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三十七章 孔三爺遇活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三十七章 孔三爺遇活屍字體大小: A+
     

    至於李哥和那個僱傭兵兩人的揹包,現在正背在大頭和大團的背上。我想着真是造化弄人,要是我們能早點到,說不定就早一些遇見孔三爺了。我看了看旁邊的大頭和大團,他們倆也在看着自己的揹包,大團的臉上已經恢復了一些顏色,而且胳膊的顏色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我心裡現在才完全放鬆下來。

    “那孔三爺,你是怎麼到這裡來的呢?”我有些好奇的問道。孔三爺笑了笑,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着牆坐下繼續說道。

    孔三爺在從另外一條路走開之後,小心翼翼的尋找着李哥的下落。雖然孔三爺並不認識李哥,但是畢竟那是他掉下來見到的第一個活人。但是由於冷刀的原因,他卻又不敢跟上去,只能慢慢的靠近。

    幾次差點跟丟,都是因爲聽到槍聲,才又一次發現目標繼續跟下去。而且孔三爺還親眼看見了李哥被冷刀砍傷,之後無意中李哥打開了石門迅速的鑽了進去,沒想到冷刀速度非常快,還沒等石門再次關上,便也竄了進去。

    這一下孔三爺跟丟了,急忙來到石門旁邊,尋找起來開門的機關,找了好半天才找到,等打開門之後,發現裡面那空間有一大半都是水池,水池上只有一條四五十公分石頭搭成的小路。

    孔三爺順着小路走到了對面,仔細的尋找起來,並沒發現冷刀和那僱傭兵的身影,不過看見那裡面的擺設有了興趣。

    裡面的擺設看起來很像是居家過日子的景象,除了那些傢俱全部都是石頭的之外,雕刻也很精美。孔三爺是土耗子出神,怎麼會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拿起一個桌上的石頭茶杯就放進了揹包裡。

    這裡面的東西太多了,也就只有這個茶杯能放進揹包裡,所以他才選擇了這個。和我們一樣,孔三爺進去後就發現格局不對,雖然沒有牆,但是客廳臥室分開擺放,還是能分得清楚的,但是臥室裡面卻並沒有牀。

    孔三爺發現到這一點之後,就開始四尋找了起來,終於在那角落處發現了牀的存在。便走了過去,孔三爺的想法和我們不一樣,我們當時過去是因爲上面的人蛹,而孔三爺到那邊的時候,牀上還沒有人蛹。

    他當時想的是,看看能不能把牀給挪回來,讓格局恢復原來的樣子會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說不定還能找到一條路出去。

    孔三爺看着那碩大的石牀,犯了難,那石牀太大了,看起來足有千斤重,自己肯定是搬不動的。圍着那石牀轉了很久,終於讓孔三爺發現了這石牀原來另有秘密。

    在石牀旁邊找到了開啓的機關稍微按了一下,石牀便移開了,露出下面的石頭臺階,正當孔三爺在考慮要不要下去之後,發現後面水中出現巨大的聲響,便往後面看去。

    只見一條大魚從遠處遊了過來,那頭就有卡車一般大,孔三爺見此驚了一跳,立刻變鑽進了牀底洞中,從裡面找到開個把洞關上。

    “孔三爺,你也見到那個大魚了,那大魚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有些好奇的問道,對於那個大魚我確實是十分懼怕的。

    孔三爺看了我一眼,慢吞吞的說道:“北冥有魚,其名爲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裡也,化而爲鳥,其名而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裡也。”

    聽到孔三爺這麼說,我有些好奇的問道:“孔三爺,你說那東西是鯤,可是鯤不是應該很大幾千裡嗎?”我把兩隻手臂張的很開,比劃着很大的樣子。

    孔三爺敲了我一下說道:“你不知道古人善於用誇張的手法嗎,讓你多看書也不多看一些,做我們這一行的,很多東西都得從書上來。”

    對於他說的這一點我倒是同意,鄭叔就是個例子,不過我可沒有滎陽鄭家那麼多藏書,而且對於孔三爺說道還是有些疑問,於是便開口問道:“孔三爺,不是有說法那《逍遙遊》中的鯤,其實就是鯨魚嗎,那條大魚我也見過,可不是鯨魚。”

    聽到我這麼問,孔三爺又想伸手來敲我,我急忙把頭一側,閃到一邊。孔三爺沒敲上,用手指着我點了兩下繼續說道:“剛纔不是說過了嗎,化而爲鳥,其名而鵬。你見過哪個鯨魚可以化而爲鳥的?”

    孔三爺這麼一說,我立刻坐直了,旁邊的大頭和大團也坐直了,我有些擔憂有些期待的問道:“孔三爺,你是說,那個東西,真的能化而爲鳥,會飛起來?”

