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那一束目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那一束目光字體大小: A+
     

    正文 那一束目光

    ?第二天張禹清起來的很早,他昨天的時差還沒倒過來,於是大清早起來到外面買熱狗和三文治當早餐。?

    謝健起牀後,看着他本來笑着問了聲早,突然臉色一僵,走進洗手間關了門。?

    張禹清現在大概摸清了謝健的情緒,也不惱,從冰箱裡倒了牛奶,小口小口的啜着,靜靜的坐在桌子前等他。?

    謝健從衛生間裡出來,看了看桌上,坐過來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

    張禹清問:“你今天有課嗎?”?

    謝健生硬的回答了一句:“沒課。”?

    張禹清不以爲意,繼續問:“那你今天有什麼安排嗎?”?

    謝健有些焦躁的答道:“準備去圖書館看書!你想說什麼?”?

    張禹清想了想,說:“我想安排你去看看心理醫生。”?

    謝健莫名其妙的擡起頭說:“我又沒生病看什麼醫生?”?

    張禹清斟酌了一下,決定還是直言相告:“去諮詢一下,到底是真的心理因素,還是因爲別的因素讓你會喜歡同性。”?

    謝健臉色一沉,正要說話,張禹清補充了一句:“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讓你去做個諮詢。”?

    謝健啪一聲把三明治往桌上一丟,反問道:“我是同性戀礙你事了?真是閒事管得寬!”?

    張禹清臉色有點沉下來了:“小健!”?

    謝健一臉不耐煩的反問:“我怎麼了?我討厭你用這樣的語氣跟我說話!你對我沒有責任!別弄得跟我媽一樣以爲對我好,犯不上!”說着轉身就要離開。?

    張禹清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反扭着把他按在牆上,臉色有些陰沉,說:“別受了點委屈,就整得跟全世界欠了你一樣!我老實告訴你,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謝健使不出力,緊緊的貼在牆上,罵道:“你放開我!張禹清你放開我!”?

    張禹清沒理他,繼續說:“謝健,我告訴你,別人欠了你的,就找他拿回來;你欠了別人的,就還回去,這就是公平。別把自己關在牢籠裡向人展示傷口來博取同情,同情當不了飯吃,當不了錢花!要贏得別人的尊重,自己首先就要成爲強者!”?

    謝健盯着張禹清問:“你又知道什麼了?”?

    張禹清緩和了臉色說:“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是告訴你一條基本的做人道理。”?

    謝健看了看張禹清的臉,不太象說假話,於是沒吭聲。?

    張禹清指着桌上的早餐說:“把東西吃了,去換衣服,我們一會出發。”?

    因爲涉及到保護病人的**,張禹清並沒有進去,呆在門外靜靜的等候,在他丟掉了第10個菸頭時,諮詢室的門才輕輕的打開。?

    醫生一臉凝重,但是並沒向張禹清透露謝健的**,只是囑咐張禹清道:“他的因素很複雜,如果他自己不願意講,我建議你們不要強迫他說。性向並不屬於精神類疾病,而且一旦形成是很難改變的,這涉及到很多心理問題,總的來說,還是順其自然比較好。”?

    張禹清點點頭,謝健的過去和鍾漢文以及他的家庭都有關係,他只要明白這一點就夠了,冤有頭債有主,欠的債遲早會要回來的。?

    謝健從諮詢室裡出來,情緒有些低落,張禹清看了他一眼,問:“快中午了,想吃什麼?”?

    謝健搖了搖頭,說:“沒胃口。”?

    張禹清想了想說:“那去吃泰國菜吧,酸辣的,應該能開胃。”說着走到路邊招了輛車。?

    從去吃飯到回到家的路上,謝健幾次欲言又止,張禹清裝作沒看到,講了幾個笑話就岔過去了。張禹清把謝健送回去,自己轉身又出門,他耗了一上午陪謝健去看心理醫生,自己的正事還沒有辦。?

    事實上,張禹清確實低估了醫生的作用,當他半夜疲憊不堪的回到家裡,謝健端端正正的坐在沙發上正在等他,表情很是嚴肅。?

    張禹清脫了外套搭在沙發上,坐下去問:“有話要跟我說?”?

    謝健恩了一聲,眼睛眨了眨看着他,卻又依舊沉默。?

