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生日夜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生日夜宴字體大小: A+
     

    45、生日夜宴

    童姐生日前幾天,正式發了張請貼來,張禹清到了那天下午收拾了一下,穿着正式的西服準備出門,謝健在旁邊懶懶的問:“今天要幹嘛?”

    張禹清回答:“今天童姐生日,我可能要晚點回來。

    謝健懷疑的瞟了一眼:“是麼?”

    張禹清失笑:“當然是真的,你今天在家乖乖的,我晚點回來。”

    張禹清出門上了車,這是倫叔當年最愛的一輛奔馳,車並不值錢,但是當年巧合曾救過倫叔一命,倫叔後來出門都非這輛車不可。

    想當時,他還是一個小人物,跟在倫叔旁邊也只能做做跑腿的小事,有誰知道幾年後,他竟然可以愜意的坐在司機後面,淡淡的吩咐一句:“去西同。”

    人生百變難測,他從沒想過自己的人生竟然是這樣的一條路,幾經顛簸流離,卻又青雲直上。和謝健分而後合,卻又變成了現在的情人關係,想起來,不能不感嘆人生的奇妙際遇。

    正在他胡思亂想之際,司機緩緩停了車,張禹清擡頭一看,已是西同大門。剛推開車門出來,童姐一身盛裝滿面春風的迎出來低聲道:“你打完招呼快進來,我替你引見幾個貴賓。”

    張禹清答應了,和幾個熟人一一打了招呼後,進了大廳去找童姐。童姐正喜笑顏開的站在幾個男人身邊,看到張禹清進來忙遞了個眼色。

    張禹清走過去笑着問:“童姐,好久不見,什麼話題聊得那麼高興呢?”

    童姐笑着答道:“來,小清,我給你介紹幾位朋友。”

    張禹清陪着說了一會,被童姐又拉去另外一個小羣體,一晚上轉下來,腰痠背痛但也收穫頗豐,其中竟然有喬三爺。

    喬三爺今天是應被F扭着來的,說是要給張禹清長臉。喬三爺個子不高,長得慈眉善目,拍着張禹清的肩膀說:“羽飛的事多謝你,有機會一定要合作,我很看好你這年輕人。”旁邊的人豎起耳朵,一臉驚訝,一時間都在八卦喬三爺有什麼事還能求着他張禹清。

    張禹清客套的點頭答應着,一邊聊了點生意上的事,正在笑着回答喬三爺的問題,突然旁邊走過來一個人:“是你啊,呵呵,我們又見面了。”

    張禹清轉頭看,依稀記得這個人的長相,笑起來招呼:“你好啊,想不到在這裡碰到你。”

    樑增文也回笑着招呼:“想不到美國一別,竟然有緣能在北京碰面,不如哪天有空,來我家品一品紅酒?”

    張禹清答應着,童姐在旁邊笑着說:“小清怎麼會認識增文的,阿文可是出名的酒業大亨哦。”

    樑增文笑道:“什麼大亨,我就是個做酒水的小經銷商而已,順帶經營了幾個小酒吧。”

    張禹清答道:“我也做點酒水生意,空了一定要向樑哥多請教請教,上次在美國,我們還聊過怎麼鑑別酒的品質和年份呢。”

    樑增文看看旁邊,笑着說:“我有個老朋友來了,先失陪一會,小清,既然大家都在北京,見面就方便啦,過幾天請你到我家裡來玩。”

    待喬三爺和樑增文一走,童姐湊上來擰了他一把:“你幾時又認識這些人了?還不老實交代,害我今天還費心幫你,想不到你都認識。”

    張禹清苦笑:“喬三爺是因爲我碰巧認識喬羽飛,樑增文是因爲我們正好在美國的一間酒吧裡喝過酒。”

    童姐懷疑的看看他:“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沒有吐露?我越發覺得你深不可測。”

    張禹清正色解釋道:“碰巧認識,要說只能算是老天幫忙。”

    童姐看看旁邊,招呼道:“還有幾個人,也介紹你認識認識。快跟我來。”

    張禹清答應着,扶了童姐慢慢走過去。

    幾個小時下來,他不僅腳站的很痛,而且寒暄打招呼也說的口乾,看看童姐不禁有些佩服,這女人還穿着高跟鞋呢。

    從頭到尾打了個全壘,張禹清再也支持不住,狼狽的爬上車吩咐回別墅。謝健正無聊的躺在牀上,看他進來,忙裝着已經睡熟了一樣歪靠在枕頭上閉上眼睛。

    張禹清不動聲色的脫掉外衣假裝問:“小健,你睡了嗎?”

    謝健裝的很像,但是極力忍住的緊繃表情和微微抖動的睫毛泄露了真情,張禹清裝做沒看見,脫了衣服去浴室把水接了個八分滿,走過來一把撈起他一起往裡面走。

    謝健驚叫一聲,大聲問:“你幹嘛?”

    “陪我洗澡。”

    謝健掙扎着要下來,卻被一把丟進水裡,連衣帶人溼了個透,怒道:“你太過分了!打擾人家睡覺……”

    張禹清壓住他一邊吻一邊說:“給我洗澡,我今天累死了,不動你。”

    謝健拿過沐浴乳塗在他身上沒好氣的問:“都幹嘛了?”

    “應酬唄,還能幹嘛,除了聊天就是吃喝,無聊透頂。”

    “那你還去?”

    “大人嘛,有時需要做一些連自己都覺得虛僞的事。”

    謝健嗤之以鼻:“你裝哪根蔥的大人?”

    “對你而言,我就是大人。”張禹清擡手擡腳的配合他的洗澡動作,一邊靠在浴缸邊上疲倦的回答。

    謝健看他確實累了,又給他按摩了一下肩膀和頭,輕輕的問:“力道還合適嗎?”

    張禹清點點頭,沒說話,一臉的神色疲倦。

    洗完澡躺上牀,張禹清靜靜的靠在枕頭上,緊皺着雙眉。謝健靠過去趴在他胸膛上問:“你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張禹清搖頭,突然問:“你知道你還有個舅舅嗎?”

    謝健一愣,反問他:“舅舅?”

    張禹清沒敢說實話,只是把凌峰打聽到的一點事講給他聽:“你舅舅現在還在獄裡,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讓人給你打聽一下?”

    謝健懷疑的問:“你確定嗎?我怎麼從來沒聽過?”

    張禹清笑着摟過他來:“這事還能有假?聽凌峰說,你們長得好幾分相似呢。改天不妨見見,到時我陪你去。”

    謝健答應了,又有點無法置信,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張禹清又問:“你學車如何了?”

    謝健一聽,有氣無力的回答:“學倒車呢,始終倒不進去,老是擦邊,要不就是倒歪了,你說我是不是沒這個天賦?”

    張禹清笑着安慰:“我們都這樣一步一步過來的,慢慢來,不要急,教練還行吧?”

    謝健撇撇嘴:“我怎麼感覺他很色呢,他經常借教車的名義吃女學員的豆腐。”

    張禹清笑起來:“不吃你豆腐就好,他要敢吃,你就一巴掌賞過去,出了事我負責。”

    謝健分辨說:“我說的是真的,你不相信,我親眼看他摸過女學員的手。”

    “恩。”

    “有一次他還摸過人家的大腿。”

    “恩。”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說的話??”

    “沒有,我很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

    “那我剛纔說什麼了?”

    滿腦子轉着自己事的張禹清一愣,敷衍說:“來吧,睡覺,我今天很累了,你從現在開始不許再說一句話,否則我一會忍不住又想對你就地正法……”

    網線又壞了,急得跳腳,現在才發上來,明天還得買網線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