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十三章 惡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十三章 惡鬼字體大小: A+
     

    這墓道並不長,可是我們三人卻是走的很慢,足足走了半個小時才又重新聽到了那腳步聲。這次沒有用提醒,鄭文就直接把自己右手食指劃破了。

    我又一次有一些心悸眩暈的感覺,狠了狠心,用牙齒把舌尖咬破,瞬間便清醒了過來。而旁邊的鄭叔竟然沒事兒,這讓我感覺到有些奇怪。不過現在不是奇怪的時候,馬上就要面臨的是異常生死抉擇,稍不注意就可能命喪於此。

    “鄭叔,從哪兒開始?”我轉過頭來,看了看絲毫不被腳步聲影響的鄭叔問道。

    鄭叔那邊好像也沒有多大把握,又一次走到墓道的牆邊開始敲打起來。這一回敲打的十分仔細,雖然聲音小不足以蓋過那均勻的腳步聲,但是沒一下敲打,都好像敲在我和鄭文的心上。我們兩個人就這樣看着不斷敲打的鄭叔,不敢有一點點的打擾。

    幾分鐘時間過去了,我們卻好像等待了幾個小時甚至幾天那麼久,終於鄭叔堅定的眼神告訴我們已經找到了那個地方。我和鄭文相視一眼,各自拿出鐵鍬便開始掏了起來。這期間,我們幾個人沒有說過一句話,全部都靠着眼神交流。

    兩個人掏起來的速度,當然要比第一個人掏起來要快的多。但是當第一塊磚掏出來之後,我卻有些傻眼。這次並不是和我之前在那個通道里一樣掏出一片空地,這塊磚後面竟然是實的,我和鄭文有些不可置信的對視了一眼,又將目光投向了鄭叔。

    鄭叔見磚後並不是空的,還是那般淡定自若好像胸有成竹的樣子,示意我和鄭文繼續往下掏。第一塊磚掏出來之後,其他的就好掏了,第二塊第三塊,很快的我們便掏出來一個很大的豁口。

    豁口後面全是泥土,看樣子是沒有出口的,也不知道鄭叔爲什麼讓我們掏這裡。我正想問鄭叔該怎麼辦的時候,只見鄭叔從我手上奪過鐵鍬,在那豁口後的泥土上鏟了起來。鄭文見狀之後,便也拿着鐵鍬過去幫忙。

    幾分鐘之後,那豁口後面出現了一道很小的石門,石門緊閉着,看起來也就僅僅只能容得下一個人通過。

    看到石門之後,鄭叔彷彿鬆了一口氣,口中輕聲說着:“果然如此,總算沒白費功夫。”

    石門出現之後,腳步聲更加清晰了,聽着那聲音就像是從石門中傳出來一般。我深吸一口氣,站在了石門旁邊,對着身後的鄭叔和鄭文點了點頭。便準備推門而入,可是我們把事情想的簡單了,那石門紋絲不動,我和鄭文加上鄭叔三個人都沒有推開那石門。

    鄭叔讓我和鄭文把石門旁邊的磚再掏出來一些,找一下開啓石門的機關。可是我們找了很久,把那豁口已經開的老大,還是沒有找到開啓石門的機關。裡面的腳步聲更響了,好像是在發出嘲笑的聲音,嘲笑着我們幾個未知的不自量力的人。

    摸索了好一陣,鄭叔也沒有辦法了。我們只好再一次靠着牆坐下,無奈的看着對面的那道石門把我們拒之門外。

    “鄭叔,你怎麼知道這裡有一道門?”我看着氣氛有些沉寂,便開口問道。

    “在書上看見的。”聽到這話我心裡有些驚訝,對於王玄齡這個人,正史和野史上幾乎都沒有任何記載。我也只是聽爺爺說起過一些,而這個鄭叔竟然能在書上看到,想來那書也算得上是相當珍貴的資料了。

    好像看出了我的疑問,鄭叔竟然給我解釋起來。原來這鄭叔竟然是滎陽鄭家的人,要知道滎陽鄭家在歷史上可是著名的大族,與博陵崔氏,隴西李氏,趙郡李氏,范陽盧氏,清河崔氏,太原王氏並稱爲五姓七家。

    當年五姓七家之間聯姻不斷,在隋唐時期也是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初唐年間,李世民爲太子李承乾選妃,看中太原王氏嫡女,求婚竟然被拒,李世民無奈只得選其他。而拒婚之後的太原王氏竟然未動分毫,當時世家的地位可見一斑。

    而這鄭叔,既然出自滎陽鄭氏,那麼家中的藏書就能想象得出有多珍貴了。這也難怪鄭叔能從書上看見王玄齡這個名字。

    “那鄭叔,我們該怎麼打開這扇門呢?”問話的是鄭文,我此刻還在消化剛纔鄭叔說的那些事情。

    鄭叔看着那扇門,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我懷疑這扇門就是當年王玄齡給自己留下的後路,墓牆後留門,這是破壞風水的。王玄齡作爲風水大師,是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因此我才這樣懷疑,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就只有兩個辦法能打開這扇門了。”

    “哪兩個?”聽到能打開這扇門,而且方法還有兩個,我頓時來了精神。

    “第一個就是找到機關,只要找到了開門的機關,那麼打開這扇門就不費吹灰之力了。”鄭叔的這話讓我有些想吐血的衝動,要是能找到機關的話,我們也不會在這裡乾坐着無奈的看着對面的石門了。

