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十一章 逃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十一章 逃脫字體大小: A+
     

    鄭文見冷刀衝進來,有些驚嚇,正想上前去說些什麼的時候,冷刀的刀已經砍了過來,嚇的鄭文立刻後退,差點死於冷刀的刀下。

    “冷刀,你幹嘛,我是鄭文,耗子呢?”鄭文朝着冷刀厲聲喊道。石門中雖然是有一些亮光,但是石門裡的空間很大,那點兩個散發出去也是十分的弱。而且冷刀衝進來的速度太快,以至於鄭文他們都沒有發現冷刀的異像。

    我雖然很想就此離開,讓冷刀把他們全部解決了,但是我還想弄清楚爺爺的下落,以及鄭文在爲那股勢力充當間諜。他們找爺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因此,我便出聲提醒鄭文:“冷刀已經死了,他這是被怨魂附體了,不信你看他的脖子。”我邊說話便打開手電筒,照到冷刀的脖子上。

    說實話,我現在沒有什麼勇氣看冷刀那副掛着詭異笑容的蒼白的臉。只是讓鄭文他們看清楚之後,就迅速把關了手電筒。

    鄭文聽到我說話也是吃了一驚,這一驚嚇之間速度就慢了幾分,冷刀又是一刀斜砍過來,眼看着就要砍在鄭文身上。死後的冷刀力氣有多大我是見識過的,這一刀下來,鄭文估計得被劈成兩半。

    正在鄭文以爲要被砍死在這裡的時候,那個僱傭兵打扮的李哥動了,取下揹着的自動步槍,直接朝着冷刀就是一衝掃射。冷刀這一受阻,刀便沒有砍下來,鄭文的這條命算是保住了,連滾帶爬的就跑到李哥的身後。

    冷刀的身體已經被射的千瘡百孔,裡面已經沒有血往出流。手裡還攥着那把刀,低頭看了看自己那殘破的身軀,臉上的笑更加詭異了。

    這次冷刀沒有繼續向鄭文砍去,而是直接衝向了拿着自動步槍的李哥。李哥見冷刀衝了過來,絲毫不以爲意,冷靜的拿起槍繼續向冷刀掃射,他身後的兩個和他一樣打扮的人也同時向冷刀掃射起來。

    一時之間槍聲不斷,血肉橫飛。冷刀的腸子都漏了出來,在腰間迴盪着。可是他還是在一步一步的朝着李哥的方向靠近,走動之間只見他手腕一擡,把手中的刀直接扔了出去。

    刀擦着鄭文的衣角插進了旁邊那個穿迷彩服的人,直接將那人帶出去三四米遠。鄭文大叫一聲轉身跑過來,拉着那山羊鬍子教授就準備跑。

    見着陣勢,我知道我不能再待在這裡了,立刻轉身隨便找了條墓道便跑了進去。聽到後面有腳步聲,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鄭文拉着那山羊鬍子老者也跟着我進了這條墓道。

    雖然現在是逃命的時候,鄭文依舊拉着那山羊鬍子老者,可見這老者對他來說一定非常重要,說不定我還能從這老者身上知道一些我爺爺的事兒。於是我便稍微等了一下,等鄭文拉着那老者跑到我身邊之後,我便伸出手拉住他的另外一隻手,繼續奮力的向前跑去。

    大約跑了十多分鐘,也不知道拐了多少次彎,聽見後面沒有動靜了之後,我們才找到一個看起來不是很大的空曠石臺上坐了下來。

    還沒有等我開始說話,鄭文就過來給我介紹:“葉強,這位是鄭叔,也是給張爺辦事兒的。”轉身又向那鄭叔介紹我:“鄭叔,這個就是我給你說過的地龍王的孫子葉強。”

    鄭文說這老者鄭叔是他本家的叔叔,以前也是道上混的,做過幾年土耗子,後來只跟在張大海身邊鑑定一下古董,不怎麼拋頭露面,所以很多張大海手下的人都不太認識。我心說你騙鬼去吧,之前在那石門裡說的話我可是原原本本的都聽見了。

    既然鄭文這樣說,我也不去說破,只是給老者見了見禮,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鄭叔”。老者捋了捋那山羊鬍子,竟然有幾分得意之色。我沒有再去理會那鄭叔,而是轉身去問鄭文,當時出現了什麼狀況。

    鄭文他們遇見的狀況和我之前遇見的也差不多,忽然間地上出現一道裂縫,涌現出來很多手臂,把他們拼命的往下拉。團隊裡有幾個人竟然活生生的被手臂給撕裂開,所以我聽見的那毛骨悚然的慘叫聲應該就是他們發出來的。

    只是鄭文的運氣比較好,到最後才直接被拉了下去。拉下去之前他還看見冷刀把耗子給救了回去。鄭文也和我一樣,掉下去之後就暈倒了,不過他的運氣很好,醒來後就遇見了這鄭叔他們一羣人。

    我現在開始懷疑,這鄭叔他們是比我們這一行人提前進入這古墓之中的,不然怎麼會恰好讓鄭文給遇上。鄭文回過頭來問我的情況,我把耗子和冷刀的死,還有和孔三爺他們走丟的事情說了一遍。

