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倫叔的選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倫叔的選擇字體大小: A+
     

    倫叔的選擇

    張禹清驚得一下坐起來,問:“哪個倉庫??”

    遲宇回答說:“老倉庫。”

    張禹清頓時放鬆了,說:“老倉庫不是沒東西了沒?端了就端了吧。”

    遲宇說:“凌峰捉回來的內鬼,還關在倉庫裡,被人弄走了!”

    張禹清想了想,笑了:“你這樣一說,我就明白了!哈哈,果然是螳螂捕蟬,黃雀再後。餘浪這招果然高。”

    遲宇一楞,問:“清哥,餘浪他……”

    張禹清反問道:“你不覺得今天的餘浪很奇怪嗎?他爲什麼會死守在大廳不派人往上去救倫叔?這樣一個絕好的立功的機會,你覺得以他平時的爲人會放棄嗎?”

    遲宇露出一個深思的表情,沒搭話。

    張禹清繼續說:“我們進後門時,很明顯有人放我們進去的,可是我們進去了之後,爲什麼外面的人立刻壓上來,逼着我們往前走?”

    遲宇答不出話來。

    張禹清笑着說:“你要是不信,晚上悄悄摸到大富豪去看看,地板上多半有遺落的彈殼,可以驗證我的話。”

    遲宇沒想通,問道:“這對他有什麼好處?”

    張禹清換了副冷漠的表情說:“第一、如果我死了,對薛江海肯定是個打擊,倫叔也只會把帳算到黑衣會的頭上;第二、除掉我,對他有利無害,少了個威脅;第三,把內鬼救出去了;第四、如果倉庫真的被人端了,那一批槍足可陷害我於無形。還真是個一石四鳥的好計策。”

    遲宇這纔回過神來,喃喃的自語:“我操!這鳥人太毒了。”

    張禹清笑起來,說:“還有,若我死了,槍支部這個位置空出來,必定也在他的算計之內,多半他已經定好了人選。就算我不死,反正內鬼他是救了,救倫叔功勞還讓給了我,以後我肯定得還他人情。最重要的是,黑衣會是橫行山東的黑幫,我要是不死,恐怕也很難撇清關係。”

    遲宇憤憤的罵道:“別落在爺手裡,操!”

    倫叔休息了兩天才恢復過來,看到張禹清笑着自嘲說:“人年紀大了,不比你們小年輕啊。”

    張禹清笑說:“倫叔,你才40出頭,你說這話明顯就是想要我安慰你啊。”

    倫叔笑罵了聲,臉色一轉凝重的問:“小清,你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

    張禹清也換了副正經的表情,問:“倫叔,我先問個問題,你是怎麼惹上黑衣會的?”

    “黑衣會?”倫叔反問了一句,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張禹清說:“黑衣會是山東出名的黑幫,我以前就是黑衣會的,恐怕我也撇不清關係。”

    倫叔一楞,笑起來說:“你多心了,放心,倫叔還沒老糊塗,不至於這樣的事都想不通。”

    張禹清道:“按幫裡規矩辦吧,我也是嫌疑人,最近就先呆在家裡好了,正好可以養養傷。”

    倫叔一想也好,順水推舟的答應了。

    張禹清悠閒的在牀上躺了兩天,看天氣不錯,正想出去溜達溜達,突然接到了謝健的電話。

    謝健在萬里之外埋怨道:“怎麼一走就沒消息了,也不來個電話。”

    張禹清這才恍惚過來,這次回國後一連串的事發生,還真沒記得給謝健掛個電話,於是歉意的笑道:“我最近有點忙,你還好嗎?”

    謝健的聲音有點悶悶的問:“最近忙什麼了?你做什麼的呢?我還沒問過你。”

    張禹清一頓,苦想了一會說:“我們做洋酒的進出口貿易的,因爲代理的美國的酒,所以經常會往美國跑。”

    謝健恩了一聲,問:“那你多久再來美國?”

    張禹清想了想最近的計劃,回答說:“暫時不會過去,怎麼了?有事嗎?”

    謝健嗔怪道:“問問不行嗎?”

    張禹清乾笑兩聲,連連賠罪,閒話了幾句互相道了句再見,才掛斷電話。

    還未等他細想,遲宇神神秘秘的探了個腦袋進來說:“清哥,謝哥的事搞定了!”

