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失敗的出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 失敗的出走字體大小: A+
     

    失敗的出走

    第二天張禹清又若無其事的和謝健說話了,謝健也放了心。兩個人和好如初,張禹清還特地帶他去磚廠看新出生的一窩小狗。

    剛出生的小狗是挺可愛的,毛絨絨的擠成一團,睡得很香,謝健想走近一點,母狗卻警惕的瞪大了眼睛露出威脅的神態。

    謝健蹲在旁邊看了很久,張禹清看他目不轉睛,知道他喜歡到了極點,說:“要不跟人要一隻回去養?”

    謝健心裡很想要,但也知道這個願望不可能實現,說:“以後我長大了,一定要養一隻狗,生好多好多小狗,然後大狗小狗一起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張禹清笑起來:“養那麼多幹嘛?養一隻就可以了。再說了,狗長大了就不可愛了。”

    謝健自己沒體會過家庭的溫暖,把自己的願望轉移到了這窩狗的身上,說:“我要是養了狗,會對他們很好很好,給他們吃好吃的東西,還帶他們出去散步,絕對不會象現在一樣,被人鎖在這裡,還吃剩飯剩菜。”

    張禹清笑笑,不再說話,那個時候,人都吃不飽,更何況狗,能吃剩菜剩飯,已經不錯了……他等謝健腿蹲麻了,兩個人才邊說離開。

    轉眼過去了一年,謝健下半年就要滿10歲了,謝家漸漸走出了失去孩子的悲痛陰影,養父對謝健的態度慢慢的好了起來,有時竟然也會偶爾說些溫暖的話,偶爾煮一個雞蛋給他。

    養母對他的態度稍微好了一點,不過依舊不冷不熱的,謝健也沒什麼意見,他很清楚自己怎麼都成不了這個家庭真正的一員。

    養母好面子,不願意人家對着她的傻兒子指指點點,基本不讓傻兒子出門,天天關在家裡,想的就是養他一輩子。

    可天天關在家裡,不接觸外面,傻兒子的病更厲害了,常常一坐一整天,一句話也不說。

    謝健看傻子哥哥也挺可憐,常常陪他說會話,給他講講自己知道的有限的幾個故事。

    傻子哥哥也不知道聽懂了沒,對着謝健樂呵呵的笑,漸漸連話也很少說了。

    長期關在家裡的人,接觸的東西少,傻子哥哥變的固執起來,有時有點什麼事不順他的意,他就會發脾氣。

    養母現在很少管傻兒子,最近廠里弄了個責任制,做多少拿多少,再不象以前那樣一鍋吃飯一碗端平,她不得不把精力用在工作上,每天下班都筋疲力盡。

    還好謝健因爲傻子哥哥可憐,對他特別的好,傻子哥哥對他的話,也特別愛聽。養父看到兩兄弟相親相愛,很是欣慰。

    這天養母回來的晚,謝健正在桌子上寫作業,傻子哥哥在窗戶邊看螞蟻搬家。

    養母臉色不是很好,招呼謝健去幫她理菜。

    謝健忘了收起作業本,直接去了廚房,等理好菜回來,看見傻子哥哥正拿着作業本在亂寫亂畫。

    謝健急了,衝過去一把想搶回作業本,傻子哥哥不肯放,謝健一急,用力一扯,把作業本撕成了兩半。

    謝健趕緊又去搶救課本,傻子哥哥一把按住,嘴裡發出嗬嗬的聲音不肯鬆手。

    謝健着急了:“你放手!快還給我!”說着捉着半本書用力往自己這邊拖。

    傻子哥哥也生氣了,兩隻手抓住不鬆勁,嘴裡一個勁咿咿呀呀的說些聽不懂的話。傻子哥哥比謝健大4歲,力氣也大了許多,謝健手指漸漸沒了力,傻子哥哥用力一拽,就搶到了書,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謝健趕緊去扶傻子哥哥,傻子哥哥生氣了,使勁一推,把謝健也推到地上。謝健見書已丟在了一旁,趕緊去撿書,傻子哥哥突然發了火,衝過去對着謝健就是一頓亂打。

    謝健一邊招架,一邊喊:“媽!媽!媽!”

    養母丟開東西衝進屋來,趕緊拉開傻兒子,不分清紅皁白,對着謝健就是一頓兇:“你做什麼了?他是傻子你不知道嗎?你一個正常人和他計較什麼?你就不能讓着他?!”

