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他的秘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他的秘密字體大小: A+
     

    他的秘密

    張禹清連着忙了幾天,先跟東北幫交易,然後又安頓交代好東北幫南下的人,這才悄悄開了車去遲宇安排的點看儲強。

    儲強呆坐在牀上,表情木然的看着地板。

    張禹清進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問:“心情好點沒?”

    儲強看見是他,坐正了說:“清哥,我想報仇。”

    張禹清笑了笑說:“好。想怎麼個報法?”

    儲強說:“給我幾支槍和彈藥,我要把他們歡樂夜連鍋端了。”

    張禹清伸出一個手指搖了搖,不贊同的說:“以命換命,是不可取的做法。難道你除了弟弟和老婆,再沒別的親人了?你就再也不想活下去了?對人世就一點留戀都沒有了?”

    儲強一楞,直蹬蹬的跌坐在牀上,一句話不說。

    張禹清知道打動了他,於是靜靜的等着他說話。

    儲強楞了很久,終於回過神來,說:“我、我該怎麼辦啊?”說着低下頭,用手使勁揉搓着自己的頭髮。

    張禹清緩慢的說:“仇,是要報的,但是怎麼個報法,是個問題,你就算端着機關槍衝進去掃射又有何用?你最多隻能打死幾個下面無關輕重的小混混罷了。過幾天,新招幾個小弟,歡樂夜還是存在。”

    儲強一楞,說:“那你說怎麼辦?”

    張禹清遞給他一支菸,淡然的說:“要端就端徹底,把整個歡樂夜都連根拔了。讓他們以後再不能爲非作歹。這纔算是真正的報仇。”

    儲強有點驚愕,說:“我哪有那麼大的能力?!”

    張禹清笑起來,說:“當沒有人能爲你伸張正義的時候,靠自己也能豐衣足食,來吧,兄弟,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吃飽了纔有力氣幹活。”

    儲強忙站起來說:“我去做飯,這村裡沒有飯店,委屈你一下了。”

    張禹清笑着說:“不用,你把東西收拾一下,我帶你回北京,復仇計劃就重今夜開始。會開車吧?一會你開,我今天有點疲倦,最近事情太多了。”

    回到市裡,張禹清帶他回了住處,兩個人坐在沙發上。

    張禹清拿了兩罐啤酒,遞過去一罐,說:“如果讓你去整容,你幹不幹?” 儲強一楞,說:“整容?”

    “恩。”張禹清應了一聲,啪一聲打開啤酒:“整容,我再給你弄套新身份,我要去你接近一個女人。從她口裡套出歡樂夜的資料。”

    儲強一臉正色的說:“那我可不幹。我寧可真刀真槍,也不願幹這樣下三爛的事。”

    張禹清噗一下笑出來,說:“你以爲我叫你跟她上牀?你要真和她有一腿就等着被追殺吧。這個女人叫唐芳,是歡樂夜的總管帳,暗帳肯定是藏得很深,拿不到也沒關係,我要你和她接近,只要讓人誤會她迷戀上你就可以。”

    儲強一楞,說:“那她……”

    張禹清點了支菸,吐了口煙霧說:“以爲她是什麼好鳥?歡樂夜的三陪組織就是她一手建立的,每年光跳樓死的就有好幾個,這樣的人,你覺得留她一條命值嗎?”

    儲強一楞,沒說話。

    張禹清繼續道:“我不勉強你,不過整容是必須的,你現在只要一出現就是個死。要不,我們還是按以前說好的辦吧,我給你換套身份,你幫我辦件事,以後各不相欠。”

    儲強沉默了會,說:“我幹!多久去整容?”

    張禹清這邊剛到倫叔的別墅,就接到薛江海的電話要和他面談。張禹清知道他動心了,於是約好晚上碰頭。

    倫叔坐在小會客室的椅子上,啜着半杯酒,看到張禹清招呼道:“小清,過來。”

    張禹清走過去,靜靜的等候吩咐。

    倫叔放下杯子站起來笑着問:“小清,最近忙不忙?我想讓你去趟美國。”

    張禹清恭敬的答覆:“倫叔請吩咐。”

    倫叔笑起來,說:“你呀,就這點討人喜歡。我叫人給你定三天後的票,你跑一趟。”

    和倫叔商量了具體的事情後,張禹清出來又馬不停蹄的趕到了薛江海指定的包間。

    這是一個喧鬧的二樓KTV,時不時的開關門傳來陣陣的喧鬧歌聲和音樂,但是張禹清只感覺到走廊盡頭那個掛着201號牌的門傳來一陣陣的寒意。

    張禹清對自己的第六感很信任,恐怕今天就是個鴻門宴,到底進還是不進?薛江海打的是什麼主意?

    張禹清先到衛生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裝,洗了個手,然後鎮定的走到了201房的門前,伸手推門。

    房間很大,分坐了兩派的人馬,爲首的竟然是薛江海和餘浪。張禹清有些詫異,兩邊都打了個招呼。薛江海招呼道:“來,這邊來坐。”

    張禹清立刻明白了,笑着走過去,問:“海哥和浪哥今天好心情啊,竟然約到一起喝酒,今天我算是找着門了,蹭頓酒喝喝。”

    薛江海有些掩飾不住的得意,說:“小清想喝酒還怕沒地方?來天悅,哥天天請你喝。”

    餘浪看這兩人一唱一合,臉色微變,笑說:“小清來晚了,該要罰酒三杯。來人,給清哥倒酒。”

    張禹清還沒說話,薛江海替他拒絕道:“小清來晚了是因爲倫叔那有點事,開始時小清已經跟我說過了,這酒就免了吧?”

