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十四章 逃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十四章 逃命字體大小: A+
     

    惡鬼好像有感知一般,看見我們到來轉過身來朝着我們發出詭異的笑聲。這笑聲直讓我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我們三個就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看着惡鬼,不是我們不想動,而是不敢動。而且我的腿已經開始發軟了,胃裡也是翻江倒海,旁邊的鄭叔和鄭文差不多也是這個情況。

    而我現在更擔心的是孔三爺那邊的情況,孔三爺是被耗子的身體拉着跳入裂縫的。現在耗子的身體竟然出現在了這裡,那麼孔三爺那邊是什麼情況呢?

    “鄭叔,怎麼辦?”鄭文開口問道。

    “你們看見那邊的石門了嗎?我們待會兒在它還沒有攻擊之前就拼命跑過去。這惡鬼雖然厲害,但是也只限於在這個空間。”鄭叔的手顫顫巍巍的指了指離惡鬼有一段距離的那道半開着的石門,那發抖的雙手顯示着內心的恐懼。

    我們三人對視了一眼,鄭叔大喊一聲“跑”,三人就一起飛快的朝着那個指定的石門跑去。

    惡鬼竟然沒有追來,還真推着它那碩大的“石磨”,傳來均勻的腳步聲。我當下心中一喜,看來這惡鬼也沒有鄭叔口中所說的那般嚴重。這時候我們三人已經到達了半開着的石門附近,再有幾步就能衝出去了。

    可就在這時候異變突生,那原本半開着的石門,忽然“碰”的一下竟然緊緊的關上了,帶起很多灰塵飄散在空中。這變故讓跑在最前面的我差點沒一腦袋撞上。

    鄭文和鄭叔也前後腳之間就到了門的旁邊,這可是我們在那邊看了好久的唯一一條遠離惡鬼的生路。當下我們三人便手忙腳亂的找起了開啓這石門的機關,找了好一陣子還是沒有找到。

    回頭看了看那邊的惡鬼,發現那惡鬼竟然也正好在朝這邊看着。嘴角詭異的微笑,好像在嘲諷和我們這幾個無知的人類。

    “鄭文,你不是還有一顆手雷嗎?拿出來把這扇石門也炸開。”我看着這個石門,比剛纔炸開的那一道也大不了多少,想既然沒有開啓的機關,那麼就只有暴力打開了。

    聽完我的話,鄭文正想翻開揹包去掏手雷,手就被鄭叔按住了。我和鄭文的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鄭叔,想知道他爲什麼不讓炸開這道石門。

    “這道石門不能炸,炸開後我們都得死在這裡。”鄭叔的話讓我和鄭文都一陣心驚。看到鄭文手上的動作停了,他指着石門上方牆壁上的小孔說道:“看看那裡,這道石門後布着流沙陣,一旦破開,那麼流沙陣也就瞬間被啓動,我們幾個都會被流沙活活的埋在這裡。”

    順着鄭叔的手看上去,那裡果然有不少的小孔,而且據鄭叔說,裡面的孔只多不少,只大不小。剛纔要是真的把這塊石門炸開,那麼從這孔中,石門後面涌進來的流沙,只怕會把這方空間填的滿滿當當,想到此處,我也不禁一陣後怕。

    “鄭叔,既然這石門炸不得,那我去炸那個老鬼。”鄭文轉過身來,不再看那牆上的小孔,對着我和鄭叔說道。

    我們三人之間,隱隱的鄭叔已經成了核心,我和鄭文不管做什麼決定之前都習慣的向鄭叔問。雖然我到現在還不知道這個鄭叔到底是什麼底細,屬於那個勢力的人,但是總歸覺得他不像是壞人。

    鄭叔看了看另外幾道石門,雖然也有兩道現在是半開着,但是卻離那惡鬼很近。想要靠近過去,就必須經過惡鬼的旁邊。遲疑的看了看我和鄭文,方纔輕輕點了點頭。

    鄭文見鄭叔點頭,早就按耐不住的他,伸手就把揹包裡剩下的那顆手雷抄了出來,輕輕一顆就朝着那惡鬼的方向扔去。

    有過一次經驗的我們,這次在鄭文把手雷扔出去之後,就雙手捂着耳朵趴在了地上。幾秒鐘之後,又是一陣地動山搖。而且我還感覺到了,有沙子從上方落到了我的頭上。心道不好,難道這震動把身後的流沙陣給開啓了,要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三個人這次就算真的交代在這裡了。

    鄭叔好像也感覺到了不對,擡起頭像石門上方的小孔看去。只見那小孔只是漏下了一小股的沙子便不再往外漏,這次鬆了一口氣。

    擡頭朝着惡鬼那邊看去,只見耗子的身體已經不見了,可能已經給炸的支離破碎了吧,但是那墨綠色的鬼臉還依舊朝着我們散發着詭異的笑容。我暗道一聲不好,威力那麼大的手雷,竟然都拿着惡鬼沒有辦法,就憑我們三人那就更拿他無奈了。

    可是現在那惡鬼已經朝着我們飛過來了,速度相當之快,張着大嘴就往鄭文的脖子上招呼。鄭文剛扔手雷時候趴下時候好像沒趴好,把膝蓋磕到了,這時候動作快不起來,等看見那惡鬼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逃脫了。

    就在惡鬼快要咬到鄭文脖子上的時候,我已經掄起揹包砸了過去。這一下砸的個結結實實,正好把那惡鬼砸偏,沒有咬到脖子上。鄭文吃了這一驚,也顧不上磕破的膝蓋,順勢一滾逃開了那惡鬼的攻擊範圍。

