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陰謀陰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陰謀陰謀字體大小: A+
     

    42、陰謀陰謀

    遲宇捂着自己的胸口的中槍部位,努力的平抑呼吸:“快去!清哥,餘浪約你在水庫東面碰頭。

    張禹清丟了張一百塊,三步兩步衝出咖啡廳一邊給凌峰打電話。

    路上還好不堵,張禹清趕到時,遠遠的看着水庫旁站了幾個人,他正要開過去,不想還沒隔到100米距離,對方突然來了陣掃射。張禹清側身趴在座位上,速度開了側門一個連滾找了處石凳做掩護,伸手一摸,左腹已經出血了。

    他忍着痛輕輕按壓了傷口周圍,應該只是皮肉之傷,沒有傷到內臟,不禁鬆了口氣。他只要再堅持半個小時就好,凌峰已經帶人在來的路上了。

    張禹清伸出頭瞟了一眼,前面只有5個人,估計餘浪是臨時在路上碰到了謝健才起的心,看看手裡的槍,才只有20發子彈,不禁苦笑。

    他深吸了一口氣,強忍着痛站起來朝100米開外的灌木叢裡跑,剛鑽進灌木叢,後腳又挨一槍,幸好沒打中,把小腿擦出了一條血槽。

    “操他媽的!“張禹清迅速觀察了一下附近的地形,旁邊的小山坡掩護太少,看來只能順着這水庫的方向往下游走。他轉頭反手一槍打中了一個,心裡一橫:老子今天陪你們玩到底!

    看這情形,餘浪是不準備讓他活着出水庫了,這地方不錯,死了往水庫裡一丟,順着水漂下游去落得個乾乾淨淨。

    張禹清貓着腰穿過灌木,提了口氣,正準備狂奔,突然前面頂上來幾個人,定神一看,正是餘浪,旁邊還有個土頭灰臉的人,卻是琳達。

    張禹清心裡一沉,盤算着自己身入險境,再加上謝健,已是舉步維堅,如何能再多救一個人?!只能寄希望嚴復譽能及時趕到。

    餘浪站在遠處,氣定神閒:“出來吧張禹清,我改變主意了。我突然很想看看你和嚴復譽誰厲害,這樣吧,你們來一場比賽,誰贏了誰就可以帶人走,如何?”

    張禹清躲在樹背後,心裡把餘浪家上下十八代都操了個遍,卻還是無計可施,只得大聲回答:“你要不服氣,可以和我比,我樂意奉陪。”

    餘浪笑起來,看了看錶說:“嚴復譽也該很快就到了,我們都休息一會吧,免得對你不公平。

    張禹清忍着巨痛朗聲回答:“餘浪,你要的東西倫叔都給你了,我也準備跟倫叔回美國了,難道你還不放心麼?”

    餘浪嗤笑:“你以爲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算盤?你私下加牀墊又是幹嘛的?章思倫那老傢伙倒是一甩手回美國了,可嚴復譽根基深厚,如何能一時半會拔除?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打什麼主意,今天擺明了說,你和嚴復譽必須得死一個,剩下一個跟着章思倫滾回美國去!”

    張禹清接口說:“嚴復譽和我無關,我是準備跟倫叔回美國的,你若自己對付不了嚴復譽,別把我拉扯進來。”

    餘浪陰笑:“你玩個去而復返的把戲能騙過我?告訴你!玩計謀你還嫩了點,廢話少說,你還是省點力氣吧,否則等會嚴復譽來了,你三下兩下死了就不好玩了。”

    張禹清心裡一動,詢問道:“那你瞭解嚴復譽嗎?我對他了解不多,照你看來,誰死的可能性比較大?”

    餘浪未解其意,頓了幾秒回答說:“嚴復譽這人不愛顯擺,說起來,你們倒是半斤八兩。”

    張禹清心裡大喜,感謝上帝,感謝觀音菩薩,餘浪果然並不知道嚴復譽的背景,回想着嚴復譽那剛毅而英挺的臉龐,直覺他不太可能真的和自己來個生死決鬥然後領了琳達回去,看來這問題迎刃而解了,餘浪你就等着交代吧。

    正說着,突然旁邊響起一陣槍聲,只見開始追他的幾個人中倒下了一個。張禹清一喜,知道凌峰來了,忙大聲叫:“別開槍!別開槍!”

    餘浪陰沉的提醒:“張禹清,你最好管住他們,否則你相好就要受苦了。”

    這時樹林另一邊走出來一個人,卻並不是凌峰。

    嚴復譽兩手空空的走出來,淡然的笑:“餘浪,我真沒想到我的對手智力會如此的低下,枉費我爲你花了那麼多的心思。”

    餘浪冷哼一聲:“我知道薛江海的死是你搞的鬼,上次我的地盤出事,恐怕也是你的策劃吧?”

    嚴復譽走到旁邊空地處,點了支菸悠然的回答:“不僅如此,還包括虹姐,讓你白睡了三年,感覺如何?”

