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十七章 牀底有個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十七章 牀底有個洞字體大小: A+
     

    我們三個人從那角落又跑了回來,眼睛不停的在搜索着有沒有其他的出路,可是讓我們失望的是,這裡除了來是的路,並沒有其他的出路。也可能是因爲我們跑的太急,忽略掉了。

    幸好,那大魚一般的東西,並不是朝着我們三個人而來,而是朝着那牆角石牀上的人蛹而去的。

    大團看着大魚一般的東西遊向那些人蛹,臉色很不好看,畢竟那些人蛹中的人,曾經是他的同伴,一起經歷過生死,怎麼忍心眼睜睜的看着他們葬身魚腹,可是現在,他卻是一點點辦法都沒有,也只能那麼看着。

    不過那大魚一般的東西並沒有把人蛹吞下去,相反,從口中又吐了幾個人蛹出來,看樣子那人蛹就是這大魚一般的東西造成的。

    吐完人蛹之後,大魚一般的東西朝着我們三個人看了一眼,便晃晃悠悠的沉進水池裡不見了蹤影。

    剛纔大魚一般的東西看的那一眼,讓我覺得心裡很不舒服,因爲那眼神,就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那東西走了之後,我們三個人才算是鬆了一口氣下來,得趕緊離開這裡,誰都不知道那個東西什麼時候會上來,也不能保證下一次不會向我們攻擊了。

    在這裡仔仔細細的尋找了一番,還是沒有找到出路,那讓我又愛又恨的石門,現在都有點期待看見它那熟悉的影子了。

    “強子,沒路了,要不咱們回去?”大頭說回去的時候都小心翼翼的看着水裡,想來他對於那個東西也是相當恐懼的。

    我看了看那五十來公分寬的小路,朝着大頭微微搖了搖頭說道:“再找找吧,這裡肯定還有別的出口。”對於那大魚一般的東西,我也是非常害怕的,尤其是它那鋒利的牙齒,要是我們三個人在那水中的小路上被襲擊,那麼掉進水裡也只能成爲它的午餐,或者那邊的石牀上又會多增加三個人蛹了。

    大頭聽見我這麼說,也就不再多說話,開始尋找起來。我們尋找的很仔細,就連那石頭刻成的櫃子水缸都找了,可還是沒有出路。

    最後,我們三個人的眼光同時看向了一個地方,只有那裡還沒找了,就是那張牀所在的地方。

    小心翼翼的朝着那邊走去,剛纔大魚一般的東西帶來的恐懼,現在還沒有消失,生怕它再次襲來,所以我們邊走還要一邊注意水裡的動靜。

    不過還好,那大魚一般的東西並沒有朝着我們襲來,也許它對我們三個並不是很感興趣,或者它已經吃飽了,所以放過了我們。總之,這對於我們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兒。

    到了那石牀旁邊的時候,我們三個人都沒有去找出路,而是同時被石牀上面的人蛹所吸引了。這次吸引我們的不再是鄭文團隊裡面的那幾個掏河人了,而是那個被剝了皮的僱傭兵,他竟然也會出現在這裡。

    還記得他被剝皮而死之後不久,屍體就不翼而飛了,當時我並沒有和大頭大團說,只是現在出現在這裡,就有些古怪了,難道那大魚一般的東西還能上岸去把人給拖過來不成?

    想到這裡,我心裡又是咯噔一下,說不好還真是有這種可能性。在這古墓裡面,什麼東西都不能拿常理來推斷,連剛孵化出來的小白蛇都會飛,這大魚能夠上岸也不算什麼稀奇的事情了。

    現在,我們必須得趕緊找到出口離開這裡了。要是那大魚一般的東西真的能上岸,我們三個人留在這裡,就是它的點心啊。

    “強子,我們要不還是用那個辦法吧?”石牀旁邊也沒有找到出口,大團無奈的對我說道。我知道他說的什麼辦法,現在也只能那樣試試了。

    大團見我點頭同意,便收起了手電筒,拿出了火把點上,大頭也點起了火把。兩個火把照出來的光,要比一隻手電筒還要亮一些。

    不過兩個火把卻找不準風的來路,倒不是因爲火把絲毫不動,而是因爲火把忽左忽右的亂動者,沒辦法確定風是從哪個方向刮過來的。

    “大團,大頭,我們三個人圍起來,漏出一個方位,看看火把動不動。”我靈機一動,對着大頭和大團兩個人喊道。

    他們倆聽我一說就明白了什麼意思,大頭熄滅了手上的火把,大團把火把放低,我們三個人三個方向的把火把圍在中間。

    剛圍起來,那忽左忽右亂動的火苗便安穩了起來,雖然不是紋絲不動,但也只是有一點點的偏離。我們三根人又稍微換個方向再繼續看,就這樣尋找着。

    轉了一圈過後,才發現有兩個地方來風比較強,一個地方就是我們來的時候進入的那個石門方向,而另外一個方向,則是那個石牀所在的角落。

    石牀方向,我們三個人已經仔仔細細的檢查過了一般,並沒有出口,可是風確確實實是從那邊吹過來的。我們首先當然不會選擇來時候走的那個石門,一方面是不想再回去,另一方面就是不想在走那條水中的小路,畢竟那大魚一般的東西,真的是非常恐怖的。所以,我們就選擇了先去看看石牀方位。

