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初露虎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初露虎威字體大小: A+
     

    初露虎威

    遲宇第二天換了身衣服,又好好理了個頭發,拿着地址敲開了謝家的門。

    開門的是謝健的養父,他比去年略顯得蒼老,看看來人不認識,問道:“請問你找誰?”

    遲宇回答說:“我是謝健的同事,叫周陽,後來我調走了,這次正好回來,想來看看他。”

    養父一楞,神色黯然的說:“小健他去年……被人殺死了。”

    遲宇裝做一驚,急問:“死了?去年他不是還挺好的嗎?”

    養父黯然的說:“聽說是走夜路的時候,遇到了搶匪,然後被人砍死了。”

    遲宇一楞,說:“他和人結了仇?”

    養父叉開話題說:“看我們說了那麼久,也沒請你進來坐一坐,請進吧,我去給你倒水。”

    養父讓遲宇進了門,坐定,才絮絮叨叨的說:“小健平時很乖,沒跟人結仇,聽公安同志說,那是誤傷,失血過多死的。”

    遲宇又問了幾句,爲了不引起懷疑,他又閒話了幾句才離開。

    離開謝家,他立刻以謝健同學的身份進了公安局打聽,這案子當時在市裡還引起了不小的轟動,遲宇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資料,只餘下一點,死者當時已在垃圾堆裡埋了有十幾天,高度腐爛且面目全非,並不100%的肯定。

    遲宇心裡有了譜,看來謝健的死亡還有疑點,必須還要查查生前的事情,忙打了電話給張禹清,可能還要繼續留幾天。

    張禹清聽了心煩意亂的掛了電話,還在考慮這批貨到底怎麼弄回國,現在邊境查的太嚴,而且對方態度的突然轉變給了他信號,要不是貨有問題,要不就是事情有變,兩個的後果都很棘手。

    這批貨已定了交貨時間,張禹清只剩下12個小時可以考慮,這是他第一次單獨操作,倫叔也是信任他才放他單飛,再說那麼多人看着他,等着落井下石,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張禹清洗了個澡,圍了個大毛巾走出衛生間,剛走了幾步,立刻有了主意,拿起賓館的內線電話叫凌峰馬上來他房間。

    第二天凌峰按照吩咐,找上了美國著名的第三方約克家族,請他們代爲把這批貨運到中日公海,在公海上交易。價錢付的是正常運費的兩倍,約克家族立刻答應下來,保證按時交貨。

    張禹清這邊辦妥了手續,立刻啓程回國,他特地買了轉經上海的機票,準備到時和遲宇碰個頭。

    而遲宇帶來的消息並不讓他滿意,謝健在初中畢業後進入了華安藥業在當地的一個加工廠,除了和總經理接觸相對頻繁外,並沒有其他可疑的人。而總經理是華安藥業的二公子,在香港有妻有子,每月往返香港大陸兩地,再正常不過。

    張禹清沉默了一會,吩咐道:“這個人可能有問題,你先搞一張謝健近期的照片,然後按着這樣子給我找個人接近這位鍾先生。注意不要急,慢慢來,有消息立刻通知我。這事一時也辦不好,你再呆幾天,趕緊回來,我這裡需要你。”

    等遲宇一走,張禹清的眉毛扭得更緊了,憑他對香港人的瞭解,怎麼會和小健有頻繁的接觸??這事恐怕不簡單,不過眼下事情多,他不急着這一時,再說據遲宇的消息,謝健當時宣佈死亡時,屍體已高度腐爛,謝家只是草草的辨認了一下,說衣服確實是謝健,這並不能說明問題。

    飛機還要再等半個小時,張禹清坐在VIP等候室裡皺着眉頭苦思,他有種特別的預感,謝健應該沒有死,那到底是什麼人有那麼大的能力僞造了一起死亡?又是誰有如此神通的本事給一個大活人變換個身份?小健,你到底在哪裡?這幾年,在你身上,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張禹清剛回到北京,倫叔就招了他去,叫他去處理雅彩的事。雅彩是搶地盤時留下的恩怨,前後搭了三條人命進去,倫叔一直頭痛不已。

    張禹清明白,倫叔的年紀說老不老,但已經有了退休的想法,他早把自己的後路安排了妥當,兒子女兒五年前就送到美國去讀書了,大老婆也過去陪着孩子們,身邊只留了個小老婆伺候着,看這光景,大概不出五年,他就會走。現在唯一的問題是,誰來接手這攤子事?

    現在幫裡有能力上位的,不過就三個:餘浪、嚴復譽和薛江海。他雖得倫叔的信任和重用,但也明白自己首先吃虧在年紀輕,進幫時間短。不過張禹清並不擔心,不管是誰上位,他都不怕,就憑他最近兩年的表現,怎麼也能混個重用的位置。

    張禹清出了倫叔的別墅,想了會,轉上馬路去找陳開和。陳開和原是北京醫大附屬醫院的外科主任,技術還不錯,可惜作風不好,後來被發現和護士有不正當關係,被院方開除。倫叔收了他專用,還出錢給他開了個診所。

    陳開和年紀大概有37、38,笑起來一雙眼睛眯成一條縫,張禹清對這個人印象不太好,不過此時需要他的幫助,也顧不了那麼多。

    又休息了兩天,張禹清這纔開車到了雅彩。雅彩前幾天被雷龍的人砸爛了一大半,關門歇業正在清理。幾個人看到張禹清來了,都趕緊尊敬的喊了聲:清哥。

    張禹清四處看了看,損失還不算很厲害,也不甚在意,要了個損失清單明細,出門直奔雷龍的總部。

    凌峰已經先到了一步,張禹清和他碰了頭,一起往上面走。雷龍也算是老江湖了,不過這十幾年經營慘淡,地盤一縮再縮,所以纔會在雅彩這件事上咬死了不鬆口。

    張禹清坐定,開門見山就給雷龍吃了個定心丸:“雷叔,你看我們這樣一來二去的,既解決不了問題,還連累兄弟們整天刀口舔血,家裡妻兒老小都擔心受怕。這樣吧,雷叔,要不我們今天就把這事給徹底解決了,你看行不行?”

