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十五章 逃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十五章 逃出字體大小: A+
     

    到了石門旁邊,鄭叔稍作猶豫,便用手往那石門上一指眼神堅定的說了一句:“往這裡砸。”

    屍娥實在是太多了,我和鄭文都沒有聽太清楚鄭叔的話,依然在不停的揮舞着衣服,抵擋密密麻麻飛過來的屍娥。

    鄭叔見我和鄭文都沒有動,便扔掉了手中的外套,從我的揹包中抽出鐵鍬,奮力的朝着石門砸下去。連續砸了好幾下,耳邊傳來鄭叔一句“成了”,我和鄭文都回頭看去,只是剛一回頭身體就不由控制的被衝了出去。

    只見那石門頂上猶如瀑布一般的水直接衝了下來,瞬間便齊腰那麼深了。原來摺扇石門後面的陷阱就是這水了。

    被衝到後的我,奮力的爬了起來,繼續揮舞着衣服趕走那些屍娥,鄭叔大喊一句:“葉家小子,泡在水裡,那些屍娥怕水。”

    聽到鄭叔這麼喊,我立刻身子一矮就勢泡在了水中,只留下眼睛在上面。那屍娥果然是怕水的,並沒有來繼續追着咬我,而是成羣結隊的向着那飛出來的石門中飛了回去。

    屍娥飛回去了,而那惡鬼,也追隨者屍娥一道飛了出去。惡鬼剛飛出去之後,那道半開着的石門也關的個嚴嚴實實,我們之前進來的那道石門,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關了起來。

    現在這裡就成了一個密閉的空間,沒有任何出路,只是那水還在一直的往上升着。很快的便高過了脖子,還好我水性不差,不然非得淹死在這裡不可。

    而那邊的鄭文,既然能在掏河人張大海身邊臥底,水上功夫豈能差的了。就是鄭叔,看那動作水性竟然也絲毫不遜色於我。

    我朝着他們那邊遊了過去,水中盡是一些斷臂,就是惡鬼石磨上推的那些,一條條的浮在水面上,讓人看了都覺得觸目驚心。

    “鄭叔,現在怎麼辦,我們出不去了?”我游到鄭叔身邊,大聲的問道。水流的聲音很大,說話聲音小了根本聽不清楚。

    鄭叔沒有說話,不過看着鄭文那一臉絕望的樣子,我就知道要糟糕。難道沒有被屍娥和惡鬼咬死在這裡,要被這水淹死在這裡不成。

    過了很長時間鄭叔才嘆了一口氣說道,這都是命啊,看來這次真的出不去了。沒想到,竟然能遇見推磨的鬼,難怪沒人能見過推磨的鬼,見過的都死了呢。這次能見到推磨的鬼,也不枉在世間走一遭了。

    我們三人就這樣靜靜的浮在水面上,任由那殘肢斷臂在旁邊劃過。水位線越升越高,一旦這裡灌滿水之後,那麼我們就必然會被淹死在這裡,除非出現奇蹟。可是我一向都不怎麼相信奇蹟,只相信自己。

    沒有人想死,沒有人想坐以待斃,只要有一絲的希望,就會抓住,求生的慾望迫使我冷靜下來。

    “鄭文,你也是從上面掉下來的?”我游到鄭文旁邊,大聲的問道,雖然以前鄭文已經說過一次,但是我還是問了出來。

    “是啊,你是說?”鄭文和鄭叔的眼睛同時亮了起來,看來他們挺清楚了我的意圖,這也就是說我的猜測可能沒有錯,我們最後的出路應該在頭頂上。如果能在頭頂上打通的話,就能到上面去,那麼就能逃脫這裡。

    我朝着鄭叔和鄭文點了點頭說道:“我也是從上邊掉下來的,要是能夠打通上面的話,我們就能上去了。”

    既然有了一絲逃生的希望,那就重拾了信心。不過鐵鍬已經在剛纔掉落了,現在應該在水底沉着。幸好揹包裡面的東西還在,我和鄭文掏出繩子綁在腰間,另外一頭讓鄭叔拿在手上,便扎進水中去尋找鐵鍬。

    現在我們的速度必須要快,因爲水流的速度很快,看樣子沒有多長時間就能把這裡灌滿,一旦灌滿了我們還沒有打通通道的話,那麼也只能交代在這裡。

    越是心急,手上的動作就越慢。我扎入水中,好不容易找到鐵鏟回來,可是在水中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磕在了手上,鐵鏟又一次掉了下去,我只好再一次潛入水裡尋找了起來。水下的能見度實在是太低了,基本上都是靠用手去摸。

    又過了許久,終於摸到了鐵鍬。這次穩穩的抓在手中,快速的浮了上去。等我游到鄭叔身邊的時候,水位已經距離頂部只有半人那麼高了。鄭文不愧是在掏河人那邊當臥底,速度比我快了不止一點半點,他已經在頂部挖出一個大坑來。

    在水中沒有着力點,往上掏很不容易,也很耗費力氣。現在可不是惜力的時候,早一點挖通,就早一點逃脫出去,這可是和死神在搶時間,由不得不快。

    我和鄭文兩個人,兩邊鐵鍬,你來我往的不停的挖着,瘋了一般的不停甩着手臂。上面的泥土灑落下來掉在頭上,臉上都顧不得去擦,還是繼續的揮動着膀子挖。期間我們沒有說一句話,鄭叔也不言語,只是打着手電筒照着上面,看着我們挖。

