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只剩下分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只剩下分手字體大小: A+
     

    正文 只剩下分手

    ?五年後。?

    鍾漢文進門一邊脫衣服,一邊說:“我哥今天要來,沒地方住,要住我這裡。”謝健從廚房裡探出個腦袋,答應了一聲,問:“幾點到?”?

    鍾漢文放了包,倒了杯水喝,回答說:“大概晚上吧,他到了會給我電話,我到時開車去接他。”?

    謝健想着突然要見到對方的家人,不由有點緊張,想了會說:“要不我搬回去住?”?

    鍾漢文走進廚房從後面摟着他,把下巴放在他肩膀上說:“沒事,我哥不會說什麼的,再說他也呆不了幾天,菜炒好了嗎?我好餓了。”?

    謝健掙開他的手,說:“你把菜端到桌子上去,我這裡馬上起鍋就能吃了。”?

    晚上鍾漢文去接了他哥回來,一進門,鍾家大哥楞了一下,馬上換了表情微笑着打了招呼,謝健被那突然的一楞弄得心裡毛燥燥的,有些不舒服。?

    鍾家大哥打開行李,拿出一件小禮物說:“第一次見面,沒準備什麼貴重的東西,你看看喜歡嗎?”?

    謝健接過來,原來是一條領帶,趕緊說了謝謝,把泡好的茶和水果端了出來。?

    鍾漢文兩兄弟在客廳坐了一會,便開始說起工廠的事,最近五年工作的規模擴大了幾乎一倍,新藥銷量不錯,鍾氏企業正想把兩條生產線搬到當地來。?

    謝健悄悄退出了客廳,把自己關到小屋裡。他這幾年靠自修基本完成了高中課程,但是現在全國都在留行外語熱,他也趕了點時髦想好好學習下英文,鍾漢文還說以後和他一起去國外渡假呢。?

    鍾家大哥呆了五天,關於新生產線搬遷的事大概也差不多敲定了,於是來向謝健告辭。?

    鍾漢文今天臨時有事不能回來,叫謝健代替他請鍾家大哥去外面吃個便飯當送行。?

    鍾家大家說自己不愛吵鬧的環境,謝健便選了家安靜的餐廳,還要了個小包間。?

    飯桌上,鍾家大哥不經意的問了問他們的情況,謝健也沒多說,只含糊說了五年前認識的。?

    鍾家大哥笑着說這次來急了,都沒在當地好好玩玩,謝健趕緊回答說:“下次來一定多呆幾天,到時叫漢文陪你到處看看,我們這裡小地方的景色不出名,不過風景還是很美的。“?

    鍾家大哥頓了頓,很誠懇的擡起眼睛,直視着謝健說:“我有些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不過這幾天的相處,我覺得你是一個很不錯的人,我猶豫了又猶豫,但是還是決定告訴你——你知道漢文結了婚嗎?”?

    謝健吃了一驚,擡頭看着他,手裡的筷子啪嗒一下掉在桌上。?

    鍾家大哥嘆息了一句,說:“果然你被矇在鼓裡,我就猜到你並不知情。漢文是同性戀,但這事只有我知情,家父家母並不知道。三年前我們公司因爲資金斷鏈,被對手惡意爆料,股票一跌再跌,差點就要破產。突然有一個投資公司願意助我們一臂之力,條件就是要聯姻,並取得11%的股份。”?

    鍾家大哥繼續說:“我當時已經結婚,漢文也是無奈,最後只得同意,爲了向外界表示鍾氏企業的實力,這次婚禮是很豪華,還上了香港的報紙。呵呵,這扯遠了。”?

    鍾家大哥頓了一頓,繼續說:“漢文從沒對我提起過你,但是我看得出來他確實很喜歡你,但是作爲他哥,我覺得有必要跟你說清楚這個事,雖然他當時確屬無奈之舉,但是結婚也是事實。我希望他幸福,但是不希望他是靠矇蔽你而得到幸福。”?

    謝健被震的無話可說,只是低着頭默默的註釋着自己的餐碟。.?

    鍾家大哥忙說:“我說這事,並不是想挑撥你們,我和你接觸的這幾天,我很喜歡你這個人,但是我作爲漢文的大哥,我並不贊成這樣的方式。我希望你是在知道真相的情況下,自願留在他的身邊——當然如果你要離開,我只能替漢文惋惜,但是我不願意幫着他欺騙你。”?

    謝健突然問道:“他有孩子了嗎?”?

    鍾家大哥被他一針見血的方式震住了,沒做聲。?

    謝健又追問:“幾歲了?”?

    鍾家大哥嘆息了一聲說:“你很聰明,這個問題問的我很爲難,但是我得告訴你,已經兩歲了。”?

    謝健沒做聲,默了一會,突然擡頭露出一個淡然的笑容說:“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事,因爲這或許是漢文永遠都不會告訴我的真相。”?

    鍾家大哥看出了點苗頭,補充道:“我相信漢文瞞着你的原因肯定是因爲太在乎你,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平心靜氣的談談,把這個問題說清楚。”?

