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不給機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不給機會字體大小: A+
     

    58、不給機會

    別墅區一事一直拖着沒有着落,張禹清靜下心來耐心等,他把主要精力投到了新開發的項目上,每一個進度每一個步驟都仔細研究審覈。

    一天工作結束後,張禹清有些疲憊的回到家裡。

    桌子上擺着豆豆和他愛吃的菜,謝健給他盛了一碗飯,看着他滿臉倦容關心道:“今天很累麼?一會吃完飯洗個熱水澡吧。”

    張禹清點點頭沒有說話,事情還沒有過去,由不得他輕鬆。

    晚上張禹清洗完澡,趴在枕頭上,一邊思索着是否要再催促一下顧問進展問題,謝健破例來關心他的公事。謝健一向不對他工作上的事指手劃腳,不過最近看他有些深沉。

    張禹清笑着說:“沒事,都是些瑣碎煩事,過去就好了。”

    謝健仔細的看看他,覺得他最近臉色不是太好:“那你到底在焦慮什麼?肯定是出大事了,有什麼說出來大家也可以商量商量。”

    “就是那塊地的事兒,”張禹清解釋道:“有一樁行賄案牽扯了,一直拖着沒結果,地也批不下來,還有稅務的人來查帳。”

    謝健思索了一下,問:“你得罪過什麼人嗎?”

    張禹清苦笑:“怎麼可能不得罪人?不過都是生意場上的事,因爲不是得罪人的事,我只是受牽涉,這起事情主要是行賄案。”

    謝健想了想,提議:“我覺得你應該聯繫一下喬家,他們家關係比較多,說不定能知道點什麼,哪怕幫你捎帶一句話也好。”

    張禹清眼睛一亮:“我怎麼把F給忘了!”說着跳起來就要去打電話,謝健一把拽住他:“你也不看看這是幾點了!”

    F很爽快的答應了,可日子依舊一天天過去,可那邊仿如石沉大海,投一顆石頭都擊不起漣漪,就在張禹清都在想沒準就白花了一千萬的時候,F興沖沖的帶來一個消息:“清哥,事給你搞定了,那塊地沒問題,你可以繼續操作,手續下個月就給批下來,另外步行街的事也OK,不過我三叔可說了,想分你一杯羹,你看如何?”

    張禹清大喜:“這事多虧你三叔幫忙,肯定沒問題,準備要多少?”

    F回答:“三叔這幾年一直想做地產,但是精力也顧不過來,他意思這樣,步行街的事,他只管投錢,由你操作,但是股益要拿20%。”說完又補充道:“三叔可說了,由你親自操刀,其他的人他可信不過,不過我悄悄的告訴你,這事你要弄好了,我三叔手裡還有地,他早幾年把京郊的地買了好幾塊,準備修渡假山莊的。”

    “這事好說,20%也不算多,”張禹清思索着,慢慢的回答:“資金其實我並不缺,不過喬三爺既然發了話,那我可就獅子大開口了,前期30%的資金可要在手續下來之前全部到位,咱們就好好的玩一票。”

    “沒問題,”F笑着說:“我三叔是有錢人,你只管開口,他對這個步行街興趣並不大,我看他是想看看你的能力,然後準備後面讓你放手弄大項目。”

    果然,別墅區的地很快就下來了,張禹清兌現諾言,讓應文雄去忙別墅的事,自己親自掛帥上陣主持步行街的拆遷安置工作。

    在步行街修到一半的時候,喬三爺終於點頭首肯他的工作,放心的把京郊的一塊地交給他,準備聯合開發。

    張禹清從外面回來,累得往沙發上一躺,對謝健說:“明天你好象休息吧?陪我去京郊走走。”

    謝健把西裝給他脫下來,勸道:“錢賺得差不多就行了,沒必要那麼拼命。”

    “說的也是,”張禹清順着他說:“至少該給自己找個接班人吧,我可不想累死在這上面。”

    謝健完全沒有聯想的附和:“接班人一時找不到,也可以分擔些給其他的人,你這樣下去,遲早得累病了。”

    張禹清揉了揉太陽穴回答道:“接班人怎麼會找不到?肯定是傳給豆豆咯。”

    謝健一愣,遞過去一杯水:“豆豆?他纔多大點?你等他接班至少還要等個十年二十年的。”

