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十章 屍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十章 屍堆字體大小: A+
     

    “強子,揹包裡有手雷,要不我們把這門炸開吧。”大頭看出了我的猶豫,直接朝着我說道。

    我也不是沒有想過用手雷炸開石門,之前已經炸過一次,而且也知道大頭和大團的揹包裡是有手雷的。可是我總覺得這個石門和其他的不一樣,也說不上來是爲什麼,只是心裡的感覺。

    一旦用暴力方法破開石門,我們三個人就可能會出現危險。所以,我不太贊同用手雷炸開。

    大頭和大團同時看着我,只要我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從揹包掏出手雷,把這石門炸開。

    “再找找,先彆着急,等實在找不到了再炸吧。”我現在心裡和他們兩個一樣着急,雖然我沒有看見通道里的那個人影,但是被窺探的感覺,依然還是存在的。

    大頭和大團聽完我的話,也沒有多說什麼,繼續仔細的在門的周圍尋找起開門的開關來。又仔仔細細的尋找了一遍,還是沒有找到。

    正當決定要拿手雷炸開石門的時候,我看見了石門兩側的貔貅有些不同。確切的說,是兩隻貔貅之間有一些差異,左側的貔貅有雙翼,而右側的沒有。只是左側貔貅的雙翼較短,緊貼着後背,遠觀起來就和右側那個差不多。

    貔貅是傳說中的一種瑞獸,分爲雌雄,雄性爲貔,雌性爲貅。雖然自古至今對於貔貅的外貌有很多種不同的造型,但是如果至於石門之外的兩側,則造型應該相似。不會出現一隻有雙翼,而另外一隻卻沒有雙翼的情況。

    我看見這情況之後,直接過去用手摸着那貔貅的雙翼。一摸之下才發現這雙翼竟然是活動的,可能是某個機關的開口。

    可是我卻不敢動,生怕這不是開啓石門的機關,而是別的什麼陷阱的機關的話,我這一按下去,我們三個人就會置身於危險之中。

    大頭和大團看着我在那貔貅身上摸着,有些奇怪的問道:“強子,怎麼了,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我發現了機關,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開啓石門的,或者是開啓其他什麼地方的。”我對着大頭和大團說道。

    “不管是不是,先試試吧,萬一是的,就能進去了。”大團的話,讓我鼓起了勇氣去按那個開關。但是爲了安全起見,我還是讓大頭和大團離我遠一些。

    按在那貔貅雙翼上的手有些發抖,我不知道自己這一按下去到底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深吸了一口氣,用力的按了下去。

    並沒有我想象中的萬箭穿心或者流沙傾覆的場景出現,這倒是讓我鬆了一口氣,不過那石門卻也不是隨着我按下去就應聲而開。

    當我的手按下去之後,兩隻貔貅也跟着陷入了地下。然後聽到嘎吱嘎吱的聲音,我和大頭大團站在一起,遠遠的看着石門那邊的情況。

    慢慢的,厚重的石門緩緩的打開了,裡面一片黑暗。黑洞洞的門後,像一隻怪獸一般,而那石門就像是怪獸的口,等着吞噬我們。

    等到石門開啓一陣,周圍的塵埃落定之後,我和大頭大團三個人才開始進入。這次還是大頭在前面,我走中間,大團在身後。

    大頭和大團還是一手拿着手電筒,一手抄着鐵鍬,我手上也抄着鐵鍬。手電筒的燈光射程不是很遠,看不清楚石門後面的全貌,不過隱隱能看見正對石門那裡有一尊石像,看起來好像是佛像,至於是哪位菩薩我就分辨不出來了。

    佛像足有三層樓那麼高,表面已經邊的坑坑窪窪了。我們三個人進入門後,大頭和大團的手電筒就直接對準了這石佛打量起來。

    從下到上仔細的看,不看還好,一看之下覺得腿都在發涼。那石佛碩大的眼睛緊盯着我們,彷彿要看出個究竟。而讓我害怕的,則是那石佛臉上的笑,又是這種詭異的笑,從旅館的鬼臉到死去的鐘阿四,再到現在,這詭異的笑好像就一直圍繞在我身邊。

    身邊的大團倒是還沒有什麼,大頭差點就叫出聲來。旅館那鬼臉和鍾阿四的屍體,他都是見過的,所以這出現詭異的笑,也讓他覺得心驚。

    這詭異的笑,出現在人身上,或者出現在鬼臉身上,甚至出現在死去的冷刀身上我都覺得能夠接受。可是現在,竟然出現在了這碩大的石佛臉上,讓我一時之間有些錯愕和震驚。以至於我和大頭兩個人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這石佛上,而沒有注意到周圍的情況。

    “誰在那裡?”大團的一聲喊,讓我跟大頭回過了神。大團的手電筒在四周繞着,好像在找什麼,大頭也把手電筒照過來。

    “大團,怎麼了?”我看見大團臉色鄭重,知道肯定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我又看見那個人影了,一閃就不見了。速度非常快,這次我敢肯定,沒有眼花,確實是一個人影。”大團的話,讓我們一時之間又緊張了起來。

