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儲強現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儲強現身字體大小: A+
     

    儲強現身

    事實上張禹清一直困惑於怎樣說服雷龍支持他,要知道雷龍並不比得童姐,並非光靠利益就能打動。而張禹清一直能夠感覺到雷龍對他的迴護,深究起來,倒象是老狐狸早看好他一樣。

    他花了10分鐘反覆的揣摩了一下剛纔的想法,覺得十足可行,於是急打方向,轉而向雷幫而去。

    成敗在此一舉,張禹清暗暗給自己打氣,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他一邊思索一邊開車,到雷幫時,門口一個馬仔看到他驚訝的問:“清哥,你有事?”

    “雷叔呢?”

    “雷叔出去了,不知道多久回來。”

    張禹清略一沉吟,吩咐他打電話請示雷龍。雷龍在電話裡當即表示請他稍等一會,20分鐘後回來。

    有戲!張禹清心裡一喜,靜靜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慢慢的喝茶。不多時,雷龍大踏步的走進來,見了張禹清笑問:“幾時有空想到我了?”

    張禹清笑着分辯:“雷叔,這話見外不是?偶爾走動走動也是應該的,莫非雷叔還在怪我上次的不是?”

    雷龍呵呵大笑,坐到張禹清對面漫不經心的問:“你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又是什麼事?”

    張禹清目光堂堂的正視着對方,沉穩的回答:“雷叔,實際上我覺得你的性格一直不適合做酒吧生意。只看最近兩個月雅彩的收入便知,至少這不是你的強項。”

    雷龍畢竟是老狐狸,聽到這尖銳的當面質疑並沒有不快或者變色:“哦?那不知你有何高見呢?”

    “雷叔,長袖善舞也許是優點,但是我覺得言出必行,守信守時更令人肅然起敬。”

    雷龍吹了吹茶杯上的泡沫,看了他一眼:“你今天專程來幫我分析?”

    “事實上,倫叔現在雖然插手了很多生意,但是重心依舊在軍火上,這塊生意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養活雷叔的弟兄倒是綽綽有餘。”

    雷龍猛的一擡頭,眼睛如鷹隼一樣盯着他:“章思倫的事,難道現在由你全權處理?”

    “倫叔已心生退意,我卻無意於此道,能把這塊交給放心的人當然求之不得。”

    雷龍立刻明白了,撫掌大笑:“好!好!好!我果然沒看錯你!這事就此敲定,我雷幫上上下下必然傾盡全力助你上位,只有一條,我愛護他們一直猶如自己兄弟,希望你也如此。”

    張禹清大喜,立刻保證:“雷叔放心,我張禹清向來說到做到,如有違背,必遭天譴!”

    雷龍沉聲吩咐門外:“阿強,準備血誓!”

    聽得門外一個男聲答應,雷龍回過頭微微一笑:“一點小過程,早年傳下來的老規矩,請勿見笑。”

    張禹清忙欠欠身,心裡泛起好奇,事實上,現在幫派收人良莠不齊,很少還會有人保留這一套老規矩。

    不多時,阿強過來在門外低聲回到:“龍叔,準備完畢。”

    雷龍站起來笑着說:“走吧,來我們的小禮堂參觀參觀。”

    張禹清一臉嚴肅的站起來,跟在後面,穿過一條迴廊,走進一個較大的廳。

    廳上仿着舊式的樣子,有香燭果品等物,恭敬的供奉着一排排的牌位。最令人驚駭的是旁邊的一個小桌子上放着五個大口玻璃瓶,裡面分別泡着5個表情各異,形容詭譎的人頭。

    有的表情驚訝,有的面容痛苦,各有不同,有一個長髮人頭竟然睜着眼直視着大廳中央,彷彿在看着廳裡的人,令人毛骨悚然,心生懼意。

    雷龍看張禹清看了眼那五個瓶子,淡淡的說:“那都是雷幫的叛徒。”

    張禹清肅立在一旁,雷叔召集了幾個大將,由雷叔領頭挨個先敬了一遍香,然後雷龍點好一柱香示意張禹清:“來,給雷幫的先輩敬個香火吧。”

    張禹清走過去,捏了三支香恭敬的鞠了三次躬插上,雷龍命人端來兩碗清水,先拿刀割開手指滴了十幾滴血進去,然後遞過刀示意張禹清。

    張禹清割開手指按他的樣子分別在兩碗清水裡低上數滴血,雷龍端起一碗擡碗敬了敬香案上的牌位和張禹清對碰了一下,一口氣幹了,啪一聲把碗摔在地上。

    張禹清也一口氣喝下這血腥味極濃的清水,剛抹了抹嘴角,雷龍狡猾的一笑,大聲吩咐道:“從今天開始,張禹清就是我雷幫的一員!”旁邊的人立刻氣勢如虹的紛紛道好。

    張禹清一楞,呆看着雷龍,雷龍忽略他的目光開始介紹:“這是XX,這是XX,這是……”張禹清只得忙不迭的跟上去,挨個握手。

    雷龍引見完畢,帶頭出了禮堂,待進了小客廳裡坐下,張禹清正要發問,雷龍先解釋:“儀式並不是完整的入幫儀式,不必介意,起個血誓,只是走個過場,讓兄弟們都信任你。”

    張禹清點點頭,雷龍繼續說:“好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全力支持你,有什麼事可直接找我,若我不在,就找阿強。”

    張禹清意味深長的一笑:“雷叔,來日方長,以後還需要您多多支持。”

    張禹清從雷幫出來,徒然鬆了口氣,心裡還縈繞着那禮堂裡五顆面目可憎的人頭,有這樣的人支持,可以說是一大幸事,來吧,餘浪,扳不倒你我就跟你姓!

