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章 猙獰鬼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章 猙獰鬼臉字體大小: A+
     

    我的名字叫葉強,今年二十八歲,搞得是倒賣古董生意的,店子在河南,倒也算是混得不錯,在全國都有十幾處分樁(分部)。

    99年那會,國家掀起了禁令風暴,我店子的地基倒了,幾個下地的土耗子暴露了行蹤,被政府的人給抓住了,最後整個倒鬥集團都被抓進了牢子,這地基倒了,我這店子自然也就開不下去了。

    最後我幾乎是把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總算是把政府那些傢伙給填飽了,不然我也得進去吃牢飯。

    我幹古董生意也有十個年頭了,在道上也是小有名氣,我爺爺名叫葉如龍,以前是個倒鬥專業戶,“地龍王”的稱號,可謂是響徹整個盜墓界,我剛出道的時候,就是藉着老爺子的名氣,才能夠站住腳跟。

    只可惜,老爺子在幾年前就收手了,再加上我現在虎落平陽,以前那些所謂的朋友哥們,全都沒了聯繫,都跟避瘟神那樣躲着我,要想重新開起店子,簡直上難上加難。

    在家裡閒置了兩個月,老爺子建議我去湖北淘淘貨,99年這會,全國很多地方都發了大水,老爺子跟我說,湖北那地兒多泥石流,地下很多東西都被衝了出來,只要我沉下心去找,還是能夠搞到些好東西的。

    我聽着也在理,老爺子是響噹噹的倒鬥專業戶,他的眼光可是一絕,再加上湖北這邊的曾是長江故道,中華幾千年都靠着這條大河描繪歷史,裡面的秘密多了去,運氣好的,說不定還真能搞點稀世珍寶。

    跟老爺子借了幾萬大洋,我當晚就出發去湖北了,老爺子也知道我在家悶壞了,見我有點生機,很放心的把錢交給了我,還囑咐我多長點心眼,現在的人都精明得很,讓我心裡頭多個小九九,別被人忽悠了。

    跟我一起去湖北的,還有我一個哥們林哲,他名字聽起來很文雅,但人長得卻是又高又大,尤其是他腦袋,跟大頭娃娃似的,所以我都喊他大頭。

    我跟大頭從小長大,關係特別鐵,他爹以前也是個倒斗的,是我爺爺手底下的夥計,十幾年前,大頭他爹跟老爺子去秦川倒鬥,從此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老爺子是個重感情的人,見大頭無依無靠,就把他當孫子來養,所以我從小就把大頭當做是我同穿一條褲子的親兄弟。

    大頭是個話嘮,特別的機靈古怪,一路上要不是有他嘮嗑嘮嗑,我還真會被悶死,何況大頭也算是半個古董人,眼光雖然沒我準,但也八九不離十,有他在,也能夠幫我掌掌舵,最重要的是,大頭很能打,一個頂十個的那種,有他在,我也不怕被人給勒脖子(打劫)。

    到了湖北後,我才知道這淘貨是有多難,以前我只是坐在店子裡等人上門,現在突然要我自己動手,也是遇到了不少的阻礙,尤其是湖北這邊民風特別彪悍,兩句不對口,就直接開罵起來,幸好有大頭撐着,不然我還真得掉一身皮。

    關鍵這淘貨很陰暗,得暗地裡悄悄進行,政府這年頭又查得緊,一不小心,就被公安抓進牢子裡,到時候把我以前那些勾當翻出來,我鐵定要判個三四十年。

    我們在湖北呆了兩個月,顆粒無收,身上的錢都花在打點關係上了,眼看就要花光了,我對猴子說,如果明天還沒有什麼收穫,我們就撤了吧,轉戰北京潘家園子去,那裡魚龍混雜,憑着我們的眼光,也比現在兩頭蒙好。猴子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第二天,我跟猴子分頭行動,這裡是長江河裡屯,在以前是長江主要的支流,後來因爲各個朝代的改造和修葺,這裡也就被截去了,因爲這故道形狀有點像是鵝脖子,又稱爲鵝裡江。

    鵝裡江的收藏者多如牛毛,這裡又經常發大水,水一退,就滲出了河牀,大把淘金者就往這裡頭鑽,我抱着撿漏的心思逛了一圈,依舊是沒有發現半件好東西,心裡也是撥涼撥涼的。

    就當我準備會旅店準備行李的時候,大頭突然給我打了電話,讓我在旅館等他回來,聽着語氣很激動,莫非是淘到了什麼好東西?

