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三十九章 機關啓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三十九章 機關啓動字體大小: A+
     

    “上面那個應該是同昌公主的陵墓,至於下面這個,還真是不太清楚。”看來孔三爺也是知道這三相墓府的事情,不然也不會知道同昌公主在這裡。

    就在我準備繼續問的時候,忽然一下覺得格外冷,後面的大頭已經忍不住叫了起來:“這他孃的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冷。”

    我轉過頭去,發現後面的大團也在直打哆嗦,那缺了一根袖子的胳膊,現在已經凍的有些通紅,大團用另外一隻手在不停的搓着。

    “孔三爺,這是怎麼回事兒?”我轉過頭來向孔三爺問道。孔三爺也是搓着兩隻有些麻木的手,臉色有些鄭重的對我說道:“可能前面有人啓動機關了,你還記得上面墓室中的那冰層嗎?”

    經他這麼一提起,纔想起來在上面那麼冷的溫度,到下面來走進石門後好像好了很多,直到現在才又有了這樣的感覺。

    不過孔三爺的話,明顯還包含了另外一層意思,那機關是不會自己啓動的,要啓動必須藉助人爲的力量,於是我朝着孔三爺問道:“孔三爺,您是說,裡面還有人?”

    孔三爺點了點頭,對我說道:“難道你忘記之前的血腳印了嗎,肯定是他啓動的機關,我們得儘快找到他。”

    說道血腳印,後面的大團明顯有些激動起來。不過也能理解,和他一起進來的掏河人,現在除了鄭文之外,就只剩下這個歪嘴了,而且嚴格來說,鄭文還不算是掏河人,跟大團的交情明顯也沒有多少。

    聽了孔三爺的話,看見大團焦急而又激動的表情,我腳下也加快了速度,不過還是謹記着孔三爺的那句,不管見到什麼樣的門,都不要輕易進去。

    可是越往裡面走,就越感覺到冷,我都快有些撐不住了。把手電筒收了起來,把火把點起來,那些許的溫度帶來的溫暖,也能頂上一點點作用。

    往前走了不多久,地上的新鮮血跡吸引了我的目光,彎下身子好好看了看那血跡,是新鮮的沒錯,還沒有乾涸。

    孔三爺見我蹲了下去,也圍了過來和我蹲在一起,看着地上的新鮮血跡。孔三爺用手指蘸了蘸,放在鼻子前面聞了一聞,對我和後面圍上來的大頭大團說道:“人剛過去不久,不到半天時間。我們走快一點,還能追得上。”

    我立刻起身,加快速度順着血跡往前走去,半天時間也有好幾個小時呢,從這血跡來看,要不及時處理,恐怕早就流乾了。而且看着血跡,應該是受了不輕的傷,如果真的是歪嘴的話,那麼就這個來看,要是再遇上活屍就更危險了。

    況且,剛纔孔三爺還說,是有人啓動了機關才使得現在這裡的溫度變得這麼低,那麼啓動機關的人會不會是這個留下血跡的人,會不會就是歪嘴呢。

    這樣想着我的速度就更快了,不過這樣快也有一個好處,就是不再感覺到身體有那麼的冷了。

    就在前面走了不遠處,看到一扇石門半開着,那血跡竟然是進入了石門裡面的。我回答看了看孔三爺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石門不能進,一直都是孔三爺強調的重點,可是現在要想找到蛛絲馬跡,就必須進入石門裡面了。

    孔三爺也有些爲難的看着那進入石門裡面的血跡,而後面的大團則是還沒有等我們發話就說道:“強子,孔三爺,大頭,不管你們進不進去,我是非得進去的,裡面的人可能就是我的兄弟,我不能拋下他不管。”

    大團說完,就掏出手電筒,準備自己進去。我一把把他拉住了,現在他的身子還很虛弱,一條胳膊還完全發不上力,要是讓他一個人進去,遇上什麼危險就可能交代在裡面了。

    “強子,你放開,讓我進去。”大團奮力的掙扎着,如果要是大團那半邊手臂是好的,我肯定抓不住,弄不過他,只不過現在他那半邊手使不上力氣,被我抓住沒辦法擺脫。

    “大團,你站住,要進去也是我先進。”我咬着牙對大團說道,一半是因爲凍的,一半是因爲氣的。我們幾個也算是一起經歷過生死的,他竟然想一個人自己進去,就聽那樣子,我們怎麼可能放心他進去。

    後面的大頭也上來把大團拉到一邊,有些氣憤的說道:“就你他孃的講義氣,難道我們不算兄弟,我們就能眼睜睜的看着你去送死,拋下你不管。你他孃的給我站這裡,我先進去。”大頭說完,就要進石門裡。

    不過剛到門口,這次卻是被孔三爺給攔住了。我們三個人都有些疑惑的看着孔三爺,大頭問道:“孔三爺,你這是?”