    就在我正準備砸第二下的時候,已經掄出去的揹包,讓我硬生生的扯了回來,因爲我眼前出現的不是那惡鬼,卻是大頭。

    “大頭,你怎麼在這裡,大團呢?”我朝着大頭問到。大頭只是看着我不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正當我打算過去拍拍他的肩膀時,大頭笑了,臉上的笑容很詭異,讓我大吃一驚,因爲這笑容就是那惡鬼臉上的笑。

    忽然覺得胸前和腰間同時有股灼熱的感覺,當即便醒了過來。這次發現旁邊的鄭叔拼命的扯住想要靠近那惡鬼的我,前邊鄭文拿着鐵鍬拼命的拍打那飛在半空中的惡鬼。

    看到這情況,我心裡道一聲好險,沒想到這惡鬼竟然能讓讓產生幻覺,差點就着了他的道了。連忙出聲提醒鄭叔和鄭文,千萬別看着惡鬼的眼睛。

    醒過來後,我也從揹包中抽出鐵鍬,和鄭文一起拍打那空中的惡鬼,且打且退,朝着剛纔剩下的兩個半開着的石門讓過去。

    惡鬼似乎看清了我們的想法,撲上來的更加兇猛了。我和鄭文有些力不從心起來,只恨這段路程怎麼會這麼長。

    不過好在,我們終於在被這惡鬼咬死之前,到達了半開着的那道石門旁邊,而幸運的是,這次石門總算沒有在進入之前關閉。我和鄭文在門口繼續揮舞着鐵鍬,讓鄭叔先進去。

    只是鄭叔進去的快,出來的更快。一邊退出來還一邊喊道:“路不通,快撤。”鄭叔剛退出門口,就聽見石門裡面傳出來鐺鐺鐺的聲音,好像利箭刺透石頭的聲音。

    “鄭叔,怎麼了?”鄭文邊揮舞着鐵鍬邊問道。

    “路不同,裡面有機關,是箭陣,要是剛纔我晚出來一步就成刺蝟了。”鄭叔受了一些驚嚇,不過作爲老江湖,很快便冷靜了下來。

    那邊的惡鬼笑出來聲音,又是那讓人頭皮發麻毛骨悚然的聲音。這時候我才發現,這惡鬼竟然不是想咬我們,而是把我們往這石門裡趕。

    不過現在也沒有任何辦法,這個石門既然不同,那就只有剩下唯一的那個半開着的石門能走了。惡鬼見我們三人朝着那剩下的石門退去,又一次撲了上來,雖然還是像把我們往那邊趕,但是那是剩下的唯一一條路,我們也不得不去。

    這次還是鄭叔在前,我和鄭文揮舞着鐵鍬在後。這回鄭叔進去後倒是沒有退出來,我和鄭文見此,也毫不猶豫的鑽了進去。那惡鬼竟然沒有鑽進來,而且還又一次露出了那種像是嘲笑般詭異的笑。

    一分鐘後,我們明白了那惡鬼爲何不鑽進來了,它確實沒有必要鑽進來,我們是不得不再次退出來。

    剛鑽進石門之後,我和鄭文見惡鬼沒有追進來,便一左一右的摻着鄭叔往前跑。但跑了沒幾步就聽見一陣陣嗡嗡的聲音,鄭叔停下後道了一聲不好,拉着我和鄭文就往回跑,邊跑還邊說,這邊也是死路。

    等出來後,才發現身後追着一大羣的飛行動物,個頭有拇指那麼大。看到那些東西后鄭叔明顯有些畏懼和震驚的喊了一聲:“屍娥,天哪竟然是屍娥。”

    現在我也顧不得問到底什麼是屍娥了,看鄭叔的表情就知道這傢伙是致命的,前有屍娥,後有惡鬼。這時候我才明白了鄭叔所說的,從來都沒有人見過推磨的鬼,見過他的人都已經死了。

    那屍娥連綿不斷鋪天蓋地的從石門後面飛了出來,密密麻麻的,並不靠近惡鬼,只是迎着我們三個而來。此時鐵鍬已經不管什麼用了,我們三個人已經把外套拖了拿在手中揮舞着要趕走那些屍娥。

    但是屍娥越來越多,用外套也不頂什麼用。我已經能感覺到我的胳膊上腿上都被屍娥咬破在往裡鑽,鑽心的疼。

    “鄭叔,怎麼辦呢?”剛一開口,一隻屍娥便鑽進了我的嘴裡,一股腥味讓我差點吐了出來。

    現在我和鄭文把希望都寄託在了鄭叔的身上,畢竟他是老前輩,見識過這種東西。見鄭叔很久沒有說話,好像在想着什麼,手上的動作也慢了幾分,就有更多的屍娥朝着鄭叔的身體飛去。

    見此情況,我和鄭文的衣服揮動的幅度更大更快了,把鄭叔也給遮嚴實,給他留出一些思考的空間。

    wWW★TTKдN★¢Ο

    “鄭文,葉家小子,往那邊關着的中間的那個石門去。”在這生死關頭的時候,我們對於鄭叔的話是毫無疑問的相信和執行的。揮舞着衣服護着鄭叔,就往那邊的石門慢慢的靠了過去。

    我的腿上胳膊上已經很疼了,快要撐不住了,現在舞動着衣服都覺得有些費力,那邊鄭文情況也和我差不多,相信過不了幾分鐘,我們便再也沒有力氣了,那個時候,我們幾個人肯定會交代在這裡。

    一想起被這些臭氣熏天的蟲子咬死,就是一陣憋屈。抽眼看了一下那邊的惡鬼,發現它竟然一動不動的看着這邊的情況,嘴角那笑更加詭異了。讓我覺得這惡鬼,竟然是有靈智的物體。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