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女人的聲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女人的聲音字體大小: A+
     

    女人的聲音

    張禹清一臉陰沉的看着被打得口角流血的鐘漢文倒在地上,正想說話,倫叔一個電話招見他。

    張禹清只得吩咐把人先關起來,趕緊趕到倫叔的別墅。

    倫叔等傭人離開後,緊繃着臉對張禹清說:“清仔,你這兩天找幾個可靠的人,再準備點傢伙,我有點事要處理。”

    張禹清立刻明白是倫叔的私事,忙站起來答應着。倫叔有些疲倦的揉了揉太陽穴:“清仔,倫叔這份家業打下來也不容易,雖然不能算是北京城的老大,好歹也混得有頭有臉,你以後接手了,可別給我三兩下敗光了。”

    張禹清正在奇怪,倫叔又接着說:“薛江海和你聯繫了沒?”張禹清搖頭:“沒有。我按您吩咐,沒有和他主動聯繫。”

    倫叔長嘆了口氣:“他有兩天聯繫不上了,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鬼臉的人豈是好惹的?這死仔,叫他別沾毒別沾毒!還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毒豈是那麼好沾的?你看看沾了毒的人,誰到後面有好下場了?!”

    張禹清開口:“說不定是歡樂夜的人主動拖海哥下水呢。”

    倫叔疲倦的閉上眼:“那歡樂夜怎麼不來拖你?不來拖餘浪?不來拖嚴復譽?”

    張禹清不敢搭話,靜靜的坐在一旁。

    倫叔過了會說:“江海是活不下來了,我昨天已經公開表態不會庇護他。”

    張禹清一震,看着倫叔,倫叔苦笑了一下說:“是不是覺得我很殘忍?你要知道他做的那些事,你就知道我並不殘忍。上次大富豪的事還記得嗎?那就是我的親侄兒薛江海乾的。”

    “什麼?!”張禹清猛的擡頭,看着倫叔。

    倫叔苦笑了一下,說:“在除掉我這件事上,餘浪和薛江海達成了一致,由江海先對我下手,只要我一死,餘浪反手就會剁掉嚴復譽,嚴復譽臨時發現事情有變,給我打了個電話就躲掉了,可惜還是遲了,那時已我被困在大富豪。”

    “那餘浪……”張禹清問

    “餘浪那天沒上摟,你也知道的吧?事實上,那天幸好從旁邊的樓翻走,那天如果是突圍下摟,我們全部都會死在大富豪。一樓下面全部是黑衣會的人,都埋伏着,所以餘浪不敢上樓來接應我,他倒想的好,以爲你和我會下樓和他匯合,這樣正好一鍋把我們燉了!”

    張禹清此刻才知道當時的情況有多麼的險,不由的冷汗連連,忙說:“跟着倫叔果然有福氣,我也算揀了條小命。”

    倫叔扯出了一個微笑,安慰他:“薛江海一去,你的對手又少了一個,餘浪和嚴復譽也不是一般角色,你不可掉以輕心,這都怪我前幾年過於輕信,造成現在四分五裂。清仔,你好好幹,倫叔就算放手,也放得安心。”

    張禹清連連答應,心裡一堆的事堵着,急於找個清淨的地方理理思路,陪着倫叔又說了會話,這才脫身出來。

    薛江海一去,餘浪就少了條臂膀,現在餘浪並不知道他和薛江海的密謀暴露,所以敵明我暗,佔了先機。

    可倫叔爲什麼不公開除掉餘浪?是別有隱情,還是留給他張禹清做墊腳的資本?

    他當時想方設法弄到了內鬼的錄相帶,就是想在倫叔前擺餘浪一道,看來錄相帶已沒用了,除掉餘浪還是得自己動手。

    張禹清想破了腦袋也想不通箇中原由,只得暫時放在一邊。

    F已是幾天沒聯繫上了,張禹清有些擔心,叮囑凌峰派人找找,務必要得個回信。

    不料F沒找到,凌峰倒帶回來一個讓人震驚的消息,薛江海的屍體被找到了,據說是自己對着喉嚨開了一槍自殺了。

    張禹清當然不信這鬼話,薛江海絕對不是一個走投無路就會自殺的人,估計是鬼臉的人得了手。既然倫叔已經表態不再庇護他,薛江海遲早也只落得個死,一槍斃命也算是個好死,總比被活生生分割成七八塊強。

    薛江海一死,張禹清在倫叔的支持下明正言順的把他的那塊地盤接了過來,這幾天他忙得腳不沾地,給謝健的電話也就是問候兩聲就掛掉了。

    雖然理解張禹清的工作忙,可傲嬌受又玻璃心了,覺得自己受到了冷落,這連續幾天都心裡憋着氣。

    查理雖然前一段時間無理取鬧,但是很快又恢復了,兩個人依舊還是好朋友。謝健幾次明示暗示自己不會喜歡他,查理只當做不懂,氣得謝健直翻白眼。

    最近要考試了,謝健忙得團團轉,自然沒有多餘的工夫搭理查理。這天查理專程在下課後到他的教室外邀請他參加派對。

    謝健本來想拒絕,可查理懇求他一定賞個臉,因爲今天是他的生日。

    美國人是出了名的愛Party,因爲天氣還冷,開了個室內的小型雞尾酒會。大部分的同學都是查理的同學,謝健覺得不熟也沒什麼好聊的,呆了一會就想溜,查理主動提出送他回家。

    到了住處,謝健剛回過頭想說聲謝謝,查理一把抓住他,緊緊的吻着他。謝健吃了一驚,費好大力氣才掙脫,反手一個巴掌賞過去,跳下車頭也不回的跑了。

    謝健覺得自己委屈極了,正好張禹清的電話來,就含含糊糊的把事說了,誰知張禹清心思還轉着別的,恩恩的答應着,一點表示也沒有。

    謝健氣得吐血,小脾氣一上來,連續關了三天的手機。到第三天晚上,謝健正躺在牀上生悶氣,突然聽得門鈴響,看看貓眼外面的男人並不認識,警惕的問了句:“誰?”

    來人回答:“快遞。”

    謝健奇怪,這已是夜裡9點,快遞還有那麼的晚的服務?小心的把門打開一條縫,來人遞過來一個盒子說:“請給發件人回個電話,謝謝。”

    謝健莫名其妙的接過盒子,關了門走到牀邊坐下。盒子不大,打開裡面規規矩矩的放着一張紙條:寶貝,手機壞了嗎?這個型號是新出的,看看你喜歡不?

    紙條下靜靜的躺着個銀灰的手機,謝健拿起來,突然又有點懊悔自己的任性,開機撥了個電話過去,剛接通,張禹清還沒說話,倒冒出來一個女人嗲嗲的聲音:“清哥~~~~”

    我現在才補更上,困死我了……

    我怎麼會覺得他們該見面了呢……好吧,下一章見面吧……

    聽得到聲音吃不到是件殘忍的事,俺家小攻也不能老是憋着啊= =|||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