    謝健委屈的從地上爬起來,分辨說:“他撕了我的作業本,還要撕我的書。”

    養母這幾天心情不太好,說話口氣很差:“撕了就撕了吧,作業本撕了再寫一個就是!你用得着和一個傻子計較那麼多嗎?!”

    謝健小聲的分辨說:“他撕了我的書,書撕壞了就沒法讀書了。”

    養母仔細檢查了傻兒子,確定沒受什麼傷,冷冷的說:“那就別讀了,讀了也沒什麼用!以後進廠頂替你爸就是了!”

    謝健突然感受到一陣被歧視的心酸,久久以來盤旋在心裡的壓抑終於有了宣泄的口,溢出來苦麻了內心,回了一句:“你本來就不是我親媽!你當然指望我不讀書,最後也和你這傻兒子一樣,成天傻乎乎的!”

    養母聽了這話,轉手重重一巴掌,打得謝健眼冒金星,罵道:“沒教養的東西!你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供你吃供你穿,你就是這樣對待我的?!你書都讀到哪裡去了?你以後不許上學了!就在家呆着!”

    謝健被一巴掌打懵了,聽到後面,哭道:“你本來就不是我媽!我媽早死了!你就是後媽!後媽都是惡毒心腸!”

    養母聽了這話,轉手抓起雞毛撣子順手就是一頓好打,一邊打,一邊罵:“好你個養不家的兔崽子!叫你亂說!叫你亂說!”

    雞毛撣子的手柄是細竹做的,很有韌性,打人痛到極點,打一下就冒起一條紅腫印子。

    謝健捱了幾下,實在受不住了,轉身朝外面跑去,後媽還在後面罵道:“站住!你今天要是走出了這個家門半步,以後就別回來了!”

    謝健一邊哭一邊跑,準備去廠裡找養父。想了想,覺得找到了養父,估計也沒什麼用,實在沒地方去,跑了一會,不知不覺跑進了磚廠的狗窩邊。

    幾隻小狗正閉着眼睛在喝奶,母狗溫柔的注視着他們,還不時舔舔他們皮毛,看起來很是溫馨和諧。

    謝健看了一會,怔怔的有點出神,有自己的媽媽多好啊,雖然他從沒見過媽媽,但是在夢裡,媽媽對他很溫柔,很愛他,無論他說什麼,媽媽都微笑。絕對不會象後媽一樣對他冷言冷語,惡聲惡氣。

    長期寄人籬下讓謝健有種對任何美好事物的嚮往感,雖然養父現在對他還可以,但是總感覺隔着點什麼,養母更不必說,一直以來對他態度都不怎麼好,尤其是去年以來,把失去孩子的痛苦都發泄到了他的身上。

    謝健蹲了一會,腿有點麻,一屁股坐在地上,隨手拉了一根草放到嘴裡咬。這草莖帶了點微微酸澀,吃在嘴裡不是知味。

    母狗最近常常看到謝健,知道他不會傷害它們,漸漸也放鬆了警惕,挨着小狗側躺了下去,時不時的睜眼偷看一下。

    謝健看看天,天剛擦黑不久,養父要半夜12點才下班,等晚上養父回了家,再回去吧,現在他一個人不想也不敢回去。

    剛纔哭了一會,又跑了一陣,謝健覺得有些疲乏,靠着磚垛,不知不覺的睡着了。

    不知過了多久,謝健突然被輕輕搖醒,睜眼看到張禹清在旁邊,問:“你怎麼來了?”

    張禹清喘了一大口氣,說:“你爸都找到我家來了,說你跑了,他把你熟的幾個同學家都找了一遍,找不着你,都快急死了。”

    謝健聽了,心裡稍微感到一點暖和,說:“我媽打我,我就跑出來了。”

    張禹清噌一下站起來,高聲說:“又打你了?打哪裡了?我去找她算帳!”

    謝健搖搖頭說:“我不想回去了,她也討厭我,我也不喜歡她,可是我不知道去哪裡。”說着,學着大人的樣,大大的嘆了口氣。

    張禹清正要說話,謝健打斷他問:“我爸呢?他走了?沒跟你一起?”

    張禹清回答說:“我說我不知道,猜想也許你來這裡,才偷偷跑來的。要不你跟我回家吧?”