    到現在爲止,我們還沒有弄清楚石門之後是哪裡,剛進來就看見碩大石佛臉上詭異的笑,然後就是那個神秘人影跟隨而來,讓我們不得不小心警惕了。

    手電筒四周照了一番,還是沒有找到那個神秘人影,不過倒是把這石門後的空間給打探了個清楚。

    石門後看起來好像是一個大廳,除了那個三層樓那麼高的石像之外,周圍還整整齊齊的站着兩排石像,看起來有點兵馬俑的意思,但是從着裝上來看,卻是唐代武將的打扮。石像大概一人來高,只是領頭一人卻單膝跪地,朝着那石像跪拜,好像在說些什麼。

    我仔仔細細的看了看着兩排的石像,一共有十八個,左右個九個,八個站着,一個半跪着,都是面朝着石佛。雕刻石像的人手藝高超,刻得惟妙惟肖,讓人看了之後記憶深刻,不過每個石像的人都是麻木的,沒有任何的表情。

    “強子,這他孃的兵馬俑啊,要是扛一個回去得賣多少錢。”大頭看見這兩排石像後,對於剛纔石佛臉上詭異的笑忘記的一乾二淨,開始惦記上了。

    “一個多少錢我不知道,我知道你扛不動,就算你扛出去了,敢買的話,後半生可真要吃皇糧了。”這東西要是出去的話,肯定是國寶級別的,盜賣國寶,這罪過可就不是一般的弄點古董的事兒。

    “我也就說說,咱這條命能活到啥時候都還不知道呢,活着最要緊。”大頭的話讓我心裡的壓力更重了,我們兩個人都被藏鬼杯中的厲鬼給盯上了。

    本來以爲爺爺會有辦法,可是看到照片中,爺爺和張大海竟然也拿到過藏鬼杯,而且現在爺爺和張大海也不知道去了哪兒。我和大頭現在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擺脫藏鬼杯中的厲鬼呢,如果七七四十九天之後還沒有辦法,我們就可能成爲第二個鍾阿四。

    “強子,那邊有點不對。”正在我跟大頭感嘆的時候,大團說話了,用手指着石佛左側的角落中,那裡泛着淡淡的綠光。

    我們三個人一起朝着那邊走了過去,走的很小心翼翼。對於未知的東西,我們都會時刻的保持着警惕。

    到了跟前才發現,這竟然是一個骨堆,全部都是人類的枯骨,堆積的大概有一人來高,半徑有兩米左右。上面的骨頭有新有舊,橫七豎八的躺着,那綠光則是這堆骨頭髮出來的,也被人稱之爲鬼火。

    看到這龐大的屍堆的時候,不知道爲何,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個被剝了皮的僱傭兵。覺得他有可能就會是這屍堆上面的一個新屍。

    “強子,這得死多少人啊,那邊還有幾堆。”我順着大頭的手電筒往那邊看去,果然還有幾個屍堆,那屍堆比起這個來,只大不小。

    這散發着淡淡綠光的屍堆,讓我有了前所未有的恐懼,而這恐懼的最深來源就是剛進門看到的,那個散發着詭異微笑的石佛。

    佛一般都是慈悲心腸,但是在這墓室裡,佛臉上也會出現詭異的微笑,也會接受士兵的跪拜,佛前也會這般生靈塗炭。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碩大的佛像,這一看卻差點沒被嚇死。我看見那佛像的眼睛也正好在看着我,臉上的笑更詭異了。

    這一嚇之間,我連忙收回了目光,等平復了一下之後,再繼續看去,這次發現那石佛依然如我們剛進來看見的那般,看着腳下左右兩排的石像。我甩了甩頭,揉了揉眼睛,繼續看去,它還是那般,並沒有看向我。

    雖然如此,但是我不覺得第一次是眼花看錯了。當時那石佛的眼神,和詭異的微笑,是那麼的真實。

    “強子,看什麼呢,是不是也看見人影了,現在怎麼辦呢?”大頭看我老是往後看,以爲我也看見那個人影了。

    不過說來也奇怪,大頭和大團他們兩個人都看見了那人影,可是我卻一次都沒有看見,雖然我相信他們倆說的是真的,但是沒有看見就不能確定那是什麼東西,有一些還是要眼見爲實的。

    “沒什麼,我覺得我們現在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去找孔三爺他們吧。”這個石門後的大廳裡,充滿了詭異,我是一點也不想多呆了。

    我想大頭和大團應該也是和我一樣的想法,尤其是看見這幾個大的屍堆之後,覺得此地還是早走爲妙。

    要離開這裡就得找離開這裡的路了,後面進來那個石門當然是不能再走,就得找其他的出路。這個大廳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大約有二三十米那麼高,三四個足球場那麼大。可是裡面除了一些屍堆外,就剩下那個石佛和兩排士兵,以及十幾個大石柱子每個旁邊的兩個石像了。

    整個大廳顯得有些空蕩蕩的,我們三個人走在裡面,有些許回聲傳來,讓人更加有些害怕了。仔細尋找了一番,終於在大廳的角落爲止找到了一個不大的石門,看來這就是這裡剩下唯一的出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