    “鄭叔,你直接說第二個吧。”聽着鄭叔這個毫無意義的方法,坐在那邊的鄭文也有些不耐了。

    “第二個更簡單,直接用炸藥炸開。”聽完鄭叔這第二個建議,我有想用頭撞牆的衝動,這比第一個還要不靠譜,要是有炸藥的話我們還掏了半天的磚幹嘛,直接炸開不就完了。

    就在我準備否定鄭叔這第二個說法的時候,鄭文竟然從揹包裡掏出了兩個手雷問管不管用。這倆傢伙,可是把我嚇的不輕。

    以前我只是個合法商人,就算是接觸過的土耗子也只是用一些原始的工具,最多就是雷管炸藥什麼的。這手雷可是軍火一類,沒想到鄭文身後的勢力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能把手雷都拿到這裡來。

    “你哪裡來的手雷?”鄭文是和我們一起出發的,收拾東西我們也在一起,他的工具和我揹包裡面的工具是一樣的,無非就是鐵鍬繩子一類的。

    經過鄭文的一番解釋才知道,他現在的這個揹包其實並不是他的。他的揹包在被那些手臂拉下來的時候就丟了。

    現在背的揹包是被冷刀扔刀砍死的那個僱傭兵的,當時僱傭兵掏槍射擊的說話,把揹包扔在了地上,鄭文隨手就撿了起來,後來拉着鄭叔和我一起逃出來之後就一直揹着。剛纔在那裡翻揹包找東西吃的時候,才發現裡面有這東西。所以現在一聽鄭叔說,就想到了揹包裡面的這兩顆手雷。

    我用詢問的目光看向鄭叔,只見他點了點頭。不過我還是有些不放心:“鄭叔,這門打開後會不會有什麼機關陷阱之類的東西?”

    鄭叔對着我笑了笑說道:“這個就不用擔心了,既然是王玄齡留給自己逃生的路,怎麼可能會有陷阱。”

    聽到鄭叔這樣說,我和鄭文才鬆了一口氣。鄭文拿着手雷,示意我和鄭叔走遠一些。等我和鄭叔走遠到一定距離時候,鄭文拿起一顆手雷在牆上輕輕一磕,發出清脆的聲音,迅速的扔到那石門旁邊。

    在扔出手雷之後,鄭文迅速靠着牆邊臥倒在地,我和鄭叔見此也立刻伏在地上。幾秒鐘之後,只聽見一聲巨響,整個地面都震了起來,墓道頂上落下一簌簌的灰土。

    此刻我只覺得耳朵發麻,響起陣陣的轟鳴聲。旁邊的鄭叔起身拉了我一把,嘴裡似乎在說着什麼,可是我一個字都聽不見。

    石門炸開之後,我們並沒有急着進去。等到身體恢復了一些,墓道里的塵埃落定之後,纔開始邁入石門之中。

    這一次還是我走在前面,鄭叔在中間,鄭文斷後。到現在鄭文手裡還拿着剩下的那顆手雷,在他看來,不管什麼鬼推磨還是磨推鬼,只要一顆手雷扔過去,全部都得完蛋。也不知道是因爲耳朵的聽力還沒有完全恢復還是怎麼的,進入石門竟然沒有聽到任何的腳步聲。

    石門後面的空間很大,足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有些空蕩蕩的,並沒有看見一隻惡鬼推着石磨的場景,我的心算是稍稍安定了一些。後面鄭叔和鄭文也相繼走了進來,看見這副場景,鄭叔直搖頭說“不對”。

    我也不知道鄭叔說什麼不對,正想邁步往前,只覺得身後誰把我拉了一把,一瞬間便向後倒去,倒在了石門之外。轉過身來發現鄭叔一手抓着我一手抓着鄭文,三個人都是在石門之外倒着。看樣子,是鄭叔把我和鄭文拽出來的。

    “鄭叔,怎麼回事兒?”我還沒開口問的時候,鄭文已經開口先問了。

    “裡面的那隻鬼很厲害,千萬當心。你們剛纔看見的那些都是幻覺。”聽到鄭叔的話,我當時就有些頭皮發麻。以前聽爺爺說過,只要道行很深的老鬼才會讓人產生幻覺,沒想到這推磨的鬼竟然有如此道行。

    那邊的鄭文明顯有些不相信,不過鄭叔是他的長輩,看樣子也可能是上司什麼的,所以有些不高興也只能忍着。

    我們站起來收拾了一下,又一次開始進入石門。這次裡面的腳步聲聽的更加清楚了,均勻而有力。每一聲好像都踏在我的心脈上,讓我們的每一步都走的有些艱難。

    這一次真真切切的看見了鬼推磨,確實是惡鬼推磨。眼前一片漆黑,沒有了剛纔進來時候的那種空蕩蕩的感覺,只是覺得有些壓抑。只有前面的那個石磨和那隻惡鬼,身上散發着點點的綠光。

    我看見那惡鬼便是心下一驚,那張墨綠色的鬼臉,就是我在旅館和之前的墓道見到的那般,只不過是更大了,足有臉盆那麼大。更讓我吃驚的是那個身體,這副身體竟然是死去抓着孔三爺跳入裂縫的耗子的身體。

    而石磨上的東西,更讓我有種想吐的衝動。那竟然是一隻只的手臂,被石磨碾壓着,變成一灘灘的肉醬。

    鄭文顯然是認出了耗子的身體,和我一般嘴張的老大的看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