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688章線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688章線索字體大小: A+
     

    找個人整容去頂替林木森,這件事非常機密,因此找人的事情就只能交給何二、龍戀林、張子豪等鐵桿兄弟去做,劉輝、陳蠱鑫、施禹、何二、龍戀林等人四處尋找和林木森身材、面貌相似的人,只是找遍了紅星社,也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衆人雖然找了幾個人來湊數,可是到了高醫生面前,都被他否決了。

    周淑軍不死心,讓李天龍和張子豪、施禹等人到齊心盟,委託夜夢寒幫忙在齊心盟內尋找與林木森相貌相似的人,馬大刀和張子豪、何二等人坐不住,開着車在a市四處逛蕩,以求能找到目標。至於找到目標以後,如何勸說對方同意頂替林木森蹲局子,這就是找到人以後再考慮的問題了。

    晚上,已經是華燈初上,馬大刀、張子豪和劉清濤、劉文濤四人轉了一天,又累又餓,隨便在解放街路邊找了一家小館子,走進去以後張子豪不由皺了皺眉頭,小館子裡儘管開着燈,還是顯得黑烏烏的,牆壁、桌子都髒不拉幾的,屋子裡客人挺多,吆五喝六、吵吵鬧鬧的。這些人穿着破且髒,頭髮亂蓬蓬的,鬍子拉碴,看來像是附近工地的農民工。

    馬大刀看到張子豪的神情,就知道他嫌這個飯館髒、檔次低,馬大刀笑着說:“算了,湊合着吃一口吧。”張子豪聽了,也就沒說出換個地方吃飯的話。加入黑道以前,馬大刀、張子豪、劉聖雨、陳蠱鑫等人都在西區垃圾場,每天只能混個溫飽罷了,就是這樣髒、破的小館子,也不是能經常吃得起的。

    可見,人的想法會隨着他的身份、地位的改變而改變。窮時吃糠甜如蜜,富時山珍如糟糠。小飯館檔次不高,一個廚師就是老闆,一個服務員就是老闆娘,因爲價錢便宜菜量足,很能x引圖便宜、實惠的農民工,馬大刀和劉清濤等人坐了好一會兒,老闆娘才端了一盤尖椒幹豆腐給客人送過去,看到坐在一邊的馬大刀和劉清濤等人,老闆娘從圍裙口袋裡掏出紙筆,走到桌前笑着問:“幾位還沒點菜吧,想吃點什麼?”

    “有什麼拿手菜,快點上幾個。”張子豪說,老闆娘就說:“那來一個鍋包肉、一個紅燒茄子、一個涼拌三絲和一個京醬肉絲,葷素搭配,怎麼樣?”

    “行,快點。”劉清濤說,老闆娘又問他們喝什麼,啤酒還是白酒。老闆娘這樣問,就顯出聰明來了,因爲一般來說,人的慣性思維都是直接回答對方的問題,比如老闆娘若是問客人:“你喝酒還是不喝酒?”客人就有一半的機會回答不喝酒,這樣她就失去了酒水上的利潤;相反她問客人你喝白酒還是啤酒,客人按照慣性就可能說白酒或者啤酒的一種,賣了酒就能多得到利潤了。

    馬大刀、張子豪等人記掛着事情,哪有心情喝酒,何況她這裡環境、衛生實在差了點,張子豪就不耐煩的說:“你快點弄菜去,我們不喝酒。”

    “那你們稍等一會兒,很快就好。”老闆娘笑着說,扭着水桶一樣粗的柳腰去廚房了。廚房裡老闆娘很快就弄好了涼拌三絲,端出來以後又盛了四碗飯,讓馬大刀、劉清濤等人先吃着。一般涼拌菜,四個大男人幾口就吃光了,便端着飯碗等着新菜。

    就在幾人等得不耐煩的當兒,門外走進一對男女,男人臉色蒼白,身板瘦弱,看起來羸弱不堪,女人一臉愁容跟在他後面,一副窮苦相。看到那個男人,張子豪頓時眼前一亮,坐在他對面的馬大刀見他神情怪異,扭過頭順着張子豪的目光看過去,也是臉現喜色,那個男子雖然一副萎靡、困頓的樣子,但面貌長相卻與林木森有七八分相似之處。

    正是飯時,飯館裡座位都滿了,那男人眼光掃了一圈,見沒有空座兒,就準備離開,張子豪連忙站起來,大聲招呼說:“兄弟,來這邊坐吧。”那男人左右看看,張子豪就笑着說:“就是說你呢。”一邊說着,張子豪一邊走到那個男人身前,扯着他的胳膊就往裡面拉。

    張子豪的過分熱情嚇住了男人,他木訥的眼睛裡有一絲畏縮,眼神怯怯的,對張子豪強拉他到裡面,儘管他心裡不願意,卻連一句抗拒的話都沒敢說出來,這一看就是一個特別老實的人,屬於那種受了欺負,也只能在心裡罵一句你奶奶個熊的主兒。

    張子豪強拖着男人到了自己一桌坐下,女人見男人過去了,就默默的拖着步子也走了過去,怯怯的站在男人身後,卻不坐下。

    “老闆娘,過來,加兩副碗筷,再添幾個菜!”張子豪大吼,老闆娘聽說他要加菜,扭着水桶粗的腰從廚房裡鑽出來,出來的時候還端着一大盤京醬肉絲,將菜放在馬大刀一桌,老闆娘從圍裙口袋裡掏出紙筆,臉上的笑容就像一朵花:“小兄弟,看看再來幾個什麼菜?”

