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風雨欲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風雨欲來字體大小: A+
     

    風雨欲來

    斷指重接是市外院剛開展的一個科研項目,爲此還專門派了一個小組去美國學習,因爲牽涉到神經、血管、骨頭及韌帶的重接,科研小組目前只在動物臨牀實驗,並沒有真正應用到人體,張禹清算是送上門的人體第一例。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手外手術,張禹清總算被送出了手術室,續接處血腫得厲害,麻木沒有感覺。

    倫叔親自來醫院看過他,對他把雅彩送給雷龍的做法皺了皺眉,不過他當時表示了任由張禹清處理,現在倒也不好多責備。

    張禹清心下明白,倫叔對他有點不滿,並不以爲然,解釋說:“倫叔這事我解決的不好,但是當時情況特殊,再說了,雅彩最近這一兩年賺的錢都賠進去裝修了,而且長期鬧事,生意也清淡了很多,我的意思暫時送給他們,不過我有把握,半年之內,肯定收回來。”

    倫叔知道他雖然才冒出來兩三年,不過說出的話也是擲地有聲說話算話,於是安慰說:“這事我說了讓你全權處理,你怎麼做,我都不過問,如果能半年收回來最好不過,畢竟雅彩有他的優勢在。”

    張禹清明白他說的優勢是可以洗錢,笑了笑說:“倫叔,要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個問題,當然開始要痛一下,剜去膿瘡才能長出新肉,這事我接了手,就我負責好了,半年一定還你一個全新的雅彩。”

    倫叔點點頭,拍拍他的肩膀,說了幾句閒話便離開。凌峰湊過來拍馬屁道:“清哥,我怎麼看你越來越有氣勢了,要知道倫叔是看誰都不順眼的,今天這樣給面子,真是看得起我們啊,要不清哥你就試試唄。”

    張禹清抿嘴一笑,並不回答,他是有這個野心,不過現在爲時過早,倫叔看樣子一時半會也脫不開身,他的大仇家不解決,金盆洗手去美國就是送死,他張禹清應該還有幾年工夫和餘浪之流的過過招。

    凌峰性子比較急,正要發問,病房門被推開,遲宇一步跨進來急文:“清哥,我一回幫裡就聽說你住院了?怎麼回事?”

    張禹清指指左手說:“受了點小傷,你先坐一會。”轉過頭來對着凌峰道:“跟約克家的人聯繫沒?貨到什麼位置了?”

    凌峰答道:“今天早晨收到消息,已在路上,還有兩天到,我這邊已經安排好了,到時我親自去接貨。”

    張禹清想了想說:“恩,這次一定要穩,別落下把柄,我叫你查的事,你查到了嗎?”

    凌峰很乾脆的回答:“查了,還沒回消息過來,這次牽涉的人恐怕還有我們的內鬼,查下去會不會……”

    張禹清說:“私下查清楚別打草驚蛇就行,不管什麼方法,我要拿到錄相帶,不行的話,錄音也行,必須要,我重複一句:不管什麼方法。”

    凌峰想了想,說:“那行,我有個險招,你看行不?”說着湊到張禹清耳邊嘀咕了幾句,張禹清想了想說:“可以試試,中間接頭必須要以上2箇中間人,不能暴露,不行就掐斷。”

    凌峰答應了,看了看遲宇說:“兄弟,晚上來綠島給你接風,我先走了。”遲宇笑着答應了,等他走後坐到張禹清身邊把謝健的情況細說了一遍,然後補充說:“我覺得有貓膩,謝哥應該沒死,這邊已經找了一個人,不過不是太像,清哥,你看呢?”

    張禹清笑着說:“真要給我弄個100%象的謝健出來,我也受不了那刺激啊,這樣吧,有一半象就行了,弄個好點的化妝師試試,如果燈光暗的話,應該問題不大。”說着吩咐了幾句,讓遲宇去了。

    張禹清鬆了口氣,倒在病牀上,點了支菸。要想上位,難是難點,但並不是不可以,薛江海他倒不緊張,到時找個女人就能弄死他,餘浪和嚴復譽就有點麻煩了,尤其是嚴復譽,這個人性格上基本沒弱點,現在控制了幫裡最機密的一塊,算得上是倫叔最得力的幫手,要扳倒他,恐怕有點難度。

    張禹清吐了個菸圈,心裡慢慢合計着,嚴復譽今年剛30歲,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此人有勇有謀,私生活非常檢點,對錢財也不貪,對兄弟們也愛護有加,很得一批中堅力量的支持,這樣的人,確實難辦,不過,是人就會有弱點,慢慢來吧。

    想了一會,張禹清覺得頭痛,斷指後他硬抗着沒及時包紮,流了不少血,覺得有些疲倦,準備躺下去睡一會。

    這時大哥大響了,他拿起來喂了一聲,只凌峰在那邊急促的說:“清哥,薛江海在倫叔前面敗壞你,倫叔暫時壓下去了。你自己要小心。”

    張禹清笑着答應了一聲,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看來薛江海是忍不住跳出來當了第一人,他並不擔心倫叔會出爾反爾,對倫叔來說,雅彩根本算不上大事,再說了,他已保證半年後收回雅彩,倫叔應該會給他點時間的。

    兩天後那批軍火如期到達,張禹清穿了身灰色的西裝,帶了凌峰等幾個他得力的助手,按着約定時間到達了公海。約克家的大船沒露面,三艘快艇駛過來靠在張禹清的船邊。

    張禹清看着對方兩個洋人,微笑着打了招呼,按西方的禮儀互相擁抱了一下,然後示意凌峰上去接貨。

    凌峰上去看了看,點了點數,對張禹清點點頭。張禹清笑着說:“既然來了,大家一起下去吃個便飯吧,我準備很好的焗龍蝦。”

    對方兩個人一楞,互相看了一眼,雖有點詫異,還是答應了。

    賓客分座,端上龍蝦剛吃了幾口,凌峰湊過來悄悄的說了句:“成了!”

