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漂白計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漂白計劃字體大小: A+
     

    48、漂白計劃

    一大早,遲宇、凌峰和張禹清三個人關在書房裡。UC小說網:張禹清簡單說了下,然後合着手靜觀兩個人的表情。

    遲宇沉默不語,凌峰果然跳起來:“老大,你沒糊塗吧?槍支這塊是我們的大頭,你就這樣給了雷龍,我們怎麼辦?兄弟怎麼混?都指着這條路大家吃香喝辣呢!”

    張禹清挑了挑眉:“你哪隻耳朵聽我說要完全交出去了?我說的是運送,我不要美方的人送貨了,就壓他們20%的價,把這20%拿給雷龍,足夠他們分的了。”

    “哦,哦,呵呵。”凌峰這纔回過神來,尷尬的一笑。

    張禹清點了支菸繼續:“先讓他們做做,不過我遲早要把這塊交出去,槍支這塊利潤高,風險也大,現在國家越來越查得嚴了,我不想再沾手這生意。”

    遲宇這時插話:“那我們做什麼呢?清哥,我們都是這樣混過來的,文不能拿筆,武又不能動槍,難不成叫我們餓死?”

    張禹清吐了口煙,眨眨眼:“經商。”

    凌峰怪叫一聲,誇張的問:“清哥,你腦子燒糊塗了!叫我們去經商??!!”

    “對,就是經商!”張禹清慢條斯理的彈彈菸灰:“我想做進出口,跟喬三爺搭着關係做,另外酒吧這塊,我想放出去給樑增文,只固定抽成,另外想要增加賭場和夜總會,還有開娛樂休閒會所。”

    遲宇和凌峰面面相覷,然後異口同聲的問:“清哥,你是準備漂白麼?”

    “答對了!”張禹清微笑着回答:“就是想漂白。”

    凌峰困惑的撓撓頭:“這方面我們都不大懂吖,要怎麼弄清哥你只管開口。”

    張禹清沒好氣的說:“誰天生生下來就懂的,這不都是現學的嗎?你難不成還想打打殺殺一輩子啊。”

    遲宇這時提了箇中肯的意見:“清哥,這想法好是好,這樣兄弟們以後也清閒了,能過幾天安心日子,不過,這事咱們也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是不是悠着點比較好?”

    張禹清示意他繼續說,遲宇於是繼續:“我意思槍支這塊放慢點,等其他的生意起來再說,我對走私這塊有興趣,要不讓我去做?”

    凌峰呸了一聲,淬道:“便宜都給你佔去了,難道讓我去搞會所?先說清楚,老子只會打打殺殺,別的不會!”

    張禹清無語,遲宇一向跟凌峰交好,這次也不幫他:“那隨便你,反正這是你的事。”

    凌峰翻了個白眼,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表情,走到冰箱前拿了灌啤酒。

    張禹清淡淡的接話:“賭場我會一手全部弄好,到時你接手管過去,我先說好,這幾個賭場很重要,若是出一點差錯我一定不輕饒。”

    凌峰一聽賭場立刻來了興趣,連連點頭保證道:“這個交給我。”

    張禹清把細節交代了一遍,然後詢問:“還有什麼不清楚的?接下來大家都會要很忙,你們這一塊一定不能出問題。我後面可能也沒什麼時間來過問了。”

    凌峰奇怪的問:“清哥,難道你要離開一陣?這口氣怎麼象交代後事呢。”

    “放你屁!”張禹清笑罵着:“我打算內部清洗一下,要不換你來做?”

    凌峰頓了一下:“清哥,不如這塊交給我吧,要說作這個,我肯定更得心應手。”

    張禹清沉默了一下:“這都是不討好的事,得罪人都是小事,就怕後面人家反撲報復,還是我自己來吧。”

    凌峰瞪圓了眼睛:“你要有個三長兩斷,我和遲宇怎麼辦?謝哥怎麼辦?我們這上下一幫子人都指着你呢。再說了,謝哥的安全也是個問題,你總不能派幾十個人天天跟着吧?我就沒關係了,反正光棍一條。”

    張禹清摸了摸下巴:“是啊,得把他送走才行,我也爲這事頭痛呢。”

    凌峰想了想說:“這樣吧,清哥,這事還是我來弄吧,你就別讓謝哥走了,這事吧至少得整個一年半載的的,你看你們倆這樣多年才能在一起,也不容易,剛在一起沒2個月又要分開,到時給人謝哥感覺也不太好吧。”

    張禹清拿起桌子上一個杯子向他砸過去,凌峰閃身接着偷笑道:“我說的實話啊,清哥。”

    遲宇接着說:“我覺得凌峰說的對,清哥。這事凌峰最拿手,讓他去弄吧,咱們這三裡面,你還是做主的好,打打殺殺這樣下力的活就別沾手了。”

    凌峰毫不以爲意:“損我你就開心?虧我們還是好兄弟。”

    張禹清看看他們倆,默了一會道:“那行,那就讓凌峰去弄吧,但是不許自作主張。事也有個輕重緩急,咱就順着這根線去摟蚱蜢。”

    三個人商量了半天,這時謝健在門口探了探頭,請他們下去吃午飯。飯桌上凌峰口無遮攔,指着張禹清面前一個菜說:“這哪個廚師炒的啊?這技術也忒差了點吧,鹽都沒攪和勻淨呢。”

    謝健沒做聲自己喝着湯,張禹清心裡偷笑,表面卻沒說話,只吩咐人給他端了杯水。

    謝健每天必定會下廚跟師父學炒一個張禹清喜歡的菜放在他面前,雖然說現在技術不好,不過總有一天技術會好的。

    遲宇瞄了一眼,用話題叉開過去,只有凌峰這個沒眼色的還在嘟囔着說鹹死了。張禹清考慮到老婆的感受,裝做不經意的看了一眼,很好,臉色如常。

    中午謝健習慣睡一會,張禹清跟着上了樓進了房間。謝健的不高興終於裝不下,溢了出來:“又沒有請他吃吖,吃了還這樣不給面子。你說!我做的菜很難吃麼?”

    張禹清對飯菜沒研究,只把吃飯當做是填飽肚子的一個必要行爲:“還行啊,我吃着還好,他們挑剔就挑剔吧,我覺得好就行了。”

    “可我還是不舒服!”謝健半天憋出一句話來。

    張禹清笑道:“那讓我們來做一些能快樂的事!”

    謝健瞄了他一眼啐道:“現在大白天,你想幹嘛?”

    張禹清撲過去壓住他:“白天怎麼了?白天……那也是正常的……孔子不是說食和色,乃是性也……”

    “滾你的!你少篡改聖人的話!”

    “聖人怎麼了?你以爲聖人就不性也了?你沒聽過一日爲師,終生爲父?那孔子那一大幫弟子不都是他的兒子了?……”

    謝健沉溺在他的撫摸中,喃喃的自語:“你就是叫張有理……”

    作者有話要說:我明天一定雙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