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暫時分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暫時分離字體大小: A+
     

    49、暫時分離

    事實上證明,剛吃完飯就滾牀單是極其不科學的一件事,在快到高點的時候,謝健喘息着:“我想上廁所……放開我……我想去廁所……”

    張禹清咬着牙:“忍一忍,就快好了……”

    謝健背對着他,不停的扭動身體,張禹清再也忍不住,**。

    謝健掙脫開他,爬起來就往衛生間衝,好半天才出來,恨着張禹清:“快憋死我了,這樣會出人命的!”

    張禹清懶洋洋的埋在被子裡回答:“早點又不說,到頭來突然要走,誰受得了啊。我是男人,又不是聖人!”

    謝健往旁邊一躺,沒好氣的回答:“是你大白天要滾牀單的,又不是我!”

    張禹清捏了捏他臉:“小沒良心的,剛纔是誰爽到了說還要的?”謝健拍開他的手:“我說沒要的時候你怎麼沒聽到了?”

    張禹清無奈的嘆口氣:“果然是好人難做,壞人易當,這過河拆橋的事你還真不含糊!”

    謝健突然哈哈笑出聲來:“原來你是第一次碰上啊,那恭喜你咯!”

    下午張禹清約了樑增文,說好了談談合作的事。樑增文把會面地點放在自己家裡的書房裡,倒上兩杯珍藏,遞過去一杯笑着問:“你看看口感如何?”

    張禹清只得老實回答:“樑總,其實我小時因爲受過傷,大半味覺已經丟失,我吃什麼東西都不太有感覺,上次喝的酒,也是看你說不錯,我才附和的。”

    樑增文愣了愣,眨眨眼笑道:“看你上次那樣子,我還以爲你很喜歡喝酒呢,哈哈,沒事,沒事,對我說實話總好過糊弄我,那下次咱們就喝茶吧,我還是很心痛我的酒的喲。”

    張禹清歉意的回答:“真是抱歉。下次有機會遇到好酒,一定買兩瓶來賠禮道歉。”

    樑增文兩眼放光:“那我就先謝過了。對好酒我從來是不推辭的。哈哈。”

    張禹清接下來把他的想法大概的說了一遍,樑增文摩挲着酒杯笑着問:“你是想我替你撐頭?都知道槍打出頭鳥,這事不好辦吧?”

    張禹清微笑着回答:“樑總,我看你歲數並不比我大多少,難道多年的商海讓你沒有野心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其他的不用擔心,有我在呢,我還要抽分子,自然會盡一份自己的力。”

    樑增文笑問:“既然如此,爲什麼你不自己做?你我認識的交情好象還沒到可以割讓那麼大一塊肥肉的地步吧?”

    張禹清淡淡的回答:“要說做這一塊,我確不如樑總有能耐,只看樑總能從酒業發家進軍酒水娛樂業,必知樑總的過人之處。我是混黑道的,自然對正規生意不感興趣,酒吧酒水這一塊,我準備都放出來再不沾手。”

    樑增文想了想:“我明白了,你準備抽幾成?”

    “所有的酒吧全部免費提供給你,由你裝修經營,我絕不過問,只抽2成,外面的事我會打點,總之安全不用擔心。”

    樑增文有點火中取栗的感覺,想了想:“非是我過分擔心,實在是奇怪,你我不過美國一面之交,竟然把這樣大一塊肥肉給我。”

    張禹清點了支菸,平靜的回答:“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因與樑總一見如故,所以才把這一塊全力相托,我混道上久了,手下的人太多,既然賺錢不多,不如放出來抽點頭寸就滿足。”

    “我並非不做,只是想涉足夜總會,這方面我還是生手,希望樑總以後還多多指教。”

    樑增文明白了:“原來如此,想我幫你,又怕我拖你後腿,所以才送上門來肥肉,不叫我染指,是吧?”

    張禹清失笑:“樑總要是感興趣,一起發展當然最好,只是你我本不同道,處理方法也各有所異,要是合作沒幾天又分家,倒叫別的人看笑話不是?”

    樑增文心裡明白,張禹清表面風輕雲淡,但做的生意決不可能會清白,所以纔會把他撇開,雖然看起來不近人情,卻暗含了迴護之意,不由對他起了一絲由衷的好感,笑着回答:“我哪有你那麼大手筆?開夜總會壓的資金厲害,所以還是老實做我的小本生意算了。”

    張禹清正色:“樑總千萬別客氣,若有難處只管開口,我雖在北京沒呆幾年,不過朋友還是有幾個的,能用到時一定開口。”

    樑增文點點頭:“如此說來,我實在沒有理由把到口的肉推出去。那這筆生意就算這樣定了。”

    張禹清站起來跟他握手:“那我回去安排安排,這幾天就跟樑總交接。”

