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四十一章 大團失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四十一章 大團失蹤字體大小: A+
     

    “那水怎麼是紅顏色的?”大頭圍了上來,手電筒照着白骨假山上留下來的水對着我們驚呼了起來。

    其實我的內心裡面也有些疑問,不過孔三爺冷冷的說了一句,讓我們都嚇了一大跳:“那不是水,是真正的血,人血,你們沒有聞到血腥味嗎?”說完之後,孔三爺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重重的呼了出來。

    “人血?”我們三個人一起看着孔三爺驚呼起來,這得要多少人的血才能把這麼大的血池填滿,中間那個白骨假山的人血肯定不夠。

    “這地方很邪乎,大家小心一些。”孔三爺把我們三個人拉開,離着血池有一段距離之後才放鬆手來。

    我往那血池的方向又看了看,昏黃的手電筒光,在漆黑的墓道里,照着血池中紅色的血液,總覺得陰森森的。回過頭來,發現大團也是拿着手電筒在四周打量着,好像在尋找着什麼,這時候我纔想到,我們進來是找那留些血腳印的人的。

    “我們幾個人別走散了,四處找找看,那個人有沒有進來。”我朝着大頭和大團他們喊了一句,示意他們跟上來,便開始往前走去尋找。

    孔三爺跟在我身邊,看着他手中拿着的那把手槍,我就覺得心裡有底,不過我還是好奇,他怎麼會有那把手槍呢,便好奇的問道:“孔三爺,您那手槍是哪兒撿的?”

    “這手槍就是那個僱傭兵的,呵呵,冷刀追的急,他把手槍扔出來阻擋了一下,才得以逃脫。別看我現在手上有把手槍,裡面我看了,也就三顆子彈而已。”孔三爺拿着手槍竟然還在手上轉了幾下,嚇的我趕緊讓開一些。

    我讓的遠遠的對他喊道:“孔三爺,您悠着點兒,當心這玩意兒走火。”

    孔三爺鄙視一般的眼神看着我說,“放心吧,還沒開保險呢,走不了火。這玩意兒德國造的,安全着呢。”

    沒跟孔三爺多說,就繼續尋找着那個可能是歪嘴的人來。雖然這個空間很大,但是偌大的血池就已經佔了大半,所以剩下的空間就不是很大了,我們不到半個小時就已經找完,卻還是沒有找到一點點的痕跡。

    “孔三爺,強子,這裡不是養活屍的地方嗎,怎麼我們來了這麼久,都沒有遇見危險?”大頭的話,也是我現在最疑惑的。按三爺的話來說,這裡的活屍數量應該比上面那個小陣多的多,但是我們到這裡差不多一個小時了,卻沒有遇見哪怕一個活屍。

    孔三爺也是一陣驚奇的看着那血池,好像要看出個究竟來,好長時間之後轉過來對我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是爲什麼,總之大家小心點,這裡很不對勁。”

    大頭走上前來,和我與孔三爺站在一起,看着那血池,希望發現一些異樣。可是那血池好像始終平靜,沒有絲毫異樣發生。

    “孔三爺,強子,我覺得我們應該一邊找那個人,一邊找這裡的出路,不然真要有什麼意外,我們連出去都找不到路。”我看了看這有些陰森森的血池,總覺得隨時都有可能發生什麼意外。

    大頭和孔三爺點了點頭,我們又靠近岸邊的牆壁上,去尋找另外的出口。大頭朝着後面喊了一句:“大團跟上。”

    可是剛喊我,語氣就便了,聲音提高了幾分喊道:“大團,大團?大團你倒哪兒去了,趕緊過來。”聽到大頭的聲音,我轉過身來往後看去,哪裡還有大團的身影。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我們三個人就圍在一起說了兩句話,沒有注意到大團,就讓那麼一個大活人眼睜睜的從我們眼前消失了。

    這裡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充滿了危險。雖然大團之前受傷的胳膊恢復了一些,但是也不一定能夠應付得了。況且這裡還是孔三爺所說的養活屍之地,要是遇見活屍,那麼大團很有可能就會出現危險,所以我們現在必須趕緊找到大團。

    我們一邊找一邊喊,希望他能聽見我們的喊聲,答應一聲,讓我們聽到,可是卻沒有一點的迴應。

    就在我們準備往來時候的路去找的時候,忽然發現了地上有一小片的衣服碎片,夾在牆縫中,如果不仔細看都看不見。

    那碎片正是大團的,看見這碎片夾在牆縫中,那麼就說明了這裡有一個入口,大團很有可能是從這裡進到裡面去了。

    我和孔三爺大頭三個人在外面找了好一陣子,才找到開關,打開了這面牆上的入口。入口剛打開,裡面就傳出一陣刺鼻的腥味,讓我差點沒噁心的吐出來,等到腥味散了一會兒我們三個人就先後進入其中。

    “大團,你他孃的在不在裡面,在的話吱個聲啊。”大頭明顯有些着急了,要說我們幾個人裡面,和大團關係最好的無疑就要數大頭了。

    他們倆剛一見面就由於性格的原因很能談得來,到了後來又是他們倆一起墜入墓道,經歷生死,在一起的時間最長,所以感情也是最深的。

    入口後面又是一條墓道,這條墓道里面積水已過腳面,走在裡面鞋子都是溼的,感覺很不舒服。而且那昏黃的水下,時常能看見一段森森白骨。

    “大頭,孔三爺,你看。”我指着拐角處那墓道,上面沾着一些新鮮的血跡,像是剛剛纔沾上。

    那血跡應該就是大團的,看來大團已經受傷了,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我們的心情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也顧不得腳上那不舒服的感覺,連忙加速向着那個方向衝了過去。

    大頭本來是在最後面的,聽到這個聲音之後,一下子就衝到了最前面。孔三爺畢竟人上了年紀,體力有些更不是,我爲了不跟丟大頭,就一把拽着孔三爺跟着大頭也向着那個方向衝了過去。

    就在前面大頭要轉彎的時候,生生的停了下來,用力的踹着什麼。我拽着氣喘吁吁的孔三爺走到大頭跟前問道:“大頭,怎麼回事兒?”