    張禹清笑着說:“二十年是不用的,十年還可以等一等,再說了,接班人不是從小培養麼?我準備等他大點就開始培養他。”

    “你就慢慢幻想吧!”謝健推了他一把,叫他起來吃飯。

    但是張禹清下定了決心的事一般不會改變,在豆豆滿了4歲之後,謝健被學校派出交流學習半年,他便請老師專門訓練豆豆的各種能力,甚至還包括4門外語課程的老師。

    爲了每2天可以吃一頓肯德雞,豆豆忍了又忍,還是沒把被張禹清“虐待”的事告訴謝健。

    等到謝健半年後回來才知道,他心痛的看着豆豆胖乎乎的小臉,轉過頭怒責:“他才幾歲?你就忍下心來讓他參加什麼魔鬼訓練?”

    張禹清笑着回答:“老師說不早啊,有的孩子從三歲開始,再說這訓練也沒什麼啊,主要是一些聽說讀寫和能力訓練,這對他的智力發育也很有好處。”

    謝健放下豆豆,站起來跟張禹清理論:“他是人不是機器,更何況他才只有4歲而已!”

    張禹清第一次看到謝健如此脾氣不好,趕緊分辨:“他已經4歲半快5歲了好不好?”

    “還沒到5歲,那就只能算4歲,你能指望一個4歲的孩子幹嘛?我真是不明白你!太急功近利了!”謝健牽起豆豆的手:“走,我們上樓去。”上到一半樓梯,謝健回過頭來:“把老師辭退了,他需要的是一個快樂的童年,不是那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訓練!”

    張禹清被謝健嗆得一鼻子灰,摸摸下巴堅定自己的想法,不肯放棄這個培訓計劃。

    晚上謝健又反覆的叮囑他,讓他把老師辭退了,張禹清耐心的解釋:“你不也想豆豆好嗎?其實那些訓練沒那麼可怕,而且他現在也有些壞習慣,讓老師來更爲條理性的教育,不是更好嗎?”

    謝健默了一會:“我並不是反對早教,這個在國外已經很流行了,可是我反對的是中式的死板教育,這對小孩子的身心發育都不好,這樣吧,我明天看看課程表,如果能按照我的要求修訂,我可以考慮讓豆豆繼續學習。”

    張禹清答應了,一早便送上課程表。謝健提筆嘩嘩刪去了一大半課程,纔算是勉強同意。雖然課程減少了,但是肯德雞沒有了,豆豆同學撇着嘴巴,覺得還不如以前。

    張禹清用的溫水煮青蛙的計策,半年之後,不知不覺的悄悄增加了幾門課,甚至還加了體能和武術的項目。

    謝健不是太放在心上,他其實也主張小孩子要有個健康的身體,所以對張禹清的安排沒有太多的疑義。

    但事情偶然轉變是在之後不久的一天夜裡,張禹清因爲有些疲倦,先去衝個澡準備繼續再做文件,謝健知道他明天有個會議很重要,估計着他要晚一點才睡,就端了杯咖啡進去。

    就在謝健轉身的瞬間,他突然看到桌子上有個計劃書:成長培訓,不知道出於某種直覺,謝健輕輕翻開,裡面琳琅滿目的列出了各種計劃,甚至還包括在8歲後的槍支訓練。

    謝健立刻明白了,張禹清從來就沒改變過他的想法,他不過是把兩節課揉成了一節而已,怪不得豆豆老是說睡不夠,說上課辛苦。

    很好!很好!謝健忿忿的把計劃書原封不動的放回去:張禹清,抱着你的成長計劃見鬼去吧!

    第二天晚上,張禹清回到家,左右看看,詢問陳媽:“小健和豆豆呢?”陳媽一愣:“他們還沒有回來,我還以爲他們會跟您一起回來。”

    張禹清一愣,立刻摸出電話打給謝健,可電話竟然關機了。他在一樓四處看了看,沒看出有任何打鬥或綁架的痕跡。

    就在張禹清有些煩躁轉進臥室查看的時候,他突然注意到睡牀的枕頭上靜靜的躺着一封信。

    信很短,張禹清掃了兩眼,苦笑着撥給凌峰:“在幹嘛呢?你不是閒無聊麼?有事給你做了!”



    上一頁 ←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