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儲強的遺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儲強的遺願字體大小: A+
     

    51、儲強的遺願

    今天是雷幫的大日子,雷龍因得到張禹清支持,開始涉足國內的軍火,最近兩年重振幫威,已是翻天覆地的變化。UC小說網:最近他們因新搬遷東區,決定改名爲東龍。

    雷龍早早下了帖子請張禹清,張禹清欣然接受,一大早就來了東龍新落成的本部。雷龍把他迎進單獨的會客室,陪着說了會話。

    張禹清和他隨便聊了聊,又說了說別幫的趣事。雷龍突然岔開話題:“西同的人上個月收了幾個我們的人過去,這事肯定沒完,希望你別插手。”

    張禹清想了想:“有人流動是很正常的,難道這幾個人有問題?”

    雷龍回答:“其中一個加入我們不到一年,做了點小職務,上個月突然退出還帶了幾個人走,恐怕沒那麼簡單。”

    張禹清點點頭:“既然是這樣,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不立好規矩,以後會亂套。”

    雷龍笑着打趣:“總要跟你先說說,免得到時童姐跟你告小狀又生誤會。”

    張禹清失笑:“大家做事,但憑公正之心,我也不會不講道理。”

    雷龍感嘆了一句:“我也老了,近兩年對爭鬥什麼的都不感興趣,可惜我下面沒什麼可以接手的人,否則我早享清福去了。”

    張禹清大笑:“雷叔,這話還太早,再做幾年不遲。”

    “看看再說吧,我下面的人雖忠心,可惜成材的少,我又只有一個女兒,實在不希望他打打殺殺的。”雷龍抿了口茶,若無其事的回答:“我倒是看好遲宇,可惜人家沒興趣來收我這個爛攤子。”

    張禹清笑着說:“雷叔可高看了他,他做事還行,要真坐上位,恐怕還是差太多,太擡舉他了。”

    兩個人正說着,張禹清的手機突然響了,看看號碼,只顯示了一串陌生的號碼,張禹清有些驚訝,知道他電話的人不多,這個會是誰呢?

    接起來卻是斷斷續續的聲音:“清哥,快、快來……齊玉街……”

    張禹清聽到最後幾個字才確定是儲強,忙向雷龍打了個招呼,從後門出來直奔車庫。

    儲強從前年已經離開他,自己開了個小店鋪埋名隱姓賣包子去了,現在會是什麼事呢?按說歡樂夜的事已經完全弄好了,該抓的人一個沒漏,不應該再有事了。

    張禹清皺着眉頭一路狠踩油門,心裡轉了無數個念頭,卻又一一被自己打消。

    他一個急剎車停到齊玉街儲強的店鋪外,急急打了打門,卻被反鎖着,看看左右又有許多路人,只得走到後門,趁無人之時一腳踹開。

    儲強倒在後間門口,斜倚着門檔看到張禹清露出一個痛苦的微笑。張禹清疾步上前扶起他問:“怎麼回事?”

    儲強大吸了口氣:“我中了毒鼠強,已經沒救了,你要再、再晚點,就見不着我了。”

    張禹清一急,扶起他:“走!去醫院,萬一有救呢!”

    儲強費力的搖搖頭:“我也不想活了,一命還一命,這一命算是還給小紅的……”

    張禹清愣了愣:“小紅人呢?”

    “小紅、竟然是、是他(她)的表妹……果然、果然是因果報應,”儲強頓了頓,有些接不上呼吸:“清哥,後事只能託付給你了……這、這算是兄弟最後一次求你了……以前欠你太多,臨死前又欠下一筆,只、只能來世再還了……”

    張禹清預感有些不妙,站起來往裡間走去,果然,小紅一身血污,腹部正中插着一把刀,已沒入了手柄,摸摸脖子,早沒了脈。

    張禹清剎時明白了,過去扶起儲強:“你真是傻,還債不是那麼還的!走,我帶你去醫院。”

    儲強用僅剩的一點力氣推開他:“不,我本來就對活着沒什麼興趣……死了正好讓我了卻心願。清哥,我、我……”說着漸漸毒發,急促的呼吸,卻再也說不出完整的話來,臉上的表情扭曲,眼珠彷彿要漲破眼眶。

