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平安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平安歸來字體大小: A+
     

    平安歸來

    張禹清彎下腰,輕輕打橫抱起謝健走進房間放在牀上,謝健動了一下,翻了個身又沉沉睡去。

    遲宇也兩天沒睡了,強打着精神說:“清哥,等我睡醒了再跟你講吧,撐不住了,我去隔壁睡會。”

    張禹清想了想,去樓下給他們打包端了些飯菜上來,一會醒了還可以吃。他等了一會,看兩個人睡得昏沉沉的一時半會也醒不過來,於是準備出門去醫院看看F。

    F在陳開和的醫院裡躺着,緊閉着雙眼,臉泛苦色,還沒有甦醒。凌峰已經走了,派了人守着F,那兩人見到張禹清來,忙站起來。

    張禹清看着F瘦削得幾乎凹陷下去的臉頰,深鎖的眉頭,不由心裡一緊,看樣子吃了不少苦。他和F是在山東時就認識的,後來F北上,張禹清和遲宇、凌峰在黑衣會熬不下去後,纔來的北京投靠他,經他引見,跟了倫叔。

    說起來,F還是他的指路人,可看看他現在毫無生氣的樣子,張禹清握緊了拳頭,心裡發誓要找餘浪算帳。

    張禹清呆了一會,默然退出來,事實上,怎麼對付餘浪,他並未完全想好。現在倫叔態度不明,他也不敢貿然動手,可餘浪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任誰都忍不下這口氣。

    只要一想起謝健一臉花貓的睡在冰冷的樓梯上,張禹清就一陣陣心裡窩火,謝健比較愛乾淨,他若不是睏乏到了極點,絕對不會倒在骯髒的樓梯上睡覺。可以想象這幾天,他和遲宇肯定是被追得到處逃命,好不容易纔能安全回國。

    張禹清心裡合計着幾種方案,都不具備隨時實施的可能,心裡有些憋氣,一想到謝健在家,哪裡都不想去,徑直開了車回家。

    謝健翕動了幾下鼻翼,模糊的醒來,看到張禹清正夾着一塊紅燒肉在他的鼻子底下來回的引誘他。

    “你真無聊!”謝健抱怨歸抱怨,卻一口咬了肉:“好香啊,我快餓死了。”

    “起來吃吧,要不要先洗個澡?你看你花貓一樣。”

    “都快餓死的人,還管幹淨不乾淨?”謝健一骨碌爬起來,進了客廳抓起筷子就夾菜。

    張禹清看他吃得嘴角流油,無奈的搖頭,站起來給他倒了杯水,怕他一會噎着。謝健忿忿不平的指責:“別用那種眼神看着我,你要是2天沒吃飯沒睡覺,你也跟我差不多。”

    張禹清遞過去一張紙巾問:“說說,怎麼個逃命法?”

    謝健好容易吞下一大口菜埋怨他:“等我吃完飯說不行嗎?你沒看我現在忙着?”

    “好,好,好。”張禹清無奈。

    正說着,遲宇也被他們吵醒了,打着呵欠從客房出來,看到有菜有飯,也忙不迭的抓了筷子開始吃。兩個人不一會就吃光了4碗菜,還各自吃掉一大碗米飯,這才心滿意足的放下碗筷,打了個飽嗝。

    謝健受不了身上髒,先抓了衣服去洗澡,遲宇坐到沙發上,仔細跟張禹清聊了怎麼逃跑的經過。

    事實上,遲宇先去了趟謝健的家,謝健那時剛出門一會準備去學校,遲宇在路上堵住了他,不由分說拉着他直奔火車站,買了去北方的票。火車坐了沒半天,遲宇又帶他下車,重新返回紐約,找了個地下室住下,第二天天不亮,2個人又急急忙忙溜到費城坐了飛機回上海,又從上海轉火車去天津,再從天津坐汽車回北京。

    總之,一路上辛苦的要命,在火車上兩個人都睡着了,錢包還被人給偷了,結果晚飯也沒吃成。張禹清一楞,問:“那你們怎麼回來的?”

