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不能沒有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不能沒有你字體大小: A+
     

    正文 不能沒有你

    ?張禹清吃了一驚,這話說得太重,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正在猶豫時,倫叔說話了:“做人要有基本的原則,如果爲了權利和金錢而不擇手段,這樣的人留着還不如一條狗!”說話之間,倫叔的臉色越發鐵青,竟隱隱有些咬牙切齒。?

    張禹清沒做聲,規規矩矩在一旁垂手站着。?

    倫叔繼而嘆了口氣:“江海說起來還是我的侄兒,他媽死前拉着我的手囑咐我一定要好好照顧他,唉~~這人心是永遠不會滿足的,別的也就罷了,可他竟然敢勾結……”?

    張禹清一驚,倫叔卻打住不再言語,沉默了一會,說:“清仔啊,倫叔老了,不僅人老,心也老了,這一攤的事,我是沒心思也沒精力管了,你只記住一點,混黑道並不等於就是做見不得人的勾當,做人尤其不可背信棄義。”?

    張禹清點點頭,看着倫叔一臉落寞,忍不住出聲:“倫叔……”?

    倫叔一擺手:“你不用多說,我自有分寸,你只記住一點,無論如何不要攪和進來。”?

    張禹清知道倫叔下定了決心,多說無益,於是答應下來。?

    倫叔想了一會問:“雷諾這邊咬死了在美國交易?”?

    張禹清回答道:“是,不僅如此,而且每批還有數量限制,不再接受其他貨幣,全部以美元交易。”?

    倫叔頓了頓,長嘆一口氣:“這就是完美帶來的後果,行了,這事我知道了,你收拾一下,明天飛美國,我約了考克斯家族,你替我去一趟把。”?

    張禹清答應着,看看倫叔不再說話,悄悄的退了出去。?

    張禹清並沒有事先打電話給謝健說他要去美國,當他推開大門的時候,謝健正坐在客廳的地板上喝酒。?

    旁邊丟着好幾個空易拉罐,謝健正靠在沙發上,表情木然的看着地板,電視的聲音開得很大,連珠炮一樣的主持人正在嘰嘰瓜瓜的報道一起政治醜聞。?

    張禹清放下手提箱,脫了外套,走過去蹲在謝健旁輕聲問:“怎麼了?心情不好?”?

    謝健一驚,擡頭看着張禹清,笑起來:“你來了。”?

    張禹清恩了一聲,從他手裡抽出啤酒說:“幹嘛喝那麼多酒?有什麼煩心事嗎,跟我說說。”?

    謝健固執的搖搖頭:“你不會懂的,你不會懂的。”?

    張禹清扶他起來坐在沙發上,把旁邊的啤酒瓶都丟到垃圾筒裡,這才赫然發現旁邊一個袋子裡裝滿了空瓶,皺了皺眉頭問:“小健,出什麼事了嗎?幹嗎喝那麼多酒?”?

    謝健一揮手大力的推開張禹清,自己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沒什麼事,心情不好而已。”?

    張禹清抓住他的手沉聲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謝健突然一笑,眼睛看着張禹清:“如果我說,我喜歡你,我愛你,你會怎麼辦?會看不起我嗎?”?

    張禹清一震,看着謝健,只見他用一種無比堅定的眼神凝視着自己。張禹清鬆開手,輕聲說:“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謝健慘然一笑:“我知道,我知道,我早知道的……”卻避開張禹清的手,自己往旁邊走去。?

    張禹清斟酌了一下,小心的說:“你喝醉了,早點睡吧,睡醒了,明天什麼都好了。”謝健沒搭理他,走進了衛生間。?

    張禹清有些擔心的看着他,遲疑片刻,走到衛生間門口,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正猶豫間,門開了。?

    張禹清突然覺得自己很混亂,這一幕不知道是前世今生還是夢裡遇見,說不出的熟悉,只覺得全身一震,恍惚中再一次經歷眼前熟悉的場景。?

    謝健看見他,彎了彎嘴角,諷刺道:“有事?”?

    張禹清有些不敢接觸的他的目光,伸手抓住謝健,強行把他送進了房間。就在他轉身出門的一瞬間,謝健撲過來從背後抱住他:“你別走……你別走……求你了……”?

