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十八章 李哥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十八章 李哥之死字體大小: A+
     

    正當我在思考的時候,前面的大頭停下來了,這七八十公分寬的臺階上,我差點撞在了他的背上。見我和大頭都停了下來,大團在後面也停了下來問:“大頭,前面怎麼了?”

    “出口被什麼東西給壓着了,我一個人頂不開。”大頭轉過身來,對着後面的我跟大團說道。

    大團聽到大頭這麼說,就把我換到了後面,他去到了大頭的身邊,把火把遞給我讓我照亮,他們倆一起頂了起來。

    其實我也想去幫幫忙的,只是奈何這臺階實在是太窄了,他們倆往那兒一站,就佔的滿滿當當的,我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還是老老實實的照亮吧。

    經過我們三個人的不懈努力之下,那頂上的蓋子終於有了一些鬆動。當然主要出力的還是他們倆,我只是旁邊祈禱了一下。他們倆人在歇了一會兒之後,一鼓作氣,把那頂上的蓋子掀開了。

    還是大頭打頭陣,拿着火把先出去了,我第二個上去,大團最後一個出來。昏昏暗暗中,看見這裡的擺設竟然和之前下洞口一模一樣,就連水池中那五十來公分寬的小徑都是那麼相似,要不是牆角的石牀上並沒有人蛹,我都會以爲又回到了原地。

    “強子,這他孃的什麼情況,我們又回來了?”大頭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轉過頭來對我和大團說道。而且說話的時候,還刻意從水池邊往裡面撤了幾步,看來對於那個大魚一般的東西,心裡還是害怕。

    “我們應該是在剛纔的上方了,而不是在那裡,你看看那石牀上什麼東西都沒有”大團的觀察力倒是比較好,我們確實應該是在那個地方的上方了。上臺階比下臺階的時間用的多了很多,而且上的距離也多了不少,那臺階平緩沒有出現明顯的區別,所以,我們應該是在上方了。

    聽大團這麼說,大頭也朝着石牀方向看了一眼。看到那裡果真什麼東西都沒有之後,才鬆了一口氣,又問道:“你們說這水池裡,沒那勞什子啥東西吧?”

    大團問的,正是我所擔心的。看到這一模一樣的場景,不由得不去想。所以我們還是決定要早點離開這裡。

    找出路的時候,大團悄悄的來到我身邊,低聲的問道:“強子,你說這是第一層還是第二層?”

    我明白大團的意思,我們在第三層和第一層都沒有看見歪嘴,那麼歪嘴很有可能在第二層或者南齊潘淑妃陵墓的那幾層空間。而我也是這樣的想法,孔三爺,爺爺和張大海有可能也是在這幾層中。

    “根據當時的距離來看,這應該是在第二層。”我暗自計算了一下爬臺階的距離,和上次與鄭叔他們一起上到第一層時候的距離,對着大團說道。

    “你們倆在那兒幹嘛呢,我喊了幾聲都不答應,這邊有個石門,來看看。”聽到聲音才反應過來,大頭已經離開很遠了。

    我和大團相視一眼,同時閉上了口朝着大頭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那邊果然是有一個石門,在下面那層空間裡可是沒有這個石門存在的。

    這個石門不大,有兩扇,是往外開的,而且石門上還雕刻着一些花紋,不過由於時間太長,已經看不出來雕刻的是什麼東西了。

    大頭見我們過來,放下了搭在石門上的手對我們說道:“這門好像從外面給頂住了,打不開。”看來我們過來之前,大頭已經試過了。

    聽見大頭這麼說,大團也走上去試了試,果然是從外面頂上了,推不開。

    “撞開?”大團看了一眼大頭,詢問的語氣說道。

    大頭對着大團點了點頭,便開始數“一,二,三”,兩人一起撞向了石門。這一撞力道十足,雖然沒有把石門撞開,但是卻有些鬆動了。

    看到石門鬆動,大頭和大團又一次撞向了石門。在第三次撞過去之後,才把石門給撞開,由於慣性的原因,兩人也摔了出去。

    見兩人摔了出去,我連忙拿起火把追了過去,還好兩人沒受什麼傷。大頭和大團兩人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土,同時對着對方笑了笑,好像在慶祝這小小的成功。

    我看着他倆人的笑,這一刻覺得原來在這古墓裡面,想心情好起來原來也可以這麼容易。可是還沒當心情好,就又被嚇了回去,因爲火把的前方此刻站着一個人,渾身衣衫襤褸,整個都快成血人了。