    雷龍慢條斯理的點了支菸,吐了口氣說:“好呀,怎麼不好呢,這事拖了那麼幾年,能徹底解決當然是好事,關鍵是看怎麼解決。”

    張禹清笑起來,說:“雷叔,您年紀比我大,也是我的前輩了,我相信您能做到公正公平的,要不您說說看,這事怎麼個解決法?”

    雷龍表面上慢吞吞的玩着手裡兩個太極球,眼裡精光卻一掃而過,淡淡的說:“想不到幾年沒見,章思倫手下也出了個有意思的小子。你都拿話套住我了,我也不能倚老賣老,大家就算交個朋友吧,其他的損失可以一筆購銷,但是幫裡2個兄弟丟了性命,這可是大事,如果不給個滿意的交代,我這裡也壓不服兄弟們的怒火啊。”

    張禹清調整了下坐姿,放鬆了一點,笑着說:“這樣吧,雷叔,我們幫也搭了條人命,說起來,大家各有損失,雅彩就當個賠禮,送給你們經營,我們抽2成利潤,酒水方面,還由我們供貨,按以前的價格不變,我們不參與管理,就派個財務管管帳,你看如何?”

    雷龍聽了有些意動,要知道他當時就是因爲生意敵不過雅彩才關門大吉,現在雅彩能落到他手裡,也算是挽回了面子。

    雅彩現在是東區街上最大的一家脫衣酒吧,外面的事又都打點好了,裡面再裝修一下,正常經營,自然會財源滾滾,完全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金蛋蛋……

    想到這裡,雷龍並沒有鬆口,彈了彈菸灰,說:“好是好,不過雅彩給了我們,難保你們不再開一家,到時我拿着酒吧不是兩頭落空?”

    張禹清很誠懇的說:“雷叔,你放心,倫叔要是沒這個心,也不會叫我來,今天說的話,全部算數,我們絕不會在這條街上開第二個酒吧。”

    雷龍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說:“你小子挺厲害啊,被你這樣一說,我都差點忘了兩個兄弟的命要個交代了,這事還是難辦啊。”

    張禹清一笑,說:“雷叔,兄弟們的血不是白流的,血債自然要血償,這點規矩我還是懂的。”說着從口袋裡掏出刀,迅雷不及掩耳的刷一下切掉了左手小指,只見白光一閃,手掌和手指已經分家,暗紅的血似水傾一樣流向四周。

    張禹清竭力抑制住自己的顫抖,用右手把左手的衣袖捲起來,亮給各位看,這是他張禹清真實的手臂,表明這絕對不是雜耍把戲。

    張禹清臉色有點微白,臉上擠出個微笑對着楞了的雷龍說:“雷叔,你們兩條命,我們一條命,這個交代如果不滿意,那我就再補一條!”

    雷龍年輕的時候也發狠勇猛過,心下倒是真心佩服這年輕人,淡淡的說:“算啦,陳年往事,我也就不追究了,這根手指也算是交代了,酒吧那邊,還要麻煩你們多多打點打點,聽說現在也查得挺緊的。”

    張禹清這才掏出手帕,包住傷手,說:“雷叔放心,雅彩也有我們的分子,打點也是應該的,回頭我會安排人交接,到時帳本名冊都給您送過來。事情既然已經解決了,我也不多耽擱了,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凌峰一個箭步衝上去說:“雷叔受驚嚇了,請多多原諒,這東西,還是我們自己帶走吧。”說這拿出手帕包了那根斷指也跟着出去了。

    張禹清下了樓一上車,有些支持不住,倒在副駕位上說:“快!去外科醫院!斷指放在後面的冰桶裡。”

    凌峰一腳油門踩到底,方向一打,直奔市外院,一邊開車,一邊掃了張禹清一眼說:“清哥,你今天玩得也太玄了吧?要是陳開和那小子玩你,這指頭接不上怎麼辦?”

    張禹清痛得扭曲的臉有些蒼白,說:“陳開和是個聰明人,他知道他在和什麼人在打交道,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的。”說着又倒抽了一口氣說:“操他媽的,麻藥也不多打點,老子又不是007,打成了蜂窩煤還能站起來!”

    凌峰知道他痛得厲害,又繼續跟他說話分心:“清哥,雅彩就那麼送給他們了?這也太便宜他們了吧?這事是他們先不地道,砸我們酒吧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最近一年多生意很受影響啊。”

    張禹清臉上泛起殘酷一笑,說:“生意不好的酒吧拿來有什麼用?送給他們得了,吃了我張禹清的,遲早得給我吐出來。先讓他們樂樂吧。面子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看誰能笑到最後。”

    凌峰眼看黃等變紅燈,一腳油門直衝了過去,一邊加速一邊說:“清哥,看樣子倫叔是要退休了,你也去爭爭唄,我們這幫子兄弟都是你親手帶出來的,個個都知根知底信得過,你就別猶豫了,放手幹吧!”

    張禹清高舉着手防止血不停的流,此刻有點痠麻,笑罵道:“廢話那麼多,快給我開車!老子的手都舉麻了!”

    作者有話要說:小攻大概需要交代2章左右,乃們不要焦躁。。。。實在是小攻之前消失太久,不交代不行,如果放到後面,會全部變成回憶,那樣的話,你們看着累,我寫着也累。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