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酒後攤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酒後攤牌字體大小: A+
     

    酒後攤牌

    昨夜睡得極不安慰,醒來時卻並不記得做了什麼夢,只覺得心裡異常難受。

    窗外的天剛亮一會,正是冬天,窗戶上氤着一層水氣。

    張禹清披了件衣服站在窗前,抹去水霧,靜靜的看着窗外。

    一大早凌峰就帶來個消息,東北幫的人除了見嚴復譽外,還和喬三爺碰過面。

    說到喬三爺,不得不令張禹清打足精神。都說喬三爺手下能人無數,乾的是走私買賣,賺的是偷稅漏稅,一度還在緬雲邊境自己修過公路,要不是正遇上那幾年國家嚴打,說不定還能造福邊境人民的交通建設。

    張禹清有點按捺不住了:“弄幾個人去查查F最後去了什麼地方,還有,嚴復譽最近有什麼特別愛去的地方沒?我覺得F的失蹤恐怕不簡單,現在也不知道人還活着沒,唉,還是怪我大意了。”

    凌峰迴答:“F是在家被綁了的,我摸過他家了,有打鬥的痕跡。”

    張禹清噌一聲站起來:“操!有什麼事衝我來好了。人命關天,絕對不能就這樣算了!”

    兩個人邊說邊出門,張禹清看了看錶,才早晨十點,他還得去天悅一趟。

    天悅在薛江海手裡有三年,裡面裡裡外外都是薛江海的人,除了雅彩,這就是第二個薛江海常來的地方。

    也是個不好啃的骨頭啊……

    兩三個零落的馬仔正靠在吧檯說說笑笑,看到張禹清進門,忙丟了菸頭恭敬的喊了聲:“清哥!峰哥!”

    張禹清不動聲色的走進去問:“這期的帳目準備好了沒?”

    一個馬仔答道:“飛哥前幾天把帳都拿走了,說是要拿回去好好整理整理再給清哥送來。”

    張禹清知道不用點手段以後是馴服不了這幫老油條的,笑起來,並不說話。

    凌峰上去對準馬仔的腹部就是兩拳頭,那馬仔還來不及叫喊,悶哼了兩聲跪在張禹清面前,哇一聲吐了口血出來。

    旁邊的人都驚住了,全部不敢做聲。

    張禹清憐憫的看了看他,問:“那飛哥又上哪去了呢?”

    那馬仔兩手撐地,不停的大喘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張禹清啪一聲打了支菸,慢吞吞的說:“我不喜歡重複問題。”

    馬仔一邊喘氣,一邊回答:“飛……哥……好、好幾天……沒來了……”

    張禹清慢條斯理的站起來,對這旁邊的人笑:“那行,既然帳本不在,那我只好自己上門去取了。”

    兩人出了天悅,張禹清一臉陰沉的上了車,開口問:“那個飛哥又是何許人?”

    凌峰答道:“天悅的駐店管理,好象是薛江海的人吧!”

    張禹清笑起來:“你傻了?薛江海都死了,會有人還替他賣命嗎?他不是餘浪的人,就是嚴復譽的人。行了,這事你去辦吧,人別死,帳本弄回來就行。”

    凌峰答應着,兩個人分別上了車。

    張禹清接到倫叔電話要他直接去西同和童姐碰面,身份正是倫叔的委託人。

    對童姐他接觸的並不多,最多算是打過幾次照面,不過對她的印象還不錯。童姐是內蒙人,天生帶着股豪爽勁,喜歡喝酒,年青時一頓能喝兩斤半,當年是出了名的酒中女豪傑。

    童姐見張禹清進來,笑着招呼:“張禹清,倫叔已經打過電話來啦,看來你的面子不小啊。”

    張禹清笑着說:“哪裡,哪裡,那是童姐面子大,若是一般人,倫叔怎麼會親自打電話來解釋呢?”

    童姐笑起來:“就你嘴巴甜,倫叔的病如何了?”