    輕輕的碰了碰身邊的大團和大頭,示意他們看前面。我們三個人警惕的看着那個衣衫襤褸的人影,小心翼翼的靠近着。

    靠近一些之後,我才發現,這人竟然是那個僱傭兵李哥,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身上這些是怎麼弄的,難道是冷刀?這麼說來,冷刀也到了這裡。想到冷刀,我的畏懼又增加了幾分,這個李哥我第一次見的時候,就覺得很危險,沒想到現在弄成了這個樣子,那麼現在的冷刀到底有多厲害呢。

    “他還活着。”大團的話,又讓我吃了一驚。沒想到都這樣子了,他竟然還能活着。從我和鄭叔鄭文逃出來,到現在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這其中我們還看見了和他一起的那個僱傭兵被剝皮而死,沒想到他竟然還能活着,而且還來到了這二層。

    既然還活着,那麼就不是太可怕,至少沒有冷刀那個死了還到處跑的變態可怕。我示意大團和大頭過去把他扶着坐下來,倒出半瓶水來瓶口對着他的嘴讓他喝下去。其實這半瓶水還是他們的,連大頭和大團背上背的揹包都是他的,現在喝的也算是他自己的水了。

    看着那半瓶水一點一點的消失,我心裡纔算是真正的送了一口氣,這至少證明他確實還是活着的,對於水還是有最基本的需要。

    僱傭兵李哥喝了一點水之後,身體看樣子稍微恢復了一些,我就趕緊朝着他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那個冷刀呢,還有和你在一起的那個人怎麼死的。”

    李哥微微擡起頭看了我一眼,那滿是刀疤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初見時候的威武,只剩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溝壑。

    雖然李哥現在很虛弱,但是還是把他知道的都告訴我們了。他這一身傷,確實是冷刀砍的,在我和鄭文鄭叔逃走之後,剩下他們倆對着冷刀用自動步槍掃射,但是一點作用都不起,一直到子彈用完還是沒辦法阻止。

    冷刀一步步的逼近了,他們倆人自恃身手不錯,便迎了上去,哪知道冷刀更厲害,只一刀就把他們逼了回來。

    到了後來,他們倆打累了,而冷刀卻不知疲倦的一直在進攻,而且還不知道疼。這就使得他們倆人最後不得不逃跑了,揹包就是他和另外一個僱傭兵在逃跑路上丟下的,只是他和另外一個僱傭兵跑散了,所以對於那個僱傭兵的情況,他也並不知道。

    只知道自己無意中跑到了那個地方,才讓自己擺脫了冷刀。冷刀被纏住,他才得以逃脫。不過逃脫的他也已經被冷刀砍的不成樣子了,全靠着一股生存的慾望強烈支撐着。

    李哥雖然說的很簡單,但是畢竟身體已經到了極致,中間停歇了好幾次。勉勉強強聽完之後,我正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的時候,李哥從懷裡掏出了一根項梁遞到我手中,說了一個地址,讓我如果有機會出去的話,把這個項鍊帶給他的女兒。

    項鍊的下方吊墜上,有一個小姑娘的大頭貼,小姑娘圓潤的臉蛋很是可愛,扎着兩個馬尾辮顯得更加清純了。

    我用詢問的眼神看着李哥,他好像也知道和我並沒有什麼交集,又從鞋裡掏出一張銀行卡顫顫巍巍的的遞到我手上:“這裡面有二百萬,一半是以前任務攢下的,一半是這次任務的。密碼六個8,出去後一半歸你,另一半帶給我女兒。”

    雖然對於這個李哥,我沒有什麼好感。但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看來李哥是覺得自己活不久了。對於這個請求,就算沒有那一百萬,我也會答應,對於一個父親的請求,我沒法拒絕,況且那個小女孩那麼可愛,就要失去父親。

    在99年那會兒,這兩百萬屬於鉅款了,真不知道他是替哪個勢力賣命,竟然會有這麼大的手筆,對於那個神秘勢力,我就更加的恐懼和好奇了。

    李哥見我收下項鍊和卡,貼身裝好之後,才鬆了一口氣。只不過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歇了好長一會兒之後,他招了招手示意我到跟前去,小說的對我們三個人說道:“前面有危險,要小心那些……那些活屍。”

    李哥說完這句話後,手就耷拉在了地上,眼睛也緊緊的閉上了。我這會兒的心情很憋屈,活生生的看着一個人在我眼前就這樣死去,卻無能爲力。

    我和大頭大團小心翼翼的把李哥擡到了石門裡面,放在那石牀上。然後拿出那條項鍊暗暗的說道,只要能出去,一定會把東西送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