呢,或者僅僅只是一個百無聊賴時候做的夢?我不得而知。

    就在鄭文他們找準地方,鐵鍬剛掏下去的時候,就聽見“釘釘”兩聲脆響,接着就是“哐當”一聲,鄭文手上的鐵鍬掉落在了地上。旁邊大頭和大團他們手上的鐵鍬也生生的停了下來。

    “鄭文,怎麼回事兒?”看見這一幕的鄭叔,有些疑惑的朝着鄭文問道。鄭文揉了揉自己的胳膊,指了指地上的鐵鍬。

    這時候我們從看見鐵鍬上面竟然扎着兩個很長的鐵釘,鐵釘很細磨得很光滑,前端非常尖銳,看樣子是當作暗器來用的。此時鐵鍬已經被鐵釘穿透,看見那鐵釘射出來時候的力量非常大。

    這一面牆,可是鄭叔和孔三爺兩人一起檢查沒有陷阱之後,鄭文他們從動手開始掏的。但是現在剛掏第一下就遇見危險,幸好沒有傷到認命。

    鄭叔和孔三爺兩個人的面色並不是很好,招呼着鄭文他們暫且退下不再去掏那面牆,然後兩人一起商量着對策。

    “強子,你剛纔看見那兩枚鐵釘從哪裡射來的嗎?”鄭叔和孔三爺也走了過來坐在我的旁邊,他們剛纔幾個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那牆上,沒有看見鐵釘來的方向。

    看見他們兩個來問我,我也不想隱瞞,直接點了點頭。我確實是看見那兩枚鐵釘是從哪裡射過來的,鄭叔和孔三爺見我點頭,頓時來了精神異口同聲的問道:“哪裡來的?”

    我並沒有明說出來,而是從揹包裡面取出鐵鍬,直接扔過去砸到剛纔他們正在掏的那面牆上。鄭叔和孔三爺看見我扔鐵鍬的動作,臉上都有些怪異,不知道我想幹什麼。

    但是鐵鍬撞到牆上那一刻,他們的臉色終於變了。鐵鍬剛撞到牆上,就聽到“釘釘釘釘”的一連串響聲,緊接着就看見那鐵鍬從同到位都被長長的鐵釘穿透,緊緊的給釘在了那面牆上。

    這次,不僅僅是鄭叔和孔三爺看清楚了那鐵釘的來源,就連鄭文,大頭,大團和歪嘴也看清了這鐵釘是從哪裡射出來的。

    正是從那壁畫的眼睛中射出來的,我轉過身去隱隱直接,還能看見那壁畫上女子怨毒的眼神和嘴角詭異的笑,好像是在嘲笑我們的不自量力一般。

    我們一行人又一次回到了那壁畫旁邊,站在那裡壁畫上的女子眼睛對我眨着,嘴角露出頑皮的笑。我對着那壁畫上的女子笑了笑,有些自嘲一般。

    忽然想到那緊緊是壁畫,又自嘲的笑了笑,沒想到我竟然也會像大頭一般,把這畫像上的女子當作了活人。

    鄭叔和孔三爺還有鄭文,他們三個人站的角度和我在的地方不一樣,所以看見的應該是那清澈的眼神和眉宇之間的哀愁那一幅畫吧,我暗自想到。

    “鄭叔,孔三爺,這副畫上的機關該如何破除?”我有些意外的看了大頭一眼,沒想到他竟然會主動問起來該如何破除這幅畫。我還以爲他會極力阻止破壞這幅畫呢,畢竟之前都已經被迷得五迷三道了。

    孔三爺和鄭叔兩個人並沒有說話,而是仔仔細細的換着不同的角度來看這幅畫,相信他們應該也發現了這幅畫的秘密。

    只不過一直沒有想到破解這陷阱的辦法,良久之後,孔三爺說話了:“這幅畫最主要的機關就是那雙眼睛,只要把那雙眼睛破壞了,機關自然也就破解了。”

    一聽就孔三爺說要破壞這幅畫的眼睛,我心中頓時有種不捨得。不過大頭的動作比我快多了,一下子就蹦到那幅畫面前,張開雙臂護着大聲喊道:“不準破壞這幅畫的眼睛,孔三爺鄭叔,你們再想想別的辦法,反正這幅畫不準。”

    我腦子裡浮現出夢中女子說的那句話:“找到她,別傷害她。”難道那女子所說的別傷害的就是這幅畫,不然爲什麼我心裡會出現這種不捨得感覺。

    孔三爺和鄭叔同時搖了搖頭,對大頭說道:“我們也不想破壞這幅畫,但是想進去就必須破除這個機關,要不是沒有別的辦法,我們也不會捨得破壞。”

    “不行,說不行就不行。”大頭很堅決,大有那種英雄救美的氣概,不過那美女只是畫中人罷了,也只能說成捨身救畫了。

    一時之間雙方都有一些僵持,想說服大頭讓步,簡直是太困難了,這傢伙就是一頭牛,認準的事情誰都難以改變。

    孔三爺和鄭叔把目光盯向了我,知道大頭一般都很聽我的話,只要我能勸說一兩句,可能就能把大頭給勸開。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如果大頭不去做,我可能就會去做。在我的心裡,也是不希望這幅畫被毀掉的。

    我對孔三爺和鄭叔搖了搖頭,他們見我並不去勸說大頭,頓時覺得壓力又增加了。他們沒有辦法把大頭強行拉開。

    在這裡,大頭如果說不行我和大團歪嘴三個人都會幫大頭的,那麼就只剩下鄭叔鄭文和孔三爺三個人是贊成破壞那幅畫的眼睛了。不管是武力還是人數,他們都不佔優勢。

    看着在這裡一直僵持下去也不是什麼辦法,鄭叔和孔三爺還在苦口婆心的給大頭講着什麼,大頭就是一味的不行,不管你說什麼反正就是不行。頗有一些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

    我朝那邊的墓室牆上看了一陣子,轉過身來朝大團問道:“大團,你揹包裡面是不是還剩下一顆手雷?”

    大團聽了我的話,愣了一下,點了點頭,伸手把揹包裡面的手雷掏了出來。那邊鄭叔和大頭他們聽見我的話,也停止了討論,轉過身來看着大團手中拿着的手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