    張禹清沉靜的握住他的手:“放心,孩子交給我,我會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撫養成人,你若願意,我會將你和小紅一起下葬……”

    儲強聽到最後一句話,露出一個駭人的扭曲笑容,乾嘔了幾下,突然一伸腿去了。

    張禹清不敢久留,去裡間抱了尚在熟睡中的孩子從後門溜了出來,放在汽車副駕位上,直奔家去。

    一路上,張禹清抿緊了脣,小紅前年是進京來投靠親戚打工的,後來說是親戚沒投靠成,又沒飯吃差一點流落街頭。儲強有一天早晨開店發現了她,可憐她就留了下來幫店。

    估計也是相處久了日久生了情,可怎麼會鬧成現在在這樣?不得而知。張禹清看看旁邊的甜睡未醒的小孩,心裡一陣陣的痛,儲強恐怕早已絕了生的希望,可憐這樣小的孩子就沒了父母,可怎麼是好!

    張禹清一路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到了家,直接抱了孩子上了二樓,一早他出門時,謝健還沒起來。

    謝健最近跟着教授趕課題,好不容易得了一天休息,睡得正香。朦朧中感覺到有人爬上牀來,他習慣性的推了一下:“別鬧。”卻摸到一手的口水,不禁睜眼一看,只見一個幾個月大的嬰兒正睜着眼看着他。

    謝健一驚,叫了兩聲張禹清,沒人應答,忙撥了個電話:“喂!你是不是綁架了個嬰兒??”

    張禹清沒心情鬧,靜靜的說:“你先關照一下孩子,我晚上回來會向你仔細說明的。”

    謝健聽出他話裡的沉重感,知道他心情不太好,忙答應着掛掉電話。可是他對孩子根本沒有經驗,要怎麼照顧簡直一頭霧水。正在猶豫間,孩子倒哇哇的大哭起來。

    謝健慌了神,忙起牀找牛奶,好不容易熱了牛奶拿勺子喂他,可小傢伙根本不吃,依舊哭個不停。

    旁邊廚房的陳媽看了,熟練的接過來拉開尿布,原來是尿尿了。因爲臨時沒有尿布,拿了一件乾淨的棉T恤用着,看到換上乾淨尿布的小嬰兒止住了哭聲,謝健點點他的小臉:“你倒心裡明白得很,就是不會說!”

    陳媽在旁邊笑着說:“要說話還早呢,還得等半年。”謝健來了興趣,又仔細問了好多關於嬰兒的話題,陳媽都一一解答個仔細。

    小嬰兒用上了新尿布,又喝了點牛奶,一會不哭不鬧就睡過去了,陳媽一直誇獎他:“真好,這孩子好帶!不鬧人!”謝健覺得比自己受了誇獎還高興,喜滋滋的抱着孩子上樓去了。

    晚上張禹清回家時,謝健正在擺弄白天買的玩具,一個28歲的大男人,竟然玩得如迷。張禹清失笑,走過去揉了揉眼睛疲倦的笑:“你在幹嘛呢?”

    謝健答道:“你看,我纔買的,漂亮吧?我買了好大一堆,小時沒機會玩,長大了又不好意思買,只能趁着抱個小孩的機會去過把癮。”

    張禹清把頭靠在他肩膀上:“這是什麼?”

    “這個是旋轉彩燈,你等一下,我把燈關了就看的到了。”說着跳起來關了燈,只見各種大小的藍色星星投影在天花板上,不停的旋轉移動,還變換着顏色。

    “這個是嬰兒的玩具麼?”張禹清懷疑的問。

    “我反正理直氣壯的買回來了,哈哈。”謝健望着天花板,憧憬着說:“多少年沒看到星星了,這樣看看也能彌補一下吧。”

    張禹清突然生出一種浪漫的情懷,靜靜的靠在謝健瘦小的肩上,享受着這片刻溫馨。

    孩子的問題,我解釋清楚了,還有什麼不清楚的?來吧,發問,看能不能問倒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