    張禹清笑得更開心,說:“各位不好意思,我得了消息,條子在來的路上了,我們動作得快點,也許還能吃一隻完整的龍蝦呢。”

    張禹清的船剛進東海,便被圍住,飄着五星紅旗的快艇還高喊着喇叭警告他們放下武器,不要抵抗。

    張禹清神色自然的看着他們上船檢查,40箱貨一一打開,除了一堆稻草,就只剩下一瓶瓶的洋酒。一個制服樣的人喝問道:“你們膽子不小,竟然敢走私洋酒?”

    張禹清混在人羣裡,沒做聲,凌峰拿了文件上去說:“公安同志,我們沒走私,這裡洋酒的進口證件,繳稅證明,我們都有的。”

    制服官員翻了翻證件說:“我們得到消息,懷疑你們船上有走私及私藏槍支嫌疑,現在要搜查一下,請你們配合。”

    凌峰做了個請便的手勢說:“我們都是合法公民,配合檢查是應該的。”

    十餘個制服把船裡裡外外搜了個底朝天,一個一個出來都輕輕的搖了搖頭。制服官員默了一會,說:“再把這酒的數量點點。”

    可惜這酒一瓶不多,一瓶不少,制服官員哼了一下說:“好好做生意,不要知法犯法。”說着帶了人下了船,揚長而去。

    凌峰湊過來剛要說話,張禹清擡手製止了他,輕輕的吩咐:“看清楚了船的編號沒?”

    凌峰一楞,說:“查船幹什麼?難道我們還能跟公安對着幹?”

    張禹清望着遠去的快艇冷笑了一聲說:“你沒注意他們個個身上都帶着槍?公安幾時發美國槍了?這船的外表看起來倒不象假的,查查是有必要的。”

    凌縫恍然大悟,低聲問道:“清哥,難道你懷疑……”

    張禹清豎起食指噓了一聲,說:“想要爬上去的多了,我沒特指是誰。任務完成了,我們也別耽擱,回去肯定有一臺好戲等着我們。”

    凌峰恩了一聲說:“這回保管叫他們失望至極。”說着吩咐開船。

    張禹清回到家舒服的洗了個澡,纔去見倫叔,倫叔看了看他,關心的問道:“手怎麼樣了?”

    張禹清笑着說:“感覺還好吧,能不能動,還要過幾天才知道。”

    倫叔接下來換了副嚴肅的表情說:“小清啊,我這是信任你纔派你去辦這件大事,你給我整十幾萬的洋酒回來做什麼?我只關心貨,貨多久交??”

    張禹清裝做驚奇的問:“倫叔,你怎麼知道我弄了十幾萬的洋酒?我都還沒跟你說呢。”

    倫叔看他樣子,知道事情搞定了,笑罵道:“小兔崽子,你那聲東擊西的辦法能瞞倒我?”

    張禹清也笑起來,說:“倫叔,我瞞過誰也瞞不過您啊,那批貨從蒙古轉境過來,已經交了貨了,錢是收的現金,遲宇在辦這事,應該一兩天就能到帳。不過,這次運費高了點,您不會怪我吧?”

    倫叔摸了摸下巴說:“運費是小事,無非少賺點,做生意還是穩當點比較好,那批洋酒呢?你要不說清楚,我讓你全弄回家喝去。”

    張禹清笑着回答說:“倫叔擡舉我,這批酒那麼貴,我喝不起啊,我暫時想放一放,半年後收回雅彩肯定能用得着。”

    倫叔笑着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啊,都是一個比一個主意大,好啦,既然是雅彩的事,我也就不過問了。不過這筆生意要是不賺錢,可要記到你頭上。”

    張禹清嘻笑着說:“那就算我自己買的吧,以後我賺了錢,可不會分一半給你了。”

    倫叔笑罵了聲:小兔崽子,揮手讓他走了。

    張禹清出了門,臉色一沉,吩咐凌峰說:“每個月的月初,給我通知雷龍,就說雅彩要被例行檢查,到時讓公安去查。”

    凌峰一楞,還未及說話,張禹清淡淡的說:“風雨欲來啊,你們都小心點。”突然一轉話題問:“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做什麼嗎?我得好好學學英語啊,這全靠別人翻譯太他媽的太累了。龍蝦怎麼念來着?蘿蔔是大?還是蘿蔔大啊?”

    作者有話要說:不好意思,這幾天有點忙,沒法日更,各位見諒~~~

    我雖然更文速度慢了點,但是小清和謝健的見面時間不會變,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