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四十七章 逃離血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四十七章 逃離血池字體大小: A+
     

    “強子,你們再堅持兩分鐘,我這邊馬上就好了。”孔三爺的話音裡面有些興奮,也有些無奈,不過已經堅持了這麼久,也不差那兩分鐘。

    可是這兩分鐘,比之前那麼就更難堅持了,想想四個人對抗七八十個不知道疼的活屍,打倒了立馬就能爬起來,除非燒死。雖然說大團和大頭都是能以一擋十的,不過那是跟一般人比,這活屍可不知道累。

    我們四個人現在也不指望着去燒掉那麼多的活屍了,最大的可能就是盡力去擋住這些活屍,不讓他們越過我們的這條線去打擾到正在打開救命之門的孔三爺。

    四個人一字排開,我在靠牆的最裡邊,大頭在最外面靠近血池邊上,大團和歪嘴兩人在中間。一人拿着一把鐵鍬,火把已經被我們插在了身後,把這塊兒照的很亮。

    我已經覺得有些力不從心了,幾乎沒有一秒鐘能夠歇下來的可能,只要稍微放鬆一些,就有可能讓活屍鑽了空子,越過我們這條線,直接到孔三爺那邊。

    現在孔三爺已經成了我們最後的希望了,我們必須得保證他最夠的安全。可能剛過沒多久,我就有些力不存心了,胳膊上也沒有多說力氣。差點有一個活屍從我身邊鑽了過去,幸虧身邊的歪嘴及時一鐵鍬把那活屍拍了回來。

    “孔三爺,那邊怎麼樣了,快頂不住了。”大頭和大團那邊是這些活屍的主攻方向,大多數的活屍都是從他們那邊往過沖的,看樣子他們倆都已經累的夠嗆了。

    不過接下來的孔三爺那邊傳來的聲音,就讓我們欣喜了:“強子,大頭,你們趕緊過來,出口打開了。”

    我轉過頭去,發現那邊果然有出口了,孔三爺旁邊有一個黑漆漆的洞口,我們現在只要跑過去進入洞口,把那裡封住,就能擺脫這些東西了。

    “大團,大頭,歪嘴,撤。”我喊完之後,把鐵鍬狠拍了一下,附近兩個衝上來的活屍被我逼退,趕緊就閃身朝着孔三爺那邊跑去。

    大團和大頭也和我一樣動作,往那邊跑去。而歪嘴則是喊了一聲:“你們先撤,我斷後。”又繼續留在了那裡,我們到孔三爺旁邊的距離也不是太遠,跑了一半才聽清楚歪嘴的喊聲,轉過頭去看了一眼,發現歪嘴的身手還真不是一般的強。

    這時候我和大頭,大團都已經衝過來了,歪嘴一個人應付那一條線,竟然有些遊刃有餘的意思。

    “歪嘴,快過來,我們到洞口了。”大團有些着急的朝着歪嘴喊道,還好歪嘴聽見了他的喊聲,狠狠把鐵鍬揮舞了兩下,逼退幾個活屍閃出一個大空當,轉身朝着我們跑了過來。我想如果歪嘴沒有跑過來,大團一定會第一時間上前去接應,當然我和大頭也會一起去。

    就在歪嘴跑向我們的時候,我和大頭,大團,孔三爺四個人已經站到了洞口,只要歪嘴一進來,就把這出口關閉。我們現在都有些焦急的等着歪嘴,看見後面和他保持兩米來遠就能追上來的活屍,感覺這一段路程格外的長。

    不過還好,沒有多長時間,歪嘴就進入了洞口,幾乎就是魚躍衝進來的。歪嘴剛進入洞口,孔三爺就把出口的石壁關了起來。瞬間,我的眼前一片漆黑,這纔想起來,我們幾個人的火把都扔在了外面。

    從揹包裡面掏出手電筒,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發現又是墓道,而且這次墓道的積水,竟然已經到了膝蓋那麼深,在裡面行走起來極其困難。

    “你們剛纔誰有被活屍抓傷,過來讓我看看,及時治療。”孔三爺拿着手電筒對着我們四個人說道。聽到孔三爺這麼說之後,我纔去看自己的胳膊,還真有幾個地方已經在流血了,而且傷口處都已經有些變黑。

    我自己竟然都沒有感覺到,不知道這不知道冷熱也不知道疼痛的感覺,到底是好事兒還是壞事兒。那邊大團,大頭的袖子也被撕扯的成了條狀,胳膊上也流着血;而歪嘴則是更甚,本來就已經橫七豎八的傷口上,又添加了很多道血口。

    孔三爺則是又從揹包裡面把那黃色液體拿了出來,已經只剩下半瓶,小心翼翼的倒在我們幾個的傷口上。我和歪嘴不知道疼痛,所以看着那黃色液體倒在傷口上冒起白霧不覺得什麼。

    但是大頭和大團那邊就不一樣了,孔三爺把黃色液體澆到他們傷口上的時候,大頭甚至疼的有些慘叫了起來,大團則是牙關咬緊的撐着,不過那頭上冒出來的豆大汗珠,能看出來他忍的很辛苦。

    “孔三爺,你能不能輕點啊,真他孃的疼。”大頭處理完了傷口,包紮了起來之後,用手摸了摸那繃帶纏着的地方,對孔三爺埋怨道。

    孔三爺見我們幾個都已經處理好之後,小心翼翼地蓋着瓶蓋,把剩下小半瓶的黃色液體放進了揹包對大頭說道:“沒有這東西的話,你小子就等着喪命吧,這點疼比起你那條小命,值着呢。”