    至於我掉下來之後的事情,則是很簡單的掠過,只說掉下來後醒來就遇見冷刀,然後就拼命的逃,看見石門後有裂縫,就進來了,之後就遇見了他們。

    我這般說,鄭文倒也沒有什麼懷疑,畢竟冷刀那般樣子,他也是看見了的。像我們這樣的遇見冷刀,也只有逃命的份。

    想到冷刀那個樣子,我就更擔心孔三爺了。當時可是耗子的身體抱着三爺一起掉下去的,也不知道三爺現在怎麼樣了。還有大頭和大團他們,也不知道會不會和我一樣,遇見這麼多的危險。

    休息了幾分鐘,等氣喘勻了,我們便開始商量接下來怎麼辦。之所以我和他們兩人商量,是因爲那個李哥沒有回來,如果那個僱傭兵一般的李哥在的話,我也不敢和鄭文他們在一起,畢竟這個神秘的勢力是誰,我也不清楚。

    另外一點就是,我們有着共同的目的,那就是找到我爺爺。雖然不知道他們找我爺爺做什麼,但是肯定是要先找到我爺爺。

    他們兩人想要在此等一下那個李哥,雖然我很不情願,但是也不能表現出來,只是在期待着冷刀能和那個李哥同歸於盡,對於忽然冒出來的這個想法我也是嚇了一大跳,什麼時候我已經這樣不把人命當回事兒了。可能是因爲這幾天的經歷吧,從鍾阿四開始,我見過的詭異事件和死人有些多了。

    等了許久,李哥和另一個僱傭兵還是沒有過來,鄭文和鄭叔的眼中開始失望起來,而我則是隱隱有些小小的興奮。不和那個李哥同路,至少我的危險性就沒那麼高。

    “鄭叔,走吧。李哥可能是走到另外一條墓道去了,或者已經……”鄭文沒有再說下去,但是意思我們都已經知道了,冷刀的那一刀扔過去就殺掉一個人,給我們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聽到鄭文這樣說,我當然很是興奮。得趕緊先找到孔三爺,這是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以孔三爺的經驗來說,走出這片墓地應該沒有多大問題。當然更重要的是,要找到張大海和我爺爺。

    “鄭叔,您老是前輩,過的橋比我們走的路都多,給我們說說這片古墓吧。”我雖然之前在石門外偷聽了一番,對於這古墓知道一些,但是爲了避免行走之間的尷尬,便又一次問了出來。

    鄭叔又一次捋着他那山羊鬍子,得意的給我說了起來。我和鄭文一左一右的扶着這老者,聽他講這古墓的事情。說的基本上和之前在石門裡沒有多大區別,只不過這次加上了自己的推論,我們現在應該在葬着九鸞釵的那個墓室中。

    而且,九鸞釵畢竟只是一個死物,所以身邊並沒有多少怨魂的出現。最多也就只是一些當年修建陵墓的工匠,和那些千餘年來進來盜墓留在此地的土耗子魂魄而已。

    要說起厲害的,怕是要數居於右側的南齊潘淑妃那裡。傳聞中那潘淑妃可是隔着百餘年都能夢中前來索取九鸞釵,可見其陰魂的厲害程度,連金枝玉葉的同昌公主都因爲佔據她的心愛之物而死於非命。

    聽到這裡,我心下不禁跳動更快了。按照這鄭叔的說法來看,我們現在居於九鸞釵所在的最左側,那我和大頭大團走散的地方則應該是居中的同昌公主所葬之地,而孔三爺被拉入裂縫之處,豈不正是那南齊潘淑妃的地盤。

    想到此處,我的腳下便快了幾分,得趕緊找到孔三爺啊。他一個人雖然有經驗,但是怎麼可能應付得了那麼多厲害的鬼物,我一邊走,一邊在心裡祈禱着孔三爺千萬別出事兒。

    “鄭叔,那你覺得張爺和我爺爺會在哪兒?”我邊走邊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南齊潘淑妃那裡。”鄭叔的回答,又一次讓我心驚。

    “爲何不是在同昌公主那裡?”這次問的是鄭文,他的問題,也是我想問的問題。

    鄭叔看了一眼鄭文,好像有些不滿,然後才緩緩的說道:“同昌公主雖然早亡,但是不管是正史還是野史都是有口皆杯的。而張爺和地龍王到此,肯定是要找藏鬼杯的消息,像藏鬼杯這種惡毒的東西,怎麼可能是同昌公主的,只可能屬於那南齊潘淑妃,因此他們二人去往南齊潘淑妃的陵墓中可能性更大些。”

    如果爺爺和張大海在同昌公主陵墓中,我的擔心還不用那麼大,同昌公主的名聲我也是知道一些。但是現在兩人很有可能和孔三爺一樣,也是在南齊潘淑妃的陵墓中,這就讓我更加的擔心了。

    “鄭叔,你知道從這個陵墓中,哪條通道能同往隔壁的陵墓中嗎?”雖然在這個陵墓中找到出口是最爲安全的,但是現在我們都必須前往南齊潘淑妃的陵墓中去。

    鄭叔並沒有回答,而是從我和鄭文扶着的手中掙脫了出來,走到墓道邊一點點的摸索了起來。邊摸還邊說着“不對啊,不該是這樣啊。”

    正在說話間,我又聽見了那均勻的腳步聲,心境眩暈的感覺隨即而來。鄭文和鄭叔也是聽到了那腳步聲,鄭文倒是沒有什麼反應,而鄭叔則是大驚,臉色都變的蒼白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