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四十四章 回到血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四十四章 回到血池字體大小: A+
     

    “這可不是一般的寶貝,是它家親戚,黑狗血。”孔三爺過來把我和大頭手上剩下的那些倒在一個瓶子裡面,小心翼翼的蓋好,然後裝進了揹包裡。

    剛纔我和大頭把那黑狗血倒在狼魂上的時候,大團就已經衝向了躺着地上有些抽搐的歪嘴。雖然歪嘴現在臉色有些蒼白,但是卻沒有了那詭異的笑,看見這樣的歪嘴,我纔在心裡放鬆一口氣,之前歪嘴那綠色眼睛詭異的笑,讓我着實嚇了一跳。

    我們四個人分四個方位蹲在那裡,把躺在地上的歪嘴圍了起來。看見孔三爺要把歪嘴的手拿起來檢查,我便過去接過了孔三爺手中的火把。等他仔細檢查了一陣之後對我們說道:“他已經沒事兒了,只不過接下來可能要一段時間都沒力氣,要人揹着走了。”

    “我來背。”大團毫不猶豫的說道。後面的路不知道會遇上什麼危險,讓大團一個人背肯定是不現實的,所以我們商量着我和頭還有他三個人輪換着背,至於孔三爺,他能把自己照顧好不跟丟就已經很不錯了。

    “孔三爺,他得多久才能醒來。”大團另外一隻手把歪嘴身上殘留的液體擦掉,這是剛纔孔三爺倒在他身上的。

    孔三爺看了看躺着地上的歪嘴,又往石門外面看了看,那裡一片漆黑也不知道他在看什麼,許久之後才說道:“大概還需要半天吧。”

    聽到孔三爺這麼說,我才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半天時間,對於我們來說,完全浪費不起了,我們的能吃的東西和水,都支撐不了多久的。

    大團也知道我們選擇的處境,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們現在揹着他出去吧,要等他醒來的時候,又浪費掉半天時間。大頭,強子,來幫我一把,我把他背起來。”

    我看了看孔三爺,不知道現在趁着歪嘴還沒有醒來就把他揹出去會不會有什麼意外。孔三爺朝着我點了點頭,輕聲嘆了一句:“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既然孔三爺不反對,那麼我和大頭就過去幫忙把地上貪睡的歪嘴扶了起來放在大團的背上。大團背起歪嘴對着我們三個說了一聲:“走吧”。

    他要揹着歪嘴當然不能走在前面了,所以這次走在最前面的依舊是我,孔三爺在我身邊,我負責照顧他,而且有什麼不懂的可以隨時請教。大頭則是在最後面,和大團一起照顧着歪嘴。

    出了石門,才發現我已經搞不清楚方位了。剛纔那簡易火把,也快要燃盡,又把揹包裡面的手電筒掏了出來。

    “孔三爺,你還記得該怎麼走嗎?”我看着前面那幾個墓道的岔口,有些爲難的朝着身邊的孔三爺問道。孔三爺有些氣急的在我腦袋上輕敲了一下說道:“做事兒毛手毛腳的,也不知道給自己留個後路,雖說這裡不管怎麼走最後都能到血池,但是要是走錯還是得浪費很多時間,還好我留了記號。”

    一聽說孔三爺竟然留有記號,我心下便是一喜,督促這孔三爺趕緊找到方向。只見孔三爺往左邊那個岔口牆上一指,說道:“牆上有一條黑色的印記,就是我進來說話畫下的,你只要跟着黑色印記一直走,就能出去了。”

    我往那邊走去,手電筒光照在墓道牆上,還真是有一道黑印,像是用黑炭畫上去的一般。沒想到之前進來的時候,基本上都是被我一路拽過來的,孔三爺竟然還能不忘記在這墓道牆上留下記號,看來薑還是老的辣,不服不行啊。

    有了這道印記,走出去就簡單了很多,只是時間的事兒。不得不說,孔三爺把這印記做的很細心,只要稍微留心一些就絕對不會走錯。

    我回轉身來往孔三爺看了一眼問道:“孔三爺,您這是怎麼做到的,剛纔我們可是一起的,你做印記的時候我怎麼就沒有發現呢?”

    孔三爺呵呵一笑說道:“強子,你還得學着點,這也算一門本事,要是遇見個啥事兒也能逃命。”

    後面大頭已經和大團換了一下,現在大頭揹着歪嘴走在孔三爺後面,大團則是拿着手電筒在最後面斷後。

    “強子,孔三爺,你們不冷嗎?”大團好像有些發抖的問像我和孔三爺,我有些奇怪的回頭看了一眼他,發現後面揹着歪嘴的大頭,竟然也有些瑟瑟發抖的樣子。就連孔三爺都把衣服緊了緊,好像怕有風進入。

    可是我卻沒有絲毫的感覺。要知道我的袖子已經在剛纔,燒那幾個活屍的時候全部都剪掉了,袖子我可是光着膀子的。

    我有些奇怪的問道:“你們現在覺得很冷嗎?”只見大頭和大團都把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一般,就連孔三爺也是如此。

    “可是我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啊。”我有些無奈的回答道。孔三爺和大頭大團三個人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我,看的我心裡有點沒底,弱弱的問道:“孔三爺,我是真的沒有感覺到冷,沒有什麼事兒吧。”

    “沒有什麼事,事情大了。大頭把歪嘴方向歇一會兒,大團和大頭倆人注意一下週圍,我給強子仔細看看。”雖然我覺得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感覺不到冷而已,但是孔三爺那認真的眼神,卻讓我不由得擔心了起來。

    孔三爺一把把我的手抓起來,驚呼一聲:“強子,你的手這麼冰,你沒感覺到嗎?難道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手指還有知覺嗎?”

