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十六章 走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十六章 走散字體大小: A+
     

    鄭叔說完就朝着那個方向走去,我和鄭文也起身跟在鄭叔的身後朝着那邊走了過去。我們兩人的手電筒都進水用不成了,現在三個人都跟隨者鄭叔手電筒下那微弱的光前行着。

    “鄭叔,有點不對啊,這地方我好像來過。”我拉住了正在前行過程中的鄭叔和鄭文,這個地方我確確實實來過,因爲這個地方就是我墜落下去的地方。

    “什麼地方?”鄭叔有點疑惑的問道。

    我把我的想法說完後,鄭叔只是呵呵的笑了一聲說到,現在我們要找的是南齊潘淑妃的陵墓,我落下去的地方是九鸞釵的陵墓,既然在上面走,那麼來過這個地方也是很正常的。雖然鄭叔的解釋很合情理,但是我的心裡還是覺得不對勁。

    因爲我掉落下去的時候,身邊出現了很多的手臂,而且地上也有一條很大的裂縫。可是現在這裡在手電筒的光線下顯得乾乾淨淨,而且地上也很是平整,沒有任何有過裂縫的痕跡。

    跟在鄭叔後面,我小心翼翼的走過自己掉落下去的地方,走過和大頭他們走散的地方。而再往前走了一段之後,前面的鄭文和鄭叔都不走了。正當我要去問的時候,纔看見了前面的異常。

    只見前面的地上出現一個個蠶蛹一般的東西,仔細看來才發現那裡面的竟然是人,而且還不是別人,就是鄭文團隊裡面那幾個死去的隊員。他們不是已經被拉下裂縫了嗎,而且還有一個被生生撕裂,怎麼會以這種方式出現在了這裡。

    “屍蛹。”鄭叔有些失態的叫了起來,不過看見那些一動不動便大着膽子上前去看了看,還用手中的手電筒戳了戳。然後拍了拍胸口說道:“還好還好,不是活的。”

    鄭文的臉上有些不自然,這些人都是跟着他一起進來的,而且還是和他一起從這裡掉下去的。雖然他是間諜,但是他和這些掏河人之間畢竟一起共事了很久,甚至出生入死。現在看見他們的屍體變成了這般,也有些悽惶。

    我上前去拍了拍鄭文的肩膀,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畢竟這些人也是和我一起進來的,現在他們死在了這裡。而且和我們一起進來的其他人中,冷刀和耗子也已經死了。孔三爺,大頭和大團生死未卜。爺爺和張大海現在也不知道在何處,就連和鄭叔一起進來的那三個人也死了一個剩下兩個也無蹤跡了。

    看到他們,之前那逃出生天的感覺,一下子全沒有了,剩下的就只有深深的無奈,也不知道我們能不能走出這片墓地。相信鄭叔和鄭文此刻,也是有着這樣的想法。

    “鄭叔,這裡不能下去了,耗子就是在這裡被怨魂附身的,而且現在又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我指了指地上的那幾個屍蛹說道,“前面也不能再去了,那邊就是孔三爺被耗子的身體拽下去的地方,附近有鬼氣出現。”

    聽到我這般說,鄭文也是點頭附和,對於那邊的鬼氣,他也是經歷過的,有多厲害當然也知道。起初鄭叔倒是不以爲然,不過在聽說了我們遇見燕啼血之後,就變得鄭重起來,看來他對於這燕啼血也是相當瞭解的。

    一番商議下來,我們決定還是不從這邊下去了,畢竟南齊潘淑妃的陵墓還真是太危險了,在上面都已經出現這樣的情況,那麼下面有多危險就可想而知了。雖然我是很想過那邊去,從孔三爺落下去的地方到下面,說不定還能找到孔三爺的消息。

    但是,這邊確實危險。最後我們還是決定從中間下去,也就是同昌公主的陵墓那裡下去。一來是這裡離南齊潘淑妃的陵墓畢竟近,二來危險性也比較小。做好打算之後,我和鄭文便跟着了鄭叔身後,至於尋路這件事情,還是要交給鄭叔這樣的老手來做。

    自從遇見鄭叔之後,我發現自己越來越信任他了,雖然不知道他屬於哪個勢力,但是一起經歷生死過後培養出來的那種信任,是別的什麼都代替不了的。

    鄭叔這次走的很慢,沒走一步都在注意着腳下的動作,我也隨之留意着玉佩和銅牌的變化。自從上來之後,玉佩和銅牌就一直沉寂着,沒有任何的變化。這也就表示着,上層到現在爲止還沒有出現任何的鬼物。

    雖然這也算做是好事,但是我的心裡並不那麼踏實。這種感覺就好像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一旦爆發,就有可能一發而不可收拾。

    況且地上出現的裂縫竟然能這般整齊的就消磨的乾乾淨淨,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這就特別的異常了。

