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七章 墮入墓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七章 墮入墓地字體大小: A+
     

    此時的天色已經是非常的黑了,即便是鄭文距離我並不足二百米,但是我也一點都看不清他們那裡的情況,只能聽見那裡的慘叫聲和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怪聲。

    見到這種情況,以我的膽子自然是不敢直接到前面去察看,畢竟鄭文他們跟我並沒有太深的關係,相反,我還很討厭他們,但是也不能就這麼不管不顧的任憑他們去死,情急之下我只好將走在我們後方的大頭三人叫上來。

    聽到我的呼喊,大頭他們很快就趕到了我這裡,此時鄭文那裡的慘叫聲已經非常的大,在我們這裡已經可以聽得清清楚楚了。

    等到大頭三人過來,我的心裡纔算是有了點底氣,畢竟有他們在,即便是碰到什麼恐怖的東西,也能夠有一戰之力。

    而冷刀在聽到鄭文他們那裡的慘叫聲時,臉色一變,想都沒想就向鄭文那裡衝了過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我們的視線之內,此時的天已經徹底的黑了下去,在我們這裡的能見度更是少的可憐,基本上兩步以外的地方,我就已經看不見了。

    見到冷刀衝出去,我們幾個人並沒有去追他,而是按着原來的計劃繼續行走,只不過是換了一個方向,避開了鄭文他們,不能怪我們無情,而是這種情況下,大家誰都幫不了誰,他們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走了沒多遠,冷刀居然帶着滿身是血的耗子回來了,此時耗子的情形可是夠慘的,一隻耳朵已經被咬了下來,腦袋上面的半塊頭皮都消失不見,看樣子是被人拽着頭髮,生生扯下來的,整個腦袋也腫了大約三倍左右,遠遠超過了大頭的大小,臉色青紫,肚子也腫的跟懷孕十個月的孕婦一般。

    看到耗子的模樣,孔三爺臉色瞬間就變了,急聲道“快放開他,他已經被怨魂附身了。”

    怨魂附身,聽到這句話,冷刀沒有絲毫猶豫,衝着耗子已經腫的跟南瓜一般大的腦袋,反手就是一刀,其速度之快,讓我都感覺後背不停的冒着涼氣。

    可惜冷刀的反應是夠快,但是耗子的腦袋實在是太大了,冷刀的刀恰好卡在了耗子的左眼裡面,再無法存進。

    而突然遭到襲擊的耗子也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聲,整個人向前一探,連同左眼在內的小半個腦袋就被刀劃開,同時張開大嘴就咬在冷刀的脖子上面,只聽咯嘣一聲脆響,冷刀原本握着刀柄的手就無力的垂了下來,顯然是沒有了呼吸。

    而耗子腦袋上面被劃開的地方還不停的向外面流淌着腦漿,混合着冷刀脖子上面飛濺出的鮮血,立刻弄得我臉色鐵青,整個人差點就要吐出來。

    這個時候還是孔三爺最鎮定,畢竟老爺子這些年走南闖北的,見過的血腥場面多了去了,這種小場面還嚇不到他。

    只見孔三爺上前兩步,彎腰撿起剛剛冷刀滑落的刀,擡手一記橫切,直接將耗子的脖子砍斷,隨即從懷裡面取出一瓶裝滿黃色液體的水瓶,直接就澆在耗子的身上。

    伴隨着一陣刺耳的慘叫聲,耗子被砍掉的大頭居然還在不斷的動彈着,那張滿是鮮血的大嘴不停的閉合着,似乎在發出什麼詛咒一樣,同時兩隻眼睛也從眼眶裡面暴突出來,死死的盯着孔三爺,那眼神,充滿了怨毒。

    做完這一切的孔三爺終於鬆了一口氣,整個人也放鬆了下來,可就在這時,異變陡生,原本倒在地上的耗子身體,居然從原地慢慢站立起來,本來漲得快要爆炸的肚子似乎也因爲剛纔的劇烈運動而爆炸開來,從肚子裡面散落出滿地的殘肢,甚至還有人的腦袋和內臟。

    見此情況,我也來不及去噁心了,急忙伸手指着孔三爺的背後,焦急的叫道

    “小心!”

