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一羣流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一羣流氓字體大小: A+
     

    56、一羣流氓

    在2個月的煎熬之中,好不容易讓謝月勇恢復了健康,謝健便迫不及待的回了國。U C小 說網:張冶很久沒見他,撲上來親熱的叫着:“爸爸!爸爸!”

    一旁久未開口的謝月勇突然說:“我很累了。”謝健忙請陳媽給他帶路先上樓休息。張冶看看謝月勇,怯生生的喊了聲:“舅公。”謝月勇恍如未聞,自己上樓去了。

    張冶沒得到迴應,有些受傷害的看着謝健,謝健給了他一個鼓勵的微笑:“舅公很累了,要先上樓休息,明天才會下來跟小冶玩。”張冶想起什麼似的,更正道:“我叫豆豆,我叫豆豆。”“好好,明天舅公纔來跟豆豆玩,好不好?”

    等張冶被陳媽帶開,謝健這才無奈的對張禹清說:“我覺得這樣很難受。”張禹清安慰了他幾句:“有的事只有等時間慢慢來淡化,別想那麼多了,你要不先去洗澡休息一下吧。”

    謝健洗完澡倒在牀上問:“你到底跟我舅舅說了什麼?”張禹清裝傻:“我沒說什麼啊,我今天還沒跟他說話呢。”

    “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

    張禹清躺到他旁邊,撫摩着他微溼的頭髮:“我就說,他管得到你,可管不到我,以後我只要知道你和別人在一起,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擺平一雙。”

    謝健打開他的手:“跟你說正經的!”

    “我真的就是這樣說的啊,反正我就是耍流氓唄,你舅舅就嚇着了,然後他就不說話了。”

    謝健責怪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漂白了嗎?幹嘛要這樣說?”

    張禹清放開他,往旁邊一躺,輕鬆的回答:“對你舅舅這樣的人,就是要耍流氓,你不知道麼?正經人都怕流氓。”

    “你這樣說,我舅舅肯定會對你有陳見的。”謝健想了想:“清,我只有這樣一個舅舅,也就這樣唯一的一個親人,我希望你能接納他,好嗎?”

    張禹清無所謂的回答道:“我對他沒什麼啊,關鍵是你舅舅不待見我。”

    謝健伸手在他胳膊上一扭:“那你不能讓着點嗎?他畢竟是長輩。”

    “好好好,我讓着點。”張禹清摸摸胳膊:“你輕點,我這長的是肉。”

    謝健突然笑出聲來:“你不長肉,那你長什麼?”面對這樣明顯的暗示,張禹清毫不示弱的撲上去:“讓我來研究研究你……”

    謝健捉住他的手:“我們倆躺在牀上就不能做點別的?”

    張禹清擡頭:“比如?”

    “比如聊天啊,可以聊聊政治啊,經濟啊……唔……輕點……”

    張禹清心道我幾個月沒見你,我還管什麼政治經濟?嘴裡卻回答:“你說唄,我聽着呢……”

    謝健扭了扭身體,輕微的喘息着:“我在美國那段時間,美國好象一直在高調宣揚要限制……”

    “限制什麼?”張禹清一心二用,毫不含糊的提醒着。

    “限制……限制……不、不知道……”

    張禹清有事,第二天一早就走了,謝健因爲還有假,準備先休息兩天再回學校報道。他躺在牀上還有些昏沉,時差還沒有完全倒過來,突然門被敲了三下,謝月勇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

    謝健吃了一驚,雖然蓋着被子,不過被單下光溜溜的,讓他很是尷尬,吶吶的問:“舅舅,有什麼事嗎?”

    謝月勇沒看他,看着窗戶淡淡的說:“我想跟你打聲招呼,我在這裡住不習慣,準備回老家去。”

    謝健一頓:“舅舅,住在這裡不好嗎?你、你也可以……把這裡當……自己家……”說到後半句,他有點支吾。

    “我住不習慣,”謝月勇回答着,臉上沒有表情:“我很多年沒回去過了,想回去看看。”

    “可是,”謝健突然想起什麼,激動的一下坐起來:“可就算你要回去,現在還不行,現在……公安……”

    謝月勇轉過頭掃了他一眼,目光一碰到他,象是被燙了一下,立刻轉過臉看着旁邊:“那就再等等吧。”

    謝健立刻醒悟到自己沒穿衣服,臉一紅馬上躺了下去。謝月勇說完轉身走出門去,謝健這才拉開被子看看自己,胸前胳膊都被張禹清弄得到處都是吻痕和青紫。

    這下完蛋了!謝健愁眉苦臉的想,以前只是嘴巴上說,這次可是被舅舅捉到現行了。哎,都是人倒黴,喝口水都會塞牙縫啊……

    張禹清這邊也一樣遇上喝水都塞牙的事,起因是前兩年他一時興起也騰出手倒騰了一把建築業。當時他們無償給區政府修了一個標誌性的廣場,做爲交換,區府答應以低價方式出讓一塊郊區的地給他作爲補償。

    可現在廣場是修了,可領導外地升職去了,這塊地現在成了懸在半空的肉,落不下來。

    聽完彙報,張禹清冷靜的做出處理意見:“讓顧問們去處理這個事,這事當初也有他們的份,再說了,每個月花那麼多錢請了一堆人難道光吃飯不幹事?”

    應文雄是地產公司的總經理,此刻他偷偷瞄了眼張禹清,看看老闆沒什麼表情,心裡放鬆下來:“是,我回頭馬上聯繫。他們在那邊都有關係,應該很快就有迴音。”

    張禹清在菸缸裡滅掉煙淡淡的回答:“我不要回音,我要結果,要是公司不贏利,哪來的錢請顧問呢?再說了,那塊地不是準備修別墅區麼?我好象記得當初答應給顧問們每人一幢吧?”

    應文雄連連擦汗:“是,是。”

    張禹清接着吩咐:“不給那塊地也行,我對商業地產也很有興趣,聽說市裡不是準備在東區弄個步行街麼?那個讓我們來運做也行,不過,可我不要分一點,要全部。”

    應文雄連連點頭答應着,一邊觀察着老闆的臉色,據他的心得,越是沒有表情,就證明老闆心裡越是把這事看得重。現在是地產業的黃金時代,地產公司這一塊算是集團的重頭戲,他若不好好表現,相信盯着這位置的人恐怕不是一個兩個。

    張禹清揮揮手讓他下去,等門關上,不禁揉了揉眉頭:孃的,吃了我的,拿了我的,現在拍拍屁股說走就走?耍流氓?看誰更流氓!

    作者有話要說:我覺得這個文應該要完結了……聽你們的意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