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莫名的恩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莫名的恩惠字體大小: A+
     

    莫名的恩惠

    謝健後來經常碰到鍾漢文,一次吃飯時才得知鍾漢文已經被公司派到這裡長駐。

    “這裡很重要嗎?”謝健好奇的問,一邊脫着頭罩和防塵衣。

    鍾漢文點頭說:“公司研發了一種心血管藥,資質準證已經申請下來,馬上就要投產了,我過來就要是要保證這邊原料的穩定。”

    謝健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說:“那你們公司肯定很大吧?”

    鍾漢文拍了他肩膀一下,說:“什麼你們公司?!你該說我們公司,要有整體感啊。”

    謝健暗自吐了吐舌頭,笑着說:“還沒習慣,那我們公司很大嗎?比這個廠還要大?”

    鍾漢文看他整理好,和他一邊往外走,一邊說:“當然比這裡大,這裡只是一個加工廠,公司在全國有4個加工廠,還有1個大型製藥廠。”

    謝健看着鍾漢文說:“那我們老闆好厲害,做那麼大的生意。”鍾漢文笑笑,轉移了話題說:“這一期的進度還不錯,公司裡打電話來表揚了一下,要不我們出去吃飯慶祝一下?”

    謝健想想,說:“出去吃好貴,每次都你請客,我都不好意思了。”

    鍾漢文笑着說:“這有什麼關係,老呆在這工業園裡有什麼意思?走吧,出去轉轉吧。”

    謝健上了車,問鍾漢文:“今天去哪裡?”

    鍾漢文想了想說:“先去了市裡再說吧,這一路要開20分鐘,夠你想了。”

    謝健笑起來,說:“好,那就出發!”

    到了市裡,鍾漢文找了個飯店門口停了車,說:“就這家吧,看起來好象不錯。”謝健擡頭看看,裡面燈火輝煌裝修很不錯,兩個服務員規規矩矩的站在門口。

    這個飯店應該纔開張不久,裡面沒什麼人,鍾漢文走了進去,掃了一眼,對領路的服務員說:“要個靠窗的位置吧。”

    謝健沒來過這樣裝修的飯店,更加拘束起來,怕自己有什麼沒做對而丟臉。

    鍾漢文微微扯了下嘴角,給了謝健一個安撫的笑容,拿過菜單說:“你們有什麼菜呢?”

    服務員趕緊過來稍稍傾了下腰,翻開菜單首頁說:“先生,這是我們廚師的特色菜……”

    謝健完全沒注意點了些什麼菜,他被鍾漢文鎮靜而沉着的神色震住了,心裡暗罵自己爲什麼竟會生出怯意來,趕緊穩了穩神,坐的筆直,卻更是泄露了他沒見過世面的緊張。

    鍾漢文點了菜,這才擡頭看他,笑着低聲說:“不要緊張,我們是客人,他們是爲我們服務的,你放鬆就好啦。”

    謝健自己也坐得彆扭,聽了這話也笑起來,兩個人隨便聊了聊,慢慢也放鬆下來。

    在鍾漢文的培養下,謝健現在基本能喝到一杯啤酒了,鍾漢文叫了啤酒直接給他倒了一滿杯說:“看來你有希望,以後能喝上一瓶。”

    謝健看了看杯底還在冒氣泡的金黃**,說:“我練酒量要幹嘛?再說喝酒也不是好事。”

    “啤酒沒關係的啦,”鍾漢文給自己斟了一杯,拿起來抿了一口泡沫說:“啤酒不能算酒,我們香港人都把它當飲料喝。”

    謝健皺了皺鼻子,說:“那是你們,你現在可是在大陸。”

    鍾漢文笑起來,說:“好,好,不說了。你家裡的病人好了嗎?”

    謝健搖頭說:“我哥得病好幾年了,一直咳嗽不停,看了好多醫院也檢查不出來問題。”

    鍾漢文關心的說:“還是要去省城看一下,這裡地方小,醫院技術不好。”

    謝健扯出一個苦笑說:“那得有錢才行,我家裡條件不太好。錢,大部分都給哥哥看病了。藥也不知道吃了多少,就是不見效果。”

    鍾漢文勸道:“還是得去大醫院看病,這樣拖下去不行的。”謝健近來跟他處得多了,比較熟絡,擺擺手說:“別說這事了。吃菜吧。”

    鍾漢文很配合的拿起筷子說:“我曾經在北京看到一個外國人吃麪條,不會用筷子,結果最後沒辦法,只得叫服務員臨時找了一把叉子,最後用叉子纔算把一碗麪吃完。”

    謝健驚愕的問:“叉子怎麼吃?會滑下去啊?”

    鍾漢文笑起來,比劃着說:“這樣捲起,捲起來這樣放進嘴巴里。”邊說邊用筷子做了個樣子,謝健笑得前仰後翻。

    儘管鍾漢文講了幾個笑話,謝健也笑得很開心,但是開始的話題始終象一塊石頭一樣堵在謝健的心裡。

    不知不覺,謝健竟然喝了兩杯,頭有點微微的暈。

    出了店門,謝健想了想說:“你回去吧,明天我休假,我今天就不回廠了,直接回家去。”

    鍾漢文點頭說:“那行,我送你回去吧,你給我指路。”

    謝健爬上坐位,指着前面說:“前面左轉,一直走。然後到底右拐。”

    鍾漢文關心的看了看他,說:“你要緊嗎?頭很暈嗎?”