    謝健想了想,覺得天大地大,實在沒自己的容身之處,說:“我還是回去吧,也不能天天去你家。”

    張禹清有些急,說:“你還回去幹嘛?回去你媽又打你。”

    謝健沉默了一會,說:“我也不想回去,可是沒有地方可以去,我想跑很遠很遠,不回來了,可是不知道該去哪裡。”

    張禹清心情也沉重起來,說:“以後我長大了,要賺很多很多錢,再買一個很大的房子請你去住,這樣你就不會沒有地方去了。”

    謝健笑起來,說:“我以後長大了,也會賺很多很多錢,以後也請你來住。”

    張禹清伸手認真的說:“來,拉勾。”

    謝健笑得很開心,和他拉了勾,還信誓旦旦的說一百年保證不會變。

    張禹清一直把他送到門口才走,謝健進了門,看到養父坐在凳子上發呆,趕緊叫了聲:“爸,我回來了。”

    養父看到他,趕緊拉過他來,仔細看了看,輕輕摸了摸謝健臉上的紅印,說:“你媽脾氣不好,以後你就少跟她頂嘴吧,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委屈你了。”

    謝健恩了一聲,沒說話。養父突然一把抱着他,拍着他的背說:“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你受委屈了,可你媽也不是壞心眼,她只是心情不好,你就忍忍吧,以後不要和她頂嘴了,好嗎?”

    謝健第一次感受到養父的愛,紅了眼睛,哽咽着說不出話來,只用力的點頭,貪婪的吸取這少見的溫情。

    這次事後,養母對他的態度沒什麼特別的變化,只是更少搭理他了,走進走出的,也不帶眼看看他,謝健早習慣了,也沒什麼難過。

    只是他最近放學後,一定會去看看磚廠的黃狗一家,一天不看就覺得心裡空落落的,他把自己對家的渴望已經完全的寄託到了它們身上。

    突然一天,大狗哀怨的低鳴,一聲又一聲,謝健老遠就聽到,趕緊跑了進去。

    大狗被鐵鏈套住,不停的來回掙扎着想要往外面走,一邊叫,一邊用力扯着鐵鏈。

    謝健這才突然發現小狗都不在了,一驚,回頭對張禹清說:“怎麼辦?怎麼辦?小狗肯定是被偷了!”

    張禹清肯定的說:“被偷是不可能的,狗是認主人的,不是主人誰都動不了它的崽兒,小狗肯定是被主人送了。”

    謝健急的團團轉,問:“那怎麼辦?你看狗媽媽多着急啊,它會難過死的。”

    張禹清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小狗長大都要送人的,小狗到了別人家裡,以後就會很快樂的生活的,以後又會再生小狗啦。”

    謝健看着狗媽媽難受的樣兒,自己也難受,於是催促着張禹清趕緊走,說這幾天就不過來了。

    張禹清要笑不笑的被他扯着衣服往外面走,一邊說:“你怎麼那麼愛哭呢?人家都說小時流尿,長大就愛哭,看來你小時肯定經常流尿。”

    謝健頓了頓腳步,說:“你才流尿呢,你到底走不走?你不走我先走了!”

    聽着謝健威脅的話,張禹清心裡笑得腸子打結,趕緊跟上了他的腳步。

    張禹清其實對同學都不怎麼好,惟獨對謝健有求必應。張禹清當時在父親死後母親改嫁的陰影裡生活了大半年,也和謝健一樣常常被人在後面罵着沒爸爸的野孩子。

    不過他是屬於硬脾氣型,惹煩了他就動拳頭,爲此沒少被人家告狀到家裡,等人一走,爺爺並不責備他,只是一杯一杯的對着牆壁上的照片喝悶酒。

    所以當他看到謝健被那幫小孩欺負時,他很主動的舉起了拳頭打得那幫嘴欠的小孩們屁滾尿流。等後來所有的同學都知道他愛打架,自然而然也就孤立了他,不過他毫不在意,有謝健跟他說話就夠了。

    謝健也沒有爸媽,張禹清生出一種兩人同病相憐的感覺,兩個沒有爸媽的孩子湊在一起,彼此用自己微弱的體溫互相溫暖對方的心。

    張禹清想着自己比謝健大,就是他哥了,哥哥照顧弟弟不是天經地義的麼?再說了,謝健那麼可憐,後媽那麼兇,以後一定要好好賺錢,買大房子讓謝健去住,讓他早日脫離這個苦海。

    作者有話要說:後面超過預計,可能還有兩章,估計是我前面廢話太多了。。。。於是各位看官請平和平和,最多兩章煎熬就要結束了。。。相信我,本文絕對素HE,乃們不用怕,放心的跳坑吧!不過最近寫文廢話居多,大家不要丟磚頭。。。

    我今天居然雙更,於是今晚可以豪無顧忌的看巴西了。。。哈哈哈。。。。舒服啊。。。

    明天如果人品爆發了就更,沒爆發就請各位耐心等等了。。。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