    “什麼??!!操他媽的,那死賤貨……”餘浪一驚,明白自己已輸了先機不禁破口大罵。

    嚴復譽吸了口煙,看了看張禹清和餘浪:“虹姐跟倫叔一點關係也沒有,這局是我三年前就佈置好送給你的,沒想到倒被張禹清這小子利用了,真是白浪費我三年。”

    餘浪聽完咬牙切齒的回答:“反正你和張禹清今天只能活着出去一個人,你們自己定吧。”

    嚴復譽抽了一口煙,丟在地上一腳踩滅:“我給你看個東西。”說着摸出一張照片來,對着餘浪晃了晃。

    餘浪一楞,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兩步:“嚴復譽,你他媽的是人不??”

    照片不是很清晰,卻是一個女人被綁着被一羣男人侵犯的場面。

    嚴復譽收起了照片笑着回答:“彼此彼此,不過,她真的那麼重要嗎?她不是是你前妻而已。”

    餘浪衝過去一把抓着他的領口質問:“她現在在哪裡?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老子要把你碎屍萬段!”

    嚴復譽平靜的推開他,指着他後面說:“你看看那是什麼?”

    餘浪一回頭,只覺得胸前一陣巨痛,張嘴還想說什麼,碰一聲倒在地上。

    旁邊的人都驚呆了,誰都沒料到事情峰迴路轉發展成這個樣子。嚴復譽一把掏出槍指着琳達旁邊的幾個人大聲說:“趕緊放人!餘浪已死,我絕不追究責任!否則今天一個都別想留活口!”

    旁邊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頓了頓,都把槍丟到地上。嚴復譽走過去踢開槍,幫琳達解了繩子。這時凌峰帶了幾個人從側面出來,扶起張禹清仔細查看他的傷口。

    張禹清忍痛站起來走到餘浪跟前,餘浪此時已是口角流血,看到他張了張嘴,沒發出聲音。

    嚴復譽走過來,憐憫的看了看餘浪,從懷裡摸出照片丟在他身上:“爲這麼個女人值麼?實話告訴你吧,這照片是我拿10萬跟你前妻買的,現在她正拿着這錢和姘頭在香港逍遙呢——當然,姘頭也是我給她找的,長的不錯,是廣州出名的鴨哥。”

    餘浪怨恨的盯着他,咳嗽兩聲,吐出一口血來。

    嚴復譽繼續說:“不過,估計霍霍完那10萬,那鴨子也該甩你前妻了吧?可憐的女人,怎麼就會相信風塵裡有愛情呢。”

    餘浪再沒動彈,張禹清摸了摸頸動脈,竟然睜着眼死了。

    旁邊的張禹清沒說話,他只是突然生出股蕭索之感,一直以來,他的思路和倫叔更爲接近,真刀真槍的幹,絕對不會手軟,但是說到玩陰謀詭計,嚴復譽顯然更勝一籌,手段用盡,只爲了達到目的。

    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到底對餘浪這樣的人該不該用手段?張禹清其實是贊成用的,但是爲了達到目的搞得對方家破人亡就太過了,張禹清有種天生的道義感,他一直覺得混黑道並非就是泯滅良心,該用手段的時候是要用,但是手段怎麼用,怎麼個尺度,這個很重要。

    突然生出些不舒服的感覺,張禹清朝旁邊幾個人走去逼問了謝健的下落,轉頭跟嚴復譽打了個招呼和凌峰轉身離去。

    他此刻已是流了不少血,強忍着上了車,讓凌峰馬上派人去接謝健。

    由於精神一下放鬆,張禹清上車沒多久就有些半昏迷狀態,全靠和凌峰不斷的說話才堅持到醫院。

    在醫院裡取出子彈,想想又擔心謝健,於是做完手術就向陳開和要求直接出院,陳開和無奈的答應了。謝健正守在手術室外,看他竟然在一個護士的攙扶下走出來,騰一下從板凳上站起撲過來問:“子彈取出來了嗎?你……”

    張禹清仗着麻藥沒過,還不太覺得痛感,把手搭在他肩上對他勝利的一笑:“沒事,走,我們回家。”

    謝健答應着:“好,我們回家!”

    回到家裡,謝健給他鋪好牀,扶他躺下,小媳婦兒樣的坐在旁邊輕聲問:“要喝水嗎?”

    張禹清此刻覺得有些乏力,昏沉沉的搖頭:“來,陪我躺一會。”

    謝健順從的脫掉外衣,鑽到被子裡挨着他躺下:“那要吃點東西嗎?”

    張禹清含糊的說:“不用,就這樣,就這樣……”說着在謝健頭上吻了一下說:“睡吧,沒事,都過去了。”

    謝健一晚上睡的很不塌實,張禹清稍微一動,他就醒了,只要張禹清一睜眼,必定能看到他充滿詢問的目光。

    “沒事,睡吧,我只是傷口有點痛。”張禹清笑着解釋。謝健點點頭:“你想要喝水跟我說。要上廁所我就扶你去。”

    張禹清想了想,感嘆說:“你要一直都這樣就好了。”

    謝健出奇的沒反駁,反而恩了一聲:“好。”

    也該上肉了,捂臉,俺試着上上肉吧,要是技術不好,不是你們喜歡的大塊紅燒肉,表丟磚……我真的盡力了……

    晚上9點準時上肉,要是被河蟹了,表怪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