    大頭又踹了一腳那石門說道:“他孃的,我剛到這兒,石門就關上了,剛纔還開着,我看見裡面地上有血跡。”

    聽到大頭這麼說,那麼差不多就已經可以確定大團在進入石門裡面了,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要趕緊打開石門,我們在外面浪費的時間越久,對於大團來說,他的危險就可能會越大。

    讓孔三爺靠在墓道的牆上喘口氣,我和大頭在石門的周圍摸索了起來。雖然現在時間很緊,但是我和大頭都知道,不能錯過任何一個細節,必須冷靜的趕緊找到機關打開石門。

    可是石門旁邊的墓道牆上,包括石門上我們都找遍了,還是找不到開啓石門的機關。大頭又狠狠的踢了石門兩腳,石門紋絲不動一點面子都不給大頭。

    “大頭,剩下一個手雷在你揹包裡面?”我記得大頭何大團揹包裡面各自有兩個手雷,現在已經用掉了三個,只剩下了最後一個,至於在誰的揹包裡,我記得不太清楚了。

    大頭有些悲憤的搖了搖頭,對我說道:“沒在我這兒,在大團那裡。”現在連着最直接的辦法都沒有了,那麼想過去要麼繞道,要麼就繼續尋找打開石門的機關,可是不管哪一種,都會浪費不少時間,我們倒是有時間,可是不知道大團還等不等得起。

    就在我和大頭一籌莫展的時候,孔三爺的氣也喘勻了,圍了過來對我說道:“強子,看看開關有沒有在地板下。”

    孔三爺的話頓時提醒了我和大頭,我們以往遇見的開關大多都在牆上或者外面的某個東西上,地板下面倒是沒有怎麼見過。我和大頭就開始在地板上摸索了起來,這一摸索還真就找到了打開石門的開關。

    石門剛一打開,大頭就衝了進去,我拉都沒拉住,只好又一次拽着孔三爺跟着大頭的身後跑,以免把大頭也跟丟了。

    “大頭,找見了沒?”我在後面一邊拽着孔三爺,一邊朝着前面奔跑着的大頭喊道。

    “還沒有。”大頭遠遠的回答了一聲,繼續往前跑去。雖然還沒有找到,但是地上的血跡證明了,大團肯定就在附近不遠的地方。

    我再次拽着孔三爺向着大頭朝着的那個地方跑去,孔三爺已經累的不行了,一直在咬着牙堅持着。這時候我覺得有些特別對不起孔三爺,這本來就是我的事兒,沒想到把他也搭了進來,而且還差點喪命,現在這把老骨頭還得被我拽着到處跑。

    等我和孔三爺追上去的時候,大頭正在一間墓室裡面看着墓室中間燃燒着的那個活屍,活屍看起來燒了有一會兒了,身上的火都快要熄滅了。

    這一定是大團乾的沒錯了,我們幾個都知道活屍是怕火的,所以他纔會這麼幹,那麼他就一定在附近。而且活屍已經出現了,他的處境就更加危險了。

    “大團,大團,你在哪兒?”我和大頭一起大聲喊了起來,孔三爺倒是也想喊,但是現在那口氣還沒有喘勻,當然喊不出來了。

    還是沒有任何的迴應,從外面到這裡,地上的血跡已經流了那麼多,如果再不及時處理傷口,不需要多久自己就會暈倒,甚至致命。

    我和大頭起身要繼續追的時候,孔三爺朝着我們招呼了一聲“等一下”,大頭哪裡還有什麼心思等一下,就直接跑了開去,看見大頭都跑了,我一把拽着孔三爺繼續跟着跑,也沒用在意孔三爺想說什麼話。

    不過被我拽着跑的孔三爺還是把話說了出來:“強子,你先聽我說,地上的血跡,看起來不像是大團的,大團之前中毒雖然恢復了,但是血液中還沒有完全稀釋,所以應該是偏黑色,但是剛纔那血跡確實鮮紅的。”

    聽到孔三爺這麼一說,我心裡一驚,難道真的不是大團的,可是大團的衣服碎片卻是夾在牆壁中的。雖然心驚,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一點都不慢,看見前面的大頭又要轉過拐角,一把拽着孔三爺就繼續往前追去。

    孔三爺被我這一加速,累的有些氣喘吁吁,體力上跟不上,嘴裡也只有大口吸氣的份,說話都有些困難:“強子,大團可能發現了之前的那個人,沒來得及告訴我們就自己追了進來。”

    這樣的話,那麼就合情合理了。我們三個人在那裡說話沒有注意到身後的情況,大團看見那個人進入墓道入口,看見入口要關上就直接衝了進來,沒有來得及和我們打招呼,入口就已經關上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