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五十一章 出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五十一章 出路字體大小: A+
     

    “孔三爺,孔三爺,你想到了什麼?”我還是叫醒了正在沉思中的孔三爺,現在該怎麼做,還需要他來拿個主意。

    孔三爺轉過身來對着我搖了搖頭,說自己什麼也想不到,不過這黃金墓室肯定不能多呆,那黃金棺材也不要去打開了,趕緊找個出口出去。

    更重要的事情是,孔三爺剛纔看了一下,我們的吃喝的東西,加起來也就最多隻能撐一天,所以在三天之內我們不管找不找得到人,必須出去了。現在我們的任務不僅僅是找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得找到一條出去的路。

    我往黃金棺材那邊看了一眼,轉過頭來詢問大頭和大團他們的意見,他們也是同意孔三爺所說的。最多隻能有一天的口糧,撐三天時間,也就是說兩天都沒得吃喝,這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看來也只好如此了。

    等大頭和大團他們恢復一下,我們就起身去尋找出路。歪嘴那邊還好,不知道冷熱,也不知道疼痛,說起身就起身了。

    這也是我有些疑惑的地方,雖然我現在也是不知冷熱,不知道疼痛,可是卻能感覺到累。而歪嘴那邊,好像永遠不知道疲憊一般。

    我們幾個人讓腿受傷的孔三爺先暫時坐在那裡,我提醒了一句別去看那金龍的眼睛之後,便去牆壁尋找起出路來。

    孔三爺把我剛纔用過還剩下一些的,泡過玉佩的水拿出來,讓我們幾個人先分了喝掉,以免待會兒又發生什麼意外。

    這墓室還好也不算太大,我們找的也是很仔細,可能是因爲金磚的緣故,幾乎把牆壁上的每一寸金磚都敲了個遍,但是還是沒有發現任何出口。

    找了兩遍之後,還是沒有,看來牆上是沒有出口了,我們又一次聚集到了孔三爺的身邊。孔三爺已經把我們幾個人的揹包都整理好了,我那個破爛的揹包,也是被他又用心的給重新綁了個結實。

    找不到出口,大頭坐在那裡有些煩悶的說道:“難道還能上天入地不成,再找不到大不了沿着原路回去,順便挖幾塊金磚。”

    知道他說的是氣話,原路是沒有辦法回去了,不過他所的上天入地,卻不是沒有可能。牆壁上沒有出口,那麼會不會在地下或者頭頂呢?

    “大團,大頭,我們找找地板上有沒有出口。”想到就動身,我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說完我立馬站了起來準備去搜索,。大頭大團和歪嘴也一起站了起來,跟在了我身後。

    我們又一次在地面上仔仔細細的搜索了一遍,還是一無所獲,現在就剩下最後一個地方沒有查看了,就是那口黃金棺材。

    在上面的時候,我們就是從棺材裡面找到通道下來的,所以這次看見棺材,那麼也很有可能會有通道在裡面。

    讓大頭和大團站在那裡別動,我和歪嘴去把孔三爺和那些揹包全部都帶了過來。把孔三爺帶過來是爲了讓他看一下,這黃金棺材會不會有什麼機關陷阱,我們幾個人對這些全部都不熟悉。

    “強子,你說這棺材裡面會不會有人?”大頭看着那棺材對着我問道,我也不知道里面有沒有人,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爲了找到出路,就算真的有人,也只好對不起他了。

    見到我沒有理他,大頭轉過身去對着孔三爺說道:“孔三爺,這黃金棺材沒問題吧,開不開?”

    孔三爺在我的攙扶下,繞着黃金棺材轉了好幾圈,纔對大頭和大團他們說了一聲:“棺材沒問題,開吧。”

    大團和歪嘴都是掏河人,對於這開棺有一些畏懼,並不是很情願,不過大頭卻是在那邊不停的鼓動着,說着“這可能是唯一的出路”之類的話,無奈之下,大團和歪嘴也去幫忙開棺了。

    黃金棺材蓋子很厚,而且很重。我、大頭、大團和歪嘴四個人用盡全力,竟然只是讓它稍微動了動而已。

    “孔三爺,這棺材該不會是釘死的吧,您看清楚了沒啊?”我們幾個人都已經累的沒有力氣了,大頭癱坐在地上對着孔三爺說道。

    “棺材沒釘死,你們剛纔不是看見了嗎,還動了一些,只不過這棺材蓋子有些重而已。”孔三爺站在棺材旁邊,用手摸了摸那純金打造的棺材蓋。

    “真他孃的,也不知道是誰死了還住金棺材,活該被我們掀蓋子。”大頭累的都有些罵罵咧咧了。

    等歇夠了,我們又起身繼續去推那純金打造的棺材蓋子,不得不說這金子的還真就比那石頭的好,連開個棺都得費不少勁。

    我們四個人廢了很大勁,把蓋子擡起來一個縫隙,讓孔三爺把鐵鍬的把塞了進去,然後用揹包裡面的繩子綁在一頭,一起用力拉着。

    這樣省力了不少,不過那幾個鐵鍬卻是沒法看了,原本圓柱形的把,現在都快成了餅狀的了。

    沒過多久,棺材蓋轟然砸在地上,那聲音讓人腦子都要炸開一般,動靜之大連墓室的地板都抖了幾下。我們幾個人也沒顧得上耳朵上的不適,直接就跑過去朝着黃金棺材裡面看去。

    棺材裡面沒有屍體,但也不是空的,而是裝了一個黃金的面具在裡面。面具看起來很像人臉,那嘴角卻散發出詭異的笑。

    自從還沒進入這個古墓的時候,那詭異的笑就已經出現了,猙獰鬼臉,鍾阿四,再到進入這古墓之中,好像這詭異的笑始終就在跟着我一般,甩都甩不掉。

    正在我出神的想着事情的時候,孔三爺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強子,趕緊找一下這棺材旁邊有沒有什麼出口。”

    聽到他這麼說我纔想起來,我們掀開這棺材的目的就是要來找到出口的,連忙俯下身子和大頭大團他們一起找了起來。

    而那邊的歪嘴,則是在孔三爺的授意下,伸手把棺材中的黃金面具撿了出來,遞到他的手中。孔三爺仔細的端詳着那面具,臉色慢慢的越來越鄭重,最後小心翼翼的裝在了自己的揹包裡。

    “強子,大頭,你們閃開一些,我這兒找到了不知道是不是機關,我先試一試。”大團在那邊招呼了一聲,我和大頭往後撤了幾步,離開棺材兩三米遠。那邊孔三爺也在歪嘴的攙扶下,離開棺材幾米遠。

    看到我們幾個人都已經遠離了棺材,大團那邊才按了下去。我們在邊上遠遠的注意着那黃見棺材的變化,發現還是紋絲不動,看來那應該並不是機關。嘆了一口氣,我們還得繼續找。

    只是氣還沒有嘆完,就發現黃金棺材開始一點點的在下沉,我們幾個人面面相覷的看着下沉的棺材,一點聲音也不敢出。

    沒多長時間,黃進棺材完全沉下去了,原本放置黃金棺材的地方出現一個很大的豁口,大概有兩米深,黑洞洞的,看不清楚裡面的情況。

    “我下去看看吧。”歪嘴把孔三爺往我身邊一推,示意讓我照顧好孔三爺,他準備下去看。

    雖然只有兩米來深,但是隻能容得下一個人的寬度,直接跳下去還是有些危險。我們把揹包裡面的繩子綁在他的身上,一點點的放了下去。

    歪嘴拿着手電筒下到底之後,朝着上邊晃了兩下示意沒有什麼危險,而且下面有出路。聽到他這麼一說,我們幾個人就立刻準備下去。

    先把孔三爺放了下去,然後我們把繩子打了個活結綁在柱子上,以方便下去之後把繩子收起來。等我們三個人先後都下去了之後,才發現下面的空間其實也並不大。

    那沉下來的黃金棺材也不知道哪裡去了,只是拐角處那裡,竟然看見了石階,看來那裡就是出去的路了。

    這次我和大團走在最前面,身後讓不知疲倦的歪嘴揹着孔三爺,大頭在旁邊幫忙照顧着。歪嘴的不知疲倦,剛好幫我們解決了孔三爺的這個問題。孔三爺現在腿還走不了路,正好讓歪嘴揹着。

    “強子,大團,小心一點。”孔三爺在歪嘴的背上,朝着我們提醒了一句。其實不用他提醒,我已經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因爲臺階上,已經開始有水在往下流。

    往上走了沒多久,就能看見上面有些許的水,順着那開口往下流。看着那裡我們一時犯了難,不知道敢不敢打開。

    如果要是一打開,就一陣大水衝下來,那麼我們幾個人可能就會被衝倒。要是上面是湖底或者大水池,那就更悲劇,我們就得被淹到這裡。如果上面只是墓道的積水,那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我站在了那裡,一直在猶豫着。轉過身來看了看身後的幾人問道:“大頭,孔三爺,歪嘴,你們覺得該怎麼辦?”這可是性命攸關的事情,必須得小心行事。

    大頭和大團對視一眼點了點頭,然後歪嘴那邊也是點了點頭,之後我們幾個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歪嘴背上的孔三爺身上,孔三爺朝着那漏水的地方看了一眼,說道:“強子,開吧,沒問題的,要是湖底或者水池裡,那水壓早就把這裡壓開了,還用得着你在這裡費事兒。”

    想了想,覺得孔三爺說的也是有一定的道理,沒想到這麼簡單的事兒,還讓我們幾個人在這裡猶豫了這麼久。看來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還真是沒錯啊。

    不再猶豫,招呼了一聲讓他們幾個人都靠着牆邊站,我直接用鐵鍬把那開口用力的頂了上去。剛頂上去,就見一股水嘩啦的從上面落了下來,衝力很強,再加上臺階本來就有些滑,我差點都摔倒在地。

    看見那一股水從上面落下的時候,我心裡都涼了,難道運氣那麼背,真要被淹在這裡了?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那下落的水並沒有增加多少,而且還有越來越少的趨勢。擦了擦頭上被水打溼的冷汗,朝着他們招呼了一聲,便開始上面爬。

    剛從出口爬上去,還沒等得及站穩,就見一道黑影朝着我掄了過來。我急忙把頭一縮,進到下面,躲過了上面的那一擊。

    只見那黑影又要過來,我大聲喊了一句:“鄭文,是我,葉強。”聽到我的聲音,那黑影生生的止住了,黑影正是鄭文掄過來的鐵鍬。鄭文手上的動作停了之後,我才爬了上來。

    我看這裡只有鄭文一個人,便開口問道:“鄭文,怎麼只有你一個人,鄭叔呢,他人在哪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