    幸好鄭叔的手電筒是防水的,還能夠發光。不然這黑漆漆的洞穴,沒有光亮的話,我們還不一定有現在這個挖的速度。估計我揹包裡面的那些東西,大多數應該是壞掉了。

    水位上升很快,越到頂部上升的越快,到這會兒,已經到了嘴邊,看來再過一兩分鐘就能把這裡灌滿了,而向上的洞還沒有打通。這時候我呼吸開始有些急促起來,身邊的鄭文也是這樣,這邊的氧氣有些不夠用了。

    我開始變得有些急躁起來,挖的速度也沒有了章法,幾次都和鄭文同時把鐵鍬挖了進去,看來鄭文也和我一樣急躁了起來。

    正在心煩意亂的時候,只聽見清脆的一聲響,感覺到鐵鍬應該是挖到石頭了。這個聲音現在聽起來是那麼的悅耳。這也就代表着,馬上就要挖通了。鄭叔和鄭文也聽到了這個聲音,我們三個人相視笑了一下,只是這一笑,灌了一肚子的水。

    既然已經快到頂了,我們心裡便有了底,再也不像剛纔那般煩亂。很快的便掏出一個一人來寬的洞出來。我和鄭文先把鄭叔送了上去,讓鄭叔在上面把鄭文先拉了上去,然後鄭文和鄭叔兩個人一起把我拉了上來。

    上來之後,大口的呼吸者這帶着黴味的空氣,都覺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在下面水中實在是太憋屈了。我們三個人就那樣躺在那裡,許久都沒有說一句話。我實在是太累了,已經累的說不動話了,相信那邊鄭文和鄭叔也是一樣吧。

    在那裡躺了很久之後,我們三個人才坐了起來,鄭文和鄭叔靠在那邊的牆上,我靠在這邊的牆上,面對面的互相看着。

    看着看着三人便笑了起來,我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笑,可是看見他們在笑,我便覺得應該笑,就跟着笑了起來。鄭叔那山羊鬍子笑的一顫一顫的,水珠順着上面一點點的滴落下來。

    笑了很久,我們才把身上的溼衣服脫下來擰乾再穿上。雖然揹包裡面帶着藥品,一般的小病倒是不怕,但是在這古墓中,健康倒是比什麼都重要。不脫不知道,一脫嚇一跳,現在才發現身上竟然密密麻麻的到處都是擦破的傷口,有些地方遇見水之後,都快有了化膿的跡象。

    扯過溼漉漉的揹包,把藥品取出來,開始擦拭起來。幸好當時把藥品在塑料袋裡面裝着,綁的很緊,這次沒有導致藥品也被泡溼,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鄭叔,我們接下來該往哪裡走?”我便擦着藥,便問那邊已經把試衣服擰乾再次穿在身上的鄭叔。

    在我問話的時候,坐在鄭叔旁邊的鄭文,也是一副詢問的眼神看着他。在我們三個人當中,鄭叔已經成了核心。

    鄭叔捋了捋那山羊鬍子,四周打量了一番,說出一句話讓我和鄭文都嚇了一跳:“我們還得下去。”

    好像看出來我倆的疑問,鄭叔又說道:“按照你們的說法來看的話,其他人都已經在下面的墓道中了,而且三相墓府的格局也正是在下面。況且地龍王和張大海都在下面,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不就是要找到他們嗎?”

    經鄭叔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我們來這裡的目的。根據之前鄭叔說的,張大海和爺爺,還有孔三爺,可能都在南齊潘淑妃的墓中。而南齊潘淑妃的陵墓在這三相墓府中左邊,所以要去那邊,也只能下去。

    “那鄭叔,我們要從哪兒下去?”鄭文看着鄭叔問道。

    “當然不是從這裡了。”鄭叔指了指我們剛纔挖的那個洞,笑着說道。說起來也奇怪,那洞中的水竟然沒有溢出來,正是這樣才讓我們敢如此輕鬆的坐在這裡休息調整。

    看來剛從必死格局中走出來的鄭叔,這會兒心情不錯,都能開起玩笑了。事實上,我的心情也是很不錯的,而且信心十足,這樣驚險的時刻都能逃出來而不死,那麼還有什麼害怕的呢,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肯定是指的我這樣的。

    “鄭叔,你給看看,我們現在該從哪兒下去呢?”雖然心情不錯,但不表示沒有擔憂。自從看見推磨的鬼竟然是耗子的身體之後,我的擔憂就一直有增無減。耗子的身體都會出現在這裡,那麼孔三爺會在哪裡呢?

    還有鄭叔說,我們所在的九鸞釵所葬之地還不算是太危險,都已經讓我們九死一生差點喪命於此了,那麼爺爺和張大海去的南齊潘淑妃的陵墓,肯定會比這邊更加危險,他們能應付的過來嗎?想到這裡,沒來由的心裡一緊,一定要找到爺爺。

    聽完我的話,鄭叔站了起來,四處打量了一番,用手指了一個方向說道:“從這裡往前走,那邊就應該是南齊潘淑妃的陵墓。”

    我和鄭文擡起頭看了一眼鄭叔所指的那條狹窄的通道,黑漆漆的沒有一絲亮光,像是一隻猛獸等着我們送去給它吞噬一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