    張子豪對着男人擠出一個笑臉,問:“兄弟,你想吃點啥?”男人被張子豪拉過來以後,就仔細看了他和馬大刀等人,又努力想了一陣,還是覺得自己不認識他們。這時候,聽張子豪徵求自己意見,男人連忙搖頭,眼神裡有點畏縮的味道,心想這人硬拉着自己過來吃飯,他不會是想吃過飯以後,要我付錢吧,我可不能點菜。

    “那就來個溜肥腸、再來一個回鍋肉、弄一個紅燒排骨,”張子豪說,“再來條魚,給我們拿五瓶哈爾濱啤酒來。”

    “稍等一會兒啊,馬上就好。”老闆娘笑着說,很快就拿了啤酒和杯子過來。那個男人見張子豪點那麼多菜,越發不安,囁嚅着說:“我……我不餓,我得走……”

    “着什麼急啊!”張子豪笑着說,劉清濤是從農村出來的打工者,後來才加入林木森手下,對農村人的想法比較瞭解,見那個男人坐立不安的樣子,就溫和的笑着說:“這位大哥,我們是真心請你吃飯,沒有惡意的,因爲你長得很像我們的一個朋友。”男人聽了,用審慎懷疑的眼神看着劉清濤。

    “嫂子,先坐下。”劉文濤笑着說,從一邊拉過一張凳子,那女子卻不敢坐下,事實上劉文濤和張子豪表現得越熱情,他們倆就越擔心,人家憑什麼對自己一個鄉下人好啊,說不定揣着什麼心思呢,女人拿眼睛瞟男人,示意他和自己一起離開。

    馬大刀已經將幾瓶瓶酒全都打開了,他先給男人倒上一杯,又給自己倒滿,這邊劉清濤繼續和男人說話:“大哥貴姓,是哪兒的人啊?”

    “我叫王,榆樹的。”男人悶聲說,劉文濤聽了,就說:“我們倆也是榆樹人,我們是雙溝鎮的,你們是哪人啊?”男人聽說劉文濤是雙溝鎮的,眼裡神情活泛了一點,說:“我是雙溝鎮五道村的。”

    “我是八岔路的,和五道離得特別近哪。”劉清濤說,“五道的劉源你認識麼?”

    “認識。”

    “他是我堂叔,我叫劉文濤,是八岔路劉楠的兒子,這個是我兄弟文濤。”劉清濤笑着說,和王就攀上了關係,這時候老闆娘又斷了鍋包肉和紅燒茄子出來,馬大刀就端起了酒杯,說:“真是沒想到啊,濤子和王大哥居然是同鄉,來,咱們敬王大哥一杯。”他一提議,張子豪和劉清濤、劉文濤等人就都端起了杯子,王爲人老實,不大會拒絕別人,就跟着端起了杯子。

    “****,你身體不好,別喝酒了,”王妻子勸說道,“咱們還是早點到外面找一個旅店睡覺吧,明天早上還要趕早班車回家呢。”她始終覺得張子豪和劉清濤等人是不懷好意,俗話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看眼前這四個男人,也不像好人,強拉着自己過來,又攀關係,他們肯定有所企圖。

    劉清濤就對男人說:“大哥,你看大嫂還站着呢,讓她先坐下吧。”喝了酒,王的情緒就活躍了點,指着女人說:“荷香,你看清濤兄弟人這麼熱情,咱們也不能不給面子啊。”王其實是捨不得眼前這一桌美味,他因爲有病,家裡日子過得挺緊,平時根本吃不着什麼好東西。

    王一邊說着,一邊奪過他老婆手裡的提包,放在自己腳邊,又拉着老婆坐下,荷香跟他一起生活了好幾年,當然清楚他心裡想的是什麼,不過想到王的病,荷香嘆了口氣,就由着他去吧,反正自己夫妻倆身上也沒錢了。

    初步穩住了王夫婦,張子豪和馬大刀鬆了一口氣,對着劉清濤和劉文濤豎了豎拇指,以示誇讚。老闆娘很快又送上紅燒排骨和醋溜鯉魚,這些菜其實都是之前就煮熟炸透的,放在冰箱裡,有人點了就拿出來熱一下,因此很快就能端上來。

    這樣做雖然影響口感,但是來這種小館子的,多半都是社會的下層人士,這些人吃東西講究經濟、實惠,對口味的要求倒是稍低一些。五瓶啤酒很快就喝光了,馬大刀讓老闆娘再來五瓶,叫荷香的女人端着飯碗,慢慢的扒着飯,不時偷眼去看馬大刀和劉清濤等人。

    兩瓶啤酒下肚,王和劉清濤等人就熟悉多了,也打開了話匣子。通過王自己的敘述,馬大刀和劉清濤等人知道了王的情況。他今年初查出得了白血病,之後跑了省內好幾家大醫院,錢花了不少,病卻沒能治好,今天通過一個老鄉的關係到省醫院找了人,想進一步治療,哪想到關係醫生看完診斷書,直接告訴方荷香:“別浪費錢了,帶他回去吧,他願意吃點啥,就給他弄點啥吧。”這話就等於宣判了王的死刑,

    王才二十六歲,正是人生中最好的年齡,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正需要他養活的時候,他卻要撒手西去,因此心裡也非常痛苦、憋悶,說完這些話,王心裡好受了一點,末了噙着眼淚說:“濤子兄弟,人活一輩子,末了都得死,我倒是不怕死,可是我這一死,丟下那麼多債務,我老婆、孩子以後可怎麼活啊!”

    聽完王的敘述,劉清濤和劉文濤與馬大刀、張子豪交換了一個眼神,心想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之前還犯愁就算找到了和林木森相似的人,人家也未必肯進去頂替林木森受死呢,如今王身患絕症,不久於人世,他需要錢,而馬大刀他們恰好有錢,這回事情就好辦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焚天之怒靈域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
    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