    我正在思考着問題的時候,前面的鄭叔和鄭文忽然停了下來,我差點一頭就撞了上去,急忙也跟着停了下來。

    “就在這裡,往下挖。”鄭叔指了一下地上的某個位置,對我和鄭文說道。

    從揹包中取出鐵鍬,我和鄭文就在鄭叔指定的那個地方挖了起來。正在挖着的時候,胸前的玉佩和腰間的銅牌同時發燙起來。我知道這就是在提醒我又鬼物在附近出現了,我擡起頭來準備提醒鄭叔和鄭文的時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鄭文和鄭叔已經不在我身邊了。

    舉目四望,也不見他們的蹤影。這讓我很是吃驚,大聲喊了幾聲,也不見他們回答。忽然感覺地上一陣震動,出現了一個很大的裂縫沿着遠處快速的向着我這邊過來。我急忙背起包,拿着鐵鍬靠牆邊站着,裂縫很大,只給我留下了一雙腳能踩的距離。

    可是當我擡頭看過去的時候,更是讓我頭皮發麻。竟然看見鄭叔和鄭文還在那邊往下挖,鄭叔旁邊站着的竟然是“我”,那個“我”還真和鄭叔說笑着什麼。

    我大聲的朝着那邊喊叫着,鄭叔和鄭文竟然一點都沒有聽到,依舊和那個“我”在說笑着往下挖。而那個“我”有意無意的朝着我這邊望了一眼,這一眼讓我更爲震驚,那個人長的和我一模一樣,只不過他的臉上浮現着詭異的笑容,就和之前遇見的墨綠色的鬼臉一樣,也和那個死去的鐘阿四一般。

    估摸着裂縫的距離,大概有不到兩米那麼遠,我應該能縱深跳過去。不能讓那個“我”害了鄭叔和鄭文,雖然他們屬於另外一個勢力的人,但是畢竟和我共同經歷過生死,不能因爲“我”的緣故讓他們陷入危險。

    在對面計算好落腳點之後,我便把揹包先扔了過去,然後縱深一躍,跳了出去。正當我以爲要穩穩當當的落在對面的時候,感覺有什麼抓在了我的腳上,用力的往下拽。這一拽我便被拉進了裂縫。

    在掉下裂縫的同時,我看見上面的那個“我”站在邊上用詭異的笑容看着我,好像在嘲笑着我一般。然後我便暈了過去,我眼裡出現的最後一個畫面便是那個“我”,把我的揹包扔了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來了。看着黑漆漆的四周,沒有一絲光亮。四處摸着,抓到了我的揹包,掏出手電筒,裡面竟然出來很多水,看樣子是不能用了。幸好揹包裡還有幾隻熒光棒,能照明用。

    打開熒光棒,雖然光線非常暗,但至少能看見一些東西。四處打量了一番,才發現自己現在並不是在墓道之中,而是在一個很大的空曠的空間中,四周的牆壁上有很多的壁畫。我便一一看了起來。

    看那筆法和色彩,像是唐代。畫中的那女子體態豐腴,雍容華貴,看得出國色天香,旁邊一衆人前呼後擁,看樣子那女子地位及其高貴。

    由於熒光棒的光線所能夠照到的地方非常小,所以我看的比較慢。不過邊看邊猜,也能知道個大概。結合着壁畫上的東西和我所瞭解的只是知道,這所畫的就是同昌公主的生平事蹟。雖然同昌公主死的時候才二十一歲,但是不管正史還是野史裡面,都對其大加讚賞,有口皆碑。

    在看到那副同昌公主夜夢南齊潘淑妃索要九鸞釵的畫之後,便能確定下來,這確確實實是同昌公主的陵墓了。當下心裡便是一鬆,既然是同昌公主所葬之地,那麼就不會有太多的危險。

    至少比起來那個南齊潘淑妃所葬之地,會安全不少。我並沒有把所有的壁畫都看完,雖然我也很想看完,但是現在既然已經下來了,那麼首要任務當然就是要找打大頭和大團。他們和我在上面走散的地方,就正好是這同昌公主的陵墓。

    如果他們也掉下來的話,那麼就應該是在這裡的。我開始拿着熒光棒四處打量着出口,發現那邊有幾個半開着的石門。

    現在見到石門,我都有一些發怵。畢竟在惡鬼那邊的幾個石門,讓我記憶深刻。走到石門旁邊,並沒有急着進去,而是在門的周圍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見沒有什麼異常,才慢慢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準備着一有不對隨時準備撤離。

    也不知道是自己運氣好,還是這同昌公主的性格好,石門裡面並沒有什麼危險。從石門過去便又走進狹長的墓道。墓道很冷,而且我現在還穿着那在水裡泡過的衣服,就顯得更冷了。

    現在可不是敢生病的時候,我停下來從揹包裡面掏出來一顆藥吃了進去,喝了一口水,這水還是鄭叔給的那瓶,吃完藥之後才繼續往前走。

    這條墓道很長,走了十幾分鍾還沒有走完。前面遇見了一個岔道,正在我猶豫着該走哪條路的時候,岔道中傳來了急切的腳步聲。而且我胸前的玉佩和腰間的銅牌,又一次同時發燙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