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禮尚往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禮尚往來字體大小: A+
     

    47、禮尚往來

    張禹清心裡其實微微有些堵,他倒不是覺得謝健是因爲被催眠而和他在一起而難受,而是在思考如果催眠一旦失效了該怎麼面對。

    催眠這個詞是雖然不是第一次聽說,但是接觸得很少,張禹清點了支菸,把腿放在茶几上,毫無氣質可言的癱在沙發上。

    煙吞雲吐霧之間,張禹清鎖緊了眉頭盯着遠端的書櫃一角出神。試探不是他喜歡的行爲,但是他心裡很焦急那個催眠,說不定哪一天一覺睡醒,謝健嘟囔着說:“我怎麼會和你滾到一個牀上?”然後一邊收拾衣服要走人就大條了。

    左思右想,張禹清還是決定探探謝健口風,至少讓他心裡有個底吧!否則這樣不上不下的太難受了!

    晚上張禹清躺在牀上時,猶豫很久終於開口:“小健,你之前在美國看醫生時,那個醫生說了什麼沒有?”

    謝健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哪個心理醫生?”

    “就是我當時陪你去看的那個心理醫生啊,諮詢……心理問題的。”

    “哦,他沒說什麼啊,就是問了問。”謝健毫不在意的回答。

    “他有沒有對你做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沒有啊。”

    “那你後來有沒有遇到奇怪的事,比如遇到陌生人然後昏迷了什麼的。”

    “沒有,你幹嘛問這個呢?”謝健有些不解。

    “恩,沒事,就是想問問,我就納悶你怎麼會喜歡上我。”張禹清想了想,決定合盤托出,放在心裡太折磨人了。

    謝健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沒搭理他。

    張禹清忍不住壓上去動手動腳,謝健推開他的手卻推不開他的人,氣惱的橫了他一眼:“死開!”

    張禹清撫摩着他的額發:“講講唄,我好奇不可以嗎?”

    謝健翻了個白眼:“就這樣就滾在一起了,怎麼了?愛咋咋地!”張禹清輕輕碰了碰他的脣:“問問也不可以嗎?難道喜歡一個人,不需要理由嗎?”

    謝健沒好氣的問:“那你爲什麼會選擇我呢?我也問問你。”

    “那是因爲你選擇了我,所以我才選擇了你啊。”

    “那意思我不選擇你的話,你就不會選擇我?”謝健問。

    突然,張禹清覺得這個問題好難回答,是和不是都難回答,只得岔開話題:“我只是突然覺得好奇嘛,萬一你只是一時興趣,然後有一天膩歪了怎麼辦?”

    謝健斜着眼睛橫了他一眼:“你不是直的嗎?要膩歪恐怕也先是你吧。”

    張禹清被他一口噎着說不出話來,趕緊解釋:“我這人長情着呢,難道你認識我那麼久都不覺得?”

    謝健轉過身去,咕噥了兩句:“長情麼?沒覺得啊。”

    張禹清伸手呵他癢癢:“沒覺得?真沒覺得?!”

    謝健笑得喘不過氣來:“覺得!覺得!哎呀呀!快放開我!”

    張禹清鬆了手,正色問:“小健,我跟你說真的,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你覺得突然不想和我在一起了,你會離開我嗎?”

    謝健本來還在笑,聽了這話詫異的皺了皺眉頭:“出什麼事了?”

    張禹清掂量了一下,決定實話相告:“我今天得到一個消息,說你當時是受了催眠的原因,纔會跟我在一起,所以我才緊張的問你嘛。”

    謝健撲哧一笑:“你聽誰說的?催眠只是一種心理治療,這個在國外應用很多,但是如果說催眠後就能讓人想他去幹嘛就去幹嘛,那還了得?那我想殺人,隨便催眠一個人就能去殺掉他?這簡直荒謬,你居然相信?”

    這下輪到張禹清無話可說,想了會,釋然道:“沒有就好,我只是突然被這消息嚇着了。說起來,我這不也是緊張你嘛。”

    謝健想了想,明白過來:“這明顯就是故意整你,被人下套子了吧?我還以爲你多厲害呢,這麼個小花招也看不透?”

    張禹清大感丟臉,分辯道:“那是因爲我太緊張你了,這從側面也可以看出來我對你是真心的。再說了,我對催眠這些外國洋玩意兒不瞭解,無知者無罪啊。”

    謝健咕噥了一句:“別老整些沒用的,趕緊給我申請學校,先跟你說啊,開學時不是好學校,我可不要去。”

    張禹清伸手在他肚子上來回兩把:“國內不比國外,學校是要看高考分數的,我儘量吧。”

    謝健捉住他的手,瞟了他一眼:“那我管不着,反正你做的事,你要負責到底。”

    張禹清的手慢慢遊走,嘴裡含糊的說:“負責,負責,這輩子都負責了……”

    第二天醒來時,張禹清神清氣爽,閒暇之餘忍不住準備回敬嚴復譽一下,以便報答他的好意。想了想,於是給琳達打了個電話。

    琳達很開心的接受了他的祝福:“謝謝,我這次去非洲主要是主持一個野外考察,大概會呆3年左右,如果你們有興趣,歡迎到非洲來玩。”

    張禹清正色道:“我昨天和嚴復譽吃了頓飯,他還說,只要你開心,他願意陪你一輩子帶在非洲。”

    “啊?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非洲真的太迷人了,我很喜歡非洲的大草原。而且我的研究項目當然最好能一直呆在非洲,以前他一直不理解,既然他現在能這樣說,證明他終於能接受了,太棒了!那我直接把這個項目時間申請延長到7年,這樣的話無論是數據資料還是實體觀察,都能夠能更豐富充實一些。太好了,謝謝你告訴我,他都沒跟我提過呢。”

    張禹清有些惡作劇的竊喜:“他私下跟我說的,不過我覺得他可能更希望能自己告訴你,所以我們還是暫時裝做什麼都不知道吧。”

    “恩,好的,謝謝你,張先生。歡迎你們到非洲來玩。”

    掛掉電話,張禹清升起一絲小小的報復快感,不由眉飛色舞的給凌峰打了個電話:“你丫的在哪裡鬼混呢,好幾天沒看到你了,趕緊過來,有事交代你做。”

    薛江海和餘浪已死,嚴復譽再一走,他便再無後顧之憂,但是這只是表面,怎麼再把整個幫重新整合,絲毫不比內鬥容易。他明白嚴復譽走的只是他自己,他的根基還在,並且自成體系,想要插上一腳並且收編過來,並不輕鬆。

    該給糖給糖,該動手動手,張禹清突然泛起一陣冷笑,嚴復譽這次走的心不甘情不願的,說不定暗地裡給他下了好多拚子,要是不小心着了道,那可就丟臉丟大發了。

    對嚴復譽、餘浪一類的大魚動手要小心謹慎,因爲一個不好就會招來一串串的事,說不定一時之快後面禍患無窮。但是對下面的小魚小蝦就不必客氣了,該幹嘛就幹嘛,不識時務的人也只能面臨斬草除根的結局了。

    碼不出字,思緒混亂,45度望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