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分別在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分別在即字體大小: A+
     

    分別在即

    一早醒來,謝健依然睡的很沉,張禹清輕手輕腳的爬起來穿了衣服出門。一早就驚醒,突然想起鍾二公子好象還銬在倉庫裡,這個事情一定要馬上解決。

    張禹清出了門給凌峰打了個電話,凌峰打着呵欠回答:“鍾漢文?還在倉庫裡吧,最近事忙也沒來得及理會他。”

    張禹清收了線直接到了倉庫,嚇得下面的馬仔個個衣衫不整的急忙道歉:“清哥,我們……”

    張禹清一揮手:“前幾天抓來的那個三號呢?”

    一個馬仔回答:“還關着的,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呢。”

    張禹清沉聲吩咐:“帶我去看看。”

    鍾漢文躺在牀上,臉色有些憔悴,左手被手銬拷在牀頭的鐵欄杆上,看到來人,冷哼了一聲:“你這是非法拘禁!”

    張禹清笑:“我幾時說過我是喜歡尊法守紀了?這幾日滋味如何?鍾二少?”

    鍾漢文呸了一聲:“你別得意太早,告訴你!我哥也有黑道的背景,到時有你好看!”

    張禹清笑着回答:“你哥嘛,我是瞭解的,要說混黑道談不上,不過跟尖沙嘴的人有點交情罷了,可這也幫不了你忙。我們的帳今天了,就算我日行一善吧,讓你自己先選,想要怎麼個解決法?”

    鍾漢文呸了一聲,罵道:“識相趕緊放了我,否則有你好看!”

    張禹清奇怪的咦了一聲:“你該不會以爲這幾日沒動你,是因爲我怕你吧?你真不選?你真不選我可就選了,要不就割個腎吧!便宜你了!”

    鍾漢文一震:“你!”

    張禹清戲謔道:“不滿意?我也挺好說話的,要不咱們換個地方?”

    鍾漢文始知今天是來真的了,咆哮喊道:“你給我等着!你給我等着!老子只要還活着,不弄幾百個人操死你!你他媽的敢……”

    張禹清摸了摸下巴:“恩~這主意不錯,行,我知道了!”回頭對着旁邊的馬仔說:“給他找幾百個人吧!還有,告訴凌峰儘快把他送回去,我可不願意再白管飯了。”說着站起來,不管鍾漢文惡毒的辱罵,淡定的朝門外走去。

    剛出了門,童姐一個電話追過來:“張禹清,昨天說回我話呢~,還非得我天天催着不是?”

    張禹清苦笑着回答:“童姐,我是真不能答應啊,我實話說吧,我有髮妻在鄉下,我們鄉下不流行扯結婚證,所以我也從來沒說過。所以娶妻這一條是萬萬不能行了,還請童姐見諒!”

    童姐哼了一聲:“鬼知道你到底真結婚還是假結婚的,算了!這事就不提了!跟你倫叔說,再送一個店就成交!”

    張禹清苦笑:“倫叔上次已經罵過我了,童姐,我可真不敢再湊上去找抽了。”

    童姐哼了一聲:“誰管你!兩條路自己選!”

    張禹清哭笑不得的掛了電話,看看錶快十點半點了,也不知道謝健起來沒,想了想決定中午回去吃飯,順便給他打個包帶點飯菜。

    在他住的樓下有一家飯菜味道還不錯,張禹清走進店裡剛叫了個魚香肉絲和紅燒茄子打包,凌峰來了個電話:“清哥,你終於可以放心了!嚴復譽還活着,人還沒醒,不過據說已經沒問題了。”

    張禹清鬆口氣:“那就好,你注意着點,F有下落了沒?”

    凌峰撓了撓頭髮:“我把北京的地兒都快翻爛了,一點線索都沒有。”

    張禹清皺眉想了會:“不光是北京城吧,京郊呢?水庫那邊?我記得以前餘浪有撥人常在那邊活動。”

    張禹清等菜炒好,提了飯盒回到樓上,謝健還懶在牀上沒起來。

    張禹清走過去看見他半眯着眼,拍了拍他的臉寵膩的問:“要起來不?”

    謝健打了個呵欠問:“幾點了?”