    謝健點頭說:“鍾哥,我沒事的,吃飯吧,?

    兩個人默默的吃着飯,席間幾次鍾家大哥都欲言又止,謝健倒一反常態,很是自然。?

    飯後鐘家大哥說明天要趕飛機,提着行李去了省城。?

    謝健洗完澡一個人呆在牀上,越想越不是滋味,忍不住打開鍾漢文的私人物品開始翻找起來。?

    平時他從不亂動鍾漢文的東西,可今天鍾家大哥的話象一塊石頭一樣壓在他的心上,一個念頭在他心裡咆哮,去找找吧,去證實一下,到底是真是假!?

    他先是拉開了牀頭櫃,裡面有些亂七八糟的小東西:指甲鉗、領帶呔針、紙巾、半瓶KY、一本企業管理書、原子筆……突然,一個圓圈圈躍入眼裡。?

    這是一枚男式鑽戒,看起來很新,表明主人不常戴着。謝健拿起來往自己手指上一套,明顯大了很多,他取下戒指,仔細的看,眼睛都看痛了,終於看清楚內圈那句話:my?love?cindy。?

    謝健呆呆的看着戒指,慢慢坐到地上,蜷成了一團,甚至連門響都沒察覺。?

    鍾漢文踏進臥室剛想說話,突然看到謝健手裡的東西,一楞,撲過去說:“小健,你怎麼了?”?

    謝健回過神來,拉過鍾漢文的手掌,把戒指放進去,輕輕的問:“到底要騙我到什麼時候?”?

    鍾漢文急着分辨說:“你不要誤會,這個東西不是我的,是……”?

    謝健轉過頭,淡淡的說:“撒謊也要想一個好一點的藉口,連你自己都信不過的理由,說出來不是惹人發笑嗎?”?

    鍾漢文趕緊抱着謝健說:“好,好,我都說,我結婚了,結了一年了,這是很老套的政治婚姻,沒什麼好說的,她家對我們鍾氏企業支持很大,下個月搬遷的兩條生產線,其中一條就是由他們家族的資金提供的,我和她……”?

    謝健推開他,說:“結婚了一年了嗎?那你們有孩子嗎?”?

    鍾漢文趕緊說:“沒有,我和她根本就是利益的結合,怎麼可能有孩子?我每次回到香港,都是和她分房睡的。”?

    “哦……”謝健平淡的應了一聲,站起來說:“好的,我接受你的解釋,但是我想告訴你,我接受不了這個結果,我想離開。”?

    鍾漢文撲過去,緊緊的抱着他說:“小健,你不要這樣,我瞞着你只是怕你知道了會難過,我對你是真心的……”?

    “你知道嗎?有一個哲人說過:可錯,但不可一錯再錯。”謝健憐憫的看着他,一語雙關:“放開手吧,抓的再緊,到最後也得放手。”?

    鍾漢文孩子氣的說:“不放,我就不放,我就要一輩子抓緊你。”?

    謝健看着他,笑了:“能抓得住的東西,不抓也等着你;抓不住的東西,抓得再緊也會失去。你忘了你曾經說過的話了?你承諾過只要我想離開,隨時都可以搬出去的。”?

    鍾漢文突然問道:“是不是我哥跟你說了什麼?你怎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謝健淡淡的應道:“這確實是你的風格,從來不會先檢討一下自己,我想說的都說完了,你請便吧。”?

    鍾漢文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趕緊說:“好吧,我承認我結婚三年了,我現在全部都解釋給你聽,好嗎?你不要激動……”?

    謝健秀氣的眉頭微微的蹙了蹙,好笑的問:“我看起來很激動嗎?恐怕激動的人是你吧?不過我不想聽解釋,因爲我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所以乾脆都不要聽。”?

    鍾漢文緊緊扣住他不鬆手,說:“小健,你不要這樣好嗎?你這樣讓我很難受,我知道我傷害了你,可我的初衷不就是爲了你好嗎?有的時候,知道真相併不會讓人幸福,假象也未必……”?

    謝健打斷他的話,說:“看來你到現在還不明白一件事,我離開你並不是因爲你結了婚,可是你爲什麼要騙我?我知道你們所謂的豪門,結婚都是政治性的,也許你當時跟我說了,我就接受呢?可你想想我的感受,天天在一起的人,每天同牀共枕,我那麼的信任你,可你回報我的是什麼?是一個又一個的謊言,一次又一次的欺騙。”?

    鍾漢文沒吭聲,手慢慢的鬆開來。?

    謝健跨出一步,頓了一頓,說:“以心交心,以愛換愛。祝你好運!”?

    鍾漢文直直的看着他,沒說話,使勁的捶了一下牀頭櫃,發出砰一聲巨響。?

    謝健有的話沒說出來,他可以接受鍾漢文結婚,但是無法接受兩個人有小孩,真要是象他說的那樣,兩個人沒有感情,怎麼可能會生出孩子?孩子難道不該是愛的結晶,而變成了肉?欲的產物了嗎??