    孔三爺呵呵一笑對着大頭說道:“你還是走最後面吧,我和強子走前面,對於這活屍之地我比你熟悉,有我和強子在前面你放心,倒是後面全部都交給你了。”

    聽完孔三爺這些話,大團有些激動得不知道說什麼了。我上前去拍了拍大團的肩膀,對着後面的大頭說道:“大頭,大團就交給你照顧了。”說完後就轉身,和孔三爺一起進入了石門之內。

    石門後面的空間很大,我們幾個人的手電筒光只能看到個大概。不過我們的主要精力也不是在那些四周的環境中,而是在地上的那血跡上。

    地上的血跡越來越少,在墓室的牆邊已經完全沒有了,而且還能看見墓室牆邊留下的一些繃帶的碎片,看來果真是人,而且還在這裡處理了自己的傷口。

    但是接下來的事情就麻煩了,傷口處理完之後,就沒有了血跡,我們也就是相當於斷了蹤跡,想找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孔三爺,接下來怎麼辦?”我轉過身來向孔三爺問道,本來就不是很擅長決斷的我,現在有了孔三爺這個經驗豐富的土耗子,當然要把很多事情向他請教了。

    孔三爺並沒有急着回答我的話,而是拿着手電筒在地上仔仔細細的打量着,我們看見孔三爺看的認真,也沒有去打斷他的思路。只是也把手電筒的照在了地上,讓孔三爺看的更爲清晰一些。

    過來許久之後,我都覺得腿有點麻了,孔三爺才站起來指着一面前,對我們說道:“人是朝那邊走的。”我們三個人有些面面相覷,怎麼會從那面牆走的,難道牆後面有什麼暗道之類的東西。

    我和大頭走過去一點一點的敲打着那面牆,想知道是不是有暗道,大團見我和大頭已經上前,也跟了上來。

    而孔三爺則是在後面對我們喊道:“不用敲了,那就是一堵牆,或許之前那個人來的時候有出路,現在沒有了。”

    我有些疑惑的轉過身去看着孔三爺,問道:“爲什麼?”

    “陣法已動,生門不生,就是這個道理。他進來之後已經把這裡的陣法啓動了,所以我們進來後纔沒有遇見危險。”孔三爺轉過頭又對那邊有些疑惑的大團說動:“如果進來的人真是你的朋友,我倒是想會會他。陣法啓動之後十分兇險,沒想到他還是逃出去了。只是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大團現在哪有什麼心思想這些,剛聽到說歪嘴逃出去了有些欣喜,不過又想到外面危險重重,剛出來的那點欣喜也蕩然無存了。

    我又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他一定不會有事兒的,這裡都能逃出去,而且剛纔你也感覺到了,陣法啓動,溫度下降,至少說明他現在還活着。我們趕緊走,說不定還能找到他。”

    大團擡起手,拍了拍我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對我點了點頭。我深呼一口氣對着大家說道:“我們趕緊出去吧,說不定還能快點找到人。”

    對於我說的話,他們都沒有什麼意見,現在大家都是這個想法了。搓了搓凍的有些發麻的手,我第一個出去,繼續順着墓道往前走。

    這次孔三爺的建議是,不管什麼石門都不要進了,直接到達血池。之前的那個人比我們來的要早半天時間,那麼進石門會耽擱一些,到最後目的地也是血池方向,所以我們只要直走儘快到達血池,就能碰上。

    所以這次我們不用再留心別的東西,一心的趕路,就快了很多。一路上看見很多的開着的半開的石門,而且還看見了幾個沒有石門的墓室,裡面散落着很多金銀青銅器皿,都沒有心思去看。

    雖然沒有去仔細看看,但是那些青銅器卻是引起了我的注意。按照鄭叔的說法來看,這裡應該是唐朝的陵墓,但是青銅器的出現和流行來看,應該比唐朝早了很久。於是轉身問道:“孔三爺,這裡也是三相墓府嗎?那你能看出來是什麼時候的墓。”

    孔三爺在我後面邊走邊回答說:“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這裡也是三相墓府,而且上面的那個格局,和這裡應該是一模一樣。從墓磚和陪葬品的新舊程度來看,這座三相墓府,至少應該是戰國時候的陵墓。”

    戰國時期,聽到孔三爺的這句讓我嚇了一跳,沒想到這裡竟然是這麼早。難道王玄齡早就知道這裡的三相墓府,所以才把同昌公主的陵墓建立在這裡。

    可是又有些不對啊,之所以把同昌公主陵墓建在這裡,是因爲南齊潘淑妃的陵墓在這裡,所以才形成了三相墓府的格局,難道僅僅只是巧合,可是這巧合也太巧了吧,不得不讓人產生懷疑。

    “孔三爺,那你說這王玄齡,爲什麼會把陵墓選在這裡呢?”對於不懂的就問,而且身邊還有這個土耗子的風水學家,知道的只是絕對比我多。

    孔三爺沉默了一下說道:“這事兒說來也奇怪,按說如果王玄齡早知道這裡有三相墓府的格局,把同昌公主葬在這裡,就不會吃驚。奇怪就奇怪在,這裡之前卻是單獨一個的潘淑妃的陵墓,同昌公主的陵墓是後來才建的,卻又剛好和下面的那個三相墓府的格局完全相同。”

    “那麼是什麼原因呢?”我緊隨不捨的問道。

    “只有幾個猜測,但是具體的原因是什麼,估計只有王玄齡自己知道吧。第一個可能的原因就是巧合,潘淑妃的陵墓恰好是在三相墓府之上,而王玄齡又恰好懂三相墓府的建造方法,然後把同昌公主的陵墓也建造在了這裡,形成了兩層完全一樣的格局。”

    “那麼另外的可能都是什麼呢?”這次問話的不是我,而是後面的大頭,看來大頭和大團也是在仔細的聽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