    張禹清這才仔細的端詳着謝健,平心而論,幾年不見,謝健出落得一表人才,臉上帶着青稚和猶豫,幽黑的眼仁微有些迷惘,鼻樑高挺,緊咬着下脣,搭配在一起,猶如一個白玉娃娃一樣惹人憐愛。?

    謝健遲疑很久,不知道從何開口,一再的猶豫,渴望的盯着張禹清希望他能說點什麼開個頭,可張禹清一聲不吭。?

    兩個人坐了一會,張禹清站起來說:“我先去洗澡吧,今天很累了。”?

    “不、不、我有些話想說。”謝健趕緊站起來:“只佔用你幾分鐘時間。”?

    張禹清坐下來,說:“說吧。”?

    謝健又吶吶的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嘴巴張了幾下,卻沒吐出一個詞來。?

    張禹清被逼得沒辦法,只得問道:“你想說什麼呢?你的過去?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或者是還要繼續去看心理醫生?”?

    謝健垂下頭,低聲說:“那個人只是一個普通朋友。我不想再去看心理醫生了。我只是想跟你說,我以前喜歡一個男人。”?

    張禹清恩了一聲,準備繼續聽他說。?

    謝健頓了頓,繼續說:“我以前不懂那是感情,後來我們分開了,我才知道,原來我是喜歡他。”?

    張禹清沒動,等着謝健下面的話。可謝健沉默了一會,站起來說:“我回房了。”不等張禹清說話,自己卻先行離開了。?

    張禹清被他弄得莫名其妙,心忖:就這麼幾句話,值得等他大半夜麼?那個男人是誰?難道就是鍾漢文麼?如果是鍾漢文,他們又是怎麼分開的呢?鍾漢文不是結婚了嗎?難道他向謝健隱瞞了自己的過去?那就是他先對不起小健了??

    如果說是因爲鍾漢文的原因,小健才走上了這條路?難道就是因爲鍾漢文要結婚,他們才分開的?如果是這樣,那鍾漢文就不可饒恕了,無論什麼原因都不可饒恕。?

    張禹清被自己層出不窮的想法弄得混亂不堪,一時間陷入到深思裡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謝健突然開門出來,看到張禹清還坐在沙發上,他輕輕走過去,挨着坐下來,靜靜的把頭靠在張禹清的肩膀上。?

    張禹清這才醒悟過來,看了謝健一眼,柔聲問:“怎麼還不睡?”?

    謝健回了聲:“睡不着。”兩個人就這樣一直靜靜的靠了很久。?

    接下來的幾天,謝健突然變得很乖,天天回家都會做好飯等着張禹清,若張禹清吃過了,也會給他做點家鄉常吃的消夜。?

    張禹清並未察覺謝健的變化,他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到了眼前的事上,他們的軍火一直是由雷諾家族提供,可是五天前,雷諾家族已經正式通知,以後的交易地點改到美國,不再將貨運送至中國境內,以後的貨必須由他們自己想辦法,當然,雷諾家族答應出讓20%的價格予以補償。?

    張禹清這幾天透過其他的渠道瞭解了一下,原因是某方面的勢力最近向雷諾家族提出了警告。?

    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關係到以後的生意,可張禹清百思不得其解,他們和雷諾家族一直交易得挺順的,到底是什麼勢力的黑手能伸到美國來??

    呆了四天,可事情沒有進展,雷諾家族彷彿很是畏懼這勢力,無論怎麼說都不肯答應,張禹清只得向倫叔彙報後,收拾行李回中國。?

    謝健專程送他去了機場,陪他換了登機牌,一直送到安檢口。張禹清過了安檢,向謝健揮手然後轉身朝登機通道走去。?

    走了大概十幾米,張禹清突然回過頭想看看謝健是否還在,卻只見謝健仍然站在原地,看到他回頭,向着他揮了揮手致意。?

    張禹清有些詫異,他往前急走到安檢處,大聲問:“你是不是有事跟我說?”?

    謝健微笑着搖搖頭,大聲回道:“沒有,你進去吧,我看着你進去了,我就走。”?

    張禹清回過頭又朝登機通道走去,這一次,他不敢回頭,只覺得那一束目光一直跟隨到候機大廳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