    張禹清頓時全身巨震,他立刻明白這熟悉的感覺從何而來,10年,10年前那一幕令人落淚的分離突然出現在眼前。那時的謝健也說着同樣的話撲到他身上來,含滿眼淚的目光彷彿還在懇求他。?

    張禹清突然記起那幾顆狗牙,從山東逃出來的路上不慎丟失,但是他從來沒忘記過,那是他和謝健相認的諾言。?

    張禹清楞楞的站在原地,心裡涌起一股說不清的複雜情愫,甚至有些驚慌失措的想:難道這就是喜歡嗎??

    張禹清定了定神,反身把謝健扶上牀,在脫衣服的時候,看到謝健的脖子上套着一根紅繩。張禹清幾乎是有些顫抖的拉出繩子,下面果然吊着那塊玉牌。?

    給謝健草草的蓋好了被子,張禹清幾乎是倉皇失措的衝出了房門,招了個車,去了附近一個慢搖酒吧。?

    酒吧里人並不多,三三兩兩的低語,還夾雜着些歡笑,張禹清走進去,坐到吧檯前招呼:“來一杯加冰威士忌。”?

    這時旁邊一個人突然問:“你是中國人嗎?”?

    張禹清擡頭,只見一個年紀三十出頭的男人帶着微笑看着他,於是說:“我是。”?

    那男人抱怨了一句,然後笑得很開心:“終於可以說幾句中文了。來美國這一星期快把我憋壞了,你一個人嗎?”?

    張禹清強打了精神接過酒保遞過來的玻璃杯說:“是,我來美國出差,您是……?”?

    “我是做酒水生意的,這次過來談點事,遇見你真高興,來,碰一下杯慶祝慶祝我終於可以不用說鳥語了。”那男人微笑着說,拿着杯子和張禹清碰了一下,抿了一口。?

    張禹清也抿了一口,回答:“真是幸會。”?

    那男人很是健談,兩個人不知不覺聊到半夜快三點才分手。張禹清招了個車,回到家裡。?

    走前並沒有關燈,柔和的燈光靜靜的撒滿房間裡每一個角落,讓張禹清突然一下很放鬆,他裹了裹衣服朝沙發上一躺,心裡默默的唸叨着:就躺一會……?

    第二天張禹清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房子裡靜悄悄的,謝健已經走了。桌上留着一個已經冷掉的三明治夾雞蛋,還有一杯牛奶。?

    張禹清有些楞楞的看着早餐,心裡猶豫良久,終於還給謝健留了個紙條說今天辦完事要回國,卻提了皮箱落荒而逃的住進了酒店。?

    回國幾天後,張禹清仍不能平靜自己的心情,他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爲很懦夫。但謝健也並沒有打電話來,彷彿大家都忘記了這事,日子又慢慢平靜下來。?

    就在張禹清自欺欺人的過了一週後,卻接到了回國後謝健的第一個電話。?

    謝健的聲音很沙啞,平靜的說了一個郵箱地址和密碼:“想說的話,都在裡面了,有空去看看吧。我掛了,拜拜,就不說再見了,因爲以後也不會再見面了。”?

    張禹清只聽得聽筒裡傳來一陣嘟、嘟、嘟的聲音,手一鬆,大哥大直挺挺的落在地板上。?

    郵箱裡的信只有一封,很長很長:?

    ……我依然記得那半個雞蛋,也許你已經忘了吧,我並不知道我的生日是多久,可是每當在過身份證上的生日時,我都會給自己煮一個雞蛋,可是再也沒有那種感覺,也沒有你在我身邊……?

    ……你說,過去的事究竟有多少人記得,又有人多少人根本不放在心上?如果記憶,只有一個人支撐……那麼……有多難?……?

    ……這幾天,我有時候會在想,重逢究竟是爲了什麼呢?想來,也就是個圓吧。將斷掉的重新接起來,成就的就是:圓滿。我覺得我再無遺憾,因爲能與你重逢,就是我的圓滿……?

    ……放心吧,我會好好的,最苦的時候我都挺過來了,想必以後會更好,人生充滿了希望,我一定會越來越好……?

    張禹清啪一聲摔開鼠標,摸出電話對凌峰說了句:“如果倫叔問起,就說我想休息幾天。”說完掛了電話,抓了身份證就直奔機場。?

    在飛機場的候機廳裡,張禹清緊緊的捏着登機牌想:小健,告訴我,現在還不晚……再給我一次機會……沒有你,如何圓滿……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