    謝健強撐着說:“沒事,開車吧。”

    車到地方時,謝健已經有點撐不住了,下車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鍾漢文趕緊下車扶了一把,說:“你站好。我把車鎖了送你進去。”

    謝健呵呵的笑,說:“不用……我沒事。”

    鍾漢文趕緊繞過去鎖好車,扶住他問:“哪一家?”

    “過去第四家,門口掛了串陳艾菖蒲的就是。”謝健擡手示意,手卻指着前面不遠的地上。

    鍾漢文苦笑一下,只得一家家看過去,哪家門口掛了東西。

    謝健第二天醒來時,發現自己合衣躺在牀上,他爬起來,揉了揉太陽穴,正想起牀出去洗臉,養母一臉堆笑的進來招呼:“小健,出來吃糖水蛋,工作那麼忙,不補補不行啊。媽給你做了兩個,放在桌子上了。”

    謝健覺得自己幻聽,養母從來沒這樣跟他說過話,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謝健起來換了身衣服,洗臉刷牙進門,果然看到一碗糖水蛋放在桌上,上面竟然還撒了些碾碎的黑芝麻。

    謝健心驚的看了又看,沒敢動,轉身去看養父。養父臉色有些陰沉的站在門口,肅然的看着外面,看到謝健過來,問:“吃了蛋沒?你媽一早給你做的。”

    謝健這才肯定那兩個蛋確實是給自己的,躊躇了一下說:“爸,你也吃一個吧。我一個人吃不了那麼多。”

    養父輕輕拍拍他的肩膀說:“快去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我已經吃過了。”

    謝健應了一聲,回到屋裡,怔怔的看着那碗糖水蛋發呆,兩個白玉般的蛋沉在糖水裡,說不出的可愛,上面的幾點碎芝麻,象是點綴般飄在碗裡。

    想了想,謝健終於拿起瓷勺舀了一個,湊上去咬了半口。放了糖,甜得讓人捨不得那味道,芝麻的香味也衝入鼻子,可是謝健想起三年前和張禹清分吃的那半個蛋來,感覺這糖水蛋再怎麼好吃,也比不上當年那半個白煮蛋香甜。

    謝健吃了早飯,便自覺的拿了煤票去煤站買煤,挑回家裡,連水也沒喝一口,趕緊做煤餅晾着。

    養父看他累的滿頭的汗,給他端了杯水,招呼說:“小健,來休息一下吧。”

    謝健答應了一聲,說:“還有幾個了,做好了再來喝水,爸,你先放在一邊吧。”養父把水放在一邊的桌上,坐下來含笑看着謝健說:“工廠裡忙嗎?看你最近好象瘦了點。”

    謝健擡頭笑着回答說:“還好,最近要趕一些貨,時間壓得緊,廠裡要求要加班,不過給了加班費。”

    養父摩挲着杯子,頓了一下,說:“要注意身體啊,身體是自己的,累壞了以後可就跟我一樣了。”

    謝健笑着答應了,下午又忙了些別的事,他早早的回到了廠裡。

    回廠裡呆了幾天,這段時間廠裡趕工,所有人的工時都被延長了,謝健下了班覺得疲憊不堪,剛想回宿舍歇會,突然門衛來人找他,說有人外找。

    因爲廠區實行封閉管理制度,謝健連工作服也沒脫,趕緊去了門衛室,只見養父在那裡站着。

    謝健叫了聲:爸,走過去奇怪的問:“你怎麼來了?”

    養父把謝健拉着走開了幾步,頓了一下,問:“你和那天送你回家的那個人關係很好麼?”

    謝健想了一會,才反應過來,說:“還可以吧,怎麼了?”

    養父神色嚴肅的說:“他那天仔細問過你哥的病,昨天又專程到家裡來了一趟,說是你的朋友,願意資助我們去省城裡治病。”

    謝健一楞,說:“不會吧?我和他的關係也並不特別的好啊。”

    養父頓了頓,說:“我也覺得事情蹊蹺,你媽卻一口答應了下來。行程安排在兩天後,我趕緊急着來找你問問。”

    謝健想了一會,問:“這錢怎麼說?算借的麼?”

    養父說:“他說是算借的,我就覺得奇怪,天下的好心人那有那麼巧,就被我們碰上了。再說你跟他關係也並不特別的好,他爲什麼要借錢給咱們家?”

    謝健想了一會,想不出原因,安慰養父說:“兵來將檔,水來土淹,先這樣吧,哥哥治病要緊,等以後慢慢再還他就是。”

    養父想了想,別無他法,只得答應着去了。

    謝健回過頭想找找鍾漢文,卻茫然無頭緒,這纔想起他從來不知道鍾漢文在哪裡,一直都是鍾漢文來找他的。

    他已經有好幾天沒見着鍾漢文了,到時問問吧,肯定要謝謝人家。

    我糾結了很久,還是按提綱寫出來了,我一直覺得溫馨文未必非要從頭甜到尾,所以本人的風格一直是甜帶微酸的類型。

    於是乃們肯定也看明白了,謝健同學的二號攻已經出現了。後面的事,我就不說了,只要有人願意看,我就會繼續寫。可以保證的是,結局肯定是HE,而且謝健必然也會和張禹清同學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愛砸磚愛給花,都請隨意,我真不介意,我一直致力於把小說生活化,相信你們看了也能明白。

    PS:我素寫的溫馨文,但是溫馨文並不代表就是童話文。我的文裡,人性都有缺憾,都不完美,我以爲這纔是真正的人性。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