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倫叔被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倫叔被困字體大小: A+
     

    倫叔被困

    張禹清在飛機上翻來覆去的想着謝健,理不出一個頭緒,只得把心思放到了薛江海的身上。

    薛江海上次讓他出席和餘浪的會面,這個舉動很是奇怪,理論上來說,薛江海如果隱藏自己的實力豈不是更好?而且那麼早和餘浪撕破臉,是不是太欠缺考慮了?

    如果真的必須這樣做,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薛江海已經暗地裡得到了倫叔的肯定,纔會那麼囂張。可倫叔既然以前栽培不上薛江海,爲何現在又突然給予肯定?

    嚴復譽那邊已經有東北幫的人在跟着了;餘浪倒暫時不用擔心,再說以他疑心病那麼重的人,安排了人反倒不好;薛江海這裡是不是也需要安排一個人?

    張禹清下了飛機第一件事就是召集遲宇和凌峰,三個人聚在張禹清的住處,沒多寒暄,直接步入了正題。

    凌峰先是眉開眼笑的說拿到了內鬼的錄相帶,然後提到東北幫說:“嚴復譽很是謹慎,除了幾個有限的地方,從不去任何亂七八糟的場所,東北幫的人目前只敢遠遠跟着,一點進展都沒有。”

    張禹清點點頭說:“讓他們機靈點就行,還有過段時間讓他們換換人,別老是那幾張老面孔晃來晃去的。”

    凌峰答應着,拍馬屁道:“清哥想的周到,這事我記着了。”

    張禹清笑罵道:“你的記性早就被狗吃了,過幾天還得我提醒你。”說着轉向遲宇問:“你這邊如何?”

    遲宇道:“儲強已經安排去整容了;鍾先生那邊已經搞定,小Q現在把他迷得神昏顛倒的,據鍾先生自己講,他其實一直都是同性戀,只是迫於家族的原因才結婚,還一直誇小Q長得和他以前在香港的戀人很象。”

    張禹清想了想,道:“這事繼續,暫時不用時時向我彙報,另外,謝家這邊如何?有進展了沒?”

    遲宇說:“安排了。”

    張禹清心思轉了轉,說:“得給薛江海找個女人,他現在身邊缺人不?缺人就給他找個安插進去。”

    遲宇想了想說:“他看上了雅彩一個舞娘,最近常去,在雷叔的地盤上,我們的人也不好太明目張膽。”

    張禹清沉思了一會,說:“最好是我們自己的人,這事不比其他,一定要可靠。你安排人去廣東看看,弄個生面孔回來,記住,海哥的愛好還知道吧?給他弄個對胃口的,價格高點也沒關係。這事要快,最好一個星期就搞定。”

    遲宇說:“回頭我就去安排,這邊還有件事,最近我們的倉庫常有可疑的人出沒,據說不止一次兩次了。”

    張禹清皺起了眉頭,這倉庫當時從倫叔手裡接下來的,要說知情人,除了張禹清的人外不會超過10個。這可疑的人究竟是誰派來的?

    張禹清反問道:“倉庫裡還有貨沒?”

    遲宇搖頭說:“我在第一次聽到風聲後,後來的貨全部沒進倉庫,暫時轉移到了放洋酒的倉庫裡,現在那倉庫就只有幾個人住在哪裡。”

    張禹清拍了拍遲宇的肩膀說:“恩,做的好,不過洋酒倉庫目標太大,過幾天還是要轉移。這事還得你親自去辦。”

    遲宇答應了一聲,正欲說話,一陣電話鈴急促的響了起來,張禹清接起電話,只聽對方急促的說:“清哥,快,帶幾個兄弟來東區大富豪,我們被圍在裡面了!”話音未落,只聽得旁邊槍聲起伏,感覺還有半自動的連射。

    張禹清跳起來,去保險箱抓了幾支槍說:“凌峰,你打電話叫人帶上槍去大富豪,倫叔困在裡面了。遲宇,你開車,我們馬上出發。”

    遲宇把車開得飛快,連闖了幾個紅燈,終於在半個小時內趕到了大富豪。張禹清提着槍首當其衝從後門摸進了一樓的安全通道,在轉角樓梯就聽到了激烈的槍聲。

    張禹清舉槍先打傷一個人,這纔看清楚對方一身的黑衣,心裡一驚,忙對身後的遲宇道:“快,快去打電話,附近的人,有多少人來多少人,都帶上最好的傢伙,今天碰上釘子了,這幫人都是職業的。”

    張禹清剛說完,一發連射貼着耳邊而過,在對面的牆上留下3個彈孔,遲宇低罵了一聲,剛摸出電話來,凌峰旁邊衝過來,說:“清哥,後門被堵着了,現在兩頭夾擊我們。”

    張禹清低罵了一聲,說:“操!門口有幾個?”

    凌峰迴答道:“不清楚,人還沒露面就是一梭子,根本不敢露頭,樓下大廳裡是餘浪的人頂着的,他們比我們早來一步,聽說倫叔在樓上。”

    張禹清問:“薛江海和嚴復譽的人呢?”

