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三十四章 再遇孔三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三十四章 再遇孔三爺字體大小: A+
     

    “進”,我大聲的對大團和大頭喊了一聲,就率先鑽了進去。由於大團手臂受傷,所以我就在前面開路,讓大團走中間,大頭在最後面斷後。

    進入石棺之後,便把蓋子蓋住,進入通往下面的臺階,找到機關之後,把那個通道口也關閉了,我們才鬆了一口氣,終於擺脫了這羣活屍。

    臺階是往下的,而且我們在臺階上又一次看見了血跡,這很有可能是之前的那個留下學腳印的人留下的。

    順着臺階往下走,臺階上也是佈滿了苔蘚,很滑,稍不留神就能滑倒。我和大頭一前一後的扶着大團,慢慢的往下走。

    走了沒多久,便看見下面的石門,看來我們又要下到第三層了,只不過這裡到哪兒了,我們也不知道,外面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我們也不知道。

    沒辦法,我們不能回到上面去,上面可是有上百個活屍在等着,只能到下面去。我站在了門口,看了看那有打開過痕跡的石門,看了看旁邊的大頭和大團,他們倆對我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緩緩的推開了摺扇石門。

    剛推開石門,就見一道影子閃過,多虧後面大頭眼疾手快的拉了我一把,纔沒讓我被那影子打中。

    定睛一看,那影子竟然是一把鐵鍬,剛纔是一把鐵鍬砸了過來,現在才感覺到一陣後怕。要不是剛纔大頭拉我一把,我現在腦袋估計都開花了吧,我可不是那活屍,臉都被削掉了還不知道疼。

    鐵鍬掉在地上之後,我纔看清楚是誰準備拍我的。牆角蜷縮着一個渾身破爛的人影,在那裡瑟瑟發抖着,看起來很像路邊的乞丐一般。

    我看着那影子有些熟悉,雖然他的臉上已經髒兮兮的很難辨認了,我走近他的旁邊,他有些防備的看着我。我試着喊了一句:“孔三爺?”

    “強子?”那蜷縮的身影回了一句。

    果然是孔三爺,我現在的心情不知道該是喜還是悲呢。找到孔三爺了,確實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可是看到孔三爺現在這個樣子,我就有些心酸。想想剛要和孔三爺過來的時候,他那精幹的模樣,再看看他現在這乞丐一般的樣子,簡直是判若兩人啊。

    “孔三爺,真的是你。”聽到聲音後,我確定了是他,急忙跑了過去,大頭和大團也急忙跟上。

    上前之後,還沒等我說話,孔三爺就一把拉住我,有些虛弱的問道:“強子,你有吃的沒?”

    看着他那樣子,我忽然想流淚,一股腦的把揹包裡面剩下的能吃東西,全部都掏出來遞給他。他果然是餓急了,拿起吃的就狼吞虎嚥起來,吃了一些,喝下半瓶水之後,便沒有繼續再吃了,把剩下的又遞了回來。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他吃過一點東西之後,明顯好了一些,轉過身來對我說道:“強子,我知道你現在也沒多少吃的了吧,省着點,呵呵。”

    我們確實也沒有多少東西了,原本的東西也就只能撐個幾天的功夫,現在又加上孔三爺,能吃的東西就更少了。

    “孔三爺,你怎麼弄成了這副模樣?”大頭忍不住上前問道,看到孔三爺這副樣子,大頭也是於心不忍。

    孔三爺精神好了之後,人也開朗了許多,呵呵一笑指着大團對着大頭說道:“我的事情待會兒再說,這位兄弟可等不得了。”

    我往大團看了看,果然他的手臂全部都成了黑色,心裡一驚問道:“孔三爺,大團的傷你能治療。”

    “要是別的什麼我還沒辦法,不過這個傷,還真行,不算多大問題。”聽到孔三爺這麼說,我心裡頓時一陣狂喜。

    之前一直在擔心着大團的事情,要不是上面那些活屍逼得緊,可能已經砍斷大團的半條手臂了吧。也幸好沒有砍斷,這次遇見孔三爺,有了解決的辦法。

    “孔三爺,什麼辦法,快點啊,大團的那條胳膊都沒知覺了。”聽完這麼一說,孔三爺臉色變得鄭重了一些,讓大團過來解開上衣,看看黑色蔓延到了哪裡。

    雖然這裡還是很冷,但是大團還是把上衣解開了,確切的說,是我和大頭幫忙把他的上衣給脫下來的。大團在寒冷中有些瑟瑟發抖,孔三爺有些艱難的站了起來,在手電筒的燈光下,仔細的查看起來。

    見到大團身上的黑色,只是蔓延到肩膀的爲止,還沒有到身體,孔三爺鬆了一口氣,說道:“還好還好,中毒不深。”說完話,艱難的從揹包裡面掏出來那個裝滿黃色液體的瓶子,把大團胳膊上面的紗布解開,露出裡面的傷口,把瓶子裡面的黃色液體倒在了傷口上。