    看見我們三個人忽然態度認真起來,孔三爺竟然有些滿足的對着我們幾個說道:“當然有可能,不過那隻看起來還有些小,應該短時間不會化而爲鳥。不過你們有沒有仔細看它的魚鱗,已經有一些羽毛狀了。”

    我仔細回想了一下之前見過的那條大魚,魚鱗還真是有些成羽毛狀的長片,而不是和一般魚鱗那般圓潤。

    “孔三爺,那你怎麼弄成現在這副樣子的?上面的血腳印是不是你留下的?”不管那是大魚也好,是鯤也罷,現在我是不想去見它了,就算是傳說中的鯤,那也與我無關,現在最主要的事情不是這些,我便岔開了話題。

    孔三爺從進入臺階後也是先下後上,臺階很滑,在那裡滑了好幾下,這也就能證明我們看見的那印記是孔三爺留下的,但是孔三爺卻是說,在他之前,就已經好像有人來過了。這說法讓我們頓時心中一凌。

    上來之後,孔三爺也是發現兩邊的格局是一樣的,這次有了石門之後,當然不會再去動那個牀了。不過他還是有些期待看看這水裡會不會有東西,看了很久沒有任何發現之後,才離開。

    而且那些血腳印竟然是在孔三爺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這裡了。孔三爺也是循着血腳印找人的,不過孔三爺的運氣不好。進入第一個墓室之後,看見有摸金校尉光臨過,便一個墓室一個墓室的找下去,七個墓室裡面都是空空如也,可是就在他剛出來第七個墓室的時候,就發現有好些活屍站在那裡。

    孔三爺也沒有時間去驗證這活屍怕不怕火的問題,只剩下逃命的時間。幸好那些活屍的速度比較慢,纔沒能追上孔三爺。

    慌不擇路之下,打開了一個石門就衝了進去,從裡面堵死了石門,還沒有緩過氣來的時候,就聽到後面有動靜,發現這石門裡面竟然還有幾個活屍。

    而且更重要的是,發現另外一個石門也是堵死的,從門縫中能看見外面也有很多活屍。現在兩邊石門堵死,外面全部都是活屍。孔三爺在這個墓室裡面,空蕩蕩的,連個遮擋的地方都沒有,墓室裡還有六個活屍。

    孔三爺暗道一聲命苦,現在幾條路都不通,只能繞着那石棺跑,來阻擋一下向他撲來的活屍。

    幸好活屍的速度並不快,不然孔三爺就真的要交代在這裡了。可是現在已經被圍住了,也不好受。

    無意間孔三爺踢了一腳石棺,啓動了機關,發現下面竟然是一條暗道,大喜之下跳了進去,然後迅速的找起機關,把那暗道的門關上。

    找到機關按下去之後,那石棺的底部緩緩的合上了,孔三爺往上憋了一眼,發現那些活屍山上竟然在迅速的結冰。這也就是爲什麼我們進入之後,會看見那些活屍被凍在裡面了。

    孔三爺是跳下來的,不慎把腳給扭傷了,所以就等在了這裡,期間把那些蛇肉已經吃完了,能吃能喝的都已經沒有了。而且身體太累了,所以就在這裡睡着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迷迷糊糊聽到有動靜,就驚醒,看見那自己進來的石門打開,以爲是那些活屍進來,便把鐵鍬扔了過去。幸好大頭拉我一把,不然我就被孔三爺那一鐵鍬給砸到了。

    接下來的事情,我們都清楚了。看了看孔三爺,覺得一切都有些不可思議,而且我也有些疑惑。按道理來說,孔三爺掉下去的地方,應該就是那個南齊潘淑妃的陵墓中,屬於這三相墓府裡面最爲危險的一個,可是在那裡孔三爺竟然沒有遇上多少麻煩。

    唯一遇見的麻煩,竟然就是那條小白蛇,但是根據孔三爺的描述來看,那條小白蛇可能是隨意亂竄過去的,而且還是從蛇窟那個應該屬於中間這個陵墓中過去的。

    倒是孔三爺在那邊竟然還遇上了蛇窟,已經會飛的大白蛇。會飛的大白蛇我當然知道,之前還差點喪命,幸虧有那靈猿吸引我們從得以逃脫。

    “孔三爺,你是說,那蛇窟離這裡不算是很遠?”我要確定一下,那個蛇窟到底是在這中間的同昌公主墓中,還是在那邊南齊潘玉兒墓中。

    孔三爺想了想,對我點頭來說到:“距離倒是不算遠,不過那蛇窟是在下層,而不是在這一層。”

    果然是在這中間的陵墓,我現在有些開始懷疑鄭叔的話了,不是說南齊潘淑妃的陵墓可能是最危險的一段嗎,爲什麼孔三爺在那邊幾乎什麼危險都沒有遇見,而是到了這邊才遇見這些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