    大頭何大團聽到孔三爺的驚呼,也圍了上來,摸了摸我的另外一條胳膊,同樣是覺得吃驚不已。看來我的手臂,還真如孔三爺說的很冰。

    我把手背擡了起來,亂動一下十指,對孔三爺說道:“我這兒是真的沒有任何的問題,手上有知覺的。”

    “那你有沒有感覺到我們的手上有溫度,很涼或者很燙?”孔三爺再次抓住我的手問道,見我還是搖了搖頭。孔三爺這次把自己的手夾在腋窩下暖了好一會兒再次搭在了我手上,我只是覺得有一隻手搭在我的手臂上,但是確確實實沒有覺得溫度是涼還是燙。

    大團和大頭也是一臉緊張的看着我,見我又是搖搖頭示意沒有感覺到溫度的時候,孔三爺明顯有些着急了。伸手就從揹包裡面把火把掏出來點燃,看到他拿着那火把越來越靠近我的手,我下意識的就把手從他的手裡抽了出來。

    “感覺到燙了?”孔三爺見到我的動作,當下心裡一喜,把那點燃着的火把又抽了回去,有些開心的問道。

    “沒有,我只是怕被火把燙傷。”我老老實實的把真相說了出來,旁邊的大頭何大團驚呼一聲,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我當然也覺得不可思議,那火把已經離我很近了,但是我卻真沒有覺得很燙,只是覺得不能被那火把燙傷而已。

    孔三爺這次毫不客氣的就把那點燃着的火把燒在了我手上,我還是覺得一點灼熱的感覺都沒有。孔三爺的臉色又變了幾下,伸出手就把坐在地上的我鞋子脫掉,還沒等我說什麼話,他就直接把火把放在我的腳邊燒了起來。

    他們三個女人現在就像看稀奇動物一般的看着我,等待我的慘叫一般,可是我還是讓他們失望了,還是沒有什麼灼熱的感覺。

    “孔三爺,強子他會不會有什麼危險?”看到我這個樣子,還有孔三爺那非常鄭重的眼神,大頭有些害怕的問道。

    “暫時還不知道,但是肯定不算什麼好事兒。”孔三爺回過神來對着後面看着我的大團和大頭說了一聲,又轉過身來對我說道:“強子,接下來不管身體哪裡不舒服,第一時間就要停下來。”

    其實我很想說自己沒事兒的,可是看見孔三爺和大頭大團那擔憂的眼神,我還是微微點了點頭說道自己真有不對肯定會說的。

    說完之後,我也不在管他們,繼續往前走去,尋找着孔三爺在牆上留下的印記。孔三爺也跟了上來,大頭和大團又換了一下,歪嘴由大團揹着,大頭走在了最後面。只是這次我們的心思都有些凝重,一時之間都沒有說話。

    雖然我覺得自己沒事兒,但是他們三個人都感覺到冷,我沒有感覺到,而且被火燒了都沒有任何感覺,就算覺得自己沒事兒也知道肯定是出了什麼事兒了。

    而且孔三爺那有些擔憂的眼神,和有些嚴厲的話語,讓我覺得這事兒可能還不小,真的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說清楚的。

    “孔三爺,這印記也是你留下的?”我指着牆上另外一條比較明顯的黑色印記朝着孔三爺問道。

    聽到我的問話,孔三爺走了上來,看着那道明顯的印記搖了搖頭說道:“這印記肯定不是我留下的,而且也有些時間了,可能是之前那些土耗子下來留的吧。”

    “那會不會是我們這次進來其他人留下的,比如說爺爺他們?”我有些期待的問道,現在找到爺爺是最重要的目的了。

    “肯定不是,這印記有些時候了,估計在兩三個月以上,你爺爺纔來幾天,這些絕對不是他們留下的。而且你爺爺留下印記有自己特殊的符號,不是這樣的。”孔三爺的話,讓我有些沮喪,雖然早就已經猜到是這樣的結果,但是好不容易有可能是爺爺的消息,卻就這麼變成不是了。

    “我說強子,你他孃的倒是走啊。”看見我看着那牆上的印記有些發愣,後面的大頭已經耐不住性子上前來提醒了。

    我被大頭這一拍之下,回過了神,急忙繼續找着孔三爺留下的印記往回血池那邊走去。不久之後,便走到了那墓道的入口處,只要開啓這一道墓牆,出去之後,就又要回到了血池的旁邊。

    “大頭,大團,準備好了沒有?”我深呼一口氣,對着後面的大頭大團喊道,外面血池雖然剛到的時候沒有遇見什麼危險,但是現在出去有沒有危險就是未知的了。

    大頭和大團倒是對着我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準備好了。不過孔三爺這時候卻攔住了我說道:“強子,現在這裡還算安全,不知道外面是什麼情況,要不還是等歪嘴醒來了之後再出去?”

    孔三爺說的也是很有道理,我一時之間有些爲難了。現在出去的話,要是遇見什麼麻煩,肯定要有一個人揹着歪嘴,剩下我們三個人中孔三爺戰鬥力就不說了,我也不是那麼強,所以很有可能出現危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