    這黃色液體我見過,之前就用過這東西。我好奇的問道:“孔三爺,你這瓶子裡面裝的是什麼寶貝。”孔三爺對我嘿嘿一笑,這可是好寶貝,說完之後也不再理我,只是把瓶子小心翼翼的蓋好,又裝進了揹包裡。

    黃色液體剛倒進大團傷口的時候,我明顯看見大團的傷口竟然冒起一股白煙,之後就看見大團使勁的甩着自己的胳膊,豆大的汗珠子從大團的臉上留下來,可見是有相當的疼,我看着都心裡直抽搐。

    不過這也是好事兒,至少大團的胳膊恢復了知覺了,只是這恢復的過程有些殘忍。一旁的孔三爺看着大團這個樣子,卻是很滿意的點了點頭。要不是看着大團的胳膊顏色在一點一點的恢復,我還真以爲孔三爺有虐待傾向呢。

    過了大概兩分鐘左右,大團已經疼的滿地打滾了,不過胳膊上的顏色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我和大頭纔算鬆了一口氣。

    大團現在估計是疼的沒辦法繼續往前走了,而且孔三爺看樣子也是非常虛弱,這裡暫時也算是比較安全的,所以我們就暫時打算在這裡休整一下,準備等到他們倆恢復好了,再繼續往前走,也正好問問孔三爺的事情。

    “孔三爺,你掉下去之後,遇見了什麼呢?怎麼會弄成這副樣子?看見我爺爺他們了嗎?還有遇見鄭文或者歪嘴了沒?”我心中好奇的事情太多了,連珠炮一般的向着孔三爺發問。

    孔三爺搖了搖頭說,說道:“我掉下來之後一個人也沒有遇到,或者算是遇見一個不算人的人吧。”

    “誰?”不算人的人,我心裡咯噔一下,難道是一個死人。

    “就是那個冷刀,記得親眼看見耗子把他咬死的,他竟然也掉了下來。”果然是冷刀,難怪在孔三爺手上的那把刀,又會回到冷刀手上,原來冷刀也一起掉下去了。

    “你手上的那把刀,是怎麼被他奪過去的。”我看着孔三爺問道。

    孔三爺有些驚奇的看着我說道:“你怎麼知道的,難道你遇上冷刀了,那你沒出什麼事兒吧?”

    我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出什麼事兒。孔三爺仔細的看了我一番,發現除了衣服有些破爛全須全尾的,鬆了一口氣,繼續說着自己的事情。

    原來孔三爺在被耗子的身體拽下去之後,冷刀也跟着墜入。掉下去之後,孔三爺也是和我一樣,昏了過去。等他醒來之後,才發現自己沒死,落到了地下。摸索着自己的揹包,打開手電筒後,看見冷刀已經提着那把刀站在了他面前,臉上掛着詭異的笑。

    孔三爺知道冷刀已經死了,站在那裡一動都不敢動。就在這時,誰料耗子的身體竟然忽然一下動了,就在耗子身體動的同時,冷刀也動了。

    那速度絕對是孔三爺見過最恐怖的一個,眼睛還沒眨,耗子的身體已經不見了,藉着冷刀也不見了,孔三爺的手電筒光都跟不上他們的節奏。後來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冷刀我遇見了,耗子的身體我也遇見了。只是沒想到,冷刀竟然沒有爲難孔三爺。

    想想冷刀我就覺得恐怖,要是當時不是有耗子的身體在旁邊,那麼冷刀如果追着孔三爺,他這把老骨頭可能就要交代在那裡了。

    孔三爺在那裡發現自己進入的是一個墓道,便繼續往前走去,想找找其他人,看看說不定有誰也是和自己一樣掉進來。可是走了很久,都沒有找到。

    就那樣不停的往前走,走過很多墓道,進過很多個墓室,可是裡面全部都是空空如也,什麼東西都沒有,沒有棺材,沒有陪葬品牆壁上也是空空如也,沒有什麼壁畫。

    就在走了不知道多久之後,孔三爺發現自己帶的食物有可能支撐不住自己找到其他的人了,就開始想辦法去找能吃的東西。

    可是墓室裡面會有什麼東西能吃呢,孔三爺還真想不起來,只是無意間發現了一隻老鼠,覺得這東西雖然噁心,但是應該可以吃,就捉了一隻在墓室裡面尋找了一些柴火烤熟了,直接吃起來。

    孔三爺感覺自己走了好幾天,都沒有走出去,而且也覺得自己並沒有遇上鬼打牆之類的,所以只是覺得那個墓室很大而已。知道遇見了一條會飛的小白蛇之後,孔三爺的危難便接踵而至。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