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十二章 鬼推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十二章 鬼推磨字體大小: A+
     

    由於胸前的玉佩和腰間的銅牌都沒有什麼反應,我便放下心來,強忍着眩暈去扶臉色蒼白快要倒地的鄭叔。

    “葉小子,先別管我,我能撐得住,快把鄭文手右手食指指劃破,要快,記得是右手食指。待會兒我再給你解釋。”聽到鄭叔的話,我轉身看向鄭文。發現他面無異像,淡定自若的樣子,好像沒有什麼事情。

    不過再仔細看看,才發現這鄭文卻是已經深陷其中。我忽然想起來自己第一次聽到這腳步聲的時候,也和鄭文一樣,以爲天籟沉寂在其中,要不是玉佩和銅牌的提醒,我那次估計就一直沉溺於其中不能自拔了。

    從我那滿是瘡痍的揹包中,掏出了一把小短刀,沒有半分遲疑的拉起鄭文的右手就劃了下去。等到鄭文手上出現的第一滴血掉落在地上之後,腳步聲消失了,鄭文也徹徹底底的醒過來了。

    看到鄭文醒過來,鄭叔也是鬆了一口氣,也不在牆上摸索了,而是一屁股直接坐下靠在了牆上。鄭文雖然醒過來,但是看起來還是有些虛弱,而且臉色變得很是蒼白,比剛纔鄭叔更甚。

    “鄭叔,剛纔那是什麼聲音?”這聲音我不止一次的聽過了,而且還算得上救過我一次,就連那些墨綠色的鬼臉都不敢靠近。

    “常言說的好,有錢能使鬼推磨。剛纔這聲音就是了,呵呵。”鄭叔雖然坐在那裡有些笑意,但是笑的很不自然。

    “鬼推磨?”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說這種東西,之前都一直拿來形容有錢人做壞事的,這次終於聽見真真切切的用在鬼身上了。

    “是啊,鬼推磨。這次遇上麻煩了,推磨之鬼我行走江湖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以前只是聽說過,還沒有見過,相傳見過的人都死了。”鄭叔的話,讓我更爲吃驚和害怕了,而且還有一絲絲的慶幸。

    幸好我走出那鬼打牆之時,沒有看見這推磨的鬼,不然的話,估計也以我的狀態,肯定是沒辦法從它手中逃脫的。

    “鄭叔,那麼有沒有辦法逃脫呢?”看着那邊鄭文臉色蒼白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半天都沒有緩過勁來,我只好繼續問下去了。

    “有。傳聞只有一人逃脫過這推磨的鬼。”鄭叔雖然說有人逃脫,但是卻沒有半點興奮的樣子。

    “誰?”聽聞有人逃出去過,我不禁有些開心,只要有人能逃出去,那麼就表示着我們也是有可能逃出去的。

    “就是建造這片陵墓的風水大師王玄齡。”我一想也就明白了,既然這陵墓都是出自王玄齡之手,那麼他又沒有死於陵墓當中,當然就是逃出去了。

    正說話間,那邊的鄭文說話了,看來已經緩過勁來了:“鄭叔,王玄齡當時是怎麼逃脫出去的?”

    鄭叔坐在那裡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王玄齡畢竟是千餘年前的人了,這座陵墓又是他所修建,肯定會給自己留下一條後路的,至於是怎麼逃脫,也只有王玄齡本人知道了。

    聽完鄭叔的話,我們連最後一點的希望都磨滅了。不過既然那腳步聲一直沒有靠近,那麼我們只要繞着走不就可以了,想到就去做,我一手拉起鄭叔,一手拉起鄭文沿着離腳步聲最遠的墓道那邊走去。

    鄭文也慢慢的恢復了血色,走了大概五六分鐘左右,那腳步聲漸漸消失了,這時候我和鄭文都同時送了一口氣,而鄭叔的臉色更加凝重了。

    “葉家小子,別往前走了。”走過一段距離之後,鄭叔拉住了正要繼續向前走的我和鄭文。我和鄭文都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葉家小子,鄭文,我們遇上鬼打牆了,呵呵。看來我們還真必須得見見這推磨的鬼了。”聽到鬼打牆,我心裡咯噔一下,第一次聽到這個腳步聲的時候,我不是也遇見了鬼打牆嗎?難道這次又遇見了。

    我和鄭文對視一眼,放開了攙扶着的鄭叔。鄭叔見我和鄭文不是很相信,就拿手指着牆上的印記,這是他剛纔聽到腳步聲之前在牆上摸索什麼時候留下來的。

    “鄭叔,你是不是記錯了?您老當時在牆上留下印記的時候,可是有腳步聲的,現在這兒可沒有腳步聲。”鄭文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鄭叔指着那牆上的印記時候,我就信了,即使現在聽不到任何腳步聲。因爲我之前就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沿着這兒繼續走肯定還會回到這裡。如果轉過身去走,也能走到這裡,不過到時候腳步聲就會出現了。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我沒有把自己的經歷說出來,不想讓他們知道更多,只是問鄭叔,遇見這樣的事情該怎麼辦。