    辦妥了一件事,張禹清心裡鬆了一下,這邊只要再和雷龍敲定下細節,軍火這塊的事也就能搞定了。兩邊一放出去,他頓時渾身輕鬆不少,就等着全力投入做會所這塊了。

    他並不是神,對於沒經營過的東西並不能一看就會,此後花了幾天和樑增文泡在一起,略微摸了點門道,躊躇滿志的計劃着首先在三個區做三家。這三個區都是以前倫叔留下的老關係,一來好下手,二來比較熟。

    想着他給倫叔打了個電話,倫叔遠在美國,中氣十足的答應了,並安排他這周花點時間去見見工商、稅務等部門。

    關節給他打通,但是還得他自己去搞定具體的細節,張禹清答應着,安排好了時間一個一個的去磨合關係。

    碰巧一上來就碰了個硬骨頭,工商這塊換了個新領導。新領導愛理不理的,軟硬不吃,張禹清深知原因,找個時間把他拉到夜總會包房,找了一圈小姐陪着,然後又使眼色讓遲宇去多安排節目。

    張禹清表情平淡的坐在一旁,冷眼看着新領導笑呵呵的被小姐們灌酒。小姐們進來前媽媽桑們都打過招呼,今天的客人特殊,伺候好了不僅有小費,還有紅包,酒水消費也會算在她們頭上。

    酒過幾巡,張禹清看看錶也差不多快九點了,於是示意遲宇。遲宇心領神會的問新領導:“譚總,時間也不早了,要不我們還是商量下……”

    新領導樂呵呵對着一個小姐正在悄聲說什麼,此刻有些不耐煩的轉過頭:“沒看我正忙着嗎?有什麼事晚點再說。”

    張禹清掃了一眼四周,悄悄吩咐了一句,一會外面來了幾個人,對着新領導啪啪啪的一陣亂拍照。

    新領導喝得有點多,正神志恍惚,只見小姐們全部被趕了出去。張禹清調整了一下坐姿,淡淡的問:“你恐怕忘了我是做什麼了的吧?”

    遲宇走上去對着新領導的肚子就是幾拳,新領導呻吟着倒在沙發上,哇哇幾口吐出剛喝的啤酒和黏糊,狼狽不堪。

    張禹清看了看遲宇:“譚總的老婆在哪呢?”

    遲宇垂手站在一邊恭敬的回答:“在譚總家裡,派了幾個兄弟跟着,只要清哥吩咐,馬上帶人過來。”

    新領導剎時有些清醒,顧不得擦去嘴角:“你……你……”

    “我怎麼了?”張禹清好整以暇的坐起來,點了支菸:“我想在你們區裡開個夜總會,是不是要求你幫忙呢?可是我這人脾氣不好,受不得激,人一激我就上火啊!”

    新領導嘴脣動了幾下,說不出話來。

    張禹清靠在沙發上,把腿架在茶几邊,朝天吐了口煙霧:“領導,想個招唄,是不是最近不能開夜總會啊?那可得多麻煩你幫忙周旋周旋了。”

    新領導突然象是清醒了一下,連連點頭:“幫忙,幫忙,肯定幫忙,哎喲,你看我這糊塗記性,這不是前幾天老領導打過招呼要關照的麼,我竟然把這事給忘了。抱歉,抱歉。”

    張禹清扯着嘴角陪着一起假笑:“這樣說來,我也是誤會了,那這事就請譚總多費心了。等我們做起來了,好處費自然是不敢少了譚總一份的。”

    新領導連連點頭雞啄米似的,鼻樑上的眼鏡跟着滑下來:“哪裡敢勞動……老總大架,幫忙是應該的,應該的。回頭我這就去安排安排,一定儘快給您辦這事。”

    張禹清擡了擡眉毛:“意思這事就沒問題了吧?”

    新領導趕緊回答:“沒問題,沒問題,回頭一定儘快辦理。”

    張禹清站起來:“那就等譚總的好消息了,把小姐招進來再陪譚總玩玩吧,叫她們好好伺候,譚總要是不開心,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哦。”說着走出門去。

    張禹清卻沒想到一回家,立刻被謝健扭着:“你去哪了?怎麼滿身的香水味?”

    張禹清嗅了嗅自己奇怪的問:“有嗎?我怎麼沒感覺到?”

    謝健鬆開手,哼了一聲轉身進了房間。張禹清跟進去解釋:“晚上陪個客戶吃飯,人家招了小姐嘛,估計沾上了點。”

    謝健沒做聲,張禹清過去搖搖他:“生氣了?”

    謝健揮開他的手,翻了個身沒說話。

    張禹清鬆開手平靜的說:“生意場上的應酬都這個樣子,你要是接受不了,我也沒辦法。”

    謝健背對着他,沒有做聲。

    張禹清嘆口氣想,是時候該送他離開了,留在身邊也不是辦法。

    作者有話要說:晚點再更一章,這章先貼出來,今天肯定雙更……

    我不做解釋……終將會是美好的,過程不過是浮雲而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