    凌峰答道:“薛江海和嚴復譽都不在北京,說是派人過來了,還沒到。餘浪這邊勉強能支持,現在只能靠我們自己了。”

    張禹清看了看身上的子彈,沒多少,等不到救兵說不定就先掛了,對凌峰道:“你打電話找兩個人,從旁邊的寫字樓搭個繩梯翻過來,另外叫倉庫的拿批槍過來,速度要快,我先從窗戶翻上去看看。”

    說着站起來探出頭看了看,踩在窗弦上,準備往樓上爬。

    張禹清剛翻上二樓,就被一顆子彈打中了左手臂,罵了一聲,撕了塊衣服下襬給自己紮好,休息了一會,忍着痛繼續往上面爬。

    三樓的走道兩頭被倫叔的人守着,張禹清喊了幾聲才翻進去,倫叔看到他來,露出一個疲憊的笑說:“清仔,很好。你的人呢?”

    張禹清答覆道:“馬上就到,倫叔,你別急,今天就是死也要護着你出去。”

    倫叔點點頭說:“我沒看錯你,好好幹。”

    張禹清配合着倫叔的人死守了一會,轉頭對倫叔說:“對方來了多少人?”倫叔搖頭說:“不清楚,光上了樓的起碼就有十幾個,樓下還有,聽餘浪說樓下起碼也有十幾個。”

    正說着,突然聽到下面一陣激烈的槍響,張禹清精神一振,說:“我的人到了,倫叔我們從上面撤走。”

    倫叔遲疑了一下說:“上面怎麼走?五樓跳下去?”

    張禹清站起來,拉起倫叔一邊上樓一邊說:“上面安排了接應的人,從旁邊的樓可以下去。”

    兩個人走上天台,只見地上躺着兩個人,正是一身的黑衣,凌峰手下兩個人正在綁繩梯,看到他們來了,必恭必敬的招呼:“倫叔!清哥!”

    倫叔看看繩梯,說:“這能行嗎?”

    張禹清回答道:“沒問題,這都是軍用貨,結實耐用,你們倆先過去,倫叔你跟着他們走。”

    倫叔問:“那你怎麼辦?”

    張禹清答道:“你先走,等你們安全了,我再走。”說着看看兩個人都先後順着繩梯爬進了對面大樓,扶了倫叔一把,把他送上繩梯。

    大富豪旁邊是一棟獨立的辦公樓,這繩梯連在兩棟大樓之間,跨度大概有十幾米,下面就是街道,摔下去肯定就掛了。倫叔爬得很慢,連人帶繩梯在空中搖晃得厲害。

    張禹清看倫叔終於爬進了對面的辦公樓,轉身下到三樓招呼了幾個正在槍戰的人一起往五樓撤上來。

    幾個人一個跟着一個的撤往對面的大樓,最後一個怎麼都不肯上去,說:“清哥,你先走,你要有個閃失,我沒法給倫叔交代。”

    張禹清守着5樓的通道口,看看下面壓上的人,還了兩槍咬牙說:“我不能丟下一個兄弟,你先走。”

    馬仔感動得差點哭了,說:“清哥,要走我和你一起走,我絕不能先走!”

    張禹清摸了摸身上的彈甲還剩下兩個,再不走誰都走不成了,對馬仔說:“你去把繩梯解下來,一會我們都抓住繩梯往下跳,估計離地面還差幾米,敢跳不?”

    馬仔堅定的說:“不怕,跟着清哥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怕。”

    “好!你去解開,聽我信號,一會抓緊一起往下跳。”張禹清說着,接過馬仔的槍,兩手開始猛烈還擊。

    張禹清打掉手裡最後一發子彈,丟了槍衝到天台邊緣的半牆抓住繩梯的一側命令道:“抓緊了!跳!”

    兩個人跳下去,直直朝對面大樓的牆撞去,撞到牆上的時候張禹清的左臂因爲槍傷再也支持不住,鬆了手,整個人掉下去結實的摔在地上。

    馬仔也趕緊丟開繩梯跳下來,扶起張禹清清道:“清哥!清哥!”

    “把我扶起來,快!”張禹清捂着手臂說,兩個人狼狽的爬起來往前跑了幾步招了個車才吐出一口氣。

    張禹清打電話給倫叔說了情況,倫叔讓他先去治傷,後面的事,他會處理。

    陳開和笑眯眯的摸了摸張禹清的手臂和傷口,說:“沒斷骨頭,問題不大,我馬上安排手術。”

    張禹清這才發現自己一身的血和灰塵,怪不得開始人家的士司機都不敢跟他們要錢。

    前後沒到2個月,這算是第二次入院了,張禹清叼着支菸靠在牀頭,帶着幾分緊張後的乏力和失血後的虛脫,思量着那羣黑衣人到底是爲何而來?倫叔幾時又惹上這幫瘟神了?

    如果他沒弄錯,這幫人應該是橫行在山東一帶有名的黑衣會,怎麼會突然北上?難道有人買兇殺人?

    突然,門被推開,遲宇一步跨進來,大口喘氣的說:“清哥,不好了!咱們的倉庫被人端了!”

    我錯了。。。。網頁打開太卡了,我不小心點掉了刪除評論,於是你的留言被刪除了。。。。55555。我發誓我真不是故意的。。。JJ太卡了。真是抱歉。

    如果您還喜歡我的文文,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