    遲宇一臉自然的回答:“當然是偷了人家的錢包回來的。哈哈!路上看到一個有錢人,順了他點錢,但是包和卡都還他了。”

    張禹清一想也是,這纔是遲宇的個性,安慰道:“沒事,沒事,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你辛苦啦。”

    遲宇笑着說:“大家都是兄弟,說這話見外了,還好平安回來,否則我真不知跟你如何交差呢!”

    張禹清正色解釋說:“正因爲是兄弟,我才感激你,因爲我知道只有兄弟,纔會那樣捨命幫我,所以,這句謝謝是應該的。”

    遲宇一笑,接着說:“任務完成了,睡也睡夠了,吃也吃飽了,我也該回去了。”說着擠眉弄眼的朝衛生間門指了指:“清哥,良晨美景啊,今晚可別浪費了。”

    張禹清笑罵他一句,把他送出門外,正好謝健洗完澡出來:“遲宇走了?”

    張禹清一把抄起他,和他滾到牀上去:“走了啊,人都送到了,他自然該走了。難不成留下來看我們的觀摩片?”

    謝健奮力揮開他:“你放開我!你防開我!你這個流氓……”

    張禹清嚴肅的對着他說:“我只是很久沒看到你了,想和你聊聊,你想到哪裡去了?我什麼都沒有做,怎麼能叫流氓呢?”

    謝健一時語塞,答不出話來,狠狠拿眼剜了他兩下:“聊天需要抱得那麼緊嗎?”

    張禹清很自然的回答:“那要看什麼樣的人聊天啊,比如你我,我們更深入的話題都聊過了,現在抱在一起聊聊也沒什麼不對啊。”

    謝健白了他一眼:“我們聊過什麼深入話題了?我怎麼不知道?”

    張禹清一臉禽獸相:“比如你身上那裡有敏感點啊,比如什麼方式你最爽啊……”說着手也閒不住,開始東遊西走。

    謝健捉住他作怪的大手:“我們聊過嗎?我們幾時聊的?不……放……開我……”

    張禹清當耳邊風,只回答前面兩句:“聊過啊,怎麼沒聊過呢,我問你這樣好不好,你回答:恩~,那不就是聊天了嗎?”

    謝健無力,突然想起了一個笑話,忙說:“我給你講個笑話吧,真的,絕對好笑。”

    張禹清知道他想拖延時間,也就順着他的意思:“那你說吧。”

    “從前有個女的去約會,媽媽怕女兒失身,就告戒女兒說:如果男人摸你上半身,你就說:不要!如果他摸你下半身,你就說:停!女兒答應着出門去了,結果晚上回來,女兒還是失身了,媽媽生氣的說,不是教你怎麼拒絕了嗎?!女兒無辜的答道:他上下一起摸啊。”

    張禹清被這笑話一激,壓上去,灼熱的鼻息噴在他的耳邊,啞着聲音問:“那我們也來不要停吧!”

    “你這個……唔,流氓……”

    “那也得看誰,對你流氓,是我的榮幸……”

    謝健緊閉着眼,不敢看他,張禹清在他腰上捏了兩把:“睜不睜眼?不睜眼我可呵你癢了。”

    謝健小時最怕癢,聽到這話趕緊睜開眼睛求饒:“別,別,你不能趁人之危啊!”

    張禹清故做嚴肅的思考了五秒鐘:“那好吧,放過你了,那你先把你自己衣服脫了,再給我脫衣服。”

    謝健脫口而出:“不!不要!”一見張禹清做勢要呵癢,又趕緊說:“脫,脫,我脫……”卻不解自己的衣釦,先摸上張禹清的胸前,一顆一顆的解他的外衣釦子。

    張禹清看着他極力忍耐的臉紅樣兒,終於忍不住吻上去含糊的催促:“快點,寶貝。”

    謝健氣息有些急促,並不答話,在脫了毛衣之後,張禹清終於忍受不了他的速度,自己一把脫掉秋衣壓上去:“還有褲子。”

    謝健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向下摸到皮帶,情動之時倍感無力,解了好幾下都沒有解開,張禹清埋在他胸前含糊的問:“你這算挑逗麼?”

    謝健用力推他,沒推開:“死開!誰要挑逗你!”

    張禹清忙說:“好,好,好,我來挑逗你。”

    吃肉的章節估計會被和諧,如果看不到,就給我信箱或者是加羣.我會發給你們.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