    還沒等鄭叔說話,鄭文起身來對我說:“葉強,你待在這裡照顧鄭叔。這裡沒有腳步聲,我不信遇見了鬼打牆,等我找到出路轉過來接你們。”

    鄭文剛說完就起身繼續朝前走去,我和鄭叔都沒有出聲攔着。因爲我們都知道從這個方向走去最終還是會走回來,而且我們剛纔也走過一遍,沒有多大危險。

    在鄭文走了之後,我也學着鄭叔靠着牆坐在了地上。潮溼的墓道有些陰冷,牆上也冷冰冰的,靠着極爲不舒服,但是這樣很節省體力。

    “鄭叔,真的沒辦法出去嗎?”我看氣氛一時有些壓抑,便開口問道。雖然眼前這個老者還不知道是哪個勢力的人,但是現在都同樣困於此處,俗話說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希望,希望我們三個臭皮匠能頂一個諸葛亮吧。

    聽到我的問題,鄭叔又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說道:“辦法是有,但是和沒有也差不多。想離開這裡就得找到王玄齡當年給自己留的那條後路。找到那條後路,就能出去了。只是,也不知道王玄齡當年留的那條後路,在哪座墓中。”

    這三相墓府中共有三個墓,如果那條路就在這個墓中,那麼找到出路就可以出得去。但是我一定得找到三爺和大頭還有爺爺他們,才能出去,這樣一來,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倒不是找到出路出去,而是找到通往其他兩個墓的通道。

    “鄭叔,那麼如果找到能通往其他兩個墓的通道,是不是就能擺脫這推磨的鬼了?”我看着有些意志消沉的鄭叔問道。

    鄭叔朝我笑了笑,笑的很勉強。用手指了指身後留下的印記說道:“按照書上記載,這裡就是通往下一個陵墓的通道,你再看看,這裡是嗎?”

    我看着鄭叔牆上留下的那些印記,看樣子他已經把這一片全部的都檢查了一遍,顯然沒有任何的發現。趁着鄭文還沒有回來之際,我走到了那片印記旁邊,開始一塊一塊的敲起那些磚來。

    接着我便失望了,這些地方全部都是實的,沒有一塊磚後面是空的。也就表示着,這裡根本不是什麼通道,只是原原本本的一道牆而已。

    鄭叔看着我失望的神色,又笑了笑說道:“現在明白了吧。我剛纔說的不該是這樣?”鄭叔雖然在笑着,但是笑的很無奈。

    “那麼我們就沒有辦法到隔壁的墓中嗎?”我還是不死心,既然第一次那個鬼打牆我都能逃出來,這個肯定也能逃出去。

    我剛問完話,鄭文從那邊過來了,雖然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鄭文的臉色並不好看。過來之後,鄭文就在鄭叔的身邊靠着牆坐下,一言不發。

    鄭叔和我一起看了看鄭文,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繼續剛纔那個話題:“想要到隔壁的墓中,還是有辦法的。”聽到鄭叔這樣說,鄭文好像看到了希望一般轉過頭來看着我們。

    “想要到隔壁的墓中,那麼就得去見一見那推磨的鬼了。”鄭叔好像在心裡做了某個重大的決定一般,這時候站了起來,一副很輕鬆的樣子。

    果然不出我所料,到最後還是要去見見那推磨的鬼。也不知道那鬼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如此了得,連老江湖的鄭叔都談之色變。

    “怎麼樣,敢不敢去?”我轉過身來向鄭文問道。

    鄭文聽到我的話,可能覺得自己被小視了一般,“去就去,誰怕誰,大不了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我有些奇怪這話竟然是從鄭文口中說出來的,我一直以爲只有大頭和大團這樣的人才能說出這樣的話。看來環境改變人的性格,這話一點也沒有錯。

    “好了,先吃點東西恢復一下體力,待會兒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老頭子我也要去見一見那推磨的鬼,要是早知道這樣,就帶上個幾捆子紙錢,看看能不能通融通融,呵呵。”聽到鄭叔這般說話,我能感覺到這次他也是真正的豁出去了。

    “鄭叔,能不能給我倒點水,我的水掉下來時候弄丟了。”看見鄭叔從自己的揹包裡面掏出來一瓶慢慢的礦泉水,我便厚着臉皮上前去要,我的半瓶水早就喝的只剩下一點底子了。

    鄭叔並沒有接我手中的瓶子,而是從揹包裡面直接拿出了一瓶沒開的遞到了我手中。我有些不好意思拿,鄭叔見我這般便說道:“待會兒過後,我們生死都還不知道,這般身外之物還計較什麼,該吃吃該喝喝,就算要死也得吃好喝好不是。”

    既然人家都這般說了,我也就沒再客氣,接過來擰開就喝了一口。吃好喝好恢復了一些體力之後,我們便沿着反方向走去。

    我和鄭文還是在兩邊纏着鄭叔,這一次鄭叔的包背在了我的身上。三人同去,步伐堅定,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味道。

    其實說心裡話,不怕是假的,畢竟聽鄭叔說,那推磨的鬼,見過的人除了王玄齡之外全部都死了,我們會不會和王玄齡一樣逃脫呢?而且,就這短短的時間內,我們三個人,竟然要共同經歷生死,這世道還真是奇妙。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