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十章 三相墓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十章 三相墓府字體大小: A+
     

    我再不遲疑,掏出鐵鍬便開始沿着磚縫掏起來,磚頭很大,很是需要力氣。我費了很大勁,終於把那塊磚掏了出來。果然是空的,掏出磚頭之後,便能看清隔壁的另外一條墓道。

    第一塊被掏出來之後,剩下的就好辦了,很快的我便掏出一個能容我鑽過去的洞來。鑽出來之後,心裡便輕鬆了很多,至少不會被那麼多鬼臉追了,那些鬼臉我看着都有些噁心,尤其是第一次看見的時候給我留下的恐懼到現在還難以抹去。

    誰知道剛放鬆一些,那均勻的腳步聲再次傳來。心悸眩暈的感覺,再次席捲而來,這次玉佩和銅牌同時發燙起來,提醒着前面出現的確實是鬼物。

    一想到這次的鬼物竟然比之前墓道里面的鬼臉更爲厲害,我心下便是更加擔心起來。不過幸好玉佩和銅牌的那一發燙,讓我迅速從心悸眩暈的感覺中拉了回來。我開始繞着那個腳步聲走,小心翼翼的慢慢離開,生怕腳步聲追出來。

    一直走了許久,直到那腳步聲消失之後,我才鬆了一口氣。看來那腳步聲的鬼物,應該是不能離開那裡。

    現在既然走出了鬼打牆,那麼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繼續去尋找孔三爺和大頭他們。對於大頭我倒不是很擔心,畢竟這小子手上有些功夫,相反我更擔心年老的三爺,一來上了年紀不說,二來之前看見的冷刀,讓我更加擔憂。

    不過擔憂歸擔憂,沒有找到人之前,所有的擔憂也只能是白擔了。墓道錯綜複雜,很快我便有些迷失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往哪個方向走。不過想到三爺作爲土耗子,那麼他肯定會習慣性的往墓地最中間去,“拜見”一下墓地主人。

    想到這點之後,我便也沿着墓道往中間走去。沿着曲曲折折的墓道走了大概十幾分鍾,又出現一座石門,這做石門與冷刀追我時候我擠進去的那個石門相仿,只不過這個石門的開口更大一些,而且裡面有些許的光亮。

    看到光亮,我心下一喜,這種地方有光,那麼便必是有人在此。很有可能是大頭他們尋找自己尋到了這裡,想到這兒我便興沖沖的走了過去。正準備喊出聲時候,聽到裡面的對話,硬生生的把聲音嚥了回去。

    “鄭文,你不是說已經找到地龍王了嗎,怎麼會約我們到這裡來?”說話的是一個男子,身高大約一米八八以上,穿着迷彩服,揹着自動步槍,臉龐冷峻面無表情,這一身打扮看起來很像越南邊境的僱傭兵。

    “李哥,我最後得到消息時候,張大海和葉如龍同時失蹤,很有可能就是來了這裡。”鄭文這個時候渾身不自在,我從門縫中只能看見他的側臉,不過那顫抖的身軀卻是能讓我感受到此刻他內心的恐懼。

    “上面讓你緊盯着張大海,你盯得人呢?葉如龍去找張大海你也清楚,但是接下來就失蹤了,你竟然連一點消息都沒有。”被鄭文喊李哥的那個男子,說話比較慢,但是說一句是一句,每句話都冷颼颼的,讓鄭文覺得害怕。

    而且我看到這個李哥,心裡沒來由的也是一陣恐懼。這個李哥,絕對是殺過人的,而且還不少,那眼神中的戾氣冷冰冰的毫無生氣,看着鄭文就好像是看死人一般。也不知道是覺得鄭文快要死了,還是他看什麼東西都是這樣。

    門裡面加上鄭文和李哥一共有五個人,剩下三個人一個山羊鬍子老者,另外兩個和李哥一般打扮的年輕人。

    “好了小李,就別嚇唬小鄭了。上面沒有怪罪下來,我們來這裡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先找到地龍王葉如龍。”旁邊一個山羊鬍子的老者走了出來,拍了拍鄭文的肩膀說道。這山羊鬍子的老者給我很熟悉的感覺,總覺得在哪裡見到過這個人。

    老者說完話後,李哥只是冷哼了一聲,轉過身去坐在身後的石桌上冷冷的看着鄭文不再言語。而鄭文也不敢看李哥,轉身看向山羊鬍子老者說道:“鄭叔,上面怎麼會把您老給派來了?”