    同時大頭也一個箭步竄了上去,妄圖將孔三爺拉回來,或者將耗子的身體踢開,孔三爺自己也以最快的速度彎下身子,儘量保護好自己的要害部位。

    本來要是按照這種情況來說,大頭是絕對能將孔三爺救回來的,可這個時候,地面突然發生了劇烈的晃動,一道肉眼可見的裂縫在大頭和孔三爺之間出現,隨即越來越大,迫使大頭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腳步。

    而耗子身體則在孔三爺的身後,彎腰抱住了孔三爺,縱身一躍跳下了裂縫之中,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裂縫裡面也開始爬出許多條人的手臂,這些手臂都沒有身子,完全就是一條又一條孤立的手臂,但是其數量之多,卻令人頭皮一陣的發麻。

    見到這種情況,我想都沒想,大喊一聲“跑”,然後轉身就開始跑了起來,也不管自己是在哪個方向跑了,只要能避開那些手臂就行。

    因爲是黑夜,腳下的路看的不是很清楚,一路跑的跌跌撞撞的,有幾次還險些摔倒在地上,要不是身後的大頭上來扶我一把,恐怕我早就被那些手臂給抓住了。

    因爲火把都已經在剛纔逃跑的時候扔掉了,所以我和大頭還有大團在跑路的時候,互相之間都保持着非常近的距離,以避免誰出現了突發情況,能夠及時去支援。

    就這麼在黑暗裡面一通狂跑,突然,我就撞到了某個東西上面,因爲之前一直衝刺的慣性,我的腦袋重重的磕在了某個略顯脆弱的關節上面,發出一聲脆響,我估計是有什麼東西被我撞碎了。

    擡頭一看,瞬間就嚇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雙腳不斷的登着地面,向後蹭了有兩米多遠,我撞到的居然是鄭文他們隊伍裡面的一個人。

    此時那個人不知道因爲什麼,居然長高了足有半米之多,上身好像被硬生生的拉扯一樣,所有的皮膚全都裂開了,再加上剛纔我那一撞,直接就碎了,各種器官都開始往外流,上半身直接就倒了下來,一雙跟剛纔的耗子一模一樣眼睛正好對着我。

    我大叫一聲,下意識的不停呼喊着大頭和大團,可是喊了半天,也沒有人迴應我,我擡頭四處看了一下,這才發現,我周圍此時一個人都沒有,本來應該站在那裡的大頭和大團已經消失不見。

    想我生平什麼時候經歷過這種場景,自己一個人身處於這麼個鬼地方,對我的心裡承受能力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而我也不知道突然從哪裡冒出一股力量來,一下字從地上跳起來,一腳踢飛眼前的屍體,然後跨過屍體就跑了過去。

    這回可是真的什麼都不顧了,只知道埋頭拼命的跑,不管是碰到什麼,還是撞到什麼,我都不帶擡頭看一眼的,只知道低頭不停的向前跑着,這一路下來,弄得我身上黏黏糊糊的,不用猜我也知道,肯定是血。

    跑着跑着,我的前方的地面上突然出現了一道裂縫,裂縫跟剛纔孔三爺跳下去的那個裂縫一模一樣,只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個,只是我也不用知道了,因爲我馬上就要步孔三爺的後塵,跳下去了。

    本來我奔跑的速度就很快,再加上天那麼黑,能見度實在是太低了,我發現裂縫的時候,已經距離裂縫不足一米了,這種距離下,我根本就無法做出及時的反應,只能是順着慣性衝到了裂縫裡面。

    下落的時候,我感覺到有無數雙手臂抓住了我,然後拖着我向更深的地方下墜,那些手臂是那麼的冰涼,但是卻非常的柔軟,跟活人的手臂一樣,一點都沒有那種斷肢的僵硬感。

    但越是這樣,我就越發的頭皮發麻,閉上眼睛,我乾脆什麼都不看,也不掙扎了,任憑那些手臂擺弄着我的身體。

    過了大約十分鐘左右,我的身體已經被那些手臂抓的到處都是淤青,而且多處因爲長時間缺血的原因,已經變得發麻起來,就連大腦也因爲長時間的供血不足開始漸漸的暈厥,甚至於因爲鬼氣的原因,我居然開始產生幻覺了。

    迷濛間,彷彿有無數的鬼臉正在我的四周,那些鬼臉上面全是痛苦的表情,那表情極度的扭曲,彷彿跟我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可是現在的我意識實在是太模糊了,估計再過一會就應該死了,因此對於周圍的鬼臉我是一點都不在乎,隨便你們怎麼處置我的身體吧。

    帶着這種思想,我的意識慢慢的陷入到了混沌之中,最後徹底的暈了過去。

    人在昏迷的時候其實是非常幸福的,因爲這個時候是沒有任何感覺的,就如同迴歸到最本源的狀態一樣,什麼都不存在。

    只不過這種幸福顯然是不屬於我的,因爲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開始恢復了意識,我沒死,而是到了一個地方,看樣子應該是一個墓地。

    之所以這麼說是有根據的,因爲在我的旁邊,有着許多的骷髏,看骷髏的狀況,應該是已經死了有幾百年了,因爲這些骷髏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腐爛的快要消失不見了,而其中一個骷髏的身上有着一塊銅製的牌子,上面寫着“三重生死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