    張禹清看看錶:“快11點了,我給帶了魚香肉絲,你快起來吃吧。”

    謝健伸了個懶腰說:“給我定張明天的票,我大後天還有考試。”

    張禹清回答說:“好,那我也定票去加拿大,明天一起去機場。”

    謝健懷疑的看看他:“你的業務都擴展到加拿大去了?”

    張禹清撲上去壓住他:“到底起來不?不起來我就開飯了。”

    謝健沒好氣的推開他:“別得寸進尺的,不知道昨天誰說的一次就好。”

    張禹清臉不紅心不跳的辯解:“我說的是再一次就好。”

    謝健斜着眼睛乜了他一眼:“結果呢?”

    “再一次……再一次嘛……恩、恩。這個……先吃飯吧,一會就涼了,現在天冷。”

    謝健吃完了飯,又倒牀上回籠去了,張禹清看他沒動幾口,勸他也不肯多吃,只得提了飯盒拿去丟掉。

    下午去了趟天悅,張禹清拿了遲宇給他定的機票,剛出門就碰上兩槍,準頭不高,打在旁邊的牆上。

    看看左右無人,張禹清心裡有點來氣,好你個餘浪,別以爲倫叔在的時候我不敢動你,惹毛了老子纔不管倫叔說什麼!

    遲宇跟在後面,見狀緊張的問:“清哥,非常時期,你還是帶幾個人在身邊吧。”

    張禹清擺擺手:“我最不喜歡一大羣人跟着,感覺象坐牢。再說了,該死的雞朝天,不死的雞過年,要躲也躲不過去。”說着頓了頓:“你悄悄摸摸餘浪的下落,我去加拿大兩天就回來,到時我們三碰個頭。”

    遲宇還想說什麼,卻見張禹清揮了揮手,徑直鑽進了車裡。

    眼看着謝健明天要走,他現在啥想法都沒有,只想和謝健窩在家裡,做——愛做的事,當然,這還需要當事人的配合。

    可當事人現在一身整齊的穿着外套走下樓來,看到他還笑着說:“你回來了啊,我正好要出去,想買點特產帶回去吃,再送點人什麼的。你正好有車啊,陪我一起去吧。”

    於是鬱悶的司機只能載上興奮的乘客逛了好幾家商場和土特產店,買了一堆東西。由於東西太多,不得不又買了3個大號的手提箱。

    張禹清瞟了眼後後座問:“你覺得你能帶得走嗎?”

    謝健有種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着的樂觀:“不是可以託運嘛,到了美國打個車回去好了。”

    張禹清無語,兩個人一直逛到晚上8點才餓得隨便找了家飯店吃飯。回家的路上,謝健靠在車座位上嚷嚷:“累死我了,今天早點睡,明天早晨十點的飛機呢,還要早點起來去機場,不然堵車就麻煩了。”

    張禹清咬牙切齒的想: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

    自然,回到家裡,謝健也沒空搭理他,一個人忙着整理3大隻行李箱,又壓又擠的總算是裝好了,這才笑嘻嘻的去洗澡。

    張禹清把電視翻了十七八遍,把心一橫爬上牀,正要禽獸,突然發現謝健皺緊了眉頭睡得很是不安。

    搖醒了謝健,張禹清輕聲問:“做噩夢了嗎?”

    謝健想了想說:“我老是重複夢到我走在迷宮裡,有個牛頭人身的怪物跟在後面追我。”

    張禹清摸了摸他的額頭,有點微汗,安慰着:“估計最近壓力太大了,你考試也要注意休息。”

    謝健恩了一聲,疲倦的扒了扒頭髮無意識的問:“你還不睡?你明天也不是上午的飛機嗎?”

    張禹清在他旁邊躺下:“餓了,睡不着。”

    謝健奇怪的問:“這才幾點你就餓了?你晚上吃了不少啊。”轉頭一看張禹清目不轉睛的看着他,不由的臉上發燙:“滾!死沒正經的!”

    張禹清借勢纏上去:“GCD的天下,你還敢造反了,飯都不讓吃飽,還叫人活嗎??我要打到舊勢力,建立新社會!!”

    嗷嗷嗷……

    抱歉,昨天回來遲了,過幾天補上……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