    張禹清搖頭說:“就那樣吧,都是年輕時落下的病根,一時半會哪有起色。”

    童姐等來人端上了茶,正色道:“倫叔大概跟我提了下,說的並不清楚,支持你上位沒問題,我們也不願見到麻幫四分五裂,不過,倫叔這人嘴巴太緊,只說一切和你商量,現在就想聽聽你的意見。”

    張禹清笑着回答:“童姐,現在還是倫叔當家啊,我也不能擅自做主,不如你說個可行的方案,我回去跟倫叔彙報彙報?”

    童姐抿嘴一笑:“怪不得小雪說你油滑得很,把責任全推倫叔身上,那你今天專程來喝茶的?”

    張禹清笑解釋着:“雪姐說的那事我沒辦法答應啊,聯姻只是一種手段,並不是唯一的手段,只要達到同樣的目的就行了,不一定非要走那獨木橋。”

    童姐喝了口茶,想了想:“這樣吧,我找個時間安排你和菲菲見一面,如果你們互相看的上,這個協議還是不變,如果你們都看不上,那就當我沒說,怎麼樣?”

    張禹清微微有些蹙眉,問道:“童姐,我並不優秀,你也不怕耽誤了你侄女的前程?”

    童姐狡黠的一笑:“這你就別管了,這事就這樣說定了!算了,也別改天了,擇日不如撞日,今天留下來吃飯吧,正好菲菲也在,見個面如何?”

    張禹清剛要推辭,突然想起倫叔那通話,只得按捺住:“好啊,既然童姐都提議了,我也不敢推辭,不知還有什麼其他的條件?”

    童姐抿着嘴笑,端起杯子喝了口茶:“還有嘛,自然是周圍的幾個賭場了,大富豪和帆船兩個我都要。”

    張禹清靜默了一會,說:“帆船這塊肉,並不好吃,童姐有信心嗎?”

    童姐點了支菸,看了張禹清一眼,徐徐吐出口氣來:“這事交給我們就行,沒有殺豬刀,也不敢接殺豬匠的活啊。”

    張禹清拍了拍沙發的扶手:“好!那就一言爲定!就按童姐說的辦吧!”

    童姐有點興奮,掩飾的看了看錶:“4點鐘了,時間還有點早,不如陪我玩2把檯球?都說你球技不錯,今天倒要見識下。”

    張禹清站起來,笑着陪童姐進了彈子房。

    晚餐人只有4個,張禹清、菲菲、童姐、童姐夫。

    童姐夫個子很瘦小,沉默寡言飯桌上也沒怎麼說話。童姐倒是談笑風生,說着笑話。

    張禹清禮貌的迴應着,幫着製造氣氛,而菲菲則一臉嬌羞的垂着頭吃飯。

    張禹清最怕這樣的女孩,問什麼都只會點頭搖頭,就算是不喜歡也只會說:“好的”。倒不是說他就喜歡找個唱反調的,但是要勇敢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嘛,這個……小健就很會表達嘛……哎,他要是再乖一點就好了……

    張禹清剛走了會神,童姐招呼了他一聲,給他挾了一筷子菜,勸道:“吃菜啊,不要光吃飯嘛,童姐這裡的廚師還是不錯的,還吃的慣嗎?”

    張禹清笑着回答:“我走的地方多,不挑食的。”

    童姐趁機誇獎道:“菲菲,不挑食的男人好養啊,不象你叔,飯菜不合胃口就吃的少,弄得廚師天天都不知道做什麼菜好。”

    菲菲臉刷的一下紅了個透,輕輕的恩了一聲,還瞟了一眼張禹清。

    張禹清徹底無語,決定不再說話,埋頭吃飯。

    吃了飯,童姐強迫張禹清陪菲菲去外面的花園轉一圈,張禹清剛想找藉口說有事,童姐在後面推了他一把,附耳說:“不到一個小時不準回來。”

    張禹清只得苦着臉出去了,兩個人悶悶的走完了整個花園,又把外面逛了一圈。張禹清看看錶差不多40分鐘了,藉口有事要先走把菲菲送到別墅門口落荒而逃。

    這事的確不好解決,張禹清心裡悶着難受,拉了遲宇一塊去喝酒。遲宇隱約知道點謝健的事,也不好怎麼說,只得陪着一杯一杯的幹。

    張禹清解開西裝釦子,又鬆了兩顆襯衣釦子:“你比凌峰有腦子,這事咋整?我今天這個飯都要吃的胃穿孔了!”