    確定方位之後,我們三個人就朝着那個石牀旁邊走去,雖然散開了,但是還是有意無意的讓大團走在中間,我和大頭身子稍側擋着點火把。大團也是把火把壓得很低,這樣就讓火把幾乎只受到石牀方向風的影響。

    等走到跟前時候,才發現原來那個來風的地方,竟然是在牀底的,也難怪我們三個人一通找都沒有找到。當時誰也沒有想到,牀底會有東西,而且牀上擺着七八個人蛹,我們也沒太敢去看。

    這次是不行了,想要找到出口,就必須得搬開這個石牀了。大團向大頭招呼了一聲,把火把交給了我,他們兩個人一左一右的就要去把石牀搬開。

    石牀上七八個人蛹,雖然身子已經被那不知道什麼的絲線給纏繞的糉子一般,但是頭還是依稀可見的。我火把照近了之後,差點嚇了一跳,沒把火把扔地上。我看見原本那被剝了皮的僱傭兵,眼睛是閉着的,現在也不知道爲什麼,竟然已經睜開了,而且睜得老大直直的瞪着我,讓我後背都在冒汗。

    “怎麼了,強子?”大頭看見我手上的火把差點掉了,朝着我問道。

    我強忍着不去看那睜開的雙眼,對大頭和大團說了聲沒事兒,就示意他們繼續不用管我。不過這石牀真的是非常的重,他們兩人費了很大力氣才稍微挪動了一點點。

    就挪動的那一點點,讓我手上的火把跳動幅度更大了,看見這種情況,就說明底下是真的有可以通風的地方。大頭和大團就更興奮了,一點一點的挪動着大牀。

    而我則一直站在牀的邊上,面對着一羣人蛹,其中還有一個眼睜睜的瞪着我的死人,這種感覺很不好受。現在我只期待着,大頭和大團能夠快一點,把這石牀挪開。

    還好沒有等太久,兩人就把石牀挪開,露出來一個差不多兩個平方的洞口來,洞裡面黑漆漆的,火把的光只能照到最上面幾個斜着向下的臺階。

    這裡竟然是向下的,難道這古墓還有第四層空間?看見這洞口的臺階後,大頭就想往下去,被我一把給拽住了。開玩笑,這裡面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毒氣聚集在底層,還是等一等的好。

    至於是不是缺氧問題,倒是不怎麼擔心,之所以我們能找到那裡,就是因爲那裡通風。既然通風,當然就不擔心氧氣問題了,而且也證明了裡面的通的,不至於沒有出路是死路一條。

    大約等了三五分鐘,想着也差不多了,我們從開始往下走。大頭接過了我手上的火把,第一個進入洞口,我緊隨其後跟着大頭走下去,大團則是朝着他的那些已經成爲人蛹的夥伴默唸了幾句,也跟着我們一起下去了。

    只是下去沒幾步,大約有三四米高,就換成往上走的臺階了。由於通風而且潮溼,石頭製成的臺階上已經長滿了苔蘚,很滑,稍不注意腳下就會滑到在地,我就在這裡滑到了兩三次。

    不過,也就是因爲我的滑到,所以才發現這臺階最近竟然有人走過,苔蘚上有滑過的痕跡,很新,至多不超過兩天。

    會是誰呢,我腦子裡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現在在這個古墓裡面,除了我們三個人之外,活着的可能就只有幾個,僱傭兵李哥,歪嘴,孔三爺,鄭文,鄭叔,爺爺和張大海,當然還得加上一個活死人的冷刀。

    從那滑倒的足跡來看,竟然誰都是有可能的。我當然最希望遇見的是爺爺和張大海,爺爺當年可是地龍王,有他在就不會那麼危險了,而且再找到孔三爺,我們就可以找路回去了。

    最不希望遇見的,當然要屬冷刀了,這活死人可厲害得緊,遇見他,我們三個人都不一定能打得過。至於鄭文和鄭叔,說實話,還是希望鄭叔不會有事兒,畢竟我對這個老頭,還是有一些好感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