    他的童年無父無母,受夠了沒媽疼沒爹愛的苦,他希望其他的孩子不要再跟他一樣,既然鍾漢文說對他老婆沒有愛,可又爲什麼要生一個孩子?給不了承諾,當時就不該給他生命,謝健對這樣管生不管養的行爲很是反感。?

    現在他只想走的遠遠的,逃離這混沌世界,越遠越好,越遠越好……?

    謝健走出了臥室,頓了一下,找出一個旅行箱,裝了點日用品進去,又到衣櫃裡拿了幾套常用的衣服和私人物品。?

    鍾漢文看了大駭,撲過來抱住他說:“小健,你這是要做什麼?你收拾東西做什麼?”?

    謝健推開他,說:“我要冷靜一下,今天我出去找個地方睡,放開我。”?

    鍾漢文趕緊說:“你別收拾了,你別收拾了,我走,我出去睡。”說着趕緊把謝健的東西胡亂的放回去,自己拿了鑰匙出了門。關門前還特地說了一句:“你放心,我出去住,你要是不放心的話,門可以反鎖。”?

    謝健等他走了,慢慢坐到牀上躺了下去,一時間思緒萬千。?

    離開?兩個人的五年,真的不是五天,可以想分就分。留下?誰又能忍受眼前這荒誕不經的一幕?不僅否認結婚,開始還只說結了一年,再後來怎麼也不肯承認有孩子。?

    半夜也不知道多久睡着的,謝健迷糊中翻了不知道多少次身,驚醒了很多次,反覆的夢到鍾漢文的拒絕,還吵了一架,甚至還打了起來。?

    謝健早早的爬了起來,心裡壓抑難受得厲害。他考慮了一會,起來還是繼續收拾行李,把他的私人物品,幾件常穿的衣服放進了旅行箱,然後想了想,給鍾漢文留了張紙條。?

    鍾漢文是突然間驚醒的,他昨夜哪裡都沒有去,在車裡湊合過了一夜,他夢到謝健決然的對他揮了揮手,一下子就醒了。他爬起來,抓了鑰匙就上樓,卻在3樓的樓梯間遇到拖着行李的謝健。?

    鍾漢文的臉色有些難看,但是很誠懇的對謝健說:“我只耽誤你幾分鐘的時間,說清楚我想說的話,之後你再做決定,好嗎?”?

    謝健看了看他略微浮腫的眼圈,說:“該說的不是都說清楚了嗎?還要說什麼呢?”?

    鍾漢文一把抓住他的行李箱說:“只耽誤你幾分鐘時間。”說着不由分說拉着他就上了樓。?

    關上房門,鍾漢文突然一改昨日遮遮掩掩的態度,把自己結婚生子的情況全部交代了一個一清二楚,然後定定的看着謝健說:“我隱瞞的就是這些,全部都交代了,我保證沒有一句假話。”?

    謝健聽了,說:“我相信你,但是這並不代表我能接受。我可以走了嗎?”鍾漢文苦惱的死死按住行李箱問:“小健,你到底要我怎麼辦?”?

    謝健用了兩下力,卻沒搶過來箱子,反問道:“你又到底要我怎麼辦?難道你今天輕描淡寫的說兩句,就要我一定接受這個事實嗎?我是人,不是神!我的接受有一定限度,並不是你的每一個決定,我都能毫無保留心甘情願的接受!”?

    鍾漢文突然單膝跪在謝健的面前,仰着頭說:“只要不要我離婚,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

    謝健突然覺得這話很好笑,問道:“那我也去結婚吧,也生一個孩子,然後跟你說,週一週五我們做情人,週六週日我回家陪老婆,你同意嗎?”?

    鍾漢文一楞,氣得咬牙切齒,說:“我都說了,這是沒有辦法事,你爲什麼就不能明白呢?”?

    謝健心裡空落落的,5年不過就是一場夢,果然是曲終人散,站起身來說:“那我也沒辦法了,我哥兩年前死了,我總得給謝家留個後吧?這也是沒有辦法事,爲什麼你就不能理解呢?”?

    鍾漢文一時找不到話來反駁,惱羞成怒的說:“你走!你走!你只要敢走出這個門,我就讓你不得安寧!”?

    謝健憐憫的看了看他,說:“把自己的過錯遷怒於別人,這是不明智的。你先冷靜冷靜吧。”?

    謝健拉了行李出門,想了想,卻不知道該去哪裡,家他是不想回的,鍾漢文肯定會去找他,先離開一段時間吧,可是去哪裡?天大地大,卻好象沒有一個合適的去處。?

    謝健坐了長途車來到省城,剛想問路去火車站,突然萌生了一個念頭,去山東吧,去山東吧~~哪怕去看看也好。他主意一定,拉了行李就直奔火車站,結果售票處說濟南的票只剩7天之後的了。而且還沒有臥鋪。?

    謝健猶豫了一下,突然想到還有飛機,趕緊退出人羣,打了個車直奔機場,他拉了行李走進大廳,正在找售票處,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