    “怎麼,不歡迎老頭子我?”那鄭叔笑呵呵的捋着山羊鬍子,對鄭文說道。

    “怎麼會呢,您老可是這方面的行家,有您老在這裡,我纔是更加放心呢。”鄭文討好一般的對着老人家說道。

    接下來幾人便開始討論起來這裡,主要是那山羊鬍子老者在說,鄭文時不時的問上兩句。我雖然在門外聽的不是很底細,但是也聽出了個大概。

    原來這塊墓陵是罕見的三相墓府,是出自唐宋風水大師王玄齡的手筆。所謂三相墓府,指的誰三個墓地相連相通,從外面看只是一個墓,而裡面實則有三個墓,葬着三個人。

    相傳當年王玄齡在建完這座三相墓府之後便失去了蹤跡,有人懷疑王玄齡在建墓完畢之後便死在了這塊墓裡。因爲從這塊墓地建成之後,誰也沒有看見他家祖傳的那塊銅牌,是以才讓世人有了這樣的懷疑。

    而唯有唐懿宗時期的同昌公主死後,修建的陵墓爲三相墓府。所以山羊鬍子老者很是懷疑此處纔是同昌公主真正的陵墓。

    三相墓府三塊墓地葬着三個人,居中的爲同昌公主,左側卻不是駙馬韋保衡,而是刻着“玉兒”二字的九鸞釵,至於右側是誰,至今還沒有定論。

    首先不可能是韋保衡,當時韋保衡天怒人怨流放途中死於半道。他死去之時,同昌公主陵墓已封。而且當時韋保衡的名聲,確實不配與同昌公主同葬一處。

    說完之後,山羊鬍子老者說出了自己的推測。他覺得居於右側的很有可能就是當年同昌公主夢中的南齊潘淑妃。潘淑妃那次取回的不僅僅是九鸞釵,甚至連同昌公主的命一起取了回來。

    至於同昌公主和南齊潘淑妃之間的一些傳聞,我也是聽說過的,同昌公主下嫁於韋保衡第二年夢見一美人自稱南齊潘玉兒,要來取回同昌公主佩戴九鸞釵。夢醒後同昌公主細觀九鸞釵,發現果然刻着“玉兒”二字,夢後不久同昌公主亡故,方纔二十一歲。

    在同昌公主亡故之後,那枚九鸞釵也隨即失去了蹤影。有人認爲九鸞釵隨着同昌公主陪葬了,也有人認爲九鸞釵單獨入葬還於南齊潘淑妃了。總而言之,便是葬了,後來傳聞同昌公主陵墓爲三相墓府,才得知九鸞釵竟然單獨葬於一處。

    裡面的人說完話便開始聊一些其他的,故意把聲音壓低,我在門外也聽不清楚。不過我知道一旦讓他們發現我的存在,那麼我肯定是凶多吉少。

    沒想到鄭文竟然還不是張大海的人,竟然是這個神秘勢力的間諜,看來以後行事得多加小心了。這個神秘勢力好像也在找我爺爺,只是不知道他們找我爺爺到底有什麼目的。

    爲了不讓他們發現,我便悄悄的退了過來,沿着另外一條墓道走去。現在需要我消化的東西有些多,我得好好想想。

    首先,三相墓府真的只有同昌公主的陵墓是這樣嗎?這個不好判斷,因爲我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所以很難判斷這裡到底是不是同昌公主的陵墓。

    其次,王玄齡真的死在了陵墓中嗎?按照山羊鬍子老者的說法,修建完同昌公主陵墓之後便再也沒有見過他,連祖傳銅牌都消失了,但是我身上這塊銅牌確確實實是存在的。而出現在那幾個死去才幾百年的骷髏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再次,這個神秘勢力到底是誰?聽他們的意思好像是鄭文在自己出發之前就已經通知到的,他們比我們好像要提前一些來到這裡。

    最後,他們找爺爺做什麼呢?難不成他們也和我一樣,被藏鬼杯中的厲鬼給纏住了。可是聽見山羊鬍子那話可以看出,他的道行不低。

    這些個疑問一直都在我腦子裡不停的轉着,想不清楚就不去想了。現在除了要儘快找到孔三爺和大頭之外,還得防備着這幾個人。

    既然這裡是三相墓府,那麼我現在處在哪個墓中呢?也不知道這個墓有多大,就這樣沒頭沒腦的找下去,萬一再遇見什麼鬼打牆之類的東西,就更難找到他們了。想着這些,就沒來由的一陣心虛。

    走的離那石門遠一些的地方,我纔敢打開手電筒。這剛一打開,照到前面看清那東西,我轉身便往回跑,怎麼把這傢伙給忘記了。手電筒照到的又是冷刀,還是那蒼白的臉詭異的笑,還有那把放着寒芒的刀。

    這會兒我也顧不上被鄭文他們發現了,這冷刀的厲害我可是見過的,遇上他我只有逃跑的份。在這狹窄的墓道里,又一次上演了我逃他追的過程。

    很快,又回到了石門旁邊。這次我沒有絲毫猶豫便衝了進去,裡面那幾人見我進來還沒開口,冷刀便也衝了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