    看看錶已下午五點,張禹清掛記着謝健,又撥了電話,遲宇是關機,而謝健的一直響着沒人接,真令人擔憂。

    張禹清覺得有些疲倦,想了想決定直接回家,他把車隨意停在小區的路邊,剛走進樓門,突然一個衣衫襤褸的人尾隨過來。張禹清摸到槍突然轉身,映入眼簾的卻是儲強那消瘦而疲倦的臉。

    張禹清迅速看看四周,兩個人急步上樓進了房間,儲強說:“快拿點東西來吃,我已經兩天沒吃過飯了。”

    張禹清找了找冰箱,歉意的說:“我下去給你端幾個菜,現在冰箱裡就有點剩菜和啤酒。”

    “就剩菜吧,再不吃我得餓死了。”儲強一把搶過剩菜,放進微波爐裡轉了轉,也顧不得燙嘴,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張禹清看看他的樣子,問他:“你躲到哪裡去了?凌峰把北京都翻了個轉兒也沒找到你。”

    儲強笑着得意的回答:“要他能找到,那不是早被歡樂夜的人幹掉了?好歹我當了5年特種兵,甩掉那幫人還是不難的,就是多費了點時間。”

    張禹清看看他下巴都瘦尖了,安慰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你一直沒消息,都快把我們急死了,受苦了吧?”

    儲強笑道:“有什麼苦的,我們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有時得潛伏好幾個月,趴在貓洞裡,吃喝拉撒都在那不到2平方的洞裡,早習慣了。”

    張禹清衷心的讚歎道:“果然是你們更厲害,估計我就熬不下來。”

    儲強打了個飽嗝,愜意的回答:“終於回人間了,吃飽飯的滋味真好啊。”

    儲強吃完飯洗了個澡出來交代:“清哥,帳本現在埋在城外,暫時不宜去取,等過段時間吧,我不僅拿了帳本,還搜刮了保險箱裡所有的玉器珍寶,其中還有他們盜賣文物的帳目,我仔細看過,其中包括他們盜賣敦煌、龍門等地的石像,其中一個佛頭被列爲國家一級保護文物,被他們100萬美金就賣掉了。”

    張禹清沉思了一會:“這事牽涉太大,已不是你我兩人能及的範圍,得有專門的人來徹查。”

    儲強一臉自然:“當然是交給國家,必須要以國家的力量來懲治他們這些惡徒!”

    張禹清一楞,國家的概念對他來說,何止千萬裡遠,他壓根沒這樣想過。

    儲強繼續說:“這個我有渠道,就等我消息吧。”

    “好!”張禹清回答:“你拿回來的帳本,自然由你全權處理,這事你一定要仔細慎重,否則肯定有性命危險。”

    “清哥,你老實說,聽了我剛纔的話,你有害怕過歡樂夜的報復沒?”儲強一臉認真,盯着張禹清,眼神銳利得彷彿看進他的心裡。

    張禹清坦然答道:“怕肯定是怕,歡樂夜並不簡單,只看他能做那麼多事,必知上下都有人打點保護,但是事情已經做下來,後悔不是我的作風,敢作敢當,努力保護自己活下來親眼看着仇人死掉,纔是我的信條。”

    儲強一舉大拇指,稱讚道:“好!清哥!自從你我相遇那時起,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謝謝你當初給我一個機會能替弟弟和老婆報仇,我現在孤家寡人,爛命一條,以後我就跟你混,只要你說,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決不皺眉,只有一點,我知道你混黑道,但是違法亂紀、傷天害理的事我不做。”

    張禹清苦笑道:“你以爲混黑道一定是殺人害命?事實上我們極少做壞事,大多數是做了些違法的交易而已。”

    儲強此時有些疲倦,振了振精神回答:“我是當兵的出身,服從是我的天職,只要符合我說的條件,我必不推辭。”說着打了個呵欠,爬到客房裡睡去了。

    張禹清習慣的坐到沙發上,給自己開了灌啤酒,眼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安排儲強,歡樂夜的人肯定沒日沒夜的在找他,必須把他送到一個安全而隱蔽的地方,但是送到哪裡呢?

    正在沉思中,電話卻突然急促的響了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我怎麼覺得我越寫越那啥了……捂臉……表丟磚……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