    張禹清挑了挑眉頭,等着下文。

    遲宇興奮的說:“謝哥的媽錢已經輸了1萬多了,最多個把月就能欠下幾萬的帳。小Q那邊已經成了,鍾漢文喝醉了酒,什麼都說了,他在那邊開廠的時候認識的謝哥,後來出錢幫謝哥的哥哥治病,謝哥漸漸喜歡上他,兩個人好了5年,後來不知道爲什麼吵架分開了。”

    張禹清摸着下巴想了想,搖頭說:“如果說小健自己愛上他,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如果是因爲報恩,倒有這樣的可能。”

    遲宇問道:“清哥,那接下來呢?”

    張禹清躊躇一下,說:“先這樣吧,小Q可以先撤了。還是先從小健的後媽入手吧。”

    遲宇說:“薛江海的情婦也搞定了,我已聯繫好。從汕頭那邊來的新人,據說技術一流,清哥,你看是不是放到雅彩去?”

    張禹清點頭說:“就放到雅彩,魚餌都做好了,上鉤應該很快。”

    遲宇笑着說:“這餌料夠足,據說波夠大,身材夠火辣,又會跳鋼管,按摩技術又一流。清哥,要不給你也來一個?”

    張禹清眼睛一瞪,道:“看來你最近閒得很哪?”

    遲宇趕緊說:“我都快忙死了,你看凌峰才閒,他昨天打牌才輸了8000。”

    張禹清正要理論,電話叮鈴鈴響起來,倫叔在那頭靜靜的說:“小清,你來一下。”

    張禹清見到倫叔的時候,他正皺着眉頭坐在窗邊抽菸。看到張禹清招呼他過去坐下,淡淡的問:“小清,你怎麼看薛江海這個人?”

    張禹清一楞,說:“倫叔,這是……”

    倫叔和藹的笑道:“今天這話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有什麼說什麼,我就是想了解了解江海最近的情況。”

    張禹清心念幾轉,下定了決心,說:“倫叔,我有件事還沒跟你說,我已準備支持海哥。”

    倫叔掃了他一眼,問:“爲什麼不是餘浪不是嚴復譽?”

    張禹清回答道:“倫叔,我要說了,你可別覺得我勢力,餘浪這人我不欣賞;而嚴復譽已經很強了,光看他這幾年爲幫裡出的力,各種生意搭理得井井有條,就知道他手裡根本不缺人,多我不多,少我不少。而海哥不一樣了,我跟着海哥怎麼都比跟着他們倆強。”

    倫叔眨了幾下眼睛,象是重新認識一般看着他,說:“看不出來啊,好小子,鬼心眼挺多的嘛。”

    張禹清嘿嘿的小笑,說:“倫叔,你不是要聽實話嘛,我這說了實話,你怎麼又反倒損我。”

    倫叔杵滅了煙,慢條斯理的問:“你知道我最看好誰嗎?”

    張禹清故作苦想狀,然後回答說:“難道是嚴復譽?”

    倫叔笑着搖了搖頭,張禹清又問:“難道是海哥?”

    倫叔失笑,說:“你。”

    張禹清楞了,反問了一句:“我??”

    倫叔笑着說:“就是你。”張禹清正欲說話,倫叔接着又說:“可惜啊,現在時機不對,我要現在把你拋出來,你肯定敵不過他們。還是慢慢來吧,好好努力,倫叔看好你。”

    張禹清趕緊稱是,連連點頭。

    倫叔繼續說:“你覺得餘浪這人如何?”

    張禹清不敢妄加評論,想了想,老實的說:“心計太深。”

    倫叔輕笑,又問:“嚴復譽呢?”

    張禹清道:“挑不出毛病,非常完美。”

    倫叔哈哈大笑:“你小子還跟論叔打起馬虎眼了,也罷,要想從你嘴巴里掏出點東西也不容易。”

    說着臉色一沉,道:“不許和薛江海走的太近。”

    張禹清一楞,正要發問,倫叔說:“做人要講道義,我雖混黑道,但是從不做滅絕人性喪盡天良之事,薛江海一錯再錯,休想我再維護他!”

    我已經想好了怎麼寫了。。。如果抽的厲害,你們表打我。。。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