    遲宇苦笑:“清哥,你都搞不定的事,小弟更搞不定了。”

    張禹清端起杯子一口喝了半杯,抹了抹嘴脣上的泡沫:“結婚?說笑吧,這個菲菲我今天第一次見面,再說,我已經有人了。”

    遲宇盯着眼前的杯子,想了會:“沒了童姐有問題嗎?”

    張禹清搖頭說:“這事還非她不可了,倫叔的仇人不知怎麼落到她手裡,倫叔指示我務必達成協議。”

    遲宇撓頭:“這事難辦了,實在不行,清哥你眼睛一閉就結吧,完事再離就行。”

    張禹清失笑:“你以爲這婚結了還能離?後臺就是整個西同,我哪抗得住。別說我了,就算我們現在和西同翻臉,未必都有七成把握。”

    遲宇想不出辦法,只得端起酒杯:“喝吧,今天一醉方休!”

    張禹清也覺得愁眉不展,端起杯子碰了一下,一口氣就吞了。

    兩個人喝酒一直喝到12點多才算盡興,車是不能開了,先打個車回家吧。剛走到車門口,謝健的電話來了:“等你電話呢,一直不打過來,在幹嘛呢?”

    遲宇突然湊過來:“問問謝哥,讓他表個態啊。”說着還眨眨眼睛,自己招了個車跑了。

    張禹清上了車,關好門:“喝酒去了,你呢??”

    謝健嫌惡的撇撇嘴:“喝多少了?怎麼感覺你說話都說不清楚了?”

    “沒喝幾瓶,幾天心情不好,沒喝多少就有點頭暈。”

    “怎麼了?怎麼心情不好呢?是工作上的事嗎?”謝健關心的問。

    張禹清想了想說:“我在車上,聽不太清楚,一會回去我給你打電話。”

    掛了電話,張禹清吐了口酒氣問的士司機:“師傅,你說要是你喜歡一個人,人家卻沒說喜歡你,怎麼辦啊?”

    的士司機大概四十出頭,聽了這話一楞:“哪家的姑娘這麼矯情啊,天天約出來見面啊,看她出不出來嘛,要出來的一般都有戲。”

    張禹清說:“沒在一起,怎麼約呢?”

    司機脫口而出:“那就直接問吧,答應了就處朋友,不答應就算了,這好死不死的吊着不是活受罪嗎?”

    張禹清哦了一聲,想想又問:“有點問不出口,怕萬一自己弄錯了呢。”

    司機擡頭在觀後鏡掃了張禹清一眼:“有啥問不出口的,是就是,不是就拉倒,不帶這樣矯情的!回去喝二兩二鍋頭就行!”

    張禹清一想,這也是個辦法,下車後回到家翻出半瓶威士忌大口喝了兩大杯,然後撥了謝健的電話。

    謝健懶洋洋的問:“纔到家呢?感覺好點了沒?”

    張禹清深吸了口氣:“你上次說考慮的事,考慮好了沒?到底答應還是不答應?”

    謝健裝傻偷笑:“什麼事呢?我都忘了。”

    張禹清頓了頓,鼓起勇氣:“就是我倆的事唄!考慮怎麼樣了啊?到底答應不答應?你要真不想答應,我也不勉強你,回頭我就跟人結婚去。”

    “你說什麼??!!”

    我覺得我……應該要懺悔……

    點圖片收藏作者……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