    餘浪心裡大恨,表面卻笑呵呵的說:“罰酒還要講原因嗎?遲到了就是該罰,給清哥倒酒。”

    薛江海看三杯酒轉眼倒好,一心想維護張禹清,於是便說:“好、好、好,浪哥既然都發話了,這酒小清就喝了吧。你開始不是在倫叔那裡喝了很多嗎?來,我幫你喝一杯吧。”

    薛江海端起一杯酒,一仰頭喝了,餘浪的臉色更是難看。

    張禹清端起杯子幹了兩杯,抿了抿脣向餘浪示意。餘浪明白大勢已去,張禹清這是徹底投靠了薛江海,不由有些悶氣,但是先下手爲強,先佔山爲王,他餘浪自己下手晚了,也怪不得薛江海下手早。

    按說張禹清也不算什麼大角色,不過最近兩年衝的很快,很得倫叔的喜歡,連倫叔這樣挑剔的人都能看得上,足可以見張禹清還是有幾分份量的。

    餘浪並不知道他在上次的販槍事件裡搞的鬼已經被張禹清識破了,當下還故做親熱的對張禹清暗諷道:“小清,北京還呆得慣吧?這裡風沙大,氣候乾燥,是沒你們山東好。”

    張禹清知道餘浪諷刺他小地方出來的沒見過大世面,淡淡的一笑說:“山東是不錯,人傑地靈,否則怎麼會出孔子這樣的大聖人呢。”

    餘浪被噎得陪笑了兩聲,連連誇張禹清學識淵博,把話題叉開了。

    一頓酒喝下來,張禹清喝得不爽快,藉口有事先溜掉了。

    他把手裡的事安排了一下,到第三天提着行李去了美國。

    飛機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張禹清打了個車直奔謝健的住處,心裡還在想謝健看到他會不會很驚訝。

    的士在馬路邊停下來,張禹清付了車費正想往樓門走,突然聽得旁邊兩個人用英語激烈的爭吵。

    張禹清頓了頓腳步,掃了眼,發現竟然是謝健,不由好奇的走近了點,躲在轉角的陰影處。

    謝健很生氣的摔開查理的手說:“這事和你沒關係,你再要無理取鬧小心我報警。”

    查理急道:“怎麼沒關係?怎麼沒關係?我們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嗎?那個男人是誰?爲什麼你一遇到他,態度轉變就那麼大?”

    謝健不耐煩的說:“我已經說了無數遍了!他是我的朋友,只是朋友而已!”

    查理說:“只是朋友?你爲什麼會搬到他的家裡住?爲什麼你不允許我上去?你到底有什麼秘密?!”

    謝健壓抑着火氣說:“這是人家房子,我只是借住,自然不方便請你上去,你到底聽得懂不啊??”

    張禹清聽到這裡才大概聽明白,於是走上前咳嗽了一聲,正準備說話。查理看到他楞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對謝健說:“就是他!就是他!你今天不給我個解釋你別想走!”

    謝健看到張禹清簡直頭大,沒好氣的說:“你怎麼來了。”

    張禹清笑着說:“我來出差啊。”

    查理看着張禹清的笑容,覺得非常刺眼,強壓着一口氣問:“謝~,他到底是誰?他是你男朋友嗎?你不是說你沒有男朋友嗎?”

    謝健真想衝上去給查理兩巴掌,把他打出地球,怒氣衝衝的說:“他只是我朋友!是朋友!不是男朋友!”說着頭也不回的往樓門快步走去。

    查理還想追,被張禹清一把攔住,說:“已經很晚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說着張禹清轉身也上樓而去。

    剛踏進門,只見謝健立在房子中間,看到張禹清進來,淡淡的說:“你都知道了吧,就是你看到的那樣,我什麼都不想解釋。”

    張禹清放下手提箱,笑着說:“我知道什麼了?那個男人?他一直在糾纏你嗎?需要我幫什麼忙嗎?”

    謝健怒氣衝衝的轉過身,直視着張禹清說:“就是你看到的那樣,我就是同性戀,你明白了?你滿意了?你是不是非要我親口說出來,你才滿意?”

    張禹清一邊解西裝釦子,一邊說:“性向是一個人的選擇,我覺得自己喜歡就好,與旁人有什麼關係?難道非要我生氣,才代表我理解你?”

    謝健全力一拳,卻打在棉花上,噎得消化了半天,卻回不出一句話,轉身衝回了房間,砰一聲關上了門。

    張禹清搖了搖頭,這性子和小時候比,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作者有話要說:我很抱歉,最近實在太忙,請原諒我吧,我儘量兩日一更。

    小健健的秘密已經暴露了,於是……

    小清和薛江海正式結盟了,於是……

    不知道你們到底更期待上面哪一個……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