    大頭的眼光我還是相信的,懷着急切的心情,我在旅館等了十幾分鍾,等猴子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只見他手裡抱着一個木盒子,眼神得意得很,在他身後,還站着一個身穿短袖的中年人,四十來歲,皮膚黑得很,一看就是個老實巴交的莊稼人。

    大頭屁顛屁顛地走了過來,把木盒遞給了我,說道:“強子,這木盒裡面可是好東西,我從這傢伙手裡收來的,以我的眼光,起碼值這個數。”他伸出了三個手指頭,抖了抖眉頭。

    其實當我看到這麼木盒的時候,心裡也是有點詫異,這木盒可是黃梨木,成色很一般,但勝在年頭足,古色古香的,光是個木盒都能整個萬八百的,裡面的東西也不會差的哪去。

    我並沒有直接拿過木盒,看向了那個中年人,他一進旅館就顯得有點緊張,面色還有點發白,顯然是第一次幹着生意,但老爺子說了,這年頭的人都鬼的很,很有可能這中年人是假扮的,爲的就是坑我們的票子。

    我皺了皺眉頭,問道:“大哥,你這木盒是哪裡鼓搗來的?”

    那中年人點了口旱菸,嗓子尖的很,聽着生疼:“鵝裡江的一處支道嘛,那裡大水剛退,好多人都在掏河泥,俺閒着沒事,就過去湊了湊熱鬧,最後就發現了這東西,您看看,這東西值多少錢?”

    我心裡發笑,這鵝裡江可是出了名的淘寶地,每當發大水了,連莊稼人都會去碰碰運氣,這個人說的模棱不可,也是個精明的主,他的話可不能信太多。

    心裡是這樣想着,我不動聲色的打開了木盒,裡面是一件酒杯裝的青銅器,從鑄造風格上判斷,似乎是唐宋年間的,表面呈現硃紅色,似乎是刷了硃砂,像這種東西,很難判斷價格,主要就是看這層朱漆包着的東西是什麼,所以這種買賣也就是單純的碰運氣。

    這時大頭湊了上來,咬着我的耳朵說:“強子,你翻過酒杯的底部瞅瞅,那裡刻着一些唐文,看年份不像是造舊的,應該有戲。”

    我眼光一亮,立刻把酒杯給翻了過來,下面有幾個小孔,孔邊寫了幾個複雜的文字,我瞟了眼,心裡不由咯噔一下,急忙把酒杯給放回了木盒,朝着中年人說道:“大哥,這東西我們不收,你拿走吧。”

    大頭看我面色劇變,也似乎是料想到了什麼事情,趕忙把中年人送出了旅館,然後把房間的門窗都關好,追問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酒杯他看着可是個真貨。

    我長長地舒了口氣,對大頭說道:“這中年人說謊,他並不是什麼莊稼人,而是正兒八經的掏河人,從他的神態和手上的老繭判斷,可能還做了不少年頭。”

    掏河人並不屬於盜墓界,他們是混跡在山川大河區域,乾的是掏河沙的勾當,一般都以倒賣爲主,行事隱秘,數量也比倒斗的少得多,他們大多是一個集團行事,勢力大得很。

    大頭有點迷糊了,管他什麼掏河人還是莊稼人,能搞到真貨就成,何況那個中年人要價也不是很多,我們翻手賣出去,也能搞到不少的票子。

    我跟大頭說,那酒杯是真貨不假,但收了那東西可是要人命的,那個東西叫做藏鬼杯,是一種依靠吸納人氣來飼養亡靈的髒東西,一旦生人碰了,就要被藏鬼杯裡面的亡靈吸了生氣,一輩子都纏着你。大頭聽了頭皮發麻,剛纔他也是碰了藏鬼杯的。

    我讓大頭放心,藏鬼杯裡面的亡靈只能夠記住一個人的生氣,第一個碰它的人是那個莊稼人,藏鬼杯要纏也只會纏着他,藏鬼杯極爲邪異,老爺子也曾跟我說過一些藏鬼杯的事情,無不是駭人聽聞,爲了安全起見,我還是決定跟大頭立刻離開湖北。

    當晚我們吃過了晚飯後,就早早休息了,旅館裡的行李都整理好了,等天一亮,我們就搭早班車去北京。

    現在正值湖北盛夏,天氣熱得很,又悶又潮溼,但迷迷糊糊中,我卻是感覺全身冷得要命,好像全身上下都有冰塊壓着,愣生生地把我給凍醒了。

    我睜開眼看了看,頓時頭皮發麻,在我的牀邊,出現了一張墨綠色的鬼臉,那鬼臉五官猙獰,兩顆腥紅的眼睛正瞪着我,正咧着嘴巴詭異的笑着。

    這時我才發現,身邊的大頭也醒了,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指了指房間的大門,然後猛地吼了一個跑字。

    我早就被嚇得六神無主,撒開腳丫子就往門外跑去,大頭立刻抄起牀榻下的鐵臉盆,朝着猙獰鬼臉狠狠地砸了過去。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