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五十四章 三生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五十四章 三生石字體大小: A+
     

    “我們當然得過去了,而且只能過去,因爲後面出不去了。”鄭文的話,讓我們吃了一驚。轉過身去,順着鄭文的手指把手電筒照在我們進來時候的那石門上,看見石門果然已經緊緊的關閉了。

    看見我們的反應,鄭文搖了搖頭對我們說到:“剛纔我已經和歪嘴去看過來,門已經完全關死了,附近沒有任何的開關,我們出不去了。”

    鄭文說話的時候,歪嘴也在一旁點頭。對於鄭文雖然我不是很相信,但是對於歪嘴這個經歷過那麼多次生死的人,我還是比較相信的。

    看到連歪嘴都已經點頭了,看來那邊是真的出不去了,我們現在就是必須得走一次這黃泉路,過一遍這奈何橋才能到對岸去了。

    我擡起手電筒,朝着對過那邊照過去。雖然距離比較好,但是鄭叔他們進來時候的裝備都好的沒話說,還是能看見那裡一扇石門緊閉着,看來只要到那石門後面,就等於走出了這黃泉路。

    可是石門後面到底有什麼東西,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呢,現在我們誰都不知道,只有進去了,纔會知道。

    “鄭文,問你話呢,又在想什麼?”我正在看着對過的時候,大頭把我肩膀拍了拍,才把我的心思從那邊拉了回來。

    “問我什麼呢?”我看着大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強子,我們現在過去不過去?”孔三爺見到我把心思收了回來,便把剛纔問我的話又問了一次,而鄭叔也是看着我在等待我的意思。

    我看了看大家都在這裡已經休息了好一會兒,體力都已經恢復了,所以點了點頭說:“我們現在就過去吧。還是我和大頭走前面,鄭文揹着鄭叔走我後面,歪嘴把孔三爺揹着,大團在後面幫忙照應一下。大家都小心一些,這黃泉路上可能會有什麼危險。”

    說完之後,大家都背起揹包開始往那邊出發了。我左手拿着手電筒,右手緊緊的握着鐵鍬,有些顫抖。也不是因爲太害怕,而是因爲走的路是所謂的黃泉路,心裡頭難免會有一些緊張。

    從我們休息的地方,一直走到奈何橋邊,都沒有什麼問題。奈何橋邊的那石碑上,兩個楷體的“奈何”二字,顯得蒼穹有力,應該是出自當時名家之手,只不過具體說誰,已經無從考證了。

    踏上奈何橋之後,站在拱橋的最高處,忍不住的就想看那邊與奈何橋遙想對望的三生石。在這裡看着三生石,和在剛纔休息的地方看三生石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仔細端詳着那假山一般的三生石,幾個大字刻在最底層水面往上十公分處,這楷體的字和那“奈何”兒子如出一轍,可能是出自同一個人的手筆。

    吸引我的並不是這字,而是那石頭本身。也不能說那就是石頭,因爲我沒有辦法過去驗證。但是我卻在那三生石上面,看見了我的影子,像鏡子一般,把我們這邊橋上所有的景象都反饋在了上面。

    我越是仔細看,越看的清楚,而且那三生石上面的畫面越來越清楚。忽然之間竟然看見那三生石之上,我背後鄭文揹着的鄭叔,竟然拿起鐵鍬在朝着我頭上砸過來。我心中一驚,立刻拿起鐵鍬便想抽過去。

    可就在我剛要抽的說話,胸前的玉佩忽然發出一陣灼熱,我心下一驚,這旁邊有鬼物出現或者是我的心思被迷惑了。

    那沒有抽出去的鐵鍬生生的留在了手上,看見旁邊的大團也是一樣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指了指自己腰間的玉佩。看來他腰間的那玉佩,也給了提示。

    而轉過身看去,只見鄭文和鄭叔他們,竟然一臉迷茫的看着對岸的三生石,鄭叔竟然在流淚,口中還喃喃的說道:“秀英,你來了,來接我走的嗎,好我這就跟你走。”

    說完鄭叔就掙脫了鄭文的背,鄭文現在也在迷茫狀態下,所以鄭叔很簡單的就掙脫開了,而且鄭叔這會兒的力氣非常大。

    掙脫鄭文背的鄭叔,一瘸一拐的就走向了橋邊,竟然想往下跳。這可把我嚇了一大跳,連忙和大頭把鄭叔拉了回來。搖晃了半天時間,才把鄭叔喊醒。

    鄭叔醒來第一句就是問的:“秀英她人呢?”等看見是我和大頭,纔想起來現在的處境,便開口問道:“葉強,我剛纔是怎麼了?”

    “鄭叔,千萬別看那三生石,我待會兒給你說,現在得把他們趕快弄醒來。”我和大團廢了很大力氣,才把剩下的幾個人都叫醒了過來。

    聽說了幾個人看到的景象之後,想要做出的反應,讓我暗道一聲好險。差點我們這些人就互相殘殺,或者自殺起來。

    “孔三爺,那三生石爲什麼會讓人出現幻覺?”我清醒過來之後,又轉過去認真的看了一會兒那三生石的,並不是什麼鏡子一般,而就是一塊一般的石頭。

    孔三爺現在還有些心有餘悸的說道:“剛纔真的是大意了,如果早做一點準備,就不好出現這情況了。那讓人出現幻覺的並不是三生石,而是那水中的曼陀羅花。”

    聽着孔三爺說的話,我坐在橋面上,朝着水池裡面的花看了看。那曼陀羅花,開的妖豔無比,血紅血紅的。

    “曼陀羅花相傳是有劇毒的,就算吸入一些花粉,都會有可能出現幻覺的情景。”這次說話的是鄭叔,他也是和我一樣,在看着那水池中的曼陀羅花。

    我們幾個人就那樣做在橋面上,把自己的衣服一塊撕下來,綁在鼻子上,遮擋花粉進入鼻子和嘴部。

    等我們幾個人全部都把一切準備好之後,便再一次起身,小心翼翼的朝着那對岸的石門方向走去。

    往前走的時候,我還是會不自覺的常常用眼光掃向那水池中矗立着的三生石,覺得他肯定不會是那麼簡單。

    “強子,你有沒有覺得那石頭動了位置,怎麼發現離着橋距離拉進了不少。”聽完大頭的話,我纔去仔細看了看那三生石,確實比之前的位置往前提升了不少,難道這三生石是活動的?

    我和大頭兩個人都站在橋上繼續往那邊的三生石看去,由於有玉佩和銅牌的示警,我們倆倒是並不擔心剛纔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

    “大頭,葉強,你們在往那邊看什麼呢?”鄭文看着我和大頭站在那裡不走,便開口向我們問道。

    我轉過身來對他們說了一句:“那三生石的位置可能有問題,它現在竟然朝着我們這邊的地方靠近了。”

    說完話之後,我把身子又轉了過去,看着那三生石,忽然發現竟然離着我們的距離更加的近了。我顧不得心裡的驚慌趕緊朝着後面的人喊道:“快點過去,我們得加快速度了,不然待會兒可能會有大麻煩。”

    果不其然,就在我們剛剛過去到那邊的時候,三生石竟然以非常快的速度衝了過來,直接把那奈何橋給斷成了兩截。

    我們一行人剛過岸那邊,就轉過頭來關心這三生石的事情,不過還是沒想到這三生石竟然會移動,而且能把奈何橋撞翻,這是我們始料未及的。

    奈何橋已經斷了,那麼我們所有的退路都斷了。總不至於從這渾黃的池水中游過去,況且那三生石的移動速度,誰都不敢保證裡面會有什麼東西。

    在撞斷奈何橋之後,三生石慢慢的迴歸了原味。現在水池上只剩下中間斷了一大截的奈何橋,與之前初見之時,有了很大的差別。

    退路都已經斷了,我們現在必須得從這邊想辦法了。幸運的是,奈何橋斷掉之前,我們全部的人都已經過來了。如果要是一兩個沒有過來,那就只能隔着黃泉相望了。

    “大頭,大團,歪嘴,我們去檢查一下那石門有沒有什麼陷阱機關之類的東西。”我在鄭叔的身邊坐了起來,朝着那邊的幾個人喊了一句,唯獨沒有喊鄭文。

    第一個是不能把鄭叔和孔三爺兩個受傷的人放在這裡,可能會有些不放心,總得有人照顧;第二個就是,我前面說過的,對鄭文不太能信得過。

    大頭和大團歪嘴三個人應了一聲,都起身朝着我這邊來,我和他們一起去到那石門旁邊檢查。

    石門看起來很久,有很多年頭了,原本光滑的表面,現在已經變得有些坑坑窪窪的,手摸上去,都能體會到那種滄桑的感覺。

    我們四個人在那石門旁邊找了很久,發現沒有機關陷阱,這樣心裡才長長的送了一口氣。開始找起開啓石門的機關來。用了沒有多長時間,石門的開關就找到了。

    大頭把手搭在那個開關上對着歪嘴說了一句:“你去揹着孔三爺過來,順便給他們也說一聲,可以出去了。”

    等鄭文揹着鄭叔,歪嘴揹着孔三爺到了這邊之後,大頭再不猶豫,把那開個暗了下去。門緩緩的開啓着,發出吱吱的聲音,就好像百年老門軸缺油一般。

    石門開啓的聲音大,可是後面傳出來的聲音竟然更大。轉過身看去,那三生石竟然伴隨着石門的開啓,直直的倒了下去。

    倒下去的三生石,竟然正好砸在奈何橋上。奈何橋本來都已經斷了一大截,這一下被壓的,幾乎已經沒有剩下的部分,完全沉入了水池底部。

    奈何橋斷了,三生石倒了,這是不是意味着我們的黃泉路已經完整的走過了呢。不過看着那水池中的曼陀羅花,心裡還是有些懼怕的。

    我轉過身來,對着同樣看着那水池中景象的他們說道:“走吧,該進去了,裡面可能會更危險,請大家做好準備。”

    說完話之後,看見大頭大團和鄭文他們已經轉過身來,我不在猶豫,跟着大頭一起率先就進入了那石門後面的空間。

    石門後面的空間,小了很多,非常小,而且特別長。因爲那只是一條墓道而已,離開那黃泉路的墓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