    大頭把手指一指,指向了我和歪嘴說:“我要是也和他們一樣就好了,這樣就不知道這疼了。”說完又誇張的把嘴一咧說了一句:“真他孃的疼。”

    等把傷口全部處理完之後,站着休閒了一陣,由於地上全部都是水,沒有辦法坐下只能站着,讓大頭和大團恢復一下,剛纔那陣疼,讓他們有些力不從心。待恢復的差不多了,我們才繼續趕路。

    這次我和歪嘴兩個人走在最前面,孔三爺走中間,大頭和大團在最後面。我拿着手電筒小心翼翼的在墓道周圍照着,而身邊的歪嘴則握緊鐵鍬,也和我一樣小心翼翼的,隨時準備應對突如其來的危險。

    “孔三爺,這條墓道怎麼全部都是水呢?”沒走多久,我就覺得很吃力了,在水中行進很耗費體力。

    孔三爺還是呵呵的笑道:“這裡是在鵝裡江的下面,有水不足爲奇。墓室本來地勢就低,況且還在江底,地下水很容易就滲漏進來。”

    “孔三爺,你說着是地下水,那能喝嗎?”大頭有些急切的問道,看來現在對於水的需求,已經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不要命的話,你可以試試,正好給我們做個試驗。”孔三爺轉過身去,白了一眼大頭繼續說道:“這水裡,很有可能有屍體泡過,留下屍毒。剛纔的那些活屍,你們也看見過了,你再仔細看看這水,要是還想喝,我也不攔着你。”

    聽孔三爺這麼一說,我才發現進來後還真沒怎麼仔細看這墓室裡面的水,現在一看,才發現竟然有些猩紅的感覺,而且上面還有很多漂浮物。大頭那邊好像也被這水給嚇到了,連忙有些尷尬的說道:“我也就說說,也就說說,這水,打死我我也不喝。”

    看到大頭這個樣子,我沒憋住,噗嗤一下笑出聲來,緊接着孔三爺也笑了起來,然後是大團,就連歪嘴也笑了出來。我們笑的不僅僅是大頭的話,更多的是對擺脫剛纔那危險的一種發泄。

    笑過之後,覺得腳下的墓道,也沒有那麼艱難了,地上的水,竟然也順眼了一些,我們的速度自然加快了不少。

    “孔三爺,這個岔道我們該往哪邊走?”走了不久之後,我們便遇見了一個岔道,我轉過身來朝着後面的孔三爺問道。

    孔三爺走上前來,在岔道的兩邊徘徊了很久,有些不確定的說道:“看樣子應該是往右邊走,我在右邊感受到了一些風,那邊空氣是流通的。”

    聽了孔三爺這麼說,那我就不再猶豫,拿着手電筒朝着右邊的岔道走去,只是剛踏出去一步,就覺得腳下一空,身子都在往下墜。

    旁邊的歪嘴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給拽了上來,我手上的手電筒已經墜落下去了。上來之後,我的心跳還是砰砰砰的一直不停,就差那麼一點,就掉下去了。

    起來之後,回身看了一下我差點掉下去的那個地洞,發現地洞差不多直徑兩米,墓道四周的水,都在沿着地洞邊緣往下流去。

    大團拿着手電筒往下照了照,看不到底,我心裡現在更是一陣後怕,如果掉下去了,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我把揹包裡面的那熒光棒拿出來扔進地洞,只見一直在下落,直到我們看不見它發出來的光,可見這地洞有多深。

    孔三爺看了看那洞口,也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陣的後怕。剛纔是他的建議我才從這邊走的,還好歪嘴眼疾手快,沒有出什麼事兒,不然的話他可就難辭其咎了。

    現在也不是追究責任到的時候,況且在這古墓裡面什麼都不能按照常理推測。我轉過身來對着他們幾個說道:“我們走那邊吧,小心一些。”

    這次我從孔三爺手上拿過來他的手電筒,我們幾個人本來人手一個手電筒,現在我的掉下去了,我要繼續帶頭走,也只有拿過他手中的那個。孔三爺把手電筒遞給我的時候,滿臉歉意的說了一句:“小心點。”

    我朝着他鄭重的點了點頭,轉過身來,朝着左側的那個岔道走去。這次我走的更小心翼翼了,沒一腳落下之前都不敢把重心全部轉過去,直到覺得安全之後才站穩慢慢移動過去。而身邊的歪嘴,則是隨時準備着抓住我的手臂。

    雖然這次走的很慢,不過卻是沒有遇到任何危險,這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消息。岔道大約兩三百米就走到頭了,又遇見一道石門。

    石門半開着,上面模模糊糊的看見一些印記,我卻是不認識,把孔三爺叫到前面問,他也不太清楚,覺得那些印記,也許只是一些裝飾的花紋吧,我們也並沒有多在意。

    我和歪嘴兩人廢了很大力氣,才把這石門又推開一些,正好容得下一個人通過。在外面往裡面看了好一會兒,發現並沒有什麼危險之後,才小心翼翼的進入。

    墓室裡面也和外面墓道中一樣,水差點都能沒過膝蓋,看不太清楚地上的情形,就像一個小的水潭一般。

    大頭進來之後呵呵一笑,說道:“這要是放我們那兒,都能養魚了,不知道這裡面會不會有魚啊。”

    有沒有魚我不知道,但是死人是真有的,因爲我的腳底下覺得踩到什麼了硬物,用腳尖勾起了一看才發現竟然是一個骷髏頭。看樣子泡的時間已經很久